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六章弄假成真(下)


    第五百七十六章【弄假成真】(下)

    梁鬆充滿狐疑道:“你要娶小玲?”

    丘子鍵重重點了點頭道:“是!我想娶她,我沒有撒謊,我現在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心的,如果我撒謊,讓我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梁鬆聽得心煩意『亂』擺了擺手道:“行了行了,都什麼啊這是。”

    丘子鍵心中隻有他的打算,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他不做出點承諾,梁鬆肯定不會放過自己,隻要自己騙過梁鬆,能夠回到香港,以後誰也不怕了。丘子鍵看到梁鬆的表情似乎還在懷疑,他心一橫,看來不下點猛『藥』這一關是過不去了。丘子鍵道:“梁部長,你要是還不相信我,我現在就和小玲訂婚。”

    張大官人在一旁看著,他一向見慣了場麵,可這種場麵卻是第一次見到,張揚當然能夠看出丘子鍵是虛情假意,這廝提出訂婚也隻是為了脫身。

    丘子鍵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聽到門外傳來哭聲,幸福的哭聲,梁月玲不知什麼時候來到門外了,她是害怕叔叔為難丘子鍵,並不是有心偷聽,可剛巧聽到了丘子鍵的這番深情表白,梁月玲推開房門就衝了進來:“子鍵!”

    丘子鍵深情道:“小玲!”

    兩人又抱在一塊了。

    梁鬆和張揚都看傻眼了,張揚心中暗歎,麻痹的,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丘子鍵啊丘子鍵,人不要臉則無敵,我算是領教到你的無恥了。梁月玲精神不正常,你玩了人家,現在還這麼騙人家,於心何忍啊,梁鬆要告你強『奸』,一點都不冤。

    梁鬆道:“丘子鍵,你真的願意娶小玲?”

    丘子鍵連連點頭。

    梁月玲幸福的一塌糊塗,這傻丫頭看電視看『迷』了,丘子鍵就是她的夢中情人,為了丘子鍵她什麼都願意,要不然昨晚也不會趕到海天去獻身。

    梁鬆的嫂子在一旁拚命搖頭,她雖然沒什麼見識,也能看出丘子鍵是假的,人家不可能喜歡自己的閨女。

    梁鬆道:“那好,你們倆現在就去領證,我給民政局打一招呼。”

    丘子鍵愣了,他根本沒想到梁鬆能來這一手,他本來想用訂婚取信於梁家,隻要能脫身前往香港,他再也不會回來。可梁鬆也不是那麼好騙的,你會演戲,老子在官場上混了這麼多年,連你這點伎倆都看不出來嗎?梁鬆也想得很透,看侄女這個樣子,十有八九是心甘情願跟人家上床的,雖然她精神有『毛』病,可這件事真正告到法庭上去,也不一定能把丘子鍵治罪,而且事情鬧大了,他們老梁家的臉可丟大了,你丘子鍵跟我虛情假意,我給你來個將計就計,我沒要求你娶我侄女,你巴巴的往上湊,我不推你一把,都枉費了你這麼多的心機。梁鬆還有個考慮,領到結婚證,這就是事實,他們倆之間的事情自然不會有人笑話,你丘子鍵想離婚,得拿出一半家產給我侄女。

    丘子鍵戲演得好,可是論到心機,他差梁鬆不知有多少條街,他是好演員,可隨便挑出一個政客都不比他的演技差,這下丘子鍵終於知道什麼叫作繭自縛了。

    張揚一旁看著,差點沒笑出聲來,薑是老的辣,梁鬆這一軍將的夠狠,丘子鍵要是答應,梁鬆肯定放他一馬,如果丘子鍵反悔,隻怕他沒那麼容易離開南錫。

    丘子鍵道:“叔叔!”這廝的心態也算一流了,這種情況下仍然保持著鎮定:“我和小玲是真心相愛的,我想先訂婚,畢竟我的事業剛剛起步,如果讓影『迷』們知道我結婚了,我的事業就完了。”

    梁鬆道:“你不用擔心,你跟小玲領證的事情我們不會聲張。你幹你的事業,小玲在你背後當個賢內助就行,我看她這麼喜歡你,不介意為你付出的。”

    梁月玲喜孜孜的點了點頭。

    丘子鍵騎虎難下了,他腦筋一轉,點了點頭道:“好,明天我們就去注冊。”

    梁鬆道:“何必等明天,今天就領證!”

