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八十四章初步診斷(上)


    第五百八十四章【初步診斷】(上)

    也許是顧佳彤感應到了張揚此時的思念,就在這個時候打來了電話:“你在哪兒?”她的聲音中帶著些許的幽怨,一個人在錦香河公寓等了這麼久,也沒有見到張揚過去。

    張揚道:“出了點麻煩事,陳市長突發急『性』胰腺炎,我剛把他送到醫院,正在猶豫是不是要到你那去。”

    顧佳彤輕聲道:“猶豫什麼?你知道的,我始終都在等你。”

    張揚道:“你對我真好!我心好溫暖!”

    電話那邊顧佳彤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啊,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瓊瑤。”

    張揚道:“來到省人民醫院,忽然想起咱們過去的那些事,這感情不知不覺就泛濫了。”

    顧佳彤道:“忙完了就趕緊回來吧,都幾點了!”她的語氣就像一個妻子在催促著晚歸的丈夫。

    張揚笑道:“就來!”

    顧佳彤道:“對了,你給我去旁邊巷口稍點眼鏡燒烤過來,我餓了。”

    張揚答應了一聲,他去了旁邊的巷口找到顧佳彤說的那家燒烤店,打包了一斤烤串,又要了半斤烙餅。

    錦香河公寓的管理相當嚴格,幸虧顧佳彤早就給他預備了業主卡,張大官人堂而皇之的進入了公寓,來到了門前,顧佳彤聽到門鈴響第一時間打開了房門,聞到張揚身上的味道,不禁皺了皺眉頭:“天哪,你從酒缸爬出來的?”

    張揚將帶來的烤串遞給她,笑道:“來得太急,沒顧得上清理。”

    顧佳彤指了指浴室:“趕緊去洗個澡!”

    張揚走入浴室,顧佳彤在他來之前已經將浴缸內放滿了熱水,張揚把衣服脫掉,身上沾染了不少陳浩的嘔吐物,難怪味道會這麼大。

    顧佳彤在外麵道:“那衣服你扔到洗衣桶,有空我給你洗出來,我在上海給你買了兩套衣服,回頭你剛好試試。”

    張揚一邊洗一邊笑道:“明兒再試,今晚不用穿衣服。”

    顧佳彤啐道:“又耍流氓了不是?”

    她把張揚拿來的烤串去微波爐熱了熱,等了這麼半天的確有些餓了。

    張揚洗完澡,裹上浴巾走了出來,自從去南錫主持體委工作,張大官人也借著工作的便利,一有時間就健身不輟,把前些日子在東江休養出來的一些酒膘全部清除掉,現在身體肌肉的線條更加硬朗健美。

    顧佳彤穿著白『色』浴袍坐在餐桌前吃著烙餅卷肉串,望著赤『裸』著上半身走過來的張揚,不禁笑道:“胸肌又大了!”

    張大官人樂走到她身後,雙手從她領口探身了進去,捂住她豐挺的胸膛道:“再大也不及你大。”

    顧佳彤紅著臉斥道:“一邊呆著去,我吃飯呢。”

    張揚卻不聽話,把她抱了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身上。

    顧佳彤道:“你這個樣子,我還怎麼吃東西?”

    張揚道:“就是想好好抱抱你。”

    顧佳彤溫婉一笑,把最後一口烙餅吃完,柔聲道:“大爺,乖,我去洗漱一下,再來陪你。”

    張揚道:“不行,本大爺就是要你乖乖在我懷呆著。”大手分開顧佳彤的浴袍,撫『摸』在她雪白修長的美腿之上。

    顧佳彤轉過身,雙腿分開坐在他身上,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嬌聲道:“你啊,等我一會兒不行?”

    張揚道:“你吃飽了,我還餓著呢!”

    顧佳彤感覺灼熱和堅挺抵住了自己的雙腿之間,顧佳彤伸出纖手將他的不安分的地方握住,柔聲道:“越來越不乖了!”

