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八十九章南國雪(上)


    第五百八十九章【南國雪】(上)

    佟秀秀剛剛跳上萊陽號,一根竹竿斜刺飛向她的麵門,佟秀秀嬌軀側仰,躲過這次偷襲,與此同時,一個黑影出現在船尾處,他先是向後退了幾步,然後利用助跑騰空躍起,穩穩落在旁邊的漁船之上。

    佟秀秀嬌叱道:“你給我站住!”她向黑影逃走的方向權力追去。

    逃跑的正是惠強,當他發現有人靠近萊陽號的時候,馬上選擇逃走,碼頭上船和船之間的距離很近,惠強的彈跳力不錯,在漁船之間輾轉騰挪,如履平地,他逃得快,佟秀秀追得也很快,惠強實在是有些頭疼,連續跳過五艘漁船之後,他從漁船上跳到了碼頭上,沿著碼頭旁邊的道路發足疾奔。

    張揚望著遠處逃走的惠強,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他從一旁拿起垃圾桶的圓蓋,瞄準了遠處的惠強投資了出去,垃圾桶蓋,宛如天外飛碟般回旋著向惠強飛去。

    惠強覺察到身後有些異樣,轉過頭去,還沒有看清是什麼物事,垃圾桶蓋已經砸在了他的身上,惠強一個踉蹌摔倒在水泥地上,他艱難的想從地上爬起,不等他起身,佟秀秀已經追到他的身邊,抬腳踢在他的小腹上,痛得惠強一聲悶哼,身軀蝦米一樣躬了起來。

    佟秀秀擰住他的手臂,將他兩隻手的大拇指用不鏽鋼鎖扣扣在一起,惠強怒吼道:“你們是誰?抓我幹什麼?”

    張揚緩步來到惠強的身邊,蹲***,伸出手輕輕拍了拍惠強的麵孔:“惠強,你不惹事,我們也不會找上你,好歹也是一個男人,居然卑鄙到對一個孕『婦』出手,你他媽還算人嗎?”

    惠強聽到這句話,臉『色』登時變得蒼白。

    此時高廉明開著他的桑塔納也趕到了,雪亮的車燈照在惠強的臉上,惠強的雙眼被強光刺激的睜不開。

    高廉明上前照著惠強的屁股就是兩腳,頗有些趁火打劫的意思。

    佟秀秀瞪了他一眼道:“你幹什麼?”

    高廉明道:“為民除害啊!”

    佟秀秀道:“真威風啊,要不我把他放開,你跟他一對一單挑?”她裝模作樣要解開惠強手上的鎖扣。

    高廉明嚇了一跳:“別介啊,好不容易才抓住了他,千萬別讓他跑了。”

    張揚哈哈大笑起來:“行了,別鬧了,趕緊把他弄回去!”

    張揚第一時間把抓住惠強的消息告訴了宋懷明,宋懷明聽說這件事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惠敬民的案子所起,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妻子是被自己給連累了,宋懷明內心中感到一種說不出的歉疚,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方才道:“很好。”

    張揚道:“宋叔叔,這件事應該怎麼處理?”

    宋懷明道:“把他交給***機關,秉公處理,張揚,你辛苦了。”

    張揚笑道:“沒什麼辛苦的,柳阿姨情況怎麼樣?”

    宋懷明轉身望去,妻子已經安然睡去了,望著妻子秀麗恬靜的麵龐,宋懷明感覺一陣說不出的溫暖,他輕聲道:“情況很好,這次多虧你了。”

    張揚道:“明天我為她再做一次治療就沒事了。”

    掛上電話,佟秀秀和高廉明都望著他,高廉明道:“這個人怎麼處置?”

    張揚道:“給你爸打個電話,這事兒交給***機關了。”

    高廉明喜孜孜道:“好!”他走到一旁去打電話。

    佟秀秀望著高廉明,向張揚道:“這人誰啊?嘴巴這麼貧?”

