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四章夜驚魂(上)


    第五百七十四章【夜驚魂】(上)

    睡到半夜的時候,外麵激烈的爭吵聲把張揚給驚醒了,走廊有個尖利的女聲叫道:“你他媽變態的,想弄出人命啊!”然後走道又發出吵鬧的聲音,然後傳來廝打的聲音,女子的尖叫和哭聲。

    張揚穿上衣服,走出門去,傅長征也醒了,拉開房門,外麵的聲音變得越發清晰。

    聽到一個女人哭號著叫道:“我報警,告你們這幫流氓,變態!”

    “你敢報警,首先抓的就是你!”

    張揚走了出去,看到1212的門口站著兩個男子,其中一名男子還赤『裸』著上身,一名衣著暴『露』的女子蹲在那,痛苦的捂著胸口,看來是被打了,她抽抽噎噎道:“你們兩個人搞我一個,還不願給錢。”

    赤『裸』上身的那名男子,上前在那女子身上踢了一腳:“趕緊滾蛋,知道我們是誰?我們都是南錫市『政府』請來的貴賓,我們的一切費用都由市埋單,找我們要錢?不想要命了!”

    另外一個懶洋洋道:“你去找南錫體委要吧,我們的一切費用都是他們承擔。”

    走廊內燈光雖然昏暗,可張揚還是認出那兩名男子都是香港明星足球隊的,張大官人心頭的怒火噌!地一下就冒升了出來,麻痹的,都他媽什麼人,二流明星,下流作風,把他們請來是友誼賽的,這幫孫子居然跑到這嫖娼來了,嫖娼不給錢,居然還說要南錫市體委埋單,這他媽不是抹黑南錫體委光輝形象嗎?

    張揚大步走了過去,傅長征感覺到有些不妙,慌忙跟上張揚的腳步,低聲道:“別衝動,這件事不好辦……”

    張大官人哪聽得進他的話,走到前方揚起手就給了那名赤『裸』上身的男子一個狠狠地耳光,打得那廝一個踉蹌坐倒在地上,另外那名明星也愣了,誰想到這半路上突然殺出了一個程咬金,張揚指著他的鼻子就罵道:“混賬東西,我們南錫的城市形象就任由你們抹黑嗎?”抬起腳,又把這貨踹了個屁墩。

    蹲在地上的女人看到情況不妙,轉身就跑,錢也顧不上要了。

    半夜三更的,稍微有點動靜滿層樓就聽到了,有人陸續從房內出來,看到己方有人被打,幾名香港演員都衝上來找張揚理論。

    王準出來的時候,張揚已經被五六名香港演員圍在中心,他們紛紛指責道:“你怎麼打人呢?有這麼對待客人的嗎?我們不踢了。”“對,不踢了,反正也不給錢!”

    張揚怒道:“全他媽給我滾蛋,你們這幫孫子我還不伺候呢。”

    王準穿著睡衣來到張揚身邊:“怎麼回事兒?”

    張揚是真火了,瞪著眼睛衝著王準吼道:“這幫東西居然公開嫖『妓』,我讓你們來是打比賽的,不是讓你們給南錫抹黑的。”

    王準也覺著這件事有些尷尬,咳嗽了一聲,拉著張揚的手臂到一邊,低聲道:“張主任,別鬧大,這事千萬別鬧大,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兩廂情願的事情,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隻當沒看見。”

    張揚怒道:“你說得輕巧,你看看這幫人幹得都是什麼事。”

    說話的時候,又有幾個女人從房間內衣冠不整的逃了出來。

    張大官人這個火啊,王準看著眼前的狀況,苦笑道:“一個巴掌拍不響,海天要是沒這種服務,他們也不會鬧出這種事。”

    此時海天的經理鍾海燕也趕到了,她知道怎麼回事之後,臉『色』都變了,越是害怕出事越是鬧出了事情,這些風塵女怎麼溜到這來的?

    張揚臉『色』鐵青道:“鍾海燕,你給我解釋!”

