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一章及時雨(下)


    第五百七十一章【及時雨】(下)

    夏伯達心中暗自冷笑,說東也是你,說西也是你,徐光然啊徐光然,你變臉還真是快啊,夏伯達的內心深處充滿了失望,何長安的出現讓原本應該迅速激化的矛盾緩和了下來,這可不是他想見到的。

    徐光然似乎不想在深水港的事情上繼續下去了,話鋒一轉,來到了省運會的籌備上,目光轉向陳浩道:“省運會的準備工作怎麼樣了?”

    陳浩明顯愣了一下,市雖然讓他分管體育工作,可這段時間,陳浩因為深水港的事情心情鬱悶,壓根沒過問那邊的事情,徐光然這一問,倒把他給問住了,陳浩道:“順利進行中。”這句話說得不過不失。

    不過誰都聽出他這句話中的敷衍成分,徐光然也沒有繼續問下去,他已經覺察到陳浩還沒有進入角『色』,深水港的事情對他是個打擊,陳浩還沒有從其中恢複過來。

    夏伯達道:“這個周日要舉辦一場明星足球賽,預示著省運會的全麵啟動。省體委渠主任會親臨現場開球,我們都收到了體委的邀請函。”

    徐光然笑道:“渠主任開出這腳球,就意味著咱們第十二屆省運會開始正式啟動了。”他向陳浩道:“陳浩,你的責任是越來越重了。”

    陳浩笑了笑,很尷尬,他也知道徐光然是好意,是在刻意強調他的重要『性』,在頂他,可無論再怎麼強調,事情都是明擺著,省運會和深水港的重要『性』也不可同日而語。

    徐光然看到陳浩此時的表現,心中不由得暗自感歎,拿得起放得下是一個國家幹部應當具有的最基本素質,陳浩在這方麵顯然欠缺不少。每到這種時候,徐光然都會自然而然的想起常淩空,如果常淩空沒有去嵐山,也許是另一番景象。現實畢竟是現實,如今南錫的領導層內部暗『潮』湧動,很多人的心態都已經發生了變化,徐光然一直都市長夏伯達警惕有加,可現在他發現真正威脅到自己的並非是夏伯達,而是省委書記喬振梁。在龔奇偉的任用一事上麵,喬振梁已經開始主動幹預,這絕不是一個很好的兆頭,證明喬振梁對他的領導能力並不滿意。徐光然因此而變得謹慎了許多,他已經做好了應對政治危機的準備。

    常委會結束之後,徐光然和夏伯達走在了一起,夏伯達笑道:“徐書記,周日的明星足球對抗賽,您去不去啊?”

    徐光然搖了搖頭道:“本來想去,可我外孫過生日,答應了陪他去遊樂場玩。”

    夏伯達道:“男孩子,帶著一起去看球吧。”

    徐光然笑道:“遊樂場對孩子的吸引力更大,咱們當領導的不能說話不算話是不是?”

    夏伯達笑了起來。

    徐光然道:“你去吧,渠主任來了,咱們南錫這邊招待的應該隆重一些,千萬不要讓人家覺著怠慢。”

    夏伯達點了點頭道:“具體的招待工作有陳浩呢。”

    兩人談話間透著客氣,可心底深處誰也沒把誰當成一回事兒。

    常務副市長陳浩也是在這次常委會以後,才意識到自己的主要工作已經變成了體育,自己現在要麵對省運會即將召開的事實,當領導的雖然風光,可肩頭承擔的責任也是不小的,回到辦公室,他給張揚打了個電話,讓張揚來自己辦公室一趟。

    張揚雖然對陳浩有些反感,可人家現在畢竟是分管領導,表麵上的功夫還是要做的,接到電話之後,他馬上動身前往了市『政府』。

    陳浩這次對張揚的態度少有的和藹:“小張來了,快請坐。”

    張大官人頗有點受寵若驚:“陳市長找我有什麼吩咐?”

    陳浩笑道:“沒什麼要緊的事情,就是想和你隨便聊聊,市讓我來負責體育方麵的工作,我當然要找你這個體委主任好好了解一下情況了。”

    張揚道:“陳市長想了解哪一方麵呢?”

    陳浩道:“省運會的準備工作怎麼樣了?”