    張揚笑道:“省***廳高副廳長的公子,在美國拿到過律師執照的。年輕有為,也是我們南錫市體委的法律顧問。”

    佟秀秀不禁笑道:“我算看出來了,你的手下全都是一幫蝦兵蟹將。”

    張揚故意板起麵孔道:“你寒磣我可以,不能糟蹋我的這幫得力助手。”

    佟秀秀笑道:“得了,我不說了,回頭你把我送到新石器時代酒吧附近,千萬別忘了你對我的承諾,我表哥那邊,你不能再追究。”

    張揚笑道:“你今晚表現的這麼賣力,搞了半天是想幫你表哥脫罪的?”

    佟秀秀道:“,你不會反悔吧?”

    張揚哈哈大笑,他已經抓住了真凶惠強,至於那個黃軍根本是個無足輕重的人物,看在佟秀秀的麵子上,放他一馬也未嚐不可,張揚道:“對了,你來南錫幹什麼?是一直沒走還是專程來啊?”

    佟秀秀道:“事關***,無可奉告。”

    張揚忽然想起最近文國權夫『婦』要過來的事情,難不成佟秀秀這次到來和他們的安全問題有關,這種事情並不適合刨根問底,佟秀秀道:“還是把車給我用用,我可不想和警察打交道。”

    張揚點了點頭,佟秀秀鑽入桑塔納,啟動了引擎。

    遠處打電話的高廉明聽到動靜轉過頭來,看到佟秀秀開著自己的桑塔納走了,他慌忙追了過來:“噯!那是我的車……”

    張揚道:“不就是一輛破車嗎?人家借用一下,我把你電話留給她了,她用完還給你。”

    高廉明道:“你倒是大方啊,借花獻佛,她有駕照嗎?開車出了事情你幫她擔著?”

    張揚道:“高廉明,你再嘮叨,我就把你給辭了,你繼續在東江當你的待業青年,法律顧問,我另請高明。”

    高廉明果然不敢再說,咬牙切齒道:“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沒過多久,***機關的警車就來了,這次是***廳副廳長高仲和親自帶隊,不過場麵也誇張了一點,一共來了十輛警車,望著那一排車隊向他們圍了過來,張大官人瞠目結舌道:“高廉明啊高廉明,你爹排場夠大啊!”

    高廉明臊得滿臉通紅,心中暗道,這老爺子也忒誇張了,這邊的局勢都已經控製了,他們還出動了這麼多的警力,為了一個惠強,至於來幾十名警察嗎?

    高仲和從一輛警用吉普車上下來,看到遠處兒子和張揚站在一起,這才放心下來,他大步走了過去,先向張揚笑了笑道:“小張,瞞著我們***機關擅自行動,小心我追究你的責任。”他隻是說笑罷了。

    高廉明道:“爸,你得給我們頒發個好市民獎,我們這叫為民除害。”

    高仲和瞪了他一眼道:“混小子,回去我再跟你算賬。”

    高廉明吐了吐舌頭,向老爺子身邊湊了湊,低聲道:“爸,你弄這麼多人過來,太誇張了,您是為自己的安全考慮?還是為了我的安全考慮?”

    高仲和臉上浮現出一絲苦笑:“我也沒想到他們這麼誇張!”

    高廉明低聲道:“官僚主義害死人!”

    高仲和罵了他一句道:“少跟我胡說八道!”

    這時候趙國強走了過來,他向高廉明笑道:“廉明沒事吧?”

    高廉明搖了搖頭。

    趙國強的目光落在張揚身上,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的幹幹淨淨,他始終認為自己的弟弟趙國梁是死在張揚手中,一直以來他都在尋找對付張揚的機會,趙國梁向張揚走去,冷冷道:“張主任好大的本事,知道案情居然可以撇開我們警方擅自行動,看來以後我們的工作你都可以代勞了。”

    張揚聽到趙國強出言不善,微笑道:“趙警官如果想要解釋,可以直接去找宋省長。”言外之意就是,你趙國強算個球『毛』,是宋省長讓我調查這件事,你有種去找他質問。

    趙國強的臉『色』變得越發冷漠:“任何事都要有程序,你也是國家幹部,什麼叫自己的職責,你應該比我還清楚,我之所以這樣說,並不是因為我對你有成見,而是為你負責,撇開警方獨自行動,如果有什麼閃失,你後悔都晚了。”

    張揚淡然道:“謝了,我的安全不用你『操』心!”

