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三章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下)


    第五百七十三章【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下)

    丘子鍵愣了,想不到這位張主任翻臉比翻書還快呢,剛才還笑眯眯跟自己說話呢,這會兒說翻臉就翻臉了,把自己祖宗八代都罵進去了,他指著張揚道:“你怎麼罵人呢?”

    張揚道:“罵你是輕的,你他媽再敢跟我說一遍,我還抽你呢!”

    “你……”丘子鍵憋得臉『色』發紫。

    張揚道:“你什麼你?有事兒說事兒,東西丟了我們給你找,沒評沒據的你憑什麼認定就是人家拿的?大陸人怎麼著?大陸人不是中國人?你他媽不是中國人生出來的?什麼素質低下?你再給我說一遍!”

    丘子鍵被張揚的威勢所懾,竟然不敢再說話,憋了好半天方才道:“我表丟了!十多萬港幣呢!”

    張揚冷笑道:“不就是塊破表嗎?丟表事小,丟人事大,表和臉那個更重要?你是要表還是要臉啊?”張大官人咄咄『逼』人,把丘子鍵說得張口結舌無言以對。

    圍觀的人們不由得為張揚的這番言辭而叫好,鍾海燕也不禁對張揚刮目相看。

    張揚轉向那名服務員道:“你有沒有見過他的手表?不用怕,有什麼說什麼!”

    服務員搖了搖頭,抽抽噎噎道:“我根本沒看到,剛才……我進來收拾房間,桌子上什麼都沒有……”

    丘子鍵怒道:“你胡說,我分明就是把表放在桌上的,你一定是見財起意,把我的手表拿走了。”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服務員哭得淚人一樣。

    幾名聞訊趕來的港星自然站在丘子鍵的一邊,他們抗議道:“這地方沒法住了,根本就是賊窩,大陸的治安太差了。”

    張揚看到陣勢有些『亂』了,悶哼一聲道:“都給我閉嘴,到底怎麼回事咱們交給警方去處理。”

    說話的時候,王準已經趕到了,他也沒想到自己出門這麼一會兒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王準勸說那幫香港明星不要激動,丘子鍵憤憤然道:“連最基本的人身安全財產安全都得不到保障,我們不住了,走,回香港去。”他這麼一說,幾名香港明星紛紛響應,王準勸這個哄那個,一時間也有些壓不住陣腳。

    張揚正準備發火的時候,一名餐廳服務員匆匆趕了過來,她手拿著一塊手表,高高揚起道:“哪位先生把手表忘在餐廳了。”

    所有人都愣了,那服務員手拿的手表正是丘子鍵的,原來吃飯的時候,丘子鍵多喝了幾杯,嫌手表礙事,當時取下來隨手放在桌上,走的時候卻忘記了,他回到房間發現手表沒有了,認為自己放在房間,所以把服務員叫來,大發雷霆,誣陷服務員拿走了自己的手表,這下糗大了,丘子鍵滿臉通紅,拿過那手表,確信真的是自己的,這才尷尬道:“我……我剛才喝多了,忘記了。”

    張揚道:“你還忘了一件事!”

    丘子鍵道:“什麼?”

    “一個道歉!”

    丘子鍵咬了咬嘴唇,當著這麼多人讓他向一個服務員道歉,這對自視甚高的他來說是一種侮辱,可在張揚威嚴的目光下,他也不敢反駁,終於低下頭去,向那名服務員道:“不好意思啊!我誤會你了。”

    那服務員看到沉冤得雪,心中的委屈終於得到釋放,趴在鍾海燕懷大聲哭了起來,鍾海燕拍著她的肩膀,低聲勸慰著。

    丘子鍵和那幫港星都覺著灰溜溜的,正準備溜走,卻又被張揚叫住,張揚道:“你們給我記住,人都是有尊嚴的,我把你們請到南錫來,以貴賓相待,並不是意味著你們的地位比我們高,是因為我們中國是禮儀之邦,中國人都是講究禮節的,相互尊重,禮尚往來,這是一個中國人應該懂得的最基本的道理。如果你們不把自己當成是中國人,權當這句話我沒有說過。”

