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二章麵對現實(下)


    第五百七十二章【麵對現實】(下)

    剛剛來到走道上,就聽到渠聖明爽朗的大笑聲,308的房門並沒有關上,房間麵煙霧繚繞,渠聖明和陳浩都是老煙槍,兩個人正邊抽邊聊。

    張揚走進去捂著鼻子道:“兩位領導,你們搞毒氣室啊!”

    渠聖明笑道:“不抽了不抽了,張主任對我們的二手煙很抗拒啊!”

    陳浩起身道:“我也該走了,馬上還得開市長辦公會,你們聊。”他臨走之前交代張揚道:“小張,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今晚我在迎賓樓訂好了位子,歡迎渠主任一行。”

    張揚笑道:“陳市長放心!保證完成您交給我的任務。”

    陳浩走後,渠聖明去拿起外套穿上。

    張揚有些詫異道:“您要出門?”

    渠聖明微笑道:“帶我去新體育中心工地看看。”

    張揚本不想安排他這麼早去工地的:“有啥看頭啊,還沒搞好呢。”

    渠聖明道:“就是要看看你們的工程進度。”

    張揚雖然和渠聖明認識的時間不長,可對他也算是有些了解的,畢竟兩人交過手,渠聖明是個做實事的人,說得再好,不如親自去看,張揚抱著醜媳『婦』總得見公婆的念頭,帶著渠聖明去了新體育中心工地。

    自從梁成龍的豐裕集團進駐新體育中心工地之後,這邊的建設進度明顯增快了許多,多個場館都在進行同步建設,渠聖明來南錫之前對他們的建設情況也做過一番了解,看到進度果然有些緩慢,不過從現場的情況來看工程還是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張揚介紹道:“因為當初新體育中心所有的工程都交給了新世紀建築公司承建,所以進度有些緩慢,我來到南錫之後,建議加快建設進度,重新對部分工程進行了分配招標,現在新體育中心的建設全麵展開,多項工程同步進行,根據我們目前的建設速度,今年六月底之前建築部分應該可以全部完工,最遲八月底,我們的後期裝修以及園林綠化也可以全部完成。”

    渠聖明背著雙手,眉頭緊皺,他低聲道:“這樣短的時間內能夠保證工程質量嗎?”他最關心的就是工程質量的問題,他的前任惠敬民就是因為東江體育場看台坍塌事件而下馬,有了這個前車之鑒,他不敢不小心謹慎。

    張揚道:“您放心,我專門請了質量監督方麵的專業人士進行監工,務必保證這次新體育中心建設的質量符合標準。”

    渠聖明點了點頭,他繼續向新體育中心的中心體育場走去,中心體育場已經初見規模,張揚跟上去介紹道:“主體育場工程由新世紀建築公司承建,預計可以在春節前全部完工,內部裝修工程在六月底竣工。”

    渠聖明道:“這座體育場可是要點燃火炬的地方,重中之重,一定要把好質量關。”

    張揚笑道:“渠主任,我比您還緊張,東江體育場就是前車之鑒,質量上我不敢有任何的馬虎。”

    渠聖明道:“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兩人邊說邊聊,來到體育場工地入口處,聽到麵一個嘶啞的聲音叫道:“徐光利,你他媽是不是人啊,我兒子躺在醫院,你就給了我五百塊,打發叫花子嗎?你出來,你給我出來……”

    渠聖明向張揚看了一眼,張揚表情有些尷尬,新世紀建築公司這邊真是不省心,早就聽說徐光利喜歡拖欠工人工資,想不到還拖欠人家醫『藥』費。

    鬧事的也是新世紀的建築工人,姓徐,叫徐老抽,他帶著兩個兒子都在新世紀幹活,小兒子前連天出了工傷,腿砸斷了,送往醫院之後,公司就扔給他五百塊錢,然後再也沒音訊了,徐老抽讓大兒子過來要醫『藥』費,幾次沒什麼結果,他隻能自己來了。

