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八十七章悄然布局(上)


    第五百八十七章【悄然布局】(上)

    想要查出這十六輛車的資料並不難,衝著高廉明在這兒,車管所所長李景明對這件事辦得盡心盡力,把十六輛車的資料全部整理好並打印出來,態度和藹的交給了高廉明,心中雖然對他很不爽,可嘴上沒說,這事兒不能說,高衙內他得罪不起。

    張揚和高廉明兩人離開了車管所,高廉明忍不住埋怨道:“你幹嘛把我老爺子給供出來?”

    張揚笑道:“不提他,咱們能這麼順利拿到資料嗎?”

    高廉明道:“要是姓李的去我爸那參我一本,我少不得又得被訓一頓。”

    張揚微笑道:“放心吧,他見了你們家老爺子隻會說好話,在你爹麵前告你的黑狀,他沒那麼傻,你爹跟你親還是跟他親啊?”

    高廉明一聽樂了,這麼簡單的道理他當然能夠想明白。

    兩人來到附近的茶館內,把十六輛車的資料仔細查看了一遍,高廉明道:“你打算怎麼辦?”

    張揚道:“逐一調查!”

    高廉明道:“怎麼調查?”

    張揚道:“上麵都有聯係方式,通知他們車輛被套牌,過來辦理相關手續。”

    高廉明道:“這件事還得找車管所!”

    張揚道:“用不著,咱們找欒局,他應該會幫我們這個忙。”

    高廉明道:“我怕他把這件事告訴我們家老爺子。”

    張揚笑道:“你怕什麼?我去找欒局,憑我和他的交情,他應該會給我幫這個忙。”

    當天下午,兩人去找了白沙區分局局長欒勝文,欒勝文一口應承下來,按照資料上的聯係方式通知了這十六輛車的車主,讓他們明天上午九點半準時到白沙分局辦理相關手續,不然因套牌車產生的罰款和一切費用,以後公安機關概不負責。

    張揚又去了一趟省人民醫院,專門請那小賣部的老板娘過去幫忙認人,那老板娘本來是不願意的,可在收到張揚給她的五百塊錢之後,馬上表現的很配合,答應張揚,明天一早準時去白沙分局幫忙認人。張揚害怕她中途變卦,表示明天自己會親自過來接她。

    安排完這些事情已經是黃昏時分,張揚來到省人民醫院產科病房探望了在那進行保胎治療的柳玉瑩。

    柳玉瑩經過張揚的治療,身體狀況好轉了許多,這會兒正在聽音樂呢。紀委副書記劉豔紅剛剛來到沒多久,正陪著柳玉瑩說這話,看到張揚進來,柳玉瑩熱情的招呼道:“張揚來了,趕緊坐下!”

    張揚叫了聲柳阿姨,又叫了聲劉書記,他沒坐下,過去幫柳玉瑩診了診脈,笑道:“柳阿姨現在感覺好多了吧?”

    柳玉瑩點了點頭道:“李主任剛才為我做過檢查,說我身體沒什麼問題了,應該不會對胎兒有什麼影響。”她心中對張揚充滿了感激,可是她也知道現在說感激的話有些多餘,雖然張揚和楚嫣然已經分手,可柳玉瑩始終還覺著他們的關係仍像過去一樣,她覺著兩人的感情絕不會就此結束。

    劉豔紅並不清楚其中的內情,隻當是柳玉瑩不小心摔倒的,她歎了口氣道:“嫂子,以後你可得要多多小心了,宋省長不知道有多緊張你。”

    柳玉瑩笑了笑道:“他跟你說過啊?”語氣雖然平淡,可言外之意卻耐人尋味。

    劉豔紅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她能夠感覺到柳玉瑩對自己排斥,看得出柳玉瑩並不歡迎自己的到來,她起身道:“你看,我隻顧著說話,忘了晚上還有事要辦,嫂子,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柳玉瑩微笑道:“豔紅走好啊,張揚,幫我送送劉書記。”一會兒豔紅一會兒劉書記,不知道柳玉瑩葫蘆究竟賣的什麼『藥』。

    張揚當然感覺到兩人之間的那種不和諧,看來劉豔紅和宋懷明走得太近,已經引起了柳玉瑩的反感,張揚心中暗暗發笑,看來感情的困擾誰都會遇到,連宋懷明、劉豔紅這樣的高官也不會例外,卻不知他們兩人之間到底有沒有點啥事兒,張大官人喜歡用自己的思維去想別人。

    他送劉豔紅走出門外,劉豔紅顯得情緒不高,輕聲道:“不必送了,我自己回去。”她擺了擺手,又想起一件事,轉向張揚道:“你柳阿姨沒事情吧?”