    丘子鍵道:“可今天是周日。”

    梁鬆道:“周日怎麼了?我一個電話,讓民政部門給你們開個綠『色』通道。”

    丘子鍵徹底沒轍了,梁鬆老『奸』巨猾,把他所有的退路都給他封死了,他暗罵自己嘴賤,幹嘛要提出娶梁月玲,自己這不是犯賤嗎?梁月玲神經不正常,自己還有大好的前途,不可以斷送在她身上。可是如果不娶梁月玲,梁鬆勢必不會善罷甘休,別說強『奸』罪,就算是誘『奸』,自己的星途也完了。

    梁鬆冷冷道:“怎麼?你不願意?”

    丘子鍵短時內迅速權衡了一下利弊,終於咬牙做出了決定:“願意,我願意,叔叔,你看著安排吧!”

    梁月玲激動的眼淚嘩嘩的,可畢竟還是沒忘記矜持:“子鍵,太突然了,你……你還沒問過我意見呢。”

    丘子鍵心說問你麻痹,你願意,我他媽不願意,可形勢『逼』人,不願意也不行啊。他握住梁月玲的手,深情款款道:“小玲,你願意嫁給我嗎?願意做我身後的女人嗎?”

    梁月玲拚命的點頭。

    梁鬆已經到一旁去打電話,回來的時候,向丘子鍵道:“走吧,我帶你們過去辦結婚證。”

    丘子鍵真是欲哭無淚,他低聲道:“我有話想跟張主任說。”

    梁鬆點點頭,他拉起侄女的手道:“我們在外麵等你。”

    梁鬆叔侄倆走後,丘子鍵哭喪著臉向張揚道:“張主任,你救救我,你救救我!”

    張揚愛莫能助的搖了搖頭,這事情他真不好『插』手,梁鬆也不是好惹的,丘子鍵現在被他抓住了把柄,這廝為了脫身剛才信口開河,張揚道:“你這麼大人不知道禍從口出的道理嗎?話是你說的,說出來就得負責人,其實你也沒吃虧,梁月玲長得不錯,又有個當官的叔叔,你便宜占大了,白得了一個黃花大閨女,別裝委屈了。”

    丘子鍵真是打落門牙往肚咽,心說屁的黃花大閨女,她壓根就不是,可這種話無論如何也不能『亂』說了。領證就領證吧,隻要能不去坐牢,隻要能把眼前這場危機平安度過,他認倒黴了。

    丘子鍵又道:“張主任,我跟梁月玲領證的事情你跟誰都別說,按照公司規定,藝人結婚這麼大的事必須要經過公司允許的。”

    張揚對他的事情本來就沒多大的興趣,看到這件事終於能夠和平解決,他也放心了。

    離開醫院,卻看到梁鬆在樓下沒走,張揚有些詫異道:“梁部長,您沒去啊?”

    梁鬆搖了搖頭道:“他們結婚,我跟著去幹什麼?”

    張揚笑道:“您不怕你的侄女婿跑了?”

    梁鬆道:“他敢,我讓兩名警察押著他呢,趕跑,我就直接把他送上法院。”

    張揚笑了起來,心中暗道丘子鍵也真夠倒黴的,遇上了梁鬆這號人物,有他受得了。

    梁鬆道:“我這侄女精神有些問題,他丘子鍵以為我看不出來,想用訂婚來糊弄我,一個香港二流明星而已。”

    張揚道:“其實硬把他們湊合在一起,以後也未必會幸福。”

    梁鬆道:“至少有了婚姻,至少能讓小玲幸福一陣子,他想離婚也沒那麼容易。”