    張揚道:“我想你,它也很想你。”

    顧佳彤格格笑道:“你想我肯定不如它想我厲害,我能感覺到。”

    張揚張開臂膀勾住顧佳彤的膝彎將她抱了起來,顧佳彤摟住他的脖子道:“喂!討厭啦,我還有正事跟你說呢。”

    張揚道:“先辦正事,等辦完了再說。”

    等張大官人辦完他的正事兒,顧大小姐累的隻有出氣的份兒了,嬌軀軟綿綿貼在張揚的身上,渾身慵懶無力,什麼話都不願說了。

    張揚也有些累了,兩人相擁著睡去,這一夜睡得相當踏實,直到第二天張揚的手機鈴響起,他們才被吵醒。

    張揚拿起電話,電話是傅長征打來的,向他匯報陳浩的病情已經穩定,目前他們送陳浩去接受全麵體檢。張揚告訴傅長征自己中午才能過去。

    放下電話,顧佳彤也醒了,一雙美眸柔情脈脈的看著張揚,張揚伸手『摸』了『摸』她吹彈得破的俏臉,顧佳彤保養的很好,皮膚仍然如同青蔥少女,歲月沒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半點痕跡。顧佳彤道:“我年底要去美國,明健那邊麻煩你幫我多看著一些。”

    張揚笑道:“怎麼?他都這麼大人了,你對他還不放心?”

    顧佳彤道:“有點兒,雖然藍海已經上了軌道,可是我害怕他好了傷疤忘了疼,這次我離開這麼久,心有些不安。”

    張揚道:“你注定就是『操』心的命,明健都多大人了,你不能總把他當小孩子看。”

    顧佳彤不好意識的笑了笑:“可能是吧,其實明健出獄之後,表現一直都很好,藍海的業務如今他也已經全麵上手,按照現在的勢頭,用不了太久時間,業績就會超出我在公司的時候。”

    張揚道:“那就是你的問題,你總把他當成小孩子看待,總覺著他需要你的照顧。”

    顧佳彤道:“他這麼大了,還沒有成家,男人沒成家之前都是孩子。”

    張揚笑道:“這麼說,你把我也當成孩子看待了?”

    顧佳彤點了點頭,摟住張揚的脖子道:“我把你當成乖兒子看待!”

    張大官人道:“那好啊,先給我口『奶』吃!”

    “呀!”顧佳彤尖叫著跳了下去,笑著從床上逃開,張大官人正要去追,他的手機又響了,他越來越發現,手機這玩意兒在很多時候都成了自己的負累,人在官場,身不由己,官越做越大,可真正屬於自己的時間卻是越來越少。

    電話還是傅長征打來的,他語氣顯得很凝重,低聲道:“張主任,你得趕緊來醫院一趟。”

    張揚道:“怎麼了?”

    傅長征道:“剛剛送陳市長去做了ct檢查,結果不太好,在他肝上發現了一個占位。”

    張揚愣了一下,占位隻是婉轉的說法,陳浩十有八九得了腫瘤,而且惡『性』的可能很大,張揚低聲道:“這麼倒黴?”

    傅長征道:“肺上也有,醫生說是轉移了,搞不清原發灶在哪兒,陳市長的家人過會兒就趕到了,我覺著,您最好在場。”

    張揚點了點頭道:“好,好,我馬上就過去。”

    顧佳彤在一旁也聽出了個大概,她關切道:“陳浩出事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醫院全麵體檢的時候發現肝上肺上都有占位,十有八九是癌,我得馬上去一趟。”

    顧佳彤去衣櫃給他拿為他買的衣服,張揚匆匆洗漱之後,換上衣服離開了錦香河公寓。

    來到省人民醫院,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了,陳浩做完檢查被幾個人送到病房休息了,臧金堂和崔國柱兩人都熬了一夜,原本打算走了,可聽說陳浩的家人馬上就到了,於是又辛苦撐了下來,陳浩的秘書馮偉滿臉愁容,和傅長征兩人站在走廊商量著什麼。

    幾個人看到張揚過來,全都圍了上來。臧金堂一臉沉重道:“張主任,陳市長的情況不樂觀。”

    張揚已經聽傅長征說過了,點了點頭道:“最後的診斷結果還沒出來,也許情況不至於這麼糟糕。”嘴上雖然這麼說,可心已經明白這次陳浩的麻煩大了。

    馮偉哭喪著臉道:“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向陳市長說。”

    崔國柱道:“這事兒可不能跟陳市長說,你要是說了,他精神上肯定接受不了。”

    臧金堂道:“我看還是先跟他家人說,這件事咱們做不了主,應該他家人拿主意。”

    這時候一名小護士走了過來:“你們誰是陳市長的家人啊?”

