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八十七章悄然布局(下)


    第五百八十七章【悄然布局】(下)

    常海心沒有離開東江的原因還是為了組建體委信息中心的事情,顧明健過度的熱情讓常海心感到害怕,因此而打起了退堂鼓,她幾乎放棄了和藍海合作的念頭。

    丁兆勇聽說南錫體委要組建信息中心的事情,他當然樂於幫忙,不過一聽說要搜集全省範圍內優秀教練員運動員的資料,丁兆勇顯得有些為難,他向常海心道:“我們公司以做硬件為主,軟件方麵還真是不行,缺乏這方麵的人才啊。”

    張揚望著常海心,心中有些好笑,常海心看來已經把藍海給否決了,這主要是顧明健的緣故,顧明健的『性』情張揚也清楚,在他坐牢之前,顧明健就是一個典型的花花公子,見一個愛一個,感情上泛濫的很,偏偏又處理的一塌糊塗,所以張揚並不相信他會當真對常海心動感情,別忘了他身邊還有一位漂亮的女助理柳延,兩人之間的關係還沒搞清楚呢。一場牢獄之災雖然讓顧明健有所改變,可張揚相信有些事他是改變不了的,比如他對感情的態度,秉『性』難易,時間可以讓顧明健淡忘那場牢獄帶給他的傷痛。

    丁兆勇轉向張揚道:“張揚,這事兒其實藍海更合適,他們做電腦比我早,而且這兩年已經逐步完成從硬件到軟件的轉變,他們的技術力量比我的小公司要雄厚得多,如果把這件事交給他們,一定做得遊刃有餘,隻要你說一句話,顧明健肯定願意給你幫忙。”

    張揚笑了笑道:“還有你這種人,現在有生意找上門,你自己不做反而拚命往外趕,你是做生意的材料嗎?”

    丁兆勇笑道:“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我對自己公司的實力清楚得很,,你要是想買電腦主機硬件啥的,我肯定削尖腦袋往鑽,可你們現在要的是組建信息中心,那玩意兒本來就不是我公司的長項,我要是硬接下來,既是對你們的不負責,也是對我的不負責。越是自己哥們的事情,咱越是要慎重,真的!我覺著還是藍海合適。”

    張揚道:“這事兒我不管,海心目前是信息中心主任,組建信息中心的事兒全歸她管,她說了算。”

    高廉明喝了口酒道:“不就是信息中心嗎,多大點事啊,我有一女同學,她在美國就是學計算機專業的,不是我吹,就她那計算機水平放在國內絕對是首屈一指,我跟她說一聲,讓她去南錫幫你們,反正她寒假回來也沒事幹。”

    常海心道:“真的?”

    高廉明道:“我騙你幹什麼?咱們以後就是同事了,我也是為體委考慮,當然要想辦法幫體委節省成本。”

    “同事?”常海心有些搞不明白了。

    張揚笑道:“不錯,我經過慎重考慮,決定聘請高廉明同誌擔任咱們省運會組委會的法律顧問,他很快也會去南錫上班。”

    這下不但是常海心,連丁兆勇都感到驚奇了,高廉明雖然回來的時間不長,可是在省委大院的名氣很大,誰都知道高仲和的兒子是在美國拿到律師牌照回來的,本身在美國讀法律大學已經很難,而且他不但讀了法律,還成功拿到了律師執照,這更是難上加難,現在高廉明已經成為了不少機關幹部教育子女的榜樣,不過這廝回國這麼多天,一直沒有去工作,也讓很多人覺著奇怪,搞了半天這個美國律師也沒啥稀奇,也屬於海待派。

    丁兆勇沒想到高廉明居然要去給張揚當法律顧問,他感歎道:“張揚啊,張揚,你真是招賢納士,現在你們南錫市體委真的是臥虎藏龍。”心中卻道,這幫高幹子弟全都被張揚弄到南錫體委,哪位市領導想動這塊地方都得先掂量一下,張揚真的要把南錫市體委組建成太子營嗎?

    張揚笑道:“馬上省運會就要舉辦,我們體委正值用人之際,你要是想去,我也雙手歡迎。”

    丁兆勇笑道:“算了,去你那受你的窩囊氣,我才不幹呢,現在多好,我賺多少吃多少,不用看別人臉『色』,舒服得很,自在得很。”

    常海心還想著信息中心的事情:“高廉明,你可別騙我!”

    高廉明道:“我這麼大人了,沒事騙你一小姑娘幹什麼?再說了,我騙你,張揚也不樂意啊!”