    張揚心中明白,梁鬆這麼做還有保存顏麵的目的,他在南錫畢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果他侄女就這麼白讓丘子鍵給玩了,以後還不知有多少人看他的笑話。既然丘子鍵不知死活的往槍口上撞,他樂得順水推舟,政客的老辣在梁鬆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體現。

    梁鬆道:“今天我態度不好,張揚,你千萬別往心去。”

    張揚笑道:“哪能呢,這事擱誰身上也不好受,不過現在好了,壞事變好事。”

    梁鬆道:“等喝喜酒的時候一定請你。”

    張揚笑著點頭答應,最頭疼的事情終於解決了,可對張揚來說這件事還沒完,他向梁鬆道:“梁部長,我剛才已經核實過,往派出所報案,舉報梁小姐的是海天董事長段金龍。”

    梁鬆兩道眉『毛』凝結在一起,他也在琢磨這件事,究竟是誰這麼大膽子竟然敢舉報自己的侄女賣『淫』?張揚這麼一說等於證實了是段金龍在背後搗鬼。

    張揚將自己和段金龍的恩怨由來說了一遍,尤其說明了段金龍挑起自己和石勝利矛盾的一段,梁鬆聽到這已經有些明白了,這件事鬧成現在的局麵,段金龍肯定起到了幕後推手的作用,他想把矛盾全都轉嫁到張揚身上所以才把梁月玲送到了派出所,舉報她賣『淫』,這樣一來就能利用這件事打擊張揚,事情的發展也的確如此,如果不是出現了意外轉折,自己必然和張揚勢同水火,一個生意人居然這麼大的膽子,梁鬆冷冷道:“他段金龍是不想幹了!”

    張揚道:“我看他也是不想幹了,等明星對抗賽結束,我就找他算賬。”

    梁鬆道:“算我一份!”

    張揚笑眯眯點了點頭。

    王準就算再有能量,一天之內也不可能給張揚湊齊一隻明星足球隊,不過這次他明顯用心了許多,利用他的人脈請來了劉德政和席若琳這一對帝後級人物,還把香港目前紅的發紫的歌星鄒德龍請來了,前麵兩個人能來是因為王準是他們的恩師,又剛巧都在上海拍戲,鄒德龍願意來因為王準答應今年會為他量身打造一部電影。

    王準苦著臉對張揚道:“我隻有這麼大本事了,他們三個今天中午就能趕到,其他人我叫不來了。”

    張揚一聽這三個名字就知道來得這三位全都是一線明星,王準的確出力了,看來不給他一些壓力就不行。張揚笑道:“就這麼湊合吧,反正你那幫二流明星也沒走,讓他們上場踢球,那三個一線負責表演。”

    王準心說這還叫湊合啊,為了你的事情我把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他還關心著丘子鍵的事情,從香港請來的律師中午也會抵達,王準已經做好了打官司的準備。他低聲道:“丘子鍵的事情怎麼說?”

    張揚道:“他啊!沒事了!”

    王準聽張揚這麼說,有點不相信:“沒事了?真的沒事了?”

    張揚笑道:“我騙你幹什麼?估計這會兒已經和梁月玲領結婚證了。”

    王準目瞪口呆道:“什麼?”這消息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張揚道:“我也吃驚,梁家要告他,丘子鍵這小子臉皮夠厚,頭腦也夠靈活,當場表示願意娶梁月玲為妻,梁月玲也願意,既然兩情相悅,別人也不好反對。”

    王準道:“真領證了?”

    張揚再次肯定道:“領了,這件事你別抖出去,丘子鍵害怕這件事會影響到他的星途。”

    王準這會兒總算相信這是事實,想不到這件事峰回路轉,最後竟然有了一個這樣匪夷所思的結局,不過好在這件事總算解決了,丘子鍵領證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以後可以離婚,不過為了前途著想是得做好保密工作,王準原本打算力捧丘子鍵的,也不想自己的心血白費,不過紙包不住火,這件事隻怕沒那麼容易瞞住公眾。

    

Snap Time:2018-07-23 23:47:05  ExecTime:0.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