    幾個人都把目光投向張揚,畢竟他是這的最高領導,張揚道:“我們都是他的同事,家人等會兒趕到。”

    小護士道:“我們梁主任要跟你們談談病人的情況,誰過來一趟?”

    張揚笑道:“我去吧!”

    馮偉也跟著張揚一起來到了外科主任辦公室。

    省人民醫院外科主任梁樹成正在哪兒閱片,看到他們進來,這才把片子放下。

    張揚道:“梁主任,您好,我們都是陳市長的下屬,目前他家人還沒趕到,有什麼話可以先對我們說嗎?”

    梁樹成點了點頭道:“根據檢查情況,已經初步斷定陳市長得了肝癌,並且發生了肺轉移,情況十分的嚴重。”

    馮偉一聽隻差眼淚沒掉下來了,陳浩對他一直都很不錯。

    張揚也覺著很麻煩,他雖然醫術高超,也曾經救治過癌症患者,可陳浩這種已經發生了轉移,屬於晚期癌症患者,就算他出手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梁樹成道:“手術治療基本上是不可能了,我們在等待全麵的檢查結果,你們做好心理準備,想想辦法,能不能勸病人接受放化療?目前這是唯一延緩他病情的方法。”

    張揚道:“梁主任,陳市長知道這件事嗎?“

    梁樹成搖了搖頭道:“你放心吧,我們考慮到病人本身的心理承受能力,不會輕率的把實際病情告訴他,這件事還是盡快通知他的家人,他的家人有知情權。”

    張揚歎了口氣道:“肝癌肺轉移?怎麼會這麼突然呢?”

    梁樹成道:“病人本身就是個乙肝患者,我詢問過病史,他得乙肝已經二十年了,還有膽囊結石,這種身體狀況,喝酒還這麼凶,不是玩命嗎?做市長的難道都是這個樣子嗎?”

    張揚道:“工作需要,身不由己啊!”

    梁樹成心說喝酒跟工作有關係嗎?可他也知道眼前的這幫人都是南錫的頭麵人物,他自然不會出言得罪,向張揚道:“你們放心,院領導專門叮囑我們要重視陳市長的事情,診斷治療方麵我們會集中最強的力量,提供最先進的診療手段,可是病人的情緒方麵需要你們幫忙配合,隻有他的情緒不出問題,我們的後續治療才好進行。”

    張揚賠著笑道:“梁主任多多費心。”

    從梁樹成的辦公室出來,看到陳浩的家人已經趕到了,他老婆馬紅娟,姐姐陳鳳蘭,外甥石勝利都來了,陳浩的一對兒女都在外地上大學,他老婆並沒有通知他們過來。

    馬紅娟和馮偉最為熟悉,撲上去抓住馮偉的手,還沒說話呢,眼睛已經紅了:“小馮,你說,你快說,我們家老陳到底是什麼病?”

    馮偉覺著難以開口,他求助的望向張揚,張揚也知道這種話並不適合自己對馬紅娟說,他轉身走了。

    石勝利跟了過去,他對張揚佩服得很,上次幫著張揚把段金龍從海天踢了出去,覺著和張揚的關係也近乎了許多,也敢在張揚麵前說兩句話了,他低聲道:“張主任,有什麼話,你不方便說,對我說吧!”

    張揚轉身看了看石勝利,這小子現在也是滿臉的愁雲,他對這個舅舅一向都很尊敬,關心也是由衷的。張揚道:“醫生說是肝癌肺轉移。”

    石勝利還算有些良心聽到張揚說出病情,淚水就吧嗒吧嗒落下來了,感情上接受不了。

    

Snap Time:2018-04-19 21:18:03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