《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九十二章變卦了(下)


    第五百九十二章【變卦了】(下)

    看到羅慧寧到來,何長安那幫人全都站了起來,羅慧寧端著酒杯道:“何總、查總,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就不一一敬酒了,大家一起同幹兩杯吧。”

    所有人一起響應,羅慧寧喝酒都是淺嚐輒止,當然也沒有人和她認真計較,人家的身份地位在那兒擺著呢,來敬酒就已經給足了他們這幫人麵子。

    羅慧寧道:“何總前些日子有退出珠寶生意的想法,不知有沒有找到合適的接收人。”

    言者有心,聽者有意,查晉北聽到羅慧寧這句話,耳朵都支楞起來,他怎麼沒聽說何長安要退出珠寶界,真要是這樣,那可要謝天謝地了。

    何長安微笑道:“文夫人,說實話,我對珠寶生意有些厭倦了,現在手頭的項目這麼多,已經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兼顧這方麵的事情,一直都打算將金鑽世家轉讓出去。”

    羅慧寧笑道:“查總有沒有興趣啊?”

    查晉北正想接話,可何長安此時突然來了一句:“不過,我現在又變卦了,誰也不嫌錢燒手,雖然珠寶行業賺的少些,可畢竟是風險很小,我審慎考慮之後,還是打算保留金鑽世家,暫時不考慮轉讓的事情。”

    羅慧寧笑道:“商人的想法總是千變萬化。”

    查晉北道:“可萬變不離其宗,都離不開一個利字。”他暗罵何長安故弄玄虛,根本是看中了珠寶行業的巨額利潤。看來以後還得在這塊領域內和他鬥下去。

    羅慧寧知道何長安改變了想法,自然也懶得多說話,她舉杯道:“你們繼續聊,我去其他地方轉轉。”她向張揚笑道:“幫我多敬你兩位叔叔幾杯。”

    張揚挨著邱鳳仙坐下,查晉北主動和他碰了碰酒杯,喝了一杯酒道:“張揚,我聽說南錫體育場地塊要對外拍賣,這件事是不是已經定下來了?”

    何長安不『露』聲『色』,查晉北之所以這樣問,十有***是說給自己聽的,現在南錫體育場那塊地吸引了不少商人的注意,查晉北看來已經聽說自己對那塊地有興趣,所以又故技重施,他可能想利用這件事跟自己作對。因為金鑽世家的事情,何長安和查晉北之間結下了很深的梁子,何長安在一開始的時候的確搶占了不少的份額,他有礦藏方麵的優勢,可是在設計方麵卻是他的弱項,金鑽世家也因為設計的問題,發展速度明顯放緩,而查晉北的星鑽,在設計方麵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在高端客戶群體始終占據著大部分份額,而這一群體也是利潤最為豐厚的。星鑽在一開始受到金鑽世家的衝擊後損失了不少的份額,可是現在他們肯放低姿態,也將目光放在了普通消費群體,最近營銷情況大為好轉。何長安雖然是個成功的商人,可是在珠寶行業畢竟是初次涉足,和查晉北相比有著不少的差距,這也是他當初想要放棄金鑽世家的原因。

    可查晉北的強勢卻又激起了何長安的好勝之心,他打消了放棄金鑽的念頭,就算轉讓,也不準備讓給查晉北。

    查晉北對何長安的仇視源於他踩過界,強勢進入珠寶界,想要從中分一杯羹,查晉北是個驕傲的人,他認為自己應該是中國內地珠寶市場當之無愧的老大,何長安的介入在他看來就是一種挑釁。

    張揚對這兩人之間的矛盾早有了解,在江城新機場項目的時候,兩人就演出了一起先投資後撤資的鬧劇,險些把張揚弄得陷入困境,張揚不想介入商人之間的紛爭,他的原則就是保持中立。張揚道:“土地拍賣的事情基本上定下來了,最近會有具體的細則向社會公布。”他微笑道:“查總也有興趣?”

