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九十一章麵對麵(下)


    第五百九十一章【麵對麵】(下)

    羅慧寧之所以提起這件事,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讓別人知道,在江城新機場一事上,羅慧寧總覺著委屈了張揚,雖然丈夫有他的打算,可羅慧寧總覺著需要給張揚一些補償,帶著張揚去參加平海省的接待宴會是一種巧妙的補償方式。

    張揚嗯了一聲,他並沒有在電話中拒絕,低聲道:“那我馬上去醫院見您。”

    回到丁兆勇的辦公室,發現高廉明也到了,這廝一身都是雪,在門口抖了一會兒,又接連打了幾個噴嚏。

    張揚笑道:“怎麼了這是?雪很大嗎?”

    高廉明氣鼓鼓道:“你還好意思問,那個佟秀秀借走了我的車到現在還沒還,剛才打電話過來,說是違章被警察拖到城北停車場了,讓我自己去取,你說有這種人嗎?”

    張揚暗自發笑,佟秀秀十有***是故意這樣做的,不過把車交給警察拖走倒是個安全的辦法。

    高廉明又接連打了兩個噴嚏,『揉』了『揉』鼻子道:“我算倒了八輩子黴。”

    丁兆勇笑道:“都別發牢『騷』了,今天晚上我請大家吃火鍋,預祝我和南錫市體委合作成功。”

    張揚道:“今晚我沒時間。”

    幾個人都盯住張揚,高廉明道:“我說你怎麼總是關鍵時刻掉鏈子,下雪天,喝酒天,圍著火鍋喝點小酒多自在啊。”

    張揚笑道:“真不行,我有重要事情去辦,這麼著吧,你們玩你們的,隻要我把事情辦完,馬上就過來和你們會合。”

    高廉明道:“什麼大不了的事兒居然比咱們喝酒還重要?”

    張揚當然不會將幹媽來到平海的事情告訴他們,畢竟文國權來平海這件事對公眾來說還是一個秘密。

    張揚正準備出門的時候,他小妹趙靜也來了,她平時利用休息時間在丁兆勇的公司內做兼職,看到哥哥也在這,趙靜不由得驚喜萬分:“小哥,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來東江都不告訴我一聲?”

    高廉明湊了過來,笑道:“你妹啊,長得還挺恬靜!”

    張揚笑了笑,將高廉明介紹給趙靜認識,趙靜之前見過常海心,過去和她說話了。

    張揚道:“小靜,我還有事,等回來再跟你聊。”

    趙靜道:“你忙你的,我馬上還得回學校。”

    張揚知道她來這是為了公司業務的事情,忍不住叮囑她道:“學業為重,千萬別為了副業耽誤了學業。”

    丁兆勇笑道:“你這話什麼意思?我這也不是什麼副業,趙靜給我的公司幫了不少忙,我正考慮等她畢業後聘請她來我這當市場部主管呢。”

    趙靜道:“就快實習了,等我實習結束再考慮。”

    張揚想起幹媽羅慧寧還在醫院等著他,當下向丁兆勇要了車鑰匙,開著他的那輛捷豹離開。

    張揚來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半了,羅慧寧因為晚上要參加平海省為他們舉行的接風宴,也不能繼續耽擱下去,向柳玉瑩說了一聲,和張揚一起離開,她的保鏢李偉一直都在外麵等著,羅慧寧和李偉都上了張揚的車,讓帶他們前來的司機開著奧迪車在前方帶路。

    張揚把方向盤交給了李偉,陪著羅慧寧坐在後座,羅慧寧望著張揚,輕聲道:“瘦了,也黑了!”

    張揚笑道:“離開江城之後,我加強了鍛煉,把積累的那點酒膘全都消耗掉了,現在國際上不是流行什麼古銅『色』嗎?我整天跑工地曬出來的。”

    羅慧寧道:“曬得跟個黑炭團似的有什麼好,還是皮膚白點顯得文質彬彬。”

    張揚笑了起來,牙齒倒是挺白。

    羅慧寧道:“晚上省舉辦接風宴會,你一起過去。”

    張揚道:“幹媽,我去合適嗎?”

    羅慧寧道:“有什麼不合適,今晚出席宴會的不僅僅是省領導,還有不少企業家、投資商、年輕才俊,名門淑女也有不少,對你來說可是一個好機會。”

    張大官人哈哈笑道:“幹媽,您該不是給我創造機會,讓我認識哪位名門閨秀吧。”

    羅慧寧沒好氣道:“你還用我介紹?我最喜歡的就是嫣然,我可早就把她當成我的幹兒媳『婦』了。”

    張揚道:“這話您該直接對她說,我跟她斷聯係很久了。”

    羅慧寧意味深長道:“斬不斷理還『亂』才對,我看你們兩個還是應該找機會好好談一談,都這麼憋著勁,不是什麼好事,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們都能夠看出你和嫣然是有感情的。”

    張揚笑道:“幹媽,下次我見到她一定跟她好好談談。”

    羅慧寧歎了口氣望向窗外,張揚覺察到她的心情並不好,低聲道:“幹媽,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情了?”

