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五章暴走(上)


    第五百七十五章【暴走】(上)

    段金龍聽完張德放的轉述,馬上就激動地叫了起來:“憑什麼?我段金龍辛辛苦苦經營了這麼久,海天才有這樣的局麵,我憑什麼要讓給他?他想讓我走,沒門,我要告他,告他以權謀私仗勢欺人。”

    張德放白了段金龍一眼,冷冷道:“你這種人根本不值得同情,明明知道張揚不好惹,你幹嘛挑唆石勝利去調戲關芷晴?”

    “我沒有……”段金龍有氣無力的分辯道。

    張德放道:“你有沒有,咱們心都有數,我就納悶呢,當時張揚為什麼要讓你拿出三十萬,原來他早就知道你在背後搗鬼,你以為石勝利是個狠角『色』,能夠整一下張揚,幫你出一口惡氣,你隻怕不知道吧,石勝利事後乖乖跑到張揚的辦公室給他下跪。”

    段金龍也聽說過這件事,不過他一直認為都是坊間傳言,可信的程度很低,這次張德放親口說了出來,證明了這件事的真實『性』,段金龍打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氣,其實從他掏三十萬開始他就後悔了,圖一時之快,三十萬真金白銀就這麼稀糊塗的沒了,他當時倒是抱著破財免災的想法,可現在才發現,財破了,災還沒有過去,張揚早就搞清楚怎麼回事了,給他記著這筆帳呢。段金龍道:“張局,今晚的事情不怪我,他根本就是在借題發揮!”

    張德放道:“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你自己的『毛』病自己不清楚?”

    段金龍道:“是那幫二流明星太惡劣了,叫了服務為什麼不給錢?”

    張德放怒道:“你還有臉說,我早就提醒過你,收斂一些,收斂一些,你一直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有你這麼搞得嗎?好好的一座五星級大酒店被你搞成了『色』情場所。”

    段金龍不說話了,垂頭喪氣的歎了口氣。

    張德放道:“既然知道那些香港明星住在那,為什麼不避開他們,非得搞得這麼麻煩?”

    段金龍道:“現在生意不好做,我也沒辦法,張局,你也清楚,我掙錢不容易,方方麵麵都需要照顧到。”

    張德放聽到段金龍的這句話不由得有些火了,麻痹的,什麼東西?你在威脅我嗎?

    段金龍道:“張局,這次你得幫我,張揚他不止是想出氣,他想要海天,我辛辛苦苦經營才有了今天的局麵,我說什麼都不能給他。”

    張德放道:“張揚這個人可沒那麼好說話。”

    段金龍道:“他再厲害也不過是個體委主任,更何況他說海天提供『色』情服務,根本就沒有證據。”

    張德放道:“你最好別讓人家抓住證據。”

    段金龍聽出張德放這句話已經有了回旋的餘地,低聲道:“您放心,我已經讓他們把人全都打發走了,最近一段時間不會有什麼紕漏。”

    張德放掏出煙盒,段金龍慌忙湊上來打著火機幫他點上。

    張德放抽了口煙,吐出一團濃重的煙霧,向後靠在沙發上,半夜被折騰過來,此時的確有些疲倦了,張德放道:“老段,跳樓的那個女人你知道是誰嗎?”

    段金龍搖了搖頭,他隻知道那女人不是自己酒店的。

    張德放道:“剛剛查明了她的身份,她是咱們市宣傳部長梁鬆的侄女梁月玲,神經有些『毛』病,看電視『迷』上了那個丘子鍵,聽說丘子鍵隨著明星足球隊同來,所以過來找他簽名,禁不住他的甜言蜜語,竟然跟他上了床。”

    段金龍瞪大了雙眼,他真不知道這件事,低聲道:“你是說丘子鍵把梁部長的親侄女給睡了?”

    張德放笑道:“可不是嘛!”