    查晉北搖了搖頭道:“百樣通不如一樣精,我做生意的原則不喜歡遍地開花,單單是珠寶市場就已經牽涉了我的大部分精力了,我沒那麼大的野心。”說話的時候不忘向何長安看上一眼。

    何長安微笑不語,他端起酒杯向邱鳳仙道:“邱小姐,我敬你!”

    邱鳳仙笑著和何長安碰了碰酒杯。

    何長安喝了口酒道:“我前些日子在香港和你父親見過麵,邱先生對你可是讚不絕口啊!”

    邱鳳仙微笑道:“做父親的總是疼女兒多一些。”

    何長安笑道:“我還見到了林公子,他對你很關心,你父親也很喜歡他,聽說你們兩家是世交。”

    邱鳳仙道:“我們是好朋友。”

    何長安笑道:“看得出!”他把酒杯緩緩放下,轉向張揚道:“這個世界上優秀的女孩子總是很搶手,一個真正的男人不可能不對美女不動心,你說是不是?”

    查晉北唇角的肌肉沒來由顫抖了一下,他聽得出,何長安這句話是在映『射』自己。

    張揚也聽出來了,外界傳言查晉北是個同『性』戀,當初在京城的時候,有記者質疑查晉北的『性』取向,查晉北勃然大怒,憤而揮拳相向,何長安絕對是在故意刺激查晉北。不過張揚也覺著奇怪,查晉北和邱鳳仙之間認識這麼久,兩人的關係看來十分的普通尋常,僅限於合作夥伴,何長安這句話說得不錯,一個真正的男人不可能不對美女不動心,換成張大官人,肯定不會做到查晉北這樣相敬如賓,看來查晉北的『性』取向真的有些問題。

    查晉北道:“何總,照你的話來說,男女之間就不存在純潔的友情了?”

    何長安微笑道:“在我看來,異『性』之間存在友情和同『性』之間存在愛情一樣的扯淡,一樣的好笑!”

    查晉北的臉『色』變得鐵青,他握住酒杯的手微微顫抖著,每個人都有弱點,而何長安恰恰抓住了查晉北最軟弱的部分。

    邱鳳仙察覺到查晉北的異常,她伸出手抓住查晉北的手腕,微笑道:“何總,我真不知道應該說您現實還是應該說您保守,現在的時代和過去已經不同了。”

    何長安哈哈大笑道:“時代不同了?可是公狗和公狗絕對生不出一隻小狗來!”

    張大官人暗自叫絕,何長安損起人來真不是一般的強悍。

    邱鳳仙一張俏臉羞得通紅,不止是她,在場的所有女士都有些臉紅,誰都沒有想到向來溫文爾雅的何長安居然爆出這麼粗俗的一句話。

    查晉北道:“人和動物不一樣,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人類的情感動物是不會懂得的。”

    何長安笑道:“某些情感不會促進社會發展,如果任由其泛濫下去,終有一日人類將走向滅亡。”說完這句話,何長安站起身道:“失陪!”

    查晉北冷冷看著何長安離去,邱鳳仙抓住他的手臂生恐他按捺不住憤怒發作起來,其實她有些多慮了,查晉北不是尋常人物,雖然何長安戳中他的痛處,可查晉北在短暫的憤怒之後已經很好的調整了自己的心態,他不會失去理智,何長安的目的就是激怒他,如果他真的生氣,也就正中何長安的下懷。

    張揚旁觀了何長安和查晉北之間針鋒相對的鬥爭,他想起了一句話,人類的發展史就是一部鬥爭史,鬥爭果然無處不在。

    這種級別的政治宴會沒有張大官人的發揮餘地,他來這的真正意義在於,羅慧寧利用這次機會,向平海諸多領導強調了張揚是她的幹兒子,羅慧寧之所以這樣做,是出於上次在江城新機場事情上對張揚的歉疚,她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做出補償。文國權能夠理解妻子的苦衷,可在他心底認為妻子的做法並沒有任何的必要,平海的情況十分複雜,就領導層而言,喬振梁未必對自己買賬,他肯定不會看在自己的麵子上對張揚另眼看待,至於宋懷明,因為女兒楚嫣然和張揚分手,現在和張揚之間的關係也降到了冰點。