    張揚道:“沒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他看出劉豔紅最近有些憔悴,關切道:“劉姐,最近瘦了很多啊,是不是工作很忙?”

    劉豔紅點了點頭道:“挺忙的,最近在忙惠敬民的案子!”

    張揚對這個名字並不陌生,惠敬民是前平海省體委主任,因為東江體育場坍塌事件而下台,已經淡出了張揚的視野,想不到他居然又犯到了紀委的手,張揚好奇道:“還是東江體育場的案子?”

    劉豔紅搖了搖頭道:“那次的事情隻是將他免職,這次涉及到一樁貪汙案,他在平海省體委擔任主任期間,曾經多次收受賄賂,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情況,涉案金額要在五百萬以上,宋省長對此深表震怒,已經明確批示,要重點辦理這件事,將惠敬民的案子作為反腐典型來抓。最近一段時間,我一直都在忙於這件事。”

    張揚道:“五百萬,估計他這輩子出不來了!”

    劉豔紅道:“當初誰也沒有想到這件事會搞得這麼嚴重,惠敬民這個人向來低調,誰知道他居然是這麼一個貪得無厭的人物。”

    張揚道:“對於這些貪官就是要嚴厲打擊,吃了多少就要讓他吐出多少。”

    劉豔紅笑道:“我始終認為,你最適合幹的工作就是紀委,早就想把你調到我們省紀委工作,可你偏偏不願意過來。”

    張揚道:“我現在挺好,體委工作幹得有滋有味,您讓我過來當跑腿的,我不樂意。”

    劉豔紅也知道張揚是個閑不住的『性』子,真要是把他弄到省紀委來,他還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事情,當下笑了笑道:“好了,不說了,真得走了。要是你這兩天不急著走,抽空我請你吃飯。”

    張揚原本是準備盡快走人的,可現在柳玉瑩這個樣子,他實在走不開,必須確保柳玉瑩平安無事,這才能返回南錫,他笑道:“等我忙完給你打電話,給你一個教育我的機會。”他算準了劉豔紅要給自己上課,所以這樣說。

    劉豔紅格格笑了起來,她擺了擺手,舉步向電梯走去。

    目送劉豔紅走遠,張揚方才回到柳玉瑩的病房內,柳玉瑩道:“張揚,你說,我摔了這一跤會不會帶給寶寶什麼傷害?”

    張揚笑道:“放心吧,小孩子好的很,健健康康的。”

    柳玉瑩聽他這樣說自然放心,又道:“醫生說,我肚子是個男孩!”說話的時候,臉上透著喜悅,柳玉瑩並不是一個重男輕女的人,可是宋懷明已經有了一個女兒楚嫣然,在柳玉瑩的潛意識中,想給他生個兒子,這樣就能夠兒女雙全,想不到天從人願,果然讓她懷了一個兒子,心中的欣喜實在難以形容。

    張揚笑道:“恭喜柳阿姨了,宋家有後了。”

    柳玉瑩道:“嫣然還不是一樣,在我們眼中,兒子女兒沒什麼分別的。”

    張揚道:“那可不一樣,女兒嫁了人就跟別人家姓了。”

    柳玉瑩笑道:“看不出你這麼年輕,腦子還挺封建的。”

    張揚害怕她又把話題拐到楚嫣然那去,慌忙岔開話題道:“對了,柳阿姨,你能夠記起撞你的人是什麼樣子嗎?”之前他不敢細問,是因為柳玉瑩的情況很不穩定,現在母子倆的情況已經穩定了,柳玉瑩已經可以冷靜的去回憶當時的情況。

    柳玉瑩道:“我現在想起一些,那人是個高個子男人,大概有一米八多點,身材很壯,戴著墨鏡,留著絡腮胡子,對了他左邊額頭上有一顆黑痣,有黃豆般大小。”

    隨著掌握情況的增多,張揚對這個人已經有些模糊的印象了。

    柳玉瑩道:“你問這些做什麼?”

