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八十章拉你上船(下)


    第五百八十章【拉你上船】(下)

    海天食物中毒事件雖然得以順利解決,可是因此而引起的波瀾並沒有就此平息,南錫市常委會上,宣傳部長梁鬆提出要加強服務行業監督的重要『性』。

    常務副市長陳浩也深表認同,他指出隨著省運會的臨近,南錫必須要有一個一流的服務環境迎接八方來賓,服務行業是南錫的窗口,這一窗口的潔淨程度會直接影響到南錫市的城市形象。

    與會常委紛紛表達了自己的意見,對南錫服務行業的現狀都表示出一定的不滿。

    市委書記徐光然道:“一個城市的服務環境,和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關,大家提出了這麼多的意見,由此可見,改善南錫市的軟環境迫在眉睫,我們要在省運會召開之際,讓各方賓客看到一個文明的南錫,一個熱情的南錫,我提議在全市範圍內進行一場軟環境的治理,徹底清除黃賭毒現象,為南錫服務業樹立起一個新的行業標準。”

    紀委書記李培源道:“南錫市的軟環境是該好好治理一下了,城市的建設隻是留給別人第一眼的印象,無論城市建設的多漂亮,規劃的多整齊,可並不代表著你城市的文明程度就能夠達到同樣的高度,經濟建設的同時也要抓好精神文明建設,隻有兩方麵齊頭並進,才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現代化。”

    組織部長何英培笑道:“改善城市軟環境並不容易,過去我們也搞了很多次,卻是收效甚微,真正想做好這件事,就必須讓文明這兩個字深入人心,就必須讓每一位市民建立起以城市為家,以城市為榮的觀念,讓他們都有主人翁的思想,這樣才能夠徹底改善我們的軟環境,口號喊得再響,標語貼得再多,都不如給他們在心理上建立起南錫就是我家的理念。”

    徐光然讚道:“好,這次治理軟環境的主題就叫,我愛南錫,我愛我家!”

    全體常委一致讚成。

    徐光然轉向宣傳部長梁鬆道:“老梁,這次治理城市軟環境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梁鬆笑道:“我本來就是負責宣傳工作的,責無旁貸。”

    說完了這件事,徐光然的話題來到了老體育場地塊上,這件事已經拖了很長時間,陳浩私下也向他提出過幾次,想要把體育場的拍賣權要過去,由此可以看出陳浩已經漸漸進入了自己的角『色』,他開始投入到體育工作中去。

    徐光然道:“新體育中心的工程進度總體上很正常,預計可以在計劃的工期內全部完工,等到新體育中心建成之後,我們的老體育場包括體委在內的地塊就已經失去了原有的作用,根據我們多方討論,以及城市規劃部門的建議,這塊土地最合適的用途應該是商業開發,之前也有不少投資商對這一地塊表現出濃厚的興趣,我也征求了一些同誌的意見,認為這一地塊最好還是進行公開競拍,力求讓這塊土地的價值最大化,也隻有這樣才能體現我們『政府』的公開公正,才能保證不讓投資商和老百姓說閑話。”

    陳浩聽到這鬆了口氣,徐光然終於聽從他的意見,把老體育場地塊拿出來公開競拍。

    徐光然又道:“這塊土地過去屬於體育用地,拍賣所得的款項,一部分歸市財政所有,一部分用於體育事業,主要就是用於咱們即將召開的省運會,分配的比例,我個人認為,百分之三十的部分劃撥給體育事業比較合理,大家怎麼看?”

    陳浩有些失望,此前他提出的是百分之五十歸體委,可徐光然又打了折扣,看來體育在徐光然的心始終不怎麼重要,他要用大部分的資金去保證深水港的建設。陳浩本想提意見,可遇到徐光然意味深長的眼神,他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這個時候徐光然應該不想聽到不同的意見。

    其他常委對這件事多數都不怎麼了解,一直以來都知道星月集團想用五千萬的價格拿下體育場地塊,隻要公開拍賣,這塊地應該不止這個數目,多數常委認為徐光然的提議還是比較合理的,畢竟競拍這種方式還是最為公平的。

    會議結束之後,徐光然專門把陳浩留了下來,他能夠看出陳浩有些失望,微笑道:“是不是覺著有些失望啊?”

    陳浩道:“本來以為我們能夠得到百分之五十的。”

    徐光然笑了起來:“這塊地的起拍價會定在一個億,也就是說,你們已經有三千萬打底了,拍賣的價格越高,你們得到的資金就越多,沒什麼好失望的,市的財政狀況你也應該知道,省運會雖然重要,可是這種項目畢竟還是要一切從簡,市的財政支出重點還是要放在深水港工程上。”

    陳浩心說你過去跟我說省運會比深水港重要,現在又這樣說,根本是前後不一啊。

    徐光然拍了拍陳浩的肩膀道:“安心抓好省運會的工作,趁著這個大好機會,證明一下自己的工作能力。”

    陳浩點了點頭,心中卻有些不舒服。

    徐光然又道:“剛剛收到上頭的消息,下周文副總理要去嵐山開發區視察,雖然行程中沒有南錫,我們也要搞好各方麵的工作,千萬不要出問題。”

    南錫市體委來了一位新成員,常海心從嵐山調動到了這,張揚當時也隻是隨口說說,沒想到這件事竟然變成了現實,常海心來到張揚的辦公室向他報到的時候,俏臉之上寫滿了喜悅。

    張大官人也很高興,一雙眼睛在常海心的身上來回打量著。

    常海心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喂!張主任,我第一天來報到,你就讓我這麼站著啊?”