    段金龍道:“這豈不是更麻煩了,梁部長是市常委,他要是知道了這件事肯定會追究啊。”想到這一層他越發的不安了。

    張德放道:“我記得過去頭疼的時候,掐虎口可以減輕,事實上並沒有減輕,隻是疼痛轉移。”

    段金龍有些明白了,張德放是在教他轉移目標呢,他低聲道:“可這件事張揚出去對我也沒有好處。”

    張德放笑道:“睡梁月玲的又不是你,丘子鍵也不是你請來的,梁部長按理說不會把怒火發泄在你的頭上。”

    段金龍仔細琢磨了一下,張德放的建議真的很高明,你張揚說我海天有『色』情服務,可是你沒抓住我的證據,梁月玲和丘子鍵上床卻是被人抓了個正著,這麼多人都看到了,這件事鬧大了,難堪的也是體委,我們海天至多承擔管理不善的責任。想到這他點了點頭:“怎麼辦?”

    張德放道:“還要我教你嗎?”

    鍾海燕疲憊的躺在張德放的懷,嬌滴滴道:“我就要累死了,早知道就不接這批香港客人,搞得筋疲力盡,麻煩不斷。”

    張德放笑眯眯摟住鍾海燕的肩頭,將她向自己的懷拉近了一些,低聲道:“那女人呢?”

    鍾海燕道:“段金龍堅持把她送到派出所了,你說他是不是有『毛』病啊,明知是梁部長的侄女還這麼做。”

    張德放道:“看來他是想和張揚幹上了。”

    鍾海燕摟住張德放的脖子,低聲道:“你跟我說實話,今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張德放道:“張揚『逼』段金龍交出海天,我本來想幫他們兩人說和,可沒談攏,看來我的麵子不夠大。”

    鍾海燕吃驚道:“張揚想要海天?他胃口真是不小,段金龍辛苦經營這麼久才有如今的規模,他肯定是不願割愛的了。”

    張德放道:“所以段金龍打算拚個魚死網破,他要把梁月玲的事情鬧大。”

    鍾海燕道:“他這麼鬧下去,恐怕真的要把海天交出來了。”

    張德放微笑道:“交出來豈不是更好。”

    鍾海燕一雙明眸眨了眨,頓時明白了張德放的意思,小聲道:“我可沒有那麼大的胃口,吃不下!”

    張德放笑道:“連我都吃得下,還有什麼吃不下的?”

    “死鬼,胡說什麼……嗯嗯……”

    市委宣傳部長梁鬆這個夜晚過得很不好,半夜的時候他嫂子打電話過來,說侄女梁月玲被派出所抓去了,說是涉嫌賣『淫』,嫂子一邊說一邊在電話哭,梁鬆的大哥在壯年的時候就過世了,梁鬆一直都很疼這個侄女,偏偏這個侄女的精神又有些『毛』病,可梁月玲長得挺漂亮,不犯病的時候也像個大家閨秀,尤其是對梁鬆這個叔叔孝順的很,梁鬆去年生病的時候,侄女在床頭不眠不休的照顧他,比他的親生子女還要孝順,梁鬆是怎麼都不會相信侄女會去賣『淫』的。

    這些年來有他的照顧嫂子和侄女一直生活的很安定,都有安穩的工作,收入頗豐,侄女就算不上班,工資一樣不少,這都是梁鬆的能力使然,聽說這件事之後,梁鬆的第一感覺就是震驚,然後就是憤怒。他一個電話打給了張德放,為什麼打給張德放,因為梁鬆雖然是市委宣傳部長,可下麵的人未必認識他,他要讓張德放發話放人。

    張德放裝得很詫異,馬上答應這就去派出所和梁鬆會和。

    張德放來到和平派出所的時候,已經看到梁鬆的車停在那,他推開警車的車門慌慌張張走了下去:“梁部長,怎麼回事啊?”

    梁鬆怒道:“你問我,我還問你呢?張德放,我告訴你,今晚我侄女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找你算賬。”

    張德放看到梁鬆火了,心中暗樂,心說你找我算賬?幹我屁事,這件事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要算賬你去找那個香港明星,你去找張揚啊。可嘴上卻不敢流『露』出一絲一毫的得意,小心翼翼的陪著梁鬆進了派出所。

    走進派出所內就聽到梁月玲的哭聲,梁月玲今晚被刺激到了,隻是哭,派出所的警員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這會兒局長張德放、宣傳部長梁鬆一起趕到了。

    梁鬆看到侄女這番模樣當時就火了,指著派出所所長的鼻子就罵:“你他媽還想不想幹?想屈打成招嗎?”

