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九十章防線崩攬(下)


    第五百九十章【防線崩潰】(下)

    張揚心中一動,惠敬民出事之前是平海省體委主任,因為工作的關係他和南錫市體委之間肯定有不少的牽扯。

    劉豔紅接下來的話果然印證了這一點,她小聲道:“南錫市體委副主任臧金堂也曾經向他行賄,接下來我們會聯係南錫市紀委調查這些事。”

    張揚皺了皺眉頭,從心底講,他並不希望南錫市體委有太多人牽涉到這件事情中,畢竟體委領導班子好不容易才穩定下來,他不想再發生什麼變動。張揚低聲道:“我們南錫體委涉及到這件事的還有沒有其他人?”

    劉豔紅道:“隻有臧金堂,不過他還提供了一個人,新世紀建築公司的總經理徐光利,在新體育中心建設方案報批的過程中,徐光利曾經給他送過十五萬,新體育中心奠基典禮的時候,徐光利又專門去賓館給他五萬的辛苦費,新體育中心的部分建築材料是他兒子惠強供應的。”

    張揚聽得震驚不已,他沒想到這其中存在這麼多的內幕交易,他接手新體育中心工程指揮權之後,雖然成功奪走了徐光利手中的工程,可是他一直都對主體育場並沒有投入太多的關注,因為南錫市市委***徐光然是徐光利的親哥哥,如果他一味抓著主體育場工程不放,就等於擺明了和徐光然作對,張揚當初對付徐光利的目的是通過他牟取更大的權力,而不是單純盲目的和他作對,所以在他達到掌握新體育中心指揮權和省運會經營權之後,他和徐光利之間一直相安無事。

    張揚道:“拔出蘿卜帶出泥,從來貪官落馬都會帶出一大批人員。”

    劉豔紅道:“我告訴你這件事,是讓你多一點小心,既然新體育中心的工程部分存在暗箱『操』作,你回去後務必要加強建築質量方麵的檢查,無論工程質量是何種原因造成的,出了問題都會追究現任者的責任,我不想你白白替別人背這個黑鍋。”

    張揚感激的點了點頭道:“劉姐放心,我回去後馬上就開展建築質量檢查,遇到不合格的地方,我一定推倒重來。”

    劉豔紅道:“我告訴你的這些事盡量不要外泄,暫時我們還不會采取行動。”

    張揚道:“放心吧,我會謹慎處理的。”

    劉豔紅點了點頭,輕聲道:“柳校長的身體怎麼樣了?”自從那天探望柳玉瑩遭到冷遇之後,劉豔紅再也沒有去過,她不想鬧得尷尬,她也知道外界對她和宋懷明的關係有了不少的傳言,雖說謠言止於智者,可是官場中的有心人實在太多,她不想別人誤會她和宋懷明之間的關係,更不想給宋懷明帶去任何的麻煩。

    張揚微笑道:“沒事了,不久就可以出院。”

    劉豔紅欣慰的鬆了口氣道:“太好了,想不到那個惠強這麼卑鄙,居然會向一位孕『婦』下手。”她負責惠敬民的案子,已經知道了惠強找人攻擊柳玉瑩的事情。

    張揚道:“所以說幹革命工作也是有風險『性』的,劉姐,你幹紀委工作,得罪的人肯定不少,以後也要多加小心。”

    劉豔紅笑了笑道:“還好啦,我學過女子防身術,普通的壞蛋接近不了我。”

    說話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劉豔紅接通電話,打來電話的是嵐山市委副***吳明,他這兩天一直都在東江,邀請劉豔紅中午一起吃飯,劉豔紅道:“中午啊,我沒有時間。”

    吳明鍥而不舍道:“那就晚上吧,晚上去望江樓,我現在就去訂位子。”

    “吳明……”劉豔紅還想說什麼,吳明已經掛上了電話,她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張揚笑道:“吳明請你吃飯!”

    劉豔紅道:“是他!”