    渠聖明和張揚剛巧遇到了這一幕,渠聖明已經循聲走了過去,張揚無可奈何的跟在身後,家醜不可外揚,他也不想這邊不好的一麵被領導看到。

    徐老抽衝著現場辦公室扯著嗓子叫著,一旁他的兒子徐大樁拉著他的胳膊,勸他別把事情鬧大了,徐老抽氣得一把甩開他大兒子,怒罵道:“瑪麗隔壁,我怎麼養了你這個慫貨,你弟弟還在醫院躺著,咱們爺兒仨的工資他們還拖欠著,還他媽這麼沒膽『色』,今天不給醫『藥』費,不給工資,我跟他們沒完。”

    辦公室出來了一群人,為首的是現場項目經理李長峰,他似乎又恢複了昔日的威風,手中拿著一個大哥大,用天線指著徐老抽道:“幹什麼?幹什麼?徐老抽,又是你,過去挑唆工人鬧事我沒跟你計較,你又來鬧事,你知不知道我們這是南錫市重點工程,擾『亂』社會治安,影響工程進度就是犯罪,你不怕坐牢啊?”

    徐大樁害怕了:“爹……咱們還是走吧……”

    徐老抽臉紅脖子粗的罵道:“走你娘!”他叉著腰怒視李長峰道:“今天你得把事情給我們說清楚,我爺兒仨的工資你什麼時候給,我小兒子現在躺在醫院,醫『藥』費已經花去了兩千多,你什麼時候給?”

    李長峰道:“你小兒子是自己違反『操』作規定才受傷,我們已經給了五百,算是仁至義盡了,如果按照嚴格規定,我還得罰他款呢。”

    徐老抽氣得直打哆嗦:“你們是不是人啊,周扒皮也沒你們這麼黑,俺們爺兒仨的工資一共一千七,我兒子的醫療費得五千多,你拿出七千塊錢來。”

    李長峰笑道:“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敲詐,敲詐可是重罪啊!”

    徐老抽怒道:“我是要我們該拿的錢!”

    李長峰向身邊的會計道:“把上個月的工資給他,讓他們走人!”

    徐老抽道:“這個月呢?這個月我們都快幹完了,還有我兒子的醫『藥』費呢?”

    李長峰惡狠狠的瞪著徐老抽道:“徐老抽,你給我聽著,公司對你們已經仁至義盡了,不要提出太過分的條件,我們是不會被你訛詐的。”

    徐老抽氣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各位工友們,我們一家三口沒日沒夜的給他們幹活,他們為了趕進度,就讓我們不停的加班,我家小樁要不是連夜加班,也不會累成那樣,累得從腳手架上摔下來,他們喪盡天良啊,不但不給我兒子醫『藥』費,還說我們違反施工章程,你們給我評評理,評評理啊!”

    工人們遠遠看著,低聲竊竊私語,卻沒有人站出來幫徐老抽說話,他們很同情徐老抽,可眼下就快到年底了,公司已經說了要給大家把過去欠的工資補齊,還要發年終獎金,所以誰也不敢『亂』說話,害怕自己也落到徐老抽一樣的命運。

    李長峰道:“你少在這兒妖言『惑』眾,保安,把他們趕出去!”四名保安氣勢洶洶的走了上去。徐老抽紅了眼,抓起地上的一塊磚頭道:“麻痹的,我跟你們拚了!”他的手臂被大兒子抓住了:“爹,別啊!”

    徐老抽怒道:“你他媽向著誰?我才是你爹!”

    幾名保安已經衝過去把徐老抽的雙臂抓住,徐大樁也急了:“別碰俺爹,別碰俺爹。”

    渠聖明大步走了過去,大聲道:“有事好說!”

