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二章麵對現實(上)


    第五百七十二章【麵對現實】(上)

    陳浩聽完這番話,不由得沉默了下去,市把體育工作交給了他負責,他一直都沒有怎麼進入角『色』,今天把張揚叫來的目的也就是了解了解情況,可聽張揚說完,他開始意識到了,體育工作也不好幹,距離省運會召開滿打滿算也就是十個月,現在新體育中心還沒有建成呢,市在體育方麵的撥款他清楚得很,少得可憐,僅有的一些錢都用在主體育場的建設中去了,徐光利因為自身背景從市拿走了不少錢,雖然他對張揚一直都有偏見,可有一點他不得不承認,張揚來到體委之後,體委的工作的確很有成效,新體育中心的建設速度明顯加快,豐裕集團梁成龍的加入全都是張揚的個人能力在起作用。張揚絕不是危言聳聽,如果資金上再次出現問題,新體育中心肯定會有再度停工的可能。他已經從深水港的建設中出局,在外人眼中體育工作遠遠比不上深水港工程重要,可如果他連這件事都做不好,市甚至省肯定都會認為他無能,他常務副市長的位置很可能會岌岌可危。

    陳浩此時終於明白了一件事,他應該接受現實,既然被放在了這個位置上,就一定要好好做好份內的事情,千萬不能再出任何的紕漏,他必須要支持張揚,無論他情願還是不情願,支持張揚就是支持他自己,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從陳浩的表情上,張揚已經看出這位落魄的常務副市長正在進行著激烈的思想鬥爭,張揚無意打擾他,端起幾上的茶杯喝了口茶,茶葉不怎麼樣,『政府』機關內用來招待客人的茶葉成『色』也有點忒差了。

    陳浩終於開口說話了:“這件事我會在常委會上提出,不過我看希望不大。”

    張揚笑道:“您不提就一點希望沒有。”

    陳浩道:“誰願意出八千萬拍那塊地?”他好奇心倒是挺強。

    張揚道:“八千萬少了,我找人評估過,咱們體育場加上體委這片地方目前的價值要在1.5億左右,要是市同意拍賣,價格從1.5億起步,少一分都不行。”

    陳浩道:“你不怕把別人都嚇跑了。”

    張揚笑道:“搞不好還會更多。”

    陳浩道:“再多,市也不可能把錢都給你。”

    張揚道:“我要一半,不管拍多少,一半得投入到體育事業中。”

    說話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張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不起,我接個電話。”

    陳浩點了點頭。

    張揚接通了電話,電話是香港方麵打來的,這次的明星足球對抗賽是香港導演王準幫聯係的,王準打這個電話是為了確認這次的行程和住宿問題,張揚跟他簡單說了說。掛上電話之後,向陳浩笑道:“香港明星足球隊周六下午抵達南錫。”

    陳浩道:“住宿方麵安排好了嗎?”

    張揚道:“這次的比賽由海天大酒店全程讚助,我們體委不用掏一分錢。”

    陳浩連連點頭道:“這樣的做法值得提倡!”

    海天大酒店董事長段金龍最近的臉『色』一直都很難看,他原本是想挑起張揚和石勝利之間的矛盾,卻想不到自己被擺了一道,白白掏了三十萬出來讚助,想起這件事他就肉疼,可是也沒什麼辦法,公安局代局長張德放發話了,他要是不照辦,不但得罪張德放,張揚那邊也蒙混不過去。

    鍾海燕敲了敲他辦公室的房門走了進來,她將這三十萬的開支做了張明細,專程來給段金龍過目。

    段金龍聽說是這件事,不禁皺了皺眉頭道:“這件事不必問我,你看著辦就行了。”

    鍾海燕道:“我詳細估算了一下,可能有部分超支,大概五萬左右。”

    段金龍道:“說好了三十萬,多一分錢我都不出!”壓抑在心頭多日的火氣終於迸發出來。

    鍾海燕道:“段總,我看也不差這五萬,既然已經讚助了,幹脆好人做到底,何苦鬧得出力不討好。”

    段金龍怒道:“他一句話就從我這弄走了三十多萬,明天還不知道又想出什麼名目來訛詐我,我是開酒店,不是開福利院,我的錢也不是白來的,也是一分一分辛苦掙來的。”

    鍾海燕道:“段總,我還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段金龍道:“你說!”

