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九十二章變卦了(上)


    第五百九十二章【變卦了】(上)

    在宴會廳的大門處,他們出示了請柬,張揚這張請柬還是李偉剛剛給他的,因為今晚宴請的是國務院副總理文國權,所以安保措施也分外嚴格,

    出席今晚宴會的除了平海省的高官,還有不少重點企業的領導,國內有影響力的投資商,張揚在其中很快就發現了何長安的身影,何長安出現在這並不意外,他和文國權夫『婦』的關係一直都很好。黎姍姍身穿一襲紅『色』魚尾裙,上麵綴著閃閃發光的鱗片,遠遠望去美體修長,宛如美人魚一般。

    何長安看到張揚和查晉北、邱鳳仙一起同來,臉上『蕩』漾著微笑,緩步朝他們走了過去。

    查晉北熱情招呼道:“長安兄!”

    何長安笑道:“查老弟!”兩人親熱的握著手,看起來就像一對久別重逢的之交好友,其實對彼此都恨得牙癢癢,商人的虛偽可見一斑。

    查晉北道:“很久沒見到長安兄了,京城有人傳言長安兄退休了,我聽說這件事還好生遺憾了一陣子。”

    何長安微笑道:“我倒是想退,可手中這麼一大攤子事情,就算我肯放,也得有人願意接。”

    查晉北歎了口氣道:“長安兄真是辛苦,其實到了您這種年紀可以放手讓後輩們去做嘛。”說到這他話鋒陡然一轉道:“不好意思,我忘了,長安兄沒有子女。,這麼大家業交給外人還真不放心。”查晉北這句話說得可謂是陰損之至,倘若在過去,他這句話肯定能把何長安氣得七竅生煙,可此一時彼一時,何長安已經找到了親生女兒,外孫秦歡也是極其乖巧,說他沒有子女,,何長安心底隻是淡然冷笑罷了。

    何長安道:“我們商人都說賺錢趁早,可我看結婚也應當趁早,查老弟,不是我勸你,你年紀也不小了,應該考慮終身大事了,事業這麼成功,婚姻大事卻始終落下,外人知道的是你不想結婚,可不知道的可能會質疑你身體有問題,千萬別到了我這種年紀,連***人都沒有,後悔也來不及了。”

    查晉北冷笑望著何長安,低聲道:“不勞長安兄『操』心。”說完他放開何長安的手向遠處走去,和其他人打招呼。

    邱鳳仙向何長安笑了笑也跟了過去。

    張揚在一旁聽著他們兩個你一言我一語的冷嘲熱諷,唇槍舌劍也十分有趣,查晉北走後,他笑道:“何叔什麼時候來的?”

    何長安微笑道:“今天過來的,文總理來平海,我怎麼可以不來捧場。”他轉向黎姍姍道:“去幫我們拿兩杯紅酒。”

    黎姍姍應了一聲轉身去了。

    何長安等到黎姍姍走後,向張揚道:“查晉北欺負我沒後人,,若是在過去,我一定啐他一臉。”

    張揚哈哈大笑起來。

    何長安微笑道:“我現在比起任何時候都要有幹勁!”

    張揚笑道:“您是老當益壯,其實男人在你這個年紀生孩子的大有人在,黎小姐應該願意承擔這個責任。”

    何長安笑道:“小子,你居然開我玩笑。”他看了看遠處的黎姍姍,然後向張揚低聲道:“我這輩子隻愛過一個女人,她死了,我再也不會為其他的女人動感情。”

    張揚還真沒想到,何長安居然是一個至情至『性』的人物。

    何長安出席這次宴會本來還有一個目的,他想通過羅慧寧的調停,暫時和查晉北停止惡『性』競爭,他的金鑽世家和查晉北的星鑽集團之間的競爭已經越演越烈,這樣下去,彼此都沒有什麼好處,何長安想把金鑽世家轉讓給查晉北,自己從終端銷售退出來,可是查晉北剛才的表現讓何長安有些惱火,頓時打消了這個念頭,他財雄勢大,才不怕和查晉北硬碰硬的競爭呢,更何況他的手中掌握了兩座金礦,在資源方麵有著先天的優勢。

    看到張揚,何長安不禁想起了體育場的那塊地,他從黎姍姍手中接過紅酒喝了一口道:“體育場地塊什麼時候公開拍賣?”