    李長峰微微一怔,他沒留意這邊,渠聖明他是不認識的,可他認識張揚,張揚跟在渠聖明的身後慢慢走了過來,李長峰在張揚的身上吃過大虧,看到張揚,心不禁一陣發『毛』,李長峰暗暗叫苦,自己真是倒黴,怎麼這時候偏偏遇到了他。

    張揚並不想過問新世紀內部管理上的事情,過去和徐光利、李長峰作對,是有目的『性』的,現在他的目的基本上已經達到,這段時間和新世紀建築公司倒也相安無事,最重要的是新世紀能夠準時完工,可今天陪同渠聖明過來剛巧看到了這件事,渠聖明已經過問,張揚必須要有所表示。

    張揚向李長峰道:“怎麼回事?”

    李長峰道:“沒事,就是公司內部的小事。”

    徐老抽不知道渠聖明和張揚是何許人物,他從幾名保安的手中掙脫開來:“什麼小事?我兒子的腿摔斷了,他們不給醫『藥』費,還拖欠我們的工資,我來討要薪水,他們把我們爺仨兒都給開除了。”

    張揚皺了皺眉頭,李長峰這貨真是不爭氣,這不是自找難看嗎?

    張揚道:“李長峰,你們公司怎麼回事?我前幾天不是給你們開過會嗎?工人的工資一定不能拖欠。”

    李長峰道:“不一樣,那個徐小樁違反公司『操』作規定,所以才會摔斷腿,公司不可能承擔全部責任。”

    徐老抽道:“你們讓我們一天幹滿十八個小時,我們是人又不是機器,誰沒有疲憊的時候。”

    李長峰還想說什麼,渠聖明道:“你工地的工人出了事,你不承擔醫『藥』費誰來承擔?就算他違反『操』作規定,也是你們管理製度不夠完善,看病要緊,其他的以後再說,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又不是資本主義社會,因為人家受傷就把人家開除了,還有沒有一點人道主義精神?”

    李長峰心說這誰啊?說話口氣倒是不小,可他看到張揚跟著過來的,渠聖明的官應該不小,李長峰也不是傻子,他在張揚手下已經吃了不止一次虧了,終於懂得了點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如果鬧僵了,張揚指不定會想出什麼壞點子。這件事最好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向會計道:“把這兩個月的工資都給他,再給他三千塊醫『藥』費,我們隻能這樣了,你再提出過分的要求,我們寧願跟你打官司。”

    徐老抽聽他這樣說,火氣消褪了不少,他的目的就是來要錢,現在看到得了不少錢,還是趕緊給兒子看病要緊。

    徐老抽走了,渠聖明卻沒有走,他質問李長峰道:“你們的工人每天工作十八個小時,你懂不懂得安全生產?這樣的疲勞狀態,怎麼能夠保證工程的質量,又怎麼能夠保證工地的安全?”

    李長峰到現在也不知道渠聖明的身份,他狡辯道:“徐老抽胡說八道的,我們的工人都是嚴格按照作息製度進行作業的,沒有超負荷工作的現象。”

    渠聖明道:“你們晚上不是也在建設嗎?”

    李長峰道:“白天和晚上是兩撥工人,交替作業,這也是為了貫徹執行市的指示,要在春節前將主體育場建設完工。”

    渠聖明聽到這句話,忍不住向張揚看了一眼,目光中充滿了責怪。

    張揚暗罵李長峰,你自己的事情扯市幹什麼?加快進度是真的,不過我也沒讓你們日夜不停的滿負荷工作,我也沒讓你們疲勞作業啊,你他媽這不是把責任往我身上推嗎?張揚聽到這就火了:“李長峰,你們新世紀總是出問題,最好別讓我查出你們安全上存在隱患,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李長峰被他訓得臉白一陣子紅一陣子,他想頂撞兩句,可在張揚麵前他不敢。

    這時候徐光利也來到了工地,和他一起來的還有他二哥徐光勝,每到周末他們兄弟幾個常常聚餐,徐光利專程去醫院接了二哥,路過這的時候順便過來看看,想不到工地又出事了。

    

Snap Time:2018-06-18 23:13:39  ExecTime: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