    丘子鍵心透著不服氣,可是他也明白自己理虧,看張揚的樣子也不是個好惹的角『色』,今天還是認栽算了。

    所有人散去之後,王準來到張揚身邊,歉然道:“不好意思啊,這件事真是意外。”

    張揚沒好氣道:“你瞧瞧你都請來的什麼人?要麼是演黑幫分子的,要麼是演三級片的,這幫人也敢叫香港明星足球隊,明兒往體育場這麼一站,是不是也有點影響形象?”

    王準笑道:“沒你說得那麼嚴重,現在到處都是醜星當道,你們大陸紅起來的那幾個形象也不怎麼樣。”

    張揚道:“今天晚上這件事我不追究了,不過人也不能白打。”

    “丘子鍵不是道過歉了嗎?”

    張揚道:“道歉就行了?他打了人家一個耳光,這不但是人身傷害,還涉及到人身侮辱,我要是較真,他丘子鍵就別想走著離開南錫。”

    王準認識張揚已有多年,對張揚的『性』格脾氣相當的了解,知道這廝絕非易於之輩,王準也不想這件事傷了他們的和氣,笑道:“這樣吧,回頭我讓丘子鍵拿一千塊錢出來作為精神賠償,你看行嗎?”

    張揚點了點頭,隻要讓丘子鍵服軟就行,殺人不過頭點地,也沒必要趕盡殺絕了。他向王準道:“出場費的事情你跟他們說明白,這次來南錫,我好煙好酒的招待著,可事先咱們沒提出場費的事情,隻說是義演,別說五十萬,就是五分錢我也不會出。”

    王準道:“我真不知道他們要錢的事情,你放心,這件事我來解決,如果他們敢找你要錢,我就聯合電影公司封殺他們。”

    張揚笑著拍了拍王準的肩膀道:“早就知道你夠朋友。”

    王準笑道:“咱們認識這麼多年,我什麼人你還不知道嗎?”

    張揚離開之後,來到酒店大堂,看到鍾海燕在那勸那個女服務員,張揚走過去笑道:“沒事了,事情已經解決了。”他把剛才商量的結果告訴鍾海燕,那名女服務員聽說對方要給她一千塊作為補償。當下也止住了淚水,一個耳光換來一千塊錢,還是港幣,應該差不多了,心總算找回了一點平衡。

    鍾海燕讓那名服務員去休息,歎了口氣道:“張主任,這幫人真的很難伺候。”

    張揚笑道:“人家是香港明星,都是大腕,脾氣大點也是難免的,反正就住一晚上,明天他們走了不久沒事了。”

    鍾海燕點了點頭道:“明星不假,不過我看他們全都是演反麵角『色』的,一幫牛鬼蛇神,早知道都是這樣的,我們海天說什麼也不接待。”

    張揚心說你們不接待,你們敢不接待嗎?上次段金龍那筆帳我還沒跟他算清楚呢,兩人說話的時候看到兩個女學生從他們的身邊經過。

    鍾海燕歎了口氣道:“看到沒有,雖然不是什麼明星大腕,可還是吸引了不少女孩子,這都幾點了,還有女孩子找他們簽名。”

    張揚道:“酒店不管嗎?”