    張揚本想說吳明這廝的人品不行,可話到唇邊又改了主意,劉豔紅不是普通人,她能夠做到現在的位置絕不是因為偶然的運氣,為人處世她有自己的原則,甚至她的頭腦比起多數人都要冷靜的多。

    可張揚也不能不提醒她,他以開玩笑的口吻道:“這位吳***是不是想追你啊?”

    劉豔紅笑道:“你小子胡說什麼?隻是普通朋友罷了。”

    張揚道:“他要是想追你級別可差了不少,您都是副部級了,他才是一副廳吧!”

    劉豔紅道:“越說你還越來勁了,都說是普通朋友了,我算明白了,謠言都是你這種人給造出來的。”

    張揚笑道:“劉姐,您可是體製中無數男士的夢中情人,誰要是追上你,以後官運亨通,前途無量。”

    劉豔紅啐道:“再胡說八道,我就趕你下車!”

    張揚笑道:“我沒胡說八道,我就是想提醒你,千萬要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要被甜言蜜語所『迷』『惑』。”

    劉豔紅道:“你小子別說我,你跟嫣然到底怎麼樣了?”

    張大官人一聽頭就大了:“那啥……劉姐,我到了,你在路邊把我放下就行。”

    “現在想走啊,沒那麼容易!老實交代,你跟嫣然最近有沒有聯係過。”

    “劉姐,我怕了您了,您饒了我吧……”

    文國權一行在當天下午三點鍾抵達東江,省長宋懷明親自前往機場迎接,上車之後,文國權笑道:“想不到東江的雪也很大。”

    宋懷明微笑道:“東江很少下這麼大的雪,我看天氣預報說,京城的雪很大,本來還擔心文總理的飛機會晚點呢。”

    文國權道:“昨晚雪停了,今晨過來的時候,機場跑道都已經清理幹淨,並沒有太多影響。”

    宋懷明道:“瑞雪兆豐年,這場雪對緩解平海的旱情十分重要。”

    文國權點了點頭。

    宋懷明道:“喬***在省委等著呢,要不要過去和他見麵?”

    文國權笑道:“我來平海是考察的,又不是和老朋友敘舊的。”

    宋懷明道:“要不,先去省『政府』招待所住下,休息休息再說。”

    文國權搖了搖頭道:“去東江開發區吧,我想去看看!”

    宋懷明愣了一下,在文國權定下來的行程中並沒有視察東江開發區的在內,文國權下機伊始就提出了這件事,看來他這次前來平海是抱著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的念頭。既然文國權提出了要求,宋懷明當然不能拒絕,他笑了笑道:“好啊,那就去開發區看看。”

    文國權顯然是有備而來,而且之前做足了功課,他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正在興建的韓國工業園,東江開發區韓國工業園項目過去一直由招商辦主任雷國濤負責,可雷國濤的真正身份卻是一個出***家機密的間諜,他聯手韓國革命黨策劃了靜海韓國商貿城恐怖事件,險些製造出一場震驚世界的慘劇,正是因為那件事,韓國工業園的計劃也中途擱置了,可工業園早在去年就已經開始興建,現在建設仍然在進行之中,目前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招商。

    文國權在眾人的陪同下在工業園轉了一圈,指向工地圍牆上韓國工業園幾個字道:“韓國工業園!目前有多少韓國企業入駐?”

    宋懷明不免有些尷尬,他咳嗽了一聲道:“目前隻是在建工程,韓國工業園也隻是一個初步的計劃,這片區域的定位就是工業園區,不僅僅是針對外資,也針對地方企業,您看到的在建工程隻是全部工程的一小部分,隨著入駐企業的增多,我們會不斷地拓展工業園的麵積。”

    文國權笑道:“那就是先搭台後唱戲咯!”

    宋懷明道:“不搭好戲台,怎麼能夠請到名角大腕?”