    高仲和父子兩人也覺察到了趙國強和張揚之間濃烈的火『藥』味。高仲和道:“國強,把人先押回去,這件事『性』質非常的惡劣,一定要審問清楚,還有,剛才我和宋省長通過電話,這件案子盡量不要公開。”

    趙國強應了一聲,帶著兩名警察一起將惠強押上了警車。

    高仲和向張揚道:“都上我車吧!”

    張揚和高廉明跟著高仲和上了他的警車,高仲和上車之後把警帽摘了下來,向後靠在座椅上,低聲道:“以後這樣的事情,最好還是先和我打個招呼,涉及到刑事犯罪,你們要為自己的安全考慮。”

    張揚笑了笑,高廉明道:“爸,沒事兒,我和張揚搭檔,犯罪分子望風而逃,根本不用我們出手,往那兒一站,單單是氣場就把那幫罪犯嚇得膽都破了。”

    高仲和忍不住笑了起來:“混小子,你除了一張嘴還剩下什麼?”

    高廉明道:“這你不能怪我,是你讓我學法律專業的,當律師的就是靠嘴吃飯,對了,我有個好消息要向你宣布。”

    高仲和道:“什麼好消息?”

    高廉明道:“南錫市體委正式邀請我擔任平海第十二屆省運會的法律顧問,我已經答應了,過幾天我就去南錫上班了。”

    高仲和有些詫異的看了張揚一眼,在他看來這件事肯定和張揚有關。

    張揚笑了笑,心中暗罵高廉明說話不分場合,這不等於把自己推出來了嗎?不過他轉念一想,高廉明這麼做是有目的的,肯定他老爺子另有打算,高廉明在自己在場的情況下說出這件事,就是『逼』著他老爹表態。

    高仲和看了看張揚又看了看自己的兒子,他居然點了點頭:“好啊!小張,你幫我看著他,這小子在美國呆久了,自由主義嚴重,千萬別讓他給你捅簍子。”

    高廉明沒想到老爺子這麼容易就答應了,他喜不自勝道:“爸你放心,我這次去南錫,一定給你長臉!”

    高仲和道:“隻要腳踏實地的做事,成績怎樣都無所謂,你們還年輕,有的是機會。”

    張揚在錦香河公寓附近下車,在樓下給顧佳彤打了一個電話,顧佳彤知道張揚這兩天都在忙著柳玉瑩的事情,所以一直都沒打擾他,聽說他就在自己樓下,驚喜道:“你忙完了?”

    張揚道:“忙完了,還沒吃飯呢,佳彤姐有沒有雅興陪我吃點東西?”

    “你在哪兒?”

    “就在你樓下!”

    顧佳彤拿著手機走到了陽台,向下望去,看到張揚站在遠處的路燈下,正朝這邊張望著,她不由得笑了起來:“你等等啊,我換衣服!”

    顧佳彤換好衣服離開了錦香河公寓,張揚還在原地站著,夜空中飄起了零星的小雪,顧佳彤穿著紅『色』的羽絨服,藍『色』牛仔褲,足蹬一雙黑『色』長靴,她還專門給張揚帶來了一件藍『色』羽絨服,這是她今天逛街時候買的。

    顧佳彤無微不至的體貼讓張揚感到一陣溫暖,雖然他並不冷,可還是將羽絨服穿上:“很合身!”

    顧佳彤嫣然一笑道:“下午逛街的時候,聽說今天有寒流,所以順便給你買了一件羽絨服。”

    張揚抬頭看了看夜空,南國的雪應該下不大,落在身上給人的感覺也沒有北方的冰冷。

    顧佳彤把滑雪帽拉低了一些,主動伸手挽住了張揚的手臂,隻有在夜幕的掩飾下,她才敢這樣表『露』自己的感情。每當在這種時候,張揚總會感覺到一種內疚。

    

Snap Time:2018-06-19 06:46:09  ExecTime: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