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九章逼狗入窮巷(上)


    第五百七十九章【『逼』狗入窮巷】(上)

    主治醫生過來和石仲見麵,向石仲道:“石書記,幸虧搶救及時,他們八個人應該都沒什麼事情,隻要住院觀察24小時候就可以出院了。”

    石仲聽說兒子沒事方才鬆了口氣,內心鎮定之後,馬上想起這件事來得蹊蹺,好好的怎麼會食物中毒呢?石仲問道:“醫生,能夠查出他們是怎麼中毒的嗎?”

    醫生道:“應該和他們中午進食有關係,我剛才問過病人,他們中午吃的喝的全都是海天大酒店提供的,具體的中毒原因還需要從海天查起。”

    陳鳳蘭帶著哭腔道:“早就跟你說過外麵的東西不幹淨,不要整天在外麵吃飯,現在好了,吃出問題來了。”

    石仲皺了皺眉頭,走出門外,他向跟在身邊的秘書道:“海天那邊有什麼消息?”

    秘書低聲道:“石書記,馮區長已經讓人查封了海天,這次的責任沒有查清之前不允許他們開業。”

    石仲從鼻息發出一聲冷哼:“開業?”

    秘書從他的這句話中馬上覺察到了他的意思,看來這次海天十有八九要完了,石仲嘴上不說什麼,可心底對這個兒子回護的很,這次海天隻怕要無法翻身了。

    段金龍和鍾海燕一起匆匆趕到了醫院,鍾海燕手捧著一束鮮花,他們兩人都很驚慌,畢竟海天代表著他們共同的利益,今天石勝利的事情根本就是意料之外的,區對海天會采取什麼措施,段金龍已經不敢去想,他隻祈求石勝利這幫人平安無事,不然的話,他真的要被打落地獄,永世不得翻身了。

    看到站在急診室外的石仲,段金龍猶豫了一下,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過去,恭敬叫了一聲:“石書記!”

    石仲看都不向他看上一眼,抽出一支香煙點燃。

    看到石仲不搭理自己,段金龍灰溜溜退了下去,他和鍾海燕一起走進了急診室,來到石勝利麵前,鍾海燕將那束花想放在床頭,卻被陳鳳蘭抓起那束花給扔到了地上。

    鍾海燕窘得滿臉通紅。

    段金龍道:“石夫人,您放心,一切的治療費用由我來承擔。”

    陳鳳蘭紅著眼睛道:“滾!你給我滾出去,承擔?這些孩子受得罪吃得苦你能承擔得起嗎?以後他們要是落下什麼後遺症,你能承擔得起嗎?”

    段金龍心中這個鬱悶,麻痹的,你傷心,你委屈,我他媽委屈找誰去訴說?你兒子就是一無賴,整天在我店白吃白喝白玩,現在他吃出『毛』病了,什麼帳都算在我身上了,我他媽倒黴不倒黴?

    鍾海燕牽了牽段金龍的衣袖,兩人灰溜溜退了出去。

    出門的時候迎麵又遇到了常務副市長陳浩,石勝利是他親外甥,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他當然要過來探望。段金龍一連吃了幾次癟,這次不敢再主動和陳浩打招呼了,可他不說話,陳浩也不能饒了他,指著段金龍道:“段金龍,你怎麼回事啊?海天三天兩頭的出事,你們這些酒店管理者拿消費者的生命當兒戲嗎?我告訴你,你要承擔刑事責任的。”

    段金龍頭垂得更低,看起來就像一隻蝦米,他恨不能狠狠給自己兩個耳光,消費者?石勝利個狗日的在我海天消費一分錢了嗎?每次我都把他當爺一樣的供著,陪著小心,生怕那一點做得不到得罪了他,可就這樣,終究還是落到了這個下場,我段金龍得罪誰了?老天怎麼盡把我往絕路趕?