    張揚道:“新體育中心的建設已經在進行中,目前進行的多數項目都是開發商墊資,按照合同規定,有些工程款我們在體育中心建成之後是要給付的。”

    陳浩一聽他張口就準備要錢,慌忙打斷張揚的話道:“先不說錢的事兒,你覺著新體育中心能夠在規定時間內完工嗎?”

    張揚回答的很肯定:“能!但是現在必須要想辦法弄錢了!”

    陳浩皺了皺眉頭,他很不喜歡張揚的這種說話方式,太直白了,弄錢!以為是在做生意嗎?一個國家幹部怎麼所處的話這麼沒有水準?他忽然想起張揚現在已經是正處了。陳浩道:“金錢不是萬能的,雖然很重要,但是在省運會的舉辦中,金錢隻能占到第二位,最重要的是通過這次省運會的舉辦提高老百姓的凝聚力,增強南錫乃至整個平海人民的自豪感,激發大家的愛國主義精神。”

    張揚道:“陳市長,您這話我可不讚同,沒錢,怎麼把新體育中心建設起來?沒錢,咱們拿什麼給運動員獎勵怎麼去給教練員開工資?”

    陳浩道:“我也不是說沒錢能夠把運動會辦起來,我是說你要懂得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張揚笑道:“我隻知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錢,沒有經濟基礎什麼都是空話。”

    陳浩雖然也認為張揚說的有些道理,可他就是不習慣這廝的說話方式,太淺薄了!陳浩道:“市財政緊張你又不是不知道。”

    張揚道:“所以我沒打算找市要錢!”

    陳浩對他慣用的手法也有了一些了解:“你該不是有想拍賣火炬接力權吧?”

    張揚道:“還不到時候,拍賣不假,不過我想拍賣的不是火炬接力權,而是……”說到這這廝故意來了個大喘氣。

    陳浩被他激起了興趣:“你想拍賣什麼?”

    “土地,體育場和體委這一塊土地。”

    陳浩瞪大了眼睛:“怎麼?”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張揚居然打起了這塊土地的主意。

    張揚道:“陳市長,當初星月集團想要挾市把我們這塊地弄走,我心很不爽,可我級別擺在這,在這件事上我說不上話,現在何長安回來了,深水港的資金問題得到緩解了,市也不用答應星月集團的條件了,那啥,這塊地原本就是屬於我們體委的,我想體委應該有權主持拍賣,從中得到一定的資金用於南錫市的體育事業,陳市長,這個理由夠不夠冠冕堂皇啊?”

    陳浩斬釘截鐵的拒絕道:“不行!土地屬於國家,至於用途要由市統一規劃,不能你想什麼就是什麼。”

    張揚道:“陳市長,如果何長安不回來,這塊地就不明不白的出讓給星月集團了,什麼統一規劃,規劃也得為南錫市的發展服務,如果能夠公開拍賣這一地塊,得到的錢我們一部分上繳市,一部分用於省運會的召開,困難不就解決了,您分管體育工作,你得為我們出頭,為我們做主啊。”

    陳浩道:“小張,你不明白嗎?現在體育場這塊地很敏感,市好不容易才翻過了這一頁,你在這種時候提出來並不合適啊。”

    張揚道:“有什麼不合適的?就算我不提,自然會有人提,星月惦記上了這塊地,想出五千萬弄走,據我得到的消息,現在還有人對這塊地感興趣,願意出八千萬,老體育場和體委這塊地動遷開發已經成為必然的趨勢,既然如此幹脆公開拍賣,有些事情是回避不了的,早晚都得麵對。陳市長,我把底兒透給你,新體育中心建設,省運會召開,存在的資金缺口很大,我現在舍著我這張臉,到處拉投資求讚助,可誰也不會白白把錢給咱們,就拿新體育中心來說,工程款肯定要給人家,開發商先期投入一部分錢,可這筆錢也不能保證把新體育中心全都建起來,我們現在不抓緊弄錢,一旦等到錢用完了,就得麵臨停工,到時候省運會開幕日期臨近,工期一拖,市不追究我的責任才怪,我倒黴我認了,可我不想連累您啊。”張大官人分明在暗示陳浩,要是工程出了問題,我要承擔責任,你他媽也別想跑。大家都是一根線上串著的螞蚱,跑不了我也蹦不了你,你不跟我同舟共濟?現在上了賊船,想走沒門!

    

Snap Time:2018-04-23 04:25:39  ExecTime: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