    鍾海燕道:“放心吧,十二樓專門安排了四名保安,不讓閑雜人等進入。”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看這幫香港明星麵沒幾個好東西,還是小心為上,千萬別鬧出事端。”

    鍾海燕道:“你怕,我比你還怕,這哪是一群明星,根本就是一群瘟神。”

    其實張揚現在也有些後悔了,早知道明星足球隊就這德行,他說什麼也不請他們過來,可明天就要比賽了,聲勢都已經造了出去,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必須把這件事進行到底了。

    鍾海燕道:“張主任,我看你也別走了,今晚我給你開一豪華套房,你就住在這壓陣,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也好解決。”她幹酒店多年,客人什麼樣子一打眼就知道,更何況這幫香港明星已經來了好一陣子,他們的表現鍾海燕全都看在眼。

    張揚笑了笑,他知道鍾海燕還怕出事,剛才的事情他也看到了,除了自己,還真沒有其他人能震住這幫二流明星。張揚道:“好,那我今晚就住這兒。”

    傅長征忙完也下來了,他苦笑道:“不知哪來的那麼多追星族,四名保安忙得夠嗆。”

    張揚道:“現在的女孩子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就這幫明星,一個個長得歪瓜裂棗的也有人追?”

    傅長征道:“現在時興這個,追星族都是盲目的,鍾經理,還得增派點人手,晚上得有值班的,我害怕有人打擾這幫香港明星休息,又鬧出事情來。”

    鍾海燕向張揚道:“看到了沒有,這幫明星給我們帶來了多少麻煩。”

    張揚笑道:“鍾經理辛苦,等這件事結束之後,我讓體委給你送一錦旗。”

    鍾海燕笑道:“免了,我受不起,好了,你們兩位聊著,我去安排人加強治安。”

    傅長征看到張揚這會兒都沒走,有些詫異道:“張主任,您不打算走了?”

    張揚道:“不走了,鍾經理害怕這幫香港明星鬧事,讓我留下來壓陣。”

    傅長征道:“這幫人是挺麻煩的,我看他們十有八九是對沒有出場費不滿,想找機會發泄出來。”

    張揚道:“我倒要看看誰敢鬧事,王準這隻老狐狸,給我弄了一幫二流角『色』濫竽充數,我以後非找他算賬不可。”

    傅長征也笑了:“還行吧,看著臉都挺熟的,那個丘子鍵主演的電視劇剛剛播出過,今天這麼多女孩子都是衝著他來的。”

    張揚道:“瞧他那熊樣,剛才事情都沒搞清楚就誣陷服務員,還出手打人,要不是我照顧到大局,今天我早就抽他了。”

    傅長征道:“事情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隻能這樣了,把他們要是趕跑了,哪兒去找人?”

    張揚道:“算了,說起這幫孫子我就生氣,早點睡吧。”

    傅長征聽說張揚不走了,他也不打算回去了,找服務員要了房卡,和張揚一起回了房間。

    豪華套房設施不錯,傅長征睡外麵那間,張揚去麵睡了,剛剛躺下就聽到電話鈴響了,張揚拿起電話,麵傳來一個魅『惑』的聲音道:“先生,要不要服務啊。”

    張大官人揣著明白裝糊塗道:“什麼服務啊?”

    “要什麼有什麼?先生感受一下按摩好不好,我的技術一流,包你爽。”

    張揚道:“對不起啊,我困了,隻想睡覺。”

    “一個人睡多無聊啊。”

    張揚蓬!地一聲掛上了電話,他搖了搖頭,海天的『色』情服務夠猖獗的,等這件事過去之後,他要好好查查這,段金龍居然敢陰他,這次一定要讓段金龍無法翻身。

    電話又倔強的響了起來,傅長征也走了進來,笑道:“海天的夜晚還真熱鬧啊。”

    張揚道:“誰給了他們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這麼搞,影響多惡劣,南錫的形象就壞在他們這幫人手了,改天我得找張德放好好問問。”

    傅長征道:“現在這種事已經見怪不怪,我每次出差,入住酒店都有人打電話。”

    張揚沒說話,腦子開始琢磨了,段金龍這麼大膽,是不是張德放在給他撐腰啊,他們兩人之間是不是有什麼勾結,如果是真的,張德放這小子真是無『藥』可救了。

    張揚伸手把電話線拔掉,打了哈欠道:“這下沒人能打進來了,早點睡吧,明天還得伺候這幫孫子。”

    

Snap Time:2018-04-20 11:10:53  ExecTime:0.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