    鍾海燕咬了咬嘴唇,她看了看四周,幾名保安早就不知道去哪睡覺了,她千防萬防,就是沒想到防備這幫風塵女,今天這件事想蓋都蓋不住,她愣了好一會兒,方才想出了一個理由:“桑拿部是對外承包的,跟我們海天沒有關係。”

    張揚道:“沒有關係?好,我不信這件事弄不清楚!”

    鍾海燕看到張揚震怒的表情,打心底感到害怕,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在她的心頭,今天這件事隻怕麻煩了,她嚐試說服張揚,低聲勸道:“張主任,今天的事情關係到香港明星足球隊,這件事隻要傳出去,隻怕會影響到咱們南錫的聲譽,我看還是暫時不要聲張,不要把事情鬧大,上麵要是追究下來,對誰都沒有好處。”

    王準也走過來奉勸張揚道:“張主任,這種事情鬧出去總是不好的,我看就這樣算了吧,回頭我找他們算賬,讓他們明天好好表現行嗎?”

    張揚雖然很惱火,他也不得不考慮這件事捅出去的後果,香港明星足球隊畢竟是他請來的,明天比賽就要舉行,今晚鬧出了這種醜聞,傳出去不但香港方麵丟人,連體委,連南錫市都要被卷入這場醜聞之中,張揚的內心猶豫著。

    鍾海燕近乎乞求道:“張主任,給我們一個機會好不好。”

    張揚的內心稍有鬆動,正準備說話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一聲慘叫。

    所有人都愣了,這聲慘叫是從1216房間內傳來的,那間房是香港明星丘子鍵住的地方,可那聲慘叫卻明顯是一個女人。

    張揚第一個衝了過去,抬腳就把丘子鍵的房門給踹開了。

    看到丘子鍵披著睡衣滿臉驚恐的站在那,他的窗戶大開著,窗前還放著一雙女人的鞋子。

    張揚還沒弄明白發生了什麼,就聽到樓下有人叫道:“救命啊,有人跳樓了,有人跳樓了!”

    丘子鍵嚇得話都說不清了:“我……我沒怎麼著她……是她自己跳樓的……”

    張揚聽到有人跳樓,嗡!地一下腦袋就大了,麻痹的,怕什麼來什麼,這幫家夥可真是能惹麻煩,十二樓跳下去,肯定沒命了,今天這件事徹底完了,搞不好自己都得跟著承擔責任。張揚顧不上多想,探頭向外麵望去,他的頭剛剛探出窗口,就聽到下麵一個女人聲嘶力竭的尖叫道:“救命!救命!”

    丘子鍵聽到叫聲,也跟著把頭伸出去了,原來那女人從十二樓失足落下去不假,驚慌失措之中竟然抓住了九樓尺許寬度的平台邊緣,這也算不幸之萬幸。

    張揚擔心她力量耗盡,不敢有任何拖延,從窗口爬了出去,看準了那女人所在的位置,鬆開雙手,身體垂直下墜。

    丘子鍵和那幫趕來的圍觀者看到張揚也跳了下去,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呼,可隨即就看到張揚穩穩抓住了平台邊緣。

    張揚抓住那女人的手臂,大聲道:“等他們打開窗戶,我扔你上去。”

    那女人被嚇得魂飛魄散隻知道尖叫,張揚被叫得心煩,怒吼道:“閉嘴!”那女人被他一嚇,果然不再尖叫,可眼淚卻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沒過多久,九樓臨窗的住客就把窗戶給打開了,張揚單手攀住平台邊緣,另外一隻手將那女人托起,那女人死命抓住平台邊緣就是不願放鬆。

    張揚罵道:“你醒醒,我救你來了!”

    那女人隻是一味地搖頭。

    這時候鍾海燕和一幫人也趕到了臨場的房間內,弄了條繩子垂落下來,張揚抓住繩子在那女人身上打了個結,將她拴好了,大聲道:“你抓住繩子,他們拖你上去。”

    那女人這會兒清醒了一些,雙手抓住繩子,上麵的人一起動手,把她拖了上去。

    張大官人仰頭望去,卻發現那女人隻穿著一個大衣,麵光溜溜的竟然沒穿衣服,張大官人暗叫晦氣。他隨後爬了上去,傅長征向他伸出手,張揚搖了搖頭,自己攀著窗戶來到了室內。

    那女人獲救之後,神智又『迷』糊了,她隻是哭。

    張揚向鍾海燕道:“鍾海燕,今晚的事你打算怎麼辦?”