    張揚道:“出了一些問題,陳市長病了!”

    何長安皺了皺眉頭,聽話聽音,從張揚的話中他隱然感覺到陳浩的病不是那麼簡單:“什麼病?”

    張揚低聲將陳浩的病情對何長安說了,歎了口氣道:“等我回去看市怎麼說,體育場地塊拍賣迫在眉睫,我估計不會拖過今年。”

    何長安點了點頭道:“我聽說有很多人都對這塊地有興趣,希望價格不要炒得太高。”

    張揚笑道:“我倒希望越高越好。”拍賣的價格越高他們體委得到的資金就越多,張揚這樣想也很正常。

    何長安笑著搖了搖頭。

    此時省的常委們陸續來到現場,副總理文國權夫『婦』,在省委***喬振梁、省長宋懷明的陪同下進入宴會廳,他們一出現,現場就響起了持續不斷地掌聲。

    文國權走在眾人的簇擁之中,舉手抬足之間自然流『露』出一股懾人的氣度,即便是走在這麼多的官員之中,他的光芒依然是最為璀璨的一個。

    張大官人暗暗稱讚,這就是氣場,文國權的氣場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達到。

    眾人落座之後,宋懷明首先走向『主席』台,他作為這次晚宴的主持講話,宋懷明微笑道:“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大家晚上好!今晚我們省『政府』招待所宴會廳,迎來了兩位尊貴的客人,國務院文副總理和夫人,首先我們對他的到來表示真摯的歡迎。”

    現場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文國權和羅慧寧微笑向眾人頷首示意。

    宋懷明道:“我們平海省委、平海省『政府』特地在這舉辦晚宴,宴請文副總理一行,希望能夠通過這次的晚宴增進我們之間的感情,希望他們能夠感受到我們的熱情!預祝文副總理在我們平海省為期三天的視察能夠取得圓滿成功!”

    現場再次響起掌聲。

    宋懷明笑著望向文國權道:“接下來的時間,我把話筒交給文副總理,請他為大家講話!”

    掌聲雷動,文國權在掌聲中走上了『主席』台,他瀟灑的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停止鼓掌,對著麥克風道:“謝謝!謝謝!謝謝大家對我的歡迎,謝謝大家明明餓著肚子,還要等我講完話,大家放心我不會耽擱太長的時間,其實我也餓了。”

    在場的不少人都被文國權的這句話逗笑了,原來這位看似嚴厲的副總理也有幽默的一麵。

    文國權道:“我知道今晚來參加宴會的都是平海的政治精英,商界精英,企業精英,正是有你們這麼多的精英存在,平海才有了今天的麵貌,平海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才一馬當先,經濟實力和國民收入都在國內名列前茅,說到這,我又要說謝謝了,謝謝你們對平海的辛苦付出,真是因為你們,平海才變得如此美好!”

    掌聲,持續不斷地掌聲,誰都喜歡聽好聽的,文國權的這番話強調了平海取得的成績,平海一幫省常委都聽得眉開眼笑,這是對他們工作的肯定啊。

    文國權笑道:“說完好聽的了,下麵我得說說這次前來平海的目的,我來平海的目的,不是為了要肯定你們取得的成績,因為成績都在那兒擺著呢,我說不說都一樣,我來平海目的是要了解發展中的平海,了解平海在發展的過程中存在怎樣的困難,了解平海的老百姓在現實中還存在怎樣的難題,了解平海在改革開放的過程中有沒有失誤的地方,振梁同誌、懷明同誌,我明確的告訴你們了,我這次來就是來挑『毛』病的。”

    現場傳來幾聲輕笑,喬振梁微笑道:“歡迎文總理挑『毛』病,忠言逆耳利於行,我一向提倡我們的幹部要加強自我批評,可是批評方麵還做得不夠,文總理這次來一定要好好批評批評我們!”

