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八章秋後算賬(上)


    第五百七十八章【秋後算賬】(上)

    張揚瞅準時機小聲提醒時維道:“別得意忘形,你這叫盲目崇拜,小心被人騙!”

    時維瞪了他一眼:“要你多管!”

    一旁喬鵬舉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向張揚道:“人家小郭都不急,你急什麼?皇帝不急太監急。”

    梁成龍跟著哈哈大笑起來,喬夢媛也不禁莞爾。

    張大官人這個尷尬,一張老臉也泛出了些許的紅意,這喬鵬舉說話也太沒遮沒攔了,張大官人自我解嘲道:“我這不是關心朋友嗎?”

    喬夢媛微笑道:“沒事的,時維又不是小孩子,夢想和現實她分得清楚,小郭,你別往心去啊。”

    郭誌江笑了笑,他其實也看不慣時維追星的樣子,可心不舒服,卻不敢說,害怕招來時維的白眼。

    喬鵬舉對席若琳顯然有些興趣,很快就把注意力集中到席若琳的身上,微笑道:“席小姐真人比電影上還要漂亮,我是你的影『迷』,過去經常看你主演的影片。”

    席若琳淺淺一笑,她一貫驕傲,可是她已經知道喬鵬舉是誰,眼前這位高大魁梧的男子不僅是平海省委書記喬振梁的大兒子,更是國內政壇元老級人物喬老的孫子,驕傲也是相對的,要分清對象,對不如自己的人盡可以表現出自己的驕傲,可是麵對喬鵬舉這樣的人物,如果濫用驕傲,那就是愚蠢的,那就是有眼無珠,席若琳很優雅的回應道:“謝謝喬先生的關注,其實電影中表現的都是我們美好的一麵,光環都是觀眾給我們的,我們的生活其實和你們也一樣,很普通。”

    喬鵬舉微笑道:“席小姐真是低調啊!”

    席若琳不好意識的笑了笑,顯得很矜持。

    酒宴開始之後,大家共同幹了幾杯酒,很快就聚成了一個一個的圈子,這麼多人一起吃飯,想讓所有人都談論一個話題顯然是不可能的,張揚每人喝了兩杯之後,和喬鵬舉、梁成龍、常海龍湊到了一處。

    喬鵬舉道:“張揚,我和何先生已經見過麵了。他答應由我出麵競標並開發體育場的地塊,投資方麵他來負責。”

    張揚在此之前已經聽何長安透『露』過這件事,他笑道:“這件事目前還沒有定論,我已經和陳市長說過,讓他去向市要來地塊的拍賣權,估計還得經過常委會討論,估計還得有不少程序要走,具體競拍還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

    梁成龍歎了一口氣道:“咱們中國幹什麼事都麻煩,明明用腳趾頭都能想明白的事情,非得要走這麼多的程序,效率這麼低下,還談什麼改革開放,全速發展?”

    常海龍道:“建國以來就是走程序,走著走著就走習慣了。”

    梁成龍道:“我不管這塊地什麼時候拍,反正你們要是開發這塊地,工程得包給我來幹。”

    張揚笑道:“喲,你賴上我了。”

    梁成龍道:“我現在是發現了,你就是我命中的貴人,以後你走到哪兒,我生意做到哪兒,你做多大的官,我做多大的生意。”

    常海龍道:“裝修設計的事情得交給我。”

    喬鵬舉哈哈笑道:“你們這幫人可真是,官商勾結,赤『裸』『裸』的官商勾結。”

    梁成龍振振有辭道:“舉賢不避親,有道是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我們要是對自己的實力沒信心我們也不敢這麼說話。”

    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喬夢媛開口了:“你們這麼說可不對,張揚是『政府』官員,做任何事首先考慮到的應該是國家利益,還要考慮到老百姓的看法,你們作為朋友就不應該讓他這樣做,你們說得振振有辭,可實際上就是『逼』著他犯錯誤,真要是朋友的話,你們就不該利用這層關係,更應該堂堂正正的去競爭,用實力說話,讓別人說不出什麼來。”

    幾個人相互看著,梁成龍來了一句:“鵬舉,你們家妹子怎麼胳膊肘向外拐啊?”

    喬鵬舉嘿嘿笑了一聲:“有些道理,有些道理。”

    喬夢媛臉兒有些發燒,自己看到這幫損友都在把張揚往壞拐,終於還是沒忍住,站出來幫張揚說話,可這樣一來等於暴『露』了自己對張揚的關心。

    常海龍道:“女孩子都是這樣,天生外向,外向啊!”

