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四章夜驚魂(下)


    第五百七十四章【夜驚魂】(下)

    段金龍對目前的形勢做了全麵的分析,香港明星隊是張揚請來的,海天負責招待,可是並沒有說要給這些人提供『色』情服務,這件事暴『露』之後,已經將海天存在『色』情服務的事實浮出水麵,這對他相當的不利,可嫖娼的一方是這幫香港明星,如果事情鬧大,體委的顏麵不好看,甚至南錫市的形象也會受到影響,市如果追究這件事,身為體委主任的張揚肯定要承擔責任,所以段金龍認為今晚自己掌握著主動權,張揚不敢鬧。

    來到段金龍的辦公室,張揚在沙發上坐下,冷冷看著段金龍,他倒要看看這廝有什麼話說。

    段金龍裝出怒不可遏的樣子:“張主任,我們海天開業這麼久從來沒出過這樣的事情,要是傳出去,我們海天的聲譽要受到多大的影響,我們要蒙受多大的損失?”

    張揚沒說話,他倒要看看段金龍想說什麼。

    段金龍道:“我們為了支持南錫的體育事業,這次拿出了三十五萬,我們沒想過得到回報,可是這種事情也太讓人生氣了,張主任,您請得都是些什麼人啊。”

    張揚道:“段總是在找我興師問罪,認為今晚的事情全都是我的責任?”

    段金龍道:“這些香港明星都是你們體委請來的啊!”他不敢直接說是張揚的責任,這句話等於是婉轉的指出,不是你的責任難道是我的責任,你不弄這幫香港二流明星過來,怎麼會出這麼多的麻煩事?

    張揚道:“『色』情服務什麼時候合法了?誰允許你們海天搞這種事情的?”

    段金龍理直氣壯道:“哪兒有『色』情服務?我已經了解過情況,那些女人根本就不是我們海天的,全都是那幫香港明星的影『迷』。”這是段金龍事先想好的一個借口,反正那些賣『淫』女都已經趁『亂』逃走了,他來此之前已經讓桑拿部的小姐全都走人,抓不到人,他怎樣說都可以。

    張揚這才發現段金龍的狡詐,他笑了一聲道:“段金龍,你敢做不敢認,行!那咱們就把這件事徹底抖出來,看看誰要為此埋單。”

    段金龍想不到張揚如此硬氣,大有跟他拚著魚死網破的意思,段金龍可不敢拚,他是生意人,這件事要是抖出去,他海天的聲譽必然一落千丈,以後在南錫還怎麼混,想到這他馬上換了一副麵孔,滿臉堆笑:“張主任,你看這事兒鬧騰的,還好,沒出人命。”

    張揚冷笑了一聲,沒說話。

    段金龍咽了口唾沫道:“其實這種事情真要是鬧大了,對誰都沒好處,我看還是盡量控製影響,不要把這件事傳出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段金龍主動開始讓步,他認為張揚也不想把這件事鬧大。

    張揚道:“段總的提議真是不錯。”

    段金龍以為他同意了,微笑道:“張主任放心,善後的事情我來做,一定做到萬無一失。”

    張揚道:“有句話我想問你,當初石勝利調戲關芷晴的事情是不是你主使的?”

    段金龍愣了,他想不到張揚突然問起了這件事,他本以為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如果不是心有鬼,他這次也不會痛痛快快拿出三十萬來讚助明星足球對抗賽。段金龍當然不會承認,他故作糊塗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張揚道:“給我裝糊塗?段金龍!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以為石勝利是個蠢材,所以就利用他挑起我和他之間的矛盾,想讓我們鬧得兩敗俱傷,隻可惜石勝利隻是一個慫貨,他不但向我認錯,而且把你供出來了。”

    段金龍額頭上滿是冷汗,被別人拆穿陰謀的滋味也不好受。他仍然嘴硬道:“張主任,你這不是誣賴我嗎?我段金龍從來都是堂堂正正做人,這種事情我根本不可能去做。你怎麼就相信石勝利的一麵之詞,怎麼就知道他是不是在誣陷我?”

    張揚道:“是不是誣陷你,你自己最清楚,平白無故的我會讓你讚助這次明星足球賽?”

    段金龍內心中一陣慌『亂』,原來張揚早就知道了他在背後挑唆,一直都沒有跟他算這筆帳,今天終於撕破臉皮,看來他要和自己老賬新賬一起算了。

    段金龍下定決心,這件事打死都不能承認,他攤開雙手道:“張主任,你硬要賴在我身上我也沒有辦法,那件事已經過去了,咱們改天把石勝利叫來當麵說清楚,今晚的事情怎麼說?”

    張揚笑道:“今晚的事情?你阻止容留『婦』女賣『淫』,單單是這一項罪夠不夠封你的海天?”

    段金龍怒道:“張主任,都說是影『迷』了,跟我們酒店沒有關係,如果不是你弄這幫香港明星過來,根本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張揚道:“你當我傻子,那幫女人什麼貨『色』我看不出來?現在反倒把事情賴到我身上了,你膽子不小啊!”

    段金龍道:“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你拿出證據,你說我容留『婦』女賣『淫』,你拿出證據!”

    張揚道:“段金龍,我給你一個機會,自己從海天滾蛋,你要是不走,我讓你連南錫都呆不住。”

    張揚的這番話說得囂張至極,段金龍聽在耳朵,心頭火噌地就冒升出來了,他對張揚一再忍讓,可是這並沒有獲得對方的諒解,張揚反而表現的越發咄咄『逼』人,段金龍重重拍了拍桌子道:“張揚,你別覺著自己是個處級幹部就仗勢欺人,南錫還輪不到你說了算,我開門做生意得罪你了?你三番五次的跟我作對,以為我好欺負啊?”