    派出所所長不認識他,被他罵的有些惱火:“我說這位同誌,我們沒打她,你說話要考慮後果啊!”

    梁鬆氣得怒吼道:“張德放,把他給我撤了,麻痹的,你看你領的這幫手下,都是什麼東西?”

    張德放賠著笑,狠狠瞪了那名派出所所長一眼,這下派出所所長明白了,敢情人家是個大人物,連局長都敢罵。

    梁鬆看到侄女神誌不清隻知道哭,眼圈都紅了,抱著侄女,咬牙切齒道:“到底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

    派出所所長這才小心翼翼道:“是這樣的,這位梁月玲小姐,今晚在海天大酒店和一位香港客人發生了關係,有人舉報她涉嫌賣『淫』,所以……”

    “放你媽的屁,我侄女怎麼可能賣『淫』?你敢侮辱她的清白,信不信我告你!”梁鬆氣得就要失去理智了,忍不住破口大罵。

    張德放慌忙勸梁鬆冷靜,低聲道:“梁部長,我看還是先把她送到醫院檢查一下,她好像精神有些問題。”

    梁鬆紅著眼睛盯住張德放道:“張德放,你現在就把那個欺負我侄女的香港人給我抓過來,我侄女精神一直都不正常,我現在帶她去醫院檢查,要是真的被人侵犯過,我要告他強『奸』,你現在就去給我抓人!”

    張德放心說好嘛,今天有熱鬧可瞧了,梁部長發威了。

    一幫香港明星被王準臭罵了一頓,不過當晚他們也沒離開海天大酒店,這麼晚了想走也沒法走,誰也不想在南錫呆了,什麼明星足球賽,現在就是給他們錢他們也不踢了。

    最害怕的要數丘子鍵了,在他看來和女影『迷』上床本來沒什麼,可今晚差點玩出了人命,幸虧張揚及時出現把那女人一把拉回來了,現在想想都後怕,要是那女人真死了,他就算滿身是嘴都說不清了。

    丘子鍵在房間內輾轉反側,他打算天一亮就離開南錫,不管其他人,說什麼他也不在這兒呆了。正在哪兒胡思『亂』想的時候,房門被重重敲響了。

    丘子鍵嚇得一骨碌從床上坐起來了:“誰……”

    “公安!”

    丘子鍵聽到公安兩個字嚇得渾身上下沒了力氣,連床都下不了了,外麵看到始終不開門,警察一腳就把房門給踹開了,燈光大亮,四名威嚴的人民警察出現在丘子鍵的麵前,正中濃眉大眼的家夥大聲道:“帶走!”

    丘子鍵被他們從床上抓起來,擰轉雙手,把手銬給銬上了,丘子鍵這才反應過來,大聲哀號道:“幹嘛抓我?幹嘛抓我?”

    “你他媽還有臉問,你涉嫌強『奸』『婦』女,現在跟我們回去調查!”幾名警察將床上的被單,還有丘子鍵換下來的內衣褲一並帶走,這都是證據。

    丘子鍵慘叫著被拖了出去,聲音這麼大,那群港星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看熱鬧,今晚發生的事情明顯把這幫人都嚇住了,誰也不敢。麻煩真正來臨的時候,大家都是明哲保身,誰也不想主動招惹麻煩。

    王準拉開一條門縫從麵向外麵張望著,看到丘子鍵被人押走,一邊走一邊哭號著:“我沒強『奸』她,我們是自願上床,我們是自願的……”

    一名警察抽出警棍照著丘子鍵的屁股就來了一下:“自願個屁,那女的精神不正常,你不知道啊!”

    王準看到丘子鍵的慘狀,忍不住緊緊閉上了眼睛,他暗叫完了,這件事傳到香港肯定要成為各大周刊的頭條新聞了。

    

Snap Time:2018-04-23 04:25:17  ExecTime:0.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