    這些高官子弟全都是人精兒,看破不說破。

    張揚端起酒杯道:“我覺著夢媛說得對,來來來,我挨個敬你們兩杯!”

    當晚宴會結束之後,張揚把所有人的住宿安排好,本想叫著喬鵬舉、梁成龍、常海龍幾個人一起出去繼續喝點,可喬鵬舉偷偷溜出去和席若琳一起泡吧了,常海龍陪著薛燕和常海心去逛夜市,隻剩下梁成龍一個人。

    梁成龍憤憤然道:“全都是些重『色』輕友的家夥。”

    張大官人其實也想重『色』輕友來著,隻可惜喬夢媛早早的回房休息,連聊天的機會都沒有,常海心跟著她二哥一起逛街,當著這麼多人,也不合適跟他單獨說話。

    張揚道:“走吧,咱倆再喝點!”

    梁成龍吸了吸鼻子:“哪兒來得燒烤味兒,挺香!”

    張揚指了指體委後麵:“小巷子有家西北人燒烤,挺不錯的,走,我請你嚐嚐。”

    兩人走向後門,通過體委花園的時候,看到時維和郭誌江一起拎著網球拍,去體育場網球訓練館打網球了,這兩人倒是好興致。

    張揚和梁成龍來到後巷的西北人燒烤,叫了一斤肉串,一箱啤酒,就在路邊坐了,燒烤爐架上,梁成龍將肉串兒攤開,很熟練的烤起來。

    張揚道:“熟練工種啊。”

    梁成龍道:“清紅喜歡吃這口兒,我們過去經常戶外燒烤。”提起林清紅,梁成龍不由得有些感傷,曾經有一度他也開始鬆動,準備離婚算了,總不能這樣永遠冷戰下去,可是隨著兩人分開的時間久了,他發現自己對林清紅的感情卻是越來越深,梁成龍道:“我挺想她的。”

    張揚拿起一根肉串兒,吃了一口,端起麵前的啤酒杯一仰脖灌了下去:“想她就去找她,大老爺們別弄得跟個娘兒們似的,有什麼好怕?”

    梁成龍反問道:“你別說我,你和楚嫣然怎麼樣?”

    張大官人頓時無語,梁成龍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也一口喝幹了:“哥們,你說咱們是不是都挺賤的?別人對你好的時候你不知道珍惜,現在人家傷心了,不理咱們了,咱們又上趕著想追人家?”

    張揚道:“你他媽有病啊,大晚上的盡提不開心的事兒。”

    梁成龍笑道:“不提,不提,那咱們說點別的,我聽說海天昨晚出事了!”

    張揚有些詫異的看了梁成龍一眼:“你怎麼知道?”

    梁成龍道:“這天下就沒有不透風的牆,海天是公共場所,客人這麼多,有什麼風吹草動,消息很快就傳出來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這件事差點讓我栽了一個大跟頭。”他把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向梁成龍說了一遍。

    梁成龍聽完眉頭緊鎖道:“段金龍膽子這麼大?他竟然敢把梁鬆的侄女送到派出所?”

    張揚道:“這小子在我背後做了不少的小動作,這次我不能饒了他,非得讓他從海天滾蛋不可。”

    梁成龍道:“海天的『色』情服務在南錫很有名,這麼長時間,他段金龍這麼玩,憑的是什麼?”

    張揚道:“憑什麼?”

    梁成龍吃了口肉串道:“你別跟我裝糊塗,其實你心比誰都明白,段金龍這麼搞還沒出事,沒有背景可能嗎?因為他和公安局長張德放搭上了關係,別人涉黃,公安接到舉報馬上就去查,海天涉黃,舉報的人多了去了,可你見到誰去查了?就算有人查,他們事先也能得到消息,警察到來之前一切都安排的妥妥當當,絕對不會被抓住漏洞。”

    張揚道:“你對海天的事情很清楚啊。”

    梁成龍道:“張德放這個人我不喜歡,他心太貪,段金龍肯定給了他不少的好處,海天桑拿部現在的小姐就有二百多號,海天的大堂經理鍾海燕是張德放的情『婦』,這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張揚道:“我聽說過一些。”

    梁成龍提醒他道:“你想動海天,就是要損害張德放的利益,這件事你得考慮清楚,張德放這個人很有一套的,過去在保和縣當公安局副局長的時候,就是出了名的黑,後來調到東江稍有收斂。到南錫之後,規矩過一段時間,現在……嘿嘿……”梁成龍利用冷笑做出了評價。

    

Snap Time:2018-08-15 20:45:55  ExecTime: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