    雖然張揚有些能力,可是在文國權的眼中,他隻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一個成熟的男人應該懂得利用身邊的一切便利條件,通過最便捷的道路走向成功,而張揚不是,他做得很多事情都讓人費解,楚嫣然無論出身還相貌人品全都是上上之選,張揚卻不懂得珍惜,明明知道得罪軍方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這小子仍然知難而上,可文國權又不能不感歎他的好運,在他的背後總有一些人在竭力維護著他,自己的妻子就是其中的一個,羅慧寧已經將張揚當成了自己的親兒子看待。也許妻子缺乏兒女的陪伴,她需要孩子們的關愛,想到這,文國權心中感到些許的內疚,政治牽涉了自己太大的精力,也許應該多抽點時間,陪陪家人了。

    張揚提前離開了宴會現場,走向停車場的時候,看到吳明在外麵打著電話,巧合的是,他打電話的時候就靠在張揚開來的那輛捷豹車上。

    張揚走了過去,笑眯眯看著吳明,吳明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趕緊停下了說話,合上電話道:“找我有事?”

    張揚搖了搖頭,指了指那輛捷豹車道:“我的車!”

    吳明這才知道張揚為什麼要這樣看著自己,有些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耽誤你時間了。”

    “沒關係!”張揚打開了車門,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問道:“吳副***,文總理這次重點要考察你們南錫咯?”

    吳明剛才打電話就是向市匯報這件事,直到現在文國權也沒有確定具體的行程,當初他視察的行程全都是平海方麵安排好的,可他不點頭,誰也不知道明天會有怎樣的變化,吳明隻能通知市做好一切準備,吳明本不想跟張揚多說什麼,可今晚羅慧寧當眾強調張揚是她幹兒子,出席宴會的人都看到了,吳明心中一動,興許張揚會知道文國權的行程,他笑道:“張主任,你應該知道文總理這次的具體安排吧?”

    張揚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也沒問,反正這次他重點視察開發區,和我們南錫沒什麼關係。”他是真不知道,他沒覺著文國權來平海視察有什麼大不了的,畢竟這件事和他沒多少關係。

    可吳明就不同了,文國權來到平海第一件事就是視察了東江開發區,看來他這次來平海的重點就是視察開發區項目,而嵐山開發區是平海省內唯一的國家級開發區,肯定是文國權視察的重點,他們嵐山方麵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準備才是。

    張揚啟動了引擎,吳明讓到一邊,張揚開著車緩緩駛出,經過吳明身邊的時候,落下車窗道:“其實沒必要刻意準備,文總理想看的就是最真實的一麵。“

    吳明笑了笑,向他揮了揮手道:“知道了!”

    張揚對吳明這個人從來都沒有什麼好感,可是嵐山方麵,秦清主抓開發區建設,這次文國權前來視察,如果真如他們所想,重點視察開發區項目,還要提醒秦清做好準備,東江開發區已經讓文國權很不滿意,他不想秦清在這次的視察中被挑出『毛』病,張揚離開省『政府』招待所後,馬上撥通了秦清的電話。

    秦清正在嵐山開發區大廈給那幫開發區領導開會呢,看到張揚的電話,她沒有馬上接,掛上之後,說了兩句,結束了今天的會議發言,這才走出去給張揚打了過去。

    張揚接通電話第一句話就是:“開會呢?不方便?”

    秦清微笑道:“就屬你聰明!”

    

Snap Time:2018-07-21 08:25:22  ExecTime: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