    羅慧寧道:“浩南要轉業了,你幹爸打算讓他去***,從基層做起。”

    張揚道:“好事啊,去艱苦的地方鍍金,事半功倍啊,幾年後回來,就可以青雲直上了。”

    羅慧寧瞪了他一眼道:“混小子,你們就盯著升官,我可不想你們當多大的官,隻要平平安安,隻要能讓我看到你們就好。”

    張揚笑道:“好男兒誌在四方,您也不能照顧子女一輩子,總得給我們點自由,讓我們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

    羅慧寧又歎了一口氣道:“你們都大了,我想管也管不了。”

    汽車行駛到省『政府』招待所,門前警衛仔細檢查,如果沒有羅慧寧陪同,張揚還很難進入其中。

    李偉將汽車停好,把車匙交還給張揚。

    羅慧寧道:“我先回去換衣服,你先去宴會廳吧。”

    張揚道:“那好,我去宴會廳等你們!”張揚對著後視鏡整理了一下衣服,感覺缺了點什麼,他打開後備箱,從麵找到了一條領帶,豎起衣領,打了起來,張揚過去很少戴領帶,這麼簡單的事情卻把他給難倒了,一連弄了幾次,都打得不成樣子,他有些懊惱的將領帶拽了下來,埋怨道:“這個丁兆勇,也不弄條一拉得!”

    張揚正準備將領帶扔回後備箱的時候,聽到笑聲,他轉身望去,卻見身穿黑『色』皮大衣的查晉北和穿著白『色』貂裘的邱鳳仙,向他走了過來,邱鳳仙身姿婀娜,腰身如同風中擺柳,挽著查晉北的手臂婷婷嫋嫋向這邊走了過來。

    張揚有陣子和他們沒見麵了,咧開嘴笑了起來:“查總,邱小姐,真是無處不相逢啊!”

    查晉北笑道:“在車就看到你了,這條領帶不錯,挺襯你的。”他的賓利車就停在不遠處。

    張揚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趕上這麼隆重的場合,不好意思穿的太隨意。”

    邱鳳仙笑著走了過來,她從張揚手拿過那條領帶,幫著張揚很熟練的將領帶打好,張揚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極其誘人,這種香水味兒一聞就是高檔貨,邱鳳仙幫他把襯衣領子整理好,又想起一件事,轉身回到賓利車旁,從後備箱中拿出一個小小的禮盒,麵有一個鑲鑽的領帶夾,幫助張揚整理好。

    查晉北微笑道:“這下好多了。”

    張揚道:“你們真是我的及時雨,要是再搞不定這條領帶,我就打算栓在樹上上吊了。”

    邱鳳仙被張揚誇張的話引得咯咯笑了起來。

    看到查晉北和邱鳳仙前來,張揚才知道羅慧寧所說的果然是真的,今晚出席招待宴會的不僅僅是官場中人。

    三人並肩向宴會廳走去,張揚道:“查總何時來東江的?”

    查晉北道:“有一周了,星鑽在東江人民廣場的門店就要開業,我過來看看情況。”

    張揚道:“恭喜,什麼時候開業,通知我一聲,我也過去送個花籃。”

    查晉北微笑道:“明天!”

    邱鳳仙道:“如果不是忙於門店開業,我和查總早就過去南錫拜訪你了。”

    張揚笑道:“邱小姐這句話我可不怎麼相信,來東江這麼久也不給我打個電話,分明是把我給忘了。”

    邱鳳仙嫵媚笑道:“怎麼可能,隻要見到張主任一眼,就不可能把您給忘了。”

    查晉北道:“聽到沒有,能讓我們邱大美女念念不忘的隻有你張揚一個人了。”

    三個人一起笑了起來,張揚對他們兩人還是有些距離感的,畢竟當初在江城新機場籌建的事情上,查晉北先是和何長安競爭,在何長安退出之後,他也馬上放棄投資新機場,事實上等於擺了張揚一道,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張大官人現在和商人相處都是相當的小心,這些人都是利益為先,對他們而言隻有永遠的利益,不可能有永遠的朋友。

    

Snap Time:2018-01-23 10:12:43  ExecTime: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