    宋懷明帶頭鼓起了掌。

    文國權笑道:“自信,從振梁同誌的這句話我就知道,平海的管理水平很高,振梁同誌對平海充滿了自信,他不怕我挑『毛』病。平海這次給我的第一眼印象很美,我希望我聽到的我看到的是一個最真實的平海,我希望在我離開平海的時候,我能夠打心底說一聲謝謝,對在場的所有人說一聲,你們辛苦了!”

    雷鳴般的掌聲,文國權在掌聲中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宋懷明大聲宣布道:“我宣布,晚宴正式開始!”

    因為張揚並非計劃邀請的人員,所以他被安排在和李偉那幫工作人員同桌,張大官人也明白在今晚這種場合,沒有自己的發揮餘地,他老老實實坐在那兒喝了幾杯酒,目光在現場四處觀察,看到了嵐山市委副***吳明,吳明和他的待遇也差不多,和一幫下級官員坐在角落的一桌,比張揚距離中心還要遠,別看這幫人放在地方上都是響當當的人物,可到了這種場合,隻能當一片不起眼的綠葉,真正的紅花是文國權。

    宴會進行到中途的時候,羅慧寧讓李偉把張揚叫了過去,張揚來到羅慧寧的身邊,他們這一桌除了文國權夫『婦』之外,還有隨行的三位部長,省委***喬振梁、省長宋懷明都在這,羅慧寧看到張揚過來,握著張揚的手向眾人道:“我幹兒子張揚,大家想必都認識吧。”

    宋懷明微笑不語,心說羅慧寧當眾挑明了她和張揚的關係,分明是在借著這個機會力挺張揚,這個幹媽當得倒是稱職。

    喬振梁笑道:“過去我就聽說過,可以為是傳言,沒想到是真的!”喬振梁有另外的想法,當初張揚被軍方從江城新機場項目中踢出來的時候,不見文國權夫『婦』說一句話,如果那個時候他們願意站出來,新機場絕不會製造出這麼多的問題,想必當時文國權保持沉默的真正原因是要回避矛盾,現在那件事已經淡化,風頭已經過去了,羅慧寧當眾宣布張揚是他們的幹兒子,絕不僅僅是要這幫叔叔大爺給麵子。喬振梁的目光落在文國權臉上,發現文國權淡淡微笑著,從他的臉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變化,喬振梁認為到了文國權這種級別,哪怕是一件小事都有他的目的。羅慧寧強調和張揚的母子關係,究竟是小題大做還是另有目的呢?

    文國權道:“張揚,幫我給你這幫叔叔伯伯倒酒!”文國權的這句話可以理解為對妻子行為的力頂。

    喬振梁有些看不透了,政治高手也有犯糊塗的事情,能讓他們犯糊塗的往往是小事。

    張揚乖孩子一樣敬了一圈酒,其實他不喜歡這樣,他是羅慧寧幹兒子的事情過去就廣為人知,今天羅慧寧這麼一強調等於全天下人都知道了,張大官人暗想,做人要低調,我其實就是一窮人家的孩子,這下稀糊塗也變成***了。

    羅慧寧起身去敬酒的時候,張揚慌忙跟著離去,他不無尷尬道:“幹媽,有必要強調這事嗎?”

    羅慧寧微笑道:“我是害怕你在平海再被人欺負。”

    張揚道:“一直都是我欺負別人,誰敢欺負我啊!”

    羅慧寧來到何長安和查晉北那一桌,她此前已經答應幫著何長安調節與查晉北之間的關係,今天剛好是個機會。

    

Snap Time:2018-08-17 13:14:32  ExecTime: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