    段金龍上了車,一屁股坐在了副駕上,他連開車的力氣都沒有了。

    鍾海燕的臉『色』也很難看,『摸』出一盒香煙,自己點了一支,又抽出一支遞給段金龍,兩人誰也沒說話,就坐在車默不吭聲的抽著煙。

    一支煙抽完,鍾海燕的情緒才穩定了一些,她掏出手機道:“我在二院有幾個熟人,我先打聽打聽他們的情況。”

    段金龍傻了一樣的看著窗外,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鍾海燕給相熟的醫生打了個電話,問完之後,掛上電話,向段金龍道:“還好,他們八個都沒有生命危險。”

    段金龍道:“沒有生命危險?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的眼神顯得有些呆滯。

    鍾海燕道:“說是食物中毒,具體情況還沒查出來。”

    段金龍道:“咱們的飯菜應該沒有問題,中午這麼多人吃飯,為什麼偏偏隻有他們出問題?”他這會兒總算冷靜了一些,發現這其中疑點很多。

    鍾海燕道:“段總,這件事我看很難辦。”

    段金龍再度沉默了下去,他也知道,就算其中有貓膩,他也得認,石仲是天匯區區委書記,海天在天匯區的地盤上,這次得罪了石仲,意味著海天很可能要完了。

    鍾海燕有些同情的看了段金龍一眼:“先回去再說。”

    他們驅車來到海天門前,已經守候在大門外的媒體記者紛紛湧了上來,段金龍被眼前的陣勢嚇住了,他真的沒想到這件事會引起這麼多的媒體關注,鍾海燕想逃,卻被幾名記者圍堵住:“鍾小姐,請問你對今天中午發生的顧客食物中毒事件怎麼看?”

    鍾海燕緊閉嘴唇堅持不說話。

    段金龍也落入記者的圍堵之中,有記者對著他不停的拍照,有人道:“段總,請問你們海天作為南錫最早的五星級大酒店發生了食物中毒事件,你想對公眾說什麼?”

    段金龍想推開那名記者,又有話筒遞了過來:“段總,聽說海天涉嫌提供『色』情服務,不知這件事可否屬實!”

    段金龍忽然發瘋一樣衝了上去,一拳砸在那名記者的臉上,那記者捂著鼻子就蹲了下去,手指縫中流出紅『色』的鮮血,身後傳來鍾海燕的尖叫聲,現場一片混『亂』。

    張德放坐在沙發上,靜靜看著電視新聞上的畫麵,畫麵上段金龍失去了理智,他搶奪記者的照相機狠狠摔在了地麵上,衝著鏡頭聲嘶力竭的吼叫著:“拍你媽!”

    鍾海燕洗完澡,穿著浴袍來到張德放身邊,身上帶著一股好聞的茉莉花清香味兒。她向電視畫麵上瞟了一眼,歎了一口氣道:“你是沒看到下午的場麵,幾十名記者呼啦一下全都圍上來了,問什麼的都有,全都是針對海天不利的言論,段金龍發火失去理智也很正常。”

    張德放低聲道:“不正常!”

    鍾海燕有些詫異的看著張德放。

    張德放道:“這麼多的媒體記者全都去海天采訪,幾乎南錫市的主要媒體都出動了,誰有這樣的能力?”

    鍾海燕倒吸了一口冷氣:“你是說……宣傳部長梁鬆?”

    張德放點了點頭道:“一定是他,他因為梁月玲的事情恨上了段金龍,這次海天出事,他要趁著這個機會火上澆油,想把海天置於死地。”

    鍾海燕道:“那可怎麼辦?海天豈不是要完了?”

    張德放道:“天匯區區長馮國明已經下令查封了海天,現在媒體鋪天蓋地全都是對海天不利的消息,想要扭轉局麵已經沒有任何的可能。”

    鍾海燕道:“可是海天的飯菜應該沒有問題,我們對飯菜的質量一直都抓得很緊,怎麼可能出現食物中毒的事情?”

    張德放道:“石勝利是個什麼人物?一個二世祖,一個無賴而已,他什麼事情幹不出來?”

    鍾海燕道:“我們沒得罪他,每次都是好酒好菜的供著他,連他去桑拿部玩小姐,都沒找他要過一分錢,他為什麼要害海天?”

    張德放道:“我沒有證據,你們也拿不出證據,石勝利有沒有故意陷害海天,誰也不知道。我隻是有些懷疑,張揚和這件事有關。”

    “張揚?怎麼可能?”