    張揚道:“說事就說事,別把我扯進去,你要是真能把信息中心給建成了,到時候我獎勵你。”

    高廉明道:“一言為定!”

    丁兆勇道:“硬件方麵我來提供,你們放心,我給的價格肯定是批發價。”

    張揚笑道:“不爽利,你就不能咬咬牙送我們幾台微機啊?”

    丁兆勇笑道:“我是小本生意,跟大公司不能比,這樣吧,你們三個的電腦我包了,每人送一台。”

    張揚搖了搖頭道:“別介,最近省正反貪汙呢,你這麼幹不是坑我們嗎?”

    丁兆勇道:“宋省長在反腐倡廉方麵的力度很大,最近抓了不少貪汙分子。”

    張揚下午已經從劉豔紅那知道了這件事,可丁兆勇說出來的時候,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宋懷明最近在全省範圍內整治貪汙腐敗,柳玉瑩的被撞是不是和這件事有關係?是不是因為宋懷明觸動了一些人的利益,所以對方才鋌而走險,不惜利用這樣卑鄙的手段來報複他?

    第二天一早,張揚接了醫院小賣部的老板娘,前往白沙區公安分局,高廉明已經先於他趕到了這,正坐在欒勝文的辦公室陪著他喝茶聊天。

    張揚一來到辦公室內就急著問道:“那幫車主都來了嗎?”

    欒勝文道:“他們敢不來嗎?”

    “人呢?”

    欒勝文笑道:“早就來了,全都讓他們去接待室坐著去了,來到之後,我就告訴他們,今天是來配合調查案情,一個個都在犯嘀咕呢。”

    張揚也笑了,欒勝文這個老公安處理這種事情很有一套,讓這幫車主漫無目的的等,很多人的內心就會非常煎熬,說不定有心虛的人就會『露』出馬腳。

    欒勝文帶著他們來到了接待室的隔壁房間,透過一扇單向玻璃,觀察麵的十多位車主,張揚也跟著仔細看,除了一名沒到以外,其他人都來了,可其中並沒有一個人留著絡腮胡子。

    小店老板娘搖了搖頭道:“沒有,這麵沒那個人。”

    欒勝文提醒她道:“事關重大,你可要仔細看清楚了。”

    小店老板娘又逐一看了一遍,堅決的搖了搖頭道:“真沒有,那個人是個大胡子,這些人麵沒有一個留胡子的。”

    張揚道:“你仔細想想,胡子可以剃掉,你看看他們的臉部特征,有沒有一個特別符合的?”

    “我看清了,麵的確沒有。”

    張揚聽她說得如此堅決,再加上他也沒看到什麼大胡子,也沒看到額頭上有黑痣的人,興許撞到柳玉瑩的那個人並不在其中。

    高廉明道:“還有一人沒來,難道就是他?”

    張揚道:“那個人是哪的?”

    高廉明剛才就已經查過這件事,他附在張揚耳邊道:“省體委的車!”

    欒勝文道:“那輛車應該沒問題,渠聖明的車,司機小何,挺老實的一個人,長得又瘦又小,不是你們說的樣子。”

    好不容易才調查出來一些線索,可追到這兒全都斷了,張揚不免有些沮喪。

    欒勝文看出了他的沮喪,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其實這件事中存在著很多的問題,僅存者車輛出入記錄是無法查出你們要找的那個人,不確定因素太多,也許他根本沒開車,走入地下車庫隻是為了躲藏起來,也許他是為了去開車,可他等錯過了當時的時間段,事態穩定之後再從容離去。”

    張揚還是有些不甘心,高廉明也覺著不應該這樣放棄,他向欒勝文道:“欒叔叔,要不,咱們幹脆一個一個的審問他們。”

    欒勝文搖了搖頭道:“我是把他們請過來的,而不是拘捕他們。”他同時拍了拍張揚和高廉明的肩膀道:“這件事不好查,就這麼算了吧,我們公安機關也不適合留他們太久。”

    高廉明點了點頭,他忽然衝著接待室走了過去,一腳就把門給踹開了,手指著那幫竊竊私語的司機吼了一嗓子:“你別覺著把胡子刮掉我就不認識你了,給我站出來!”

    多數人臉上帶著『迷』惘,可是其中有一人,臉上的驚慌稍閃即逝,有些時候,想要找出問題的關鍵未必要用太複雜的方法,看似簡單的辦法卻可以收到奇效。

    

Snap Time:2018-04-20 08:53:02  ExecTime:0.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