    張揚道:“沒什麼,隻是隨口問問。”他起身道:“宋叔叔去哪了?”

    柳玉瑩道:“他工作忙,我讓他先回『政府』了,下班後他還會過來。”

    這時候病房門又被敲響了,喬夢媛和母親孟傳美一起走了進來,她們也聽說了柳玉瑩跌倒的事情,所以專程過來探望。

    柳玉瑩掙紮著想坐起來,喬夢媛慌忙上前扶住她道:“柳阿姨,您別動,千萬別動了胎氣。”

    張揚閃到一邊,衝著孟傳美笑了笑道:“孟阿姨好!”

    孟傳美笑了笑:“張揚也在。”

    柳玉瑩道:“我摔倒的時候,幸虧張揚在場,是他把我送到病房來的。”

    張揚道:“柳阿姨、孟阿姨你們聊著,我還有事先走了!”

    柳玉瑩點了點頭。

    張揚走出門外,喬夢媛隨後跟了出來,輕聲道:“張揚!”

    張揚笑著轉過身去:“夢媛,找我有事?”

    喬夢媛道:“是你救了柳阿姨?”

    張揚笑道:“我發現我這人天生就是忙碌命,本想著今天趕回南錫,可偏偏讓我遇到了這件事,我想走也走不了了。”

    喬夢媛對張揚的醫術很清楚,她小聲道:“柳阿姨沒事吧?”

    張揚道:“你放心吧,有我在,保她母子平安,我在『婦』產科方麵造詣頗深。”

    喬夢媛嗤之以鼻。

    張揚笑眯眯道:“你不信?沒關係,將來你就會知道。”

    一句話把喬夢媛說的俏臉通紅,啐道:“你少胡說八道。對了,你和高廉明搞什麼陰謀呢?”

    張揚被她問得一愣,他和高廉明調查柳玉瑩被撞的真相,喬夢媛怎麼會知道?他想起高家和喬家關係一向很好,高廉明去美國還是喬夢媛幫忙安排,他一直都將喬夢媛當成姐姐看待,肯定是這小子不小心把事情給兜出來了。

    張揚道:“沒什麼啊,這小子閑著沒事可做,所以我讓他去南錫給我當法律顧問,我也就是那麼隨口一說,誰曾想他就貼上我了。”

    聽張揚把高廉明說得如此不堪,喬夢媛忍俊不禁,她嗔道:“人家廉明背後可沒少說你的好話,可你倒好,把一個留美高材生,一位年輕律師糟蹋成什麼了?他願意給你當法律顧問是你的福氣。這小子聰明著呢,真要是願意幫你,肯定對你大有幫助。”

    張揚道:“這小子嘴太壞,什麼都往外倒!”

    喬夢媛道:“你別冤枉他,柳阿姨的事情我不是聽他說的,我和媽媽原本是來探望王夫人的,可聽說了柳阿姨的事情。”

    張揚道:“你怎麼知道我和高廉明混在一起?”

    喬夢媛道:“剛才我們來醫院的時候,看到你們兩人鬼鬼祟祟的站在醫院門口商量著什麼,你還去了門口的小店,所以我才這麼問。”

    張揚這才知道自己真的冤枉高廉明了,他笑道:“沒啥事,我都跟你交代了,對你我從不隱瞞!”

    喬夢媛俏臉一熱,輕聲道:“用不著!”

    張揚道:“晚上一起吃飯吧,高廉明也去,常海心、丁兆勇他們都在。”

    喬夢媛搖了搖頭道:“不了,我爸讓我留在這陪陪柳阿姨。”

    張揚這才明白喬夢媛和孟傳美前來應該是喬振梁的意思,這位省委書記想得還真是周到。

    

Snap Time:2018-08-20 19:07:35  ExecTime:0.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