    張德放道:“他早就放話出來,要把段金龍趕出海天,關芷晴的事情就已經埋下仇恨,這次香港明星的集體買春事件更讓他惱火,他和梁鬆之間沒有發生矛盾,十有八九是因為他們看出了段金龍的目的,所以他們就想出辦法來對付海天,石勝利隻是其中的一個棋子而已。”

    鍾海燕道:“可現在怎麼辦?如果一切真的是他們做的,海天怎麼辦?”

    張德放低聲道:“海天完了,我們必須要放手,段金龍如果還有理智的話,他也應該馬上放手。”

    鍾海燕有些不甘心道:“我們付出了這麼多的心血,好不容易才把海天經營到今天的局麵,難道就這麼白白讓給別人?”

    張德放道:“食物中毒的事情一定會被媒體進行無限的擴大,天匯區方麵也不會放過海天,段金龍如今已經四麵楚歌,他要是不放手,隻能是死路一條。”

    段金龍坐在車內,靜靜望著海天的招牌,白天還熱鬧非凡的停車場,如今已經變得空無一人,海天的大門上掛著停業整頓的招牌,段金龍想要去拿煙,卻發現一盒香煙已經被他抽了個精光,他將空空的煙盒捏扁,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來到酒店旁邊的煙酒批發部,掏出一張百元大鈔:“來盒軟中華!”

    小店老板認出了他,有些詫異道:“段總,還沒回去啊。”

    段金龍點了點頭,沒說話。

    小店老板憂心忡忡道:“怎麼好好的就停業整頓了?什麼時候才能恢複營業啊?”他關心海天不是毫無原因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平時的生計全靠海天撐著呢。海天一關門,他也就沒有了主要的生意來源。

    段金龍仍然沒說話,點燃一支香煙走了出去,走出門外,一陣冷風吹來,他裹緊了衣服,望著漆黑的夜空,他的世界似乎都變成了漆黑的顏『色』。

    段金龍站在酒店的停車場內,一邊抽煙一邊看著夜『色』中的海天,似乎在考慮著什麼,可是腦子卻『亂』糟糟一團,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這幾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從香港明星集體買春到石勝利食物中毒,一件接一件的事件發生在海天,讓他根本沒有喘息的機會。下午那幫記者的圍攻讓他看到了輿論力量的強大,他不是傻子,明白究竟是什麼引起的後果,這是因為他得罪了市委宣傳部長梁鬆,現在段金龍終於意識到自己壞在了張德放手,他根本就不該把梁月玲送到派出所,更不該舉報她賣『淫』,張德放給他出了一個餿主意,想利用這種方法挑起梁鬆和張揚之間的矛盾,可是他們的計劃顯然落空了。梁鬆非但沒有對付張揚,反而將這筆帳全都算在了自己的頭上,段金龍覺著自己很蠢,他被張德放設計了。

    石勝利食物中毒事件把他徹底『逼』到了絕境,下午區委書記石仲對他的態度他都看到了,常務副市長陳浩還威脅他要追究他的刑事責任,這件事讓他得罪了南錫這麼多的實權人物,想要翻身幾乎沒有任何可能。段金龍現在考慮到的是責任,海天完了。

    段金龍強迫自己接受這個事實,他在夜風中站了整整兩個小時,這才回到車撥通了鍾海燕的電話,不等鍾海燕吭聲,他就低聲道:“我想和張局說兩句話。”

    鍾海燕猶豫了一下,她向身邊的張德放看了一眼。捂住電話,小聲道:“他想找你!”

    張德放的唇角浮現出一絲冷笑,他伸手接過電話:“段總,這麼晚了,找我有事嗎?”他和鍾海燕之間的關係沒必要避諱段金龍,段金龍對此一清二楚。

    段金龍低聲道:“張局,你把我害得好慘啊!”

    張德放皺了皺眉頭,冷冷道:“段總,你什麼意思?”

    段金龍道:“海天是我的心血,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它完了,你幫我一次,你幫我一次!”

    張德放道:“早就告訴你說話做事要小心,可你偏偏不聽,現在弄到這種地步,你是咎由自取!”說完張德放就掛上了電話。

    段金龍聽到聽筒中嘟嘟嘟的忙音,他宛如一頭暴怒的獅子,衝著電話吼叫道:“張德放,我『操』你十八代祖宗!”

    

Snap Time:2018-07-18 09:23:48  ExecTime:0.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