    周圍人都跟著笑了起來。

    文國權道:“可惜名角大腕就這麼幾個,全國各地都在忙著搭舞台,舞台越來越多,很快就麵臨無人登台的局麵,自從改革開放之後,國內興建開發區的浪『潮』可謂是一浪高過一浪,可真正搞起來的開發區並不多,大家一定要引以為戒啊!”

    眾人紛紛點頭。

    宋懷明微笑望著文國權,他知道文國權不是有感而發,而是有備而來,他是借著這個機會給國內過熱的開發區建設潑一瓢冷水,的確現在國內開發區建設已經陷入了比較盲目的階段,就拿平海來說,每個城市都有開發區,每個縣區也都有了開發區,可很多地方領導並不明白成立開發區的目的是什麼,他們建立開發區的初衷不是為了搞活地方經濟,而是一種隨大流的行為,美其名曰符合時代發展,可很大程度上是在謀求政績,在這一點上宋懷明和文國權有著相似的想法,他認為如火如荼的開發區建設是應該放緩一下腳步了。

    平海省委***喬振梁坐在辦公室內,雖然他沒出門,可是他仍然關注著文國權的一舉一動,文國權來到平海第一件事不是休息,也不是來拜訪他,而是直接前往了東江開發區,在文國權的計劃行程中並沒有這一環節,喬振梁陷入沉思之中,文國權這次來平海視察,打著考察華東地區工農業發展的旗號,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他視察的重點是什麼?

    前往東江開發區,是不是意味著他對平海的開發區建設有所不滿?還是……

    此時房門被敲響了,得到喬振梁應允之後,省委秘書長閻國濤走了進來,他向喬振梁匯報道:“喬***,文副總理已經離開了開發區,前往省『政府』招待所下榻,預計二十分鍾以後可以到達。”

    喬振梁點了點頭道:“準備一下,我過去拜訪他。”

    閻國濤道:“今晚的接待宴會已經讓人準備了。”

    喬振梁道:“按照正常標準,不要鋪張浪費。”

    閻國濤明白喬振梁的意思,他低聲道:“文副總理去了東江韓國工業園,對在建的項目發表了一些看法。”

    喬振梁笑道:“看來文副總理這次過來,主要是為了考察開發區。”

    閻國濤道:“咱們平海開發區建設最出『色』的要數嵐山,不是行程中已經安排了嗎?”

    喬振梁道:“當領導的都不喜歡聽從別人的安排,我看這次計劃行程肯定會有不少變更,你通知一下各市領導,讓他們做好接待領導的準備。”

    閻國濤道:“喬***放心,我已經做好通知工作了,接待方麵不會有什麼紕漏。”

    喬振梁笑道:“我倒不是怕出什麼紕漏,領導前來視察,我們不是要做表麵功夫,平海什麼樣子,我們就展現什麼樣子給領導看,讓他們看到一個真實的平海,我不希望我們的成績被否定,也不希望我們的同誌刻意掩蓋自己的缺點,領導們如果可以發現我們缺點,不是什麼壞事,而是大好事,我們可以改正不足,平海也能夠獲得一次難得的發展。畢竟有些缺點我們自己看不到,你說對不對?”

    閻國濤笑道:“喬***說得有道理。”

    喬振梁道:“我就聽不慣你這句話,不管我說什麼你都覺著有道理,一點主見都沒有。”

    閻國濤笑道:“我的確覺著您的話有道理,這不是刻意奉承,事實上有您這種心態的領導並不多,上級來檢查的時候,大家想得都是把自己最好的一麵展現給領導,把自己的缺點藏起來不被發現。”

    喬振梁道:“粉飾太平,蒙混過關,已經成了體製中的通病,不管什麼事情都喜歡做樣子,這和我黨的實事求是精神背道而馳,我不喜歡,這樣做是不負責任的,對國家不負責任,對人民也不負責任。”

    

Snap Time:2018-06-23 23:58:40  ExecTime:0.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