    張揚淡然笑道:“段金龍,本來我還真沒打算欺負你,因為你不值得,可你非要惹我,是你自己找死,你怨誰?”

    段金龍道:“你愛怎麼著就怎麼著,想讓我走,除非你殺了我。”

    張揚道:“殺了你?你配嗎?看來你海天不想再做生意了,有種你就留下,信不信賠死你?”

    段金龍怒視張揚,他搖了搖頭道:“我還偏不信這個理兒。”

    張德放也親自來到了海天,是鍾海燕通知他的,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張德放馬上就意識到很麻煩,必須要去海天一趟,爭取控製住事態,如果這件事鬧大了,海天肯定麻煩,如果海天麻煩了,他也就有麻煩了。

    張德放剛剛來到段金龍的辦公室前,就聽到了麵的爭吵聲,他聽到了張揚的狠話,也聽到了段金龍不服氣的喊。張德放推開房門走了進去,他咧開嘴笑道:“幹什麼,這是?大半夜的火氣怎麼都這麼大?”

    段金龍看到他來了,歎了口氣,不再說話。

    張德放來到張揚身邊拍了拍他的肩頭道:“老弟,你可給我惹了大麻煩了。”

    張揚微笑道:“張局,是不是有人報警啊,您親自出警了。”

    張德放聽出他話的嘲諷意味,笑了笑道:“又沒死人,又沒什麼犯罪,我這次來是為了說和,不是為了出警。”

    張揚道:“說和?為我和他嗎?”

    張德放道:“張揚,你是我的小老弟,老段是我的好朋友,我真不希望看到你們鬧得那麼僵,有什麼事情不能說開?都給我一個麵子,今天這件事大家都別再提了。”

    張揚道:“張局,不是我不給你麵子,這位段老板在我背後玩小動作,你應該了解我,我最恨的就是背後玩弄陰謀詭計的。”

    段金龍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想搞我,哪有那麼多的理由?”

    張德放道:“老段,你去休息,我和張主任單獨談談。”

    段金龍對張德放倒是言聽計從,他起身走了,把辦公室留給張德放和張揚兩人。

    張德放起身來到段金龍剛才的位置坐下,望著張揚歎了口氣道:“老弟,今晚的事情要是鬧大了對你有什麼好處?”

    張揚道:“張局,你這麼晚過來是想站在我這邊呢還是想站在段金龍的那一邊?”

    張德放愣了一下,張揚的這句話中充滿了最後通牒的意思,自從來到南錫之後,他發現張揚變得越來越強勢了,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漸行漸遠,每次他稱呼張揚老弟的時候,心中卻清楚的知道他們的那種陌生,而張揚早已開始叫他張局。張德放為海天出頭是迫不得已的事情,他得過段金龍不少的好處,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張德放笑道:“我哪邊都不占,都是我朋友,我兩不相幫,我過來隻是就是論事,張揚,事情是那幫香港明星惹出來的,他們利用女影『迷』的追星心態,哄那幫女影『迷』上床,這件事和海天的經營無關。”

    “女影『迷』?”張揚冷笑了起來:“誰說是女影『迷』?張局,你敢說今晚那些女人全都是女影『迷』?不是海天容留的賣『淫』女?”

    張德放故意板起麵孔道:“張揚,話可不能『亂』說,海天是五星級大酒店,很規矩的。”

    張揚道:“規矩不規矩,咱們心都明白,明人不說暗話,我對段金龍不爽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上次關芷晴來這吃飯,他挑唆石勝利,說關芷晴是三陪女,讓石勝利去調戲關芷晴,製造我和他之間的矛盾,所以我才找他要了三十萬的讚助,這筆帳我原本打算晚一點再跟他算,可這狗日的今晚又給我弄了這一出,那女人幸虧沒死,要是死了,倒黴的人不隻要有多少,我知道你和他關係很好,心很想護著他。”

    張德放被張揚點破,笑得很尷尬,心中暗罵段金龍,真是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張揚什麼人?你段金龍惹得起嗎?竟然挑唆石勝利和張揚作對,這不是自己找死嗎?張德放道:“老弟,我和他再怎麼樣也比不上咱們兩人的友情。”

    張揚點了點頭道:“段金龍必須得走,讓他把海天交出來,這件事我從此不再追究,如果他堅持不交,別怪我不給你麵子。”

    張德放內心一沉,他沒想到張揚竟然看中了海天,不但如此還要把段金龍從海天趕走,根本是要趕盡殺絕啊,海天不但有段金龍的利益,也和張德放的利益有著密切的關係,現在張揚想要染指這,張德放想起就是肉疼,他笑著勸道:“老弟,事情千萬別做絕了,段金龍好不容易才把海天經營到現在的規模,你讓他把海天讓出來,就等於斷了他的財路,這樣不好吧。要不我讓他再拿出點錢來,作為今晚的補償,你看怎麼樣?”

    張揚搖了搖頭道:“張局,海天在外麵什麼口碑,你應該比我還清楚,藏汙納垢,經營混『亂』,我不知道段金龍和你什麼關係,可是這種人渣根本就不配在這繼續經營下去,我讓人查過海天的情況,這棟大樓他隻是承租,還有五年合約,我讓他提前走,等於給了他一條後路,如果他繼續留在這,我敢保證,會讓他賠得血本無歸。”

    張德放道:“老弟啊老弟,這件事我做不了主,要不我和他商量商量。”

    張揚道:“我這人的耐心一向不好,我給他三天時間,如果他不給我一個明確的答複,就別怪我不再給他機會。”

    

Snap Time:2018-01-17 03:46:55  ExecTime: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