    鍾海燕看著那個女人,她並不認識,有些吃驚道:“她不是我們店的。”她說完生怕張揚不相信,又重複道:“她真不是我們店的。”

    那女人裹著大衣躲在牆角顯得十分可憐,張揚擺了擺手,示意男士全都出去。

    王準也嚇得不行,剛才差點就出了人命,如果不是那女人命大,此時已經摔成肉醬了,他指著丘子鍵的鼻子就罵了起來。

    張揚看到眼前『亂』糟糟的局麵,心中實在是鬱悶到了極點,這支香港明星隊是他請來的,誰曾想鬧出了這麼多的事情,還差點鬧出人命,今晚的事情一旦被曝光,所有人都要倒黴。

    丘子鍵此時連跪下的心都有了,他好不容易才有了點名氣,眼看終於有了出頭的可能,今晚攤上了這倒黴事,他連連解釋道:“我……我沒嫖『妓』……她就是一影『迷』……我們聊得很投機……所以就……”

    王準怒道:“所以你就跟她上床啊!你真是夠水準啊!”

    丘子鍵哭喪著臉道:“剛才外麵這麼『亂』,她害怕所以就爬到窗外想站在平台上躲一會兒,可沒想到腳一滑就掉下去了,真不是我推她!”

    張揚向王準勾了勾中指,王準湊了過去。

    張揚一字一句道:“王準啊王準,我一直把你當朋友,你就這麼搞我?”

    王準叫苦不迭道:“我真沒那意思,我哪知道這幫家夥這麼不爭氣啊!”

    張揚道:“我給你一個機會,明天下午正式比賽之前,你給我拉起一支隊伍,正兒八經的明星足球隊,什麼天王,什麼天後的,你有多大能耐給我使多大能耐,不然這幫孫子全都得坐牢,你也不例外!”

    王準道:“張主任,咱倆什麼交情啊,不要因為這件事傷了和氣。”

    張揚冷笑道:“這會兒別跟我談交情,你要是真把我當成朋友,就不會弄這幫垃圾來糊弄我,明天下午三點比賽,你不是國際大導演嗎?我隻要十一個人的球隊,男的女的我不管,會踢不會踢我也不管,我要的是名氣,要的是一流明星,不是這幫濫竽充數的二線,你明白嗎?”

    王準看到張揚真火了,他也不敢跟他理論,苦笑道:“我盡力,我盡力而為!”

    張揚轉過身,看到丘子鍵仍然傻呆呆的站在自己身後,一時間怒從心來,揚起手掌狠狠甩了這廝一個嘴巴子,打得丘子鍵唇破血流,丘子鍵捂著嘴:“你……幹嘛打人……”

    張揚點著丘子鍵的額頭道:“你給我記住,以後再也別跑到大陸來丟人現眼!”

    海天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董事長段金龍也趕來了,他來到之後采取的策略是惡人先告狀,想用氣勢壓倒張揚,他一臉憤慨道:“張主任,我要你給我一個解釋,這些客人是你安排到海天來的,現在鬧出了這麼多的事情,你們體委要承擔後果。”

    張揚心說好嘛,我還沒找你『毛』病呢,你倒是先咬起我來了,我張揚這麼好欺負嗎?張揚點了點頭,向段金龍道:“這不是說話的地方!”

    段金龍雖然來到之後就向張揚興師問罪,可是他的底氣不足,他在途中已經問清楚這邊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組織容留賣『淫』可不是輕罪,段金龍也不想鬧大,他裝出憤憤然的樣子:“小鍾,這邊你處理一下,我和張主任去辦公室談。”

    張揚臨走之前,向傅長征低聲道:“給我盯住鍾海燕,這女人也不是什麼好鳥,看看她有什麼動向,隨時向我匯報。”

    傅長征點了點頭。

    

Snap Time:2018-08-14 23:16:27  ExecTime:0.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