    張揚樂道:“坐,我隻顧著高興,把這茬兒給忘了。”

    常海心在他對麵坐下,很正式的咳嗽了一聲:“張主任,你打算安排我幹什麼工作啊?”

    張揚道:“你是想來做一番事業呢,還是來混混日子呢?”

    常海心白了他一眼道:“什麼話?我當然是過來認認真真工作。”

    張揚道:“你現在是科級吧?”

    常海心點了點頭,笑道:“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麼好命,年輕輕的已經是副處級幹部了。”

    張大官人沾沾自喜的糾正道:“正處,已經下文了!”得意忘形的樣子,讓人看到了忍不住想啐他一臉。

    常海心道:“那可得恭喜你了,這麼高興的事兒怎麼不見你請客啊?”

    張揚微笑道:“沒啥可高興的,本來就是應該的事情,我升了正處,肯定又要遭到不少的非議,所以我得保持低調。”

    常海心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還知道低調啊!”

    張揚壓低聲音道:“該說的我說,不該說的打死我都不說。”

    常海心看到他曖昧的表情,馬上明白這廝在暗示什麼,俏臉宛如火燒一樣紅了起來,她開始後悔了,自己怎麼就鬼使神差的往這邊調,這不是等於把自己送到狼窩來了嗎?

    張揚看到常海心嬌羞難耐的神情,真是食指大動,恨不能一口把她吞下去,不過這廝還是有黨『性』原則的,知道現在是在工作單位,該正襟危坐的時候,一定要正襟危坐,當官啊,真他媽的虛偽。張揚都覺著自己虛偽,虛偽透了。

    常海心忸怩道:“你還沒說到底給我安排什麼工作。”

    張揚道:“主任助理你看怎麼樣?”過去主任助理是蕭苕敏,現在蕭苕敏已經被張揚派去省運會組委會新體育中心現場辦公處擔任主任,事實上主任助理的工作都是傅長征在擔任。

    常海心反問道:“合適嗎?你一正處級幹部,就敢配女助理,你不怕別人說閑話啊?”她現在才開始考慮這個問題,現在她和張揚弄到了一起工作,以後會不會有人就此說閑話。

    張揚道:“那就先到宣傳科當科長,你看怎麼樣?”

    常海心正準備點頭呢。

    房門被敲響了,得到應允後,傅長征從外麵走了進來,他手拿著一摞文件給張揚簽字。

    張揚道:“這都是什麼?”

    傅長征道:“這是咱們成立信息中心的計劃書,省運會召開在即,需要成立一個信息中心,這是新興的東西,需要購入大量的微機,並搜集大量數據,還是您上次提起的。”

    張揚一拍自己的後腦勺:“我怎麼就給忘了呢?”這件事還是喬夢媛來南錫的時候給他提起的建議,當今的時代是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組織一場如此規模的省運會,單靠傳統工作是不行的,需要進行信息化處理,這樣可以減少大量的人力物力,她建議張揚做一些這方麵的了解,隻有這樣才能夠跟得上時代。

    張揚聽喬夢媛說完就把這件事交給了傅長征,正應了一句話,領導動動嘴,下屬跑斷腿,傅長征多方收集了許多資料,這才起草了這份成立信息中心的計劃書,不過這方麵並非是他的專長,所以他的這份計劃書也不完善,傅長征道:“我查閱了很多資料,可是國內關於這方麵的東西實在太少,現代化信息也不是我本來的專業,所以這份計劃書可能是漏洞百出,張主任,您還是找專家看看。”

    常海心道:“給我看看!”

    張揚把計劃書遞給了她。

    傅長征很有眼『色』,他禮貌道:“張主任,沒事我就先走了。”

    張揚點了點頭,又想起把常海心介紹給他:“小傅,這位是我們新來的同事常海心!”

    常海心向傅長征笑了笑。

    傅長征笑道:“希望以後大家合作愉快。”他識相的退了出去。

    常海心繼續看那份計劃書。

    張揚忍不住問道:“怎麼樣?”

    常海心給了四個字的評價:“漏洞百出!”她笑著將那份計劃書放在桌上:“看來傅長征對信息方麵是個外行,這樣吧,這份計劃書就交給我來做。”

    張揚笑道:“好啊,我準備成立體委信息中心,幹脆你就負責組建信息中心,擔任信息中心主任,正科級待遇怎麼樣?”

    常海心愉快的點了點頭道:“也好,我不擅長和人打交道,和電腦打交道更舒服一些。”

    張大官人跟了一句:“和電腦打交道永遠不如和人打交道舒服。”

    常海心俏臉又紅了,抓起那份計劃書向張揚的臉上摔了過去,張大官人樂一低頭躲了過去,低聲道:“毆打領導,你膽子不小!”

    常海心道:“你要是敢欺負我,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兩人本來是談工作,可談著談著就成了打情罵俏。

    此時樓下響起汽車喇叭的聲音,常海心道:“我哥來了!”

    張揚跟著走了出去,看到常海龍的奧迪車就停在樓下院子,常海龍一身深藍『色』西服筆挺,頭發梳的油光滑亮,樂向張揚招了招手。

    張揚道:“我說哥們,這是工作單位,下次別在我院子摁喇叭。”

    常海心也道:“就是,你也不注意點影響。”

    常海龍笑道:“下不為例,下不為例!”他的裝飾公司已經入駐新體育中心工地,同步進行園林景觀的工程,所以最近常海龍已經常駐南錫。

    

Snap Time:2018-08-17 13:14:34  ExecTime: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