    鍾海燕道:“最近桑拿那邊搞得有點太過,警方已經接到過多起報警了,如果不是張局給我們壓著,事情恐怕早就鬧大了。”

    段金龍敏感的覺察到鍾海燕是在利用這件事情向他施壓,他越來越不爽這個女人了,自從她榜上了張德放,氣勢變得越來越強盛,甚至分不清誰才是海天的主人,段金龍道:“現在酒店傳統的經營已經過時了,不開放搞活根本生存不下去。”

    鍾海燕道:“張局讓我們注意一些。”

    段金龍道:“賺錢一定要趁早,小鍾啊,以後你會明白的,你幫我好好謝謝張局。”

    鍾海燕道:“就讓我用嘴謝啊!”

    段金龍恨得牙根發癢,麻痹的,賤人,又找我要錢了,為了海天桑拿部的事情,他沒少花錢,段金龍拿出一張支票寫了十萬,交給了鍾海燕:“請張局吃頓飯吧,我最近太忙,沒時間。”他實在不想跟張德放直接打交道了,這個人太貪婪,貪到段金龍肉疼,鍾海燕已經成為他安置在海天的一個棋子,她對海天的情況了如指掌。

    鍾海燕看了看那張支票,唇角帶著一絲得意的笑容:“段總,讚助的事情……”

    段金龍有些疲憊的閉上雙目道:“你說得對,三十萬都花了,也不差那五萬,給他!”

    香港明星足球隊在周六下午抵達了南錫,這次的比賽由王準牽頭聯係,來的明星大都是一些香港二線角『色』,不過因為九十年代港台電影和電視劇的盛行,這些在香港的二線明星來到內地也儼然成了超級巨星,海天大酒店前已經聚集了幾百名追星族,等著大明星們簽名,為了避免現場出現混『亂』,張揚事先聯係了公安局方麵,讓他們派出幾名警員負責維持現場秩序。公安局副局長孟允聲親自過來指揮,這也體現了公安係統對這次比賽的重視,事實上自從靜海韓國商貿城恐怖事件之後,公安係統內部進行了整頓,對集會活動十分的警惕。

    張揚帶著體委領導們,在海天大酒店前迎接從大巴車上下來的香港明星們,每個明星的出現都會引起現場粉絲的一陣歡呼,張揚對港片感興趣的隻有功夫片和三級片,從中居然看到了幾個功夫片常見的反派,還認出了一個過去常演三級片的猥瑣男,不過他還是很禮貌的和每個人都握了握手。六名跟著過來助威的女明星張揚都沒見過,不過從長相來看,脂粉氣太濃,乍一看眉目如畫,仔細一看根本就是畫出來的。

    王準最後一個出現,張揚樂和他握了握手,王準給了張揚一個熱情的擁抱,這廝居然學會了地道的北京話:“哥兒們,想死我了!”

    張大官人附在他的耳邊道:“死胖子,讓你給我找大明星,可這幫人都是二線啊!”

    王準低聲道:“出場費,想少花錢做大事,隻能這麼著了,大明星誰有檔期啊?這幫也很厲害的,那部片子都有他們的麵孔。你看不到,那幫粉絲都激動地哭了?”

    張大官人舉目望去,可不是嘛,幾個小女生激動地舉著牌子,一邊眼淚啪嗒的,一邊聲嘶力竭的叫著:“托尼,我愛你……”

    張大官人麻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麻痹的,什麼跟什麼啊,至於嗎?“

    那個叫托尼的男演員長得倒是不錯,在這幫二線明星中算得上是五官端正了,好像是一個電視劇演員,因為他主演的一部電視狗血劇剛剛在平海播出過,所以他現在很紅。

    王準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道:“看到沒有,他叫丘子鍵,最近在港台很紅,我看好他,很有前途的,最近開拍了一部電影打算啟用他當男二號,讓他和劉德政搭戲,人氣一旦起來,搞不好就是一個天王巨星。”

    張揚道:“就他那資源也能成天王巨星,我就能成天王老子了。”

    王準哈哈大笑,他點了點頭道:“你要是願意拍戲,我給你當經紀人,給你量身定做電影,保你一炮而紅。”

    張大官人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別介啊,你那三級片我可拍不來。”

    王準被他挖苦習慣了,唯有苦笑道:“你不挖苦我能憋死嗎?”

    張揚陪著王準一起走入酒店大堂,鍾海燕笑盈盈走了過來,嬌聲道:“張主任好。”

    王準的職業病又犯了,上下打量著鍾海燕,心說體形不錯啊,是個拍三級片的好苗子。

    張揚把王準介紹給鍾海燕,鍾海燕道:“歡迎王大導演光臨我們酒店,我過去看過您的好多作品。”

    張揚樂道:“王導拍得最好的就是三級片!”

    一句話把鍾海燕臊的滿臉通紅,張揚這個混蛋可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王準笑道:“我和張揚是老朋友了,開玩笑開習慣了,鍾經理不要介意才好。”流氓導演在人前總是表現的彬彬有禮充滿了紳士風度。

    迎接完明星足球隊,張揚馬上就要前往市『政府』招待所,那邊電話已經打過來了,省體委主任渠聖明剛剛抵達南錫,他肯定要去見個麵。

    張揚剛剛走出海天的大門,鍾海燕就追了出來:“張主任!”

    張揚笑道:“鍾經理找我有事?”

    鍾海燕笑道:“沒什麼事,晚上我們酒店特地準備了一場接待宴會,張主任能來嗎?”

    張揚笑道:“臧主任他們過來,省體委來領導了,我得去那邊做接待。我看看時間,如果那邊結束得早,我會過來一趟。”

    鍾海燕點了點頭。

    張揚來到市『政府』一招的時候,渠聖明已經到了,省女子足球隊也隨後來到,體委主任助理蕭苕敏,和體委副主任崔國柱都在這邊負責接待,張揚走過去,看了看那幫曬得膚『色』黧黑的女足隊員。蕭苕敏看到他,慌忙走過來,小聲道:“渠主任來了,正在2號樓308室和陳市長說話呢。”

    張揚點了點頭,想不到陳浩來的這麼快,他正準備去見渠聖明的時候。

    崔國柱帶著一個高瘦的中年人走了過來,那中年人是省女子足球隊的教練劉福田,張揚聽崔國柱介紹完他的身份之後,很熱情的和劉福田握了握手:“歡迎劉教練率隊來到我們南錫,給我們的工作這麼大的支持。”

    劉福田笑著和張揚握了握手:“張主任,這樣的商業『性』比賽我們本來是不想參加的,可是為了省的體育事業,為了我們的訓練經費,隻能硬著頭皮來了,希望張主任盡早兌現出場費的事情。”

    張揚聽他這樣說,笑容中就有了些尷尬,這個人倒是實在。他轉向蕭苕敏道:“蕭主任,回頭你帶劉教練去把這次的出場費結算一下。”

    蕭苕敏點了點頭,她的表情也有些無奈,現在什麼事情都離不開錢,不過劉福田要錢要的這麼急,她倒是沒想到。

    因為劉福田的這句話,張揚也感到意興闌珊,他不想跟這個人寒暄下去,借口要接待領導,轉身向2號小樓走去。

    

Snap Time:2018-01-22 09:57:51  ExecTime: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