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一章及時雨(上)


    第五百七十一章【及時雨】(上)

    張揚回到體委,卻發現院子停著一輛賓利,張大官人很少見到這麼豪華的汽車,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汽車掛的是軍牌,看來車子主人的身份一定很不尋常,卻不知是什麼重要人物到體委來了。

    張揚正在琢磨的時候,傅長征走了過來,笑道:“張主任,您回來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誰的車啊?這麼牛『逼』?”

    傅長征低聲道:“何長安,何先生!”

    張揚內心一震,旋即感到說不出的驚喜,何長安回來了,這老家夥真可謂是神出鬼沒,之前一點征兆都沒有,說回來就回來了,張揚道:“他去哪了?”

    傅長征道:“他過來找你的,我說你得晚一會兒才能到,他帶著助理去體育場那邊轉轉了。”傅長征指了指通往體育場的小門,何長安就是從這過去的。

    張揚產生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何長安對體育場這塊地也產生了興趣。這個人做任何事都有著相當明確的目的,沒什麼事,大冷天的他不會跑到體育場溜達,無利不起早就是說的就是商人,張大官人並沒有輕視商人的意思,在大隋朝那會兒或許會,現在時代不同了,商人的地位真正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張揚也沒有回辦公室,直接從小門往體育場而去,走了沒多遠,就看到何長安的身影,他的身邊還有一個司機,兩人正站在體育場大門前,指點著什麼。

    張揚悄悄走了過去,聽到何長安說:“真是會打如意算盤。”

    何長安說完那句話就看到了張揚,他笑了起來,笑容很溫暖,經曆了京城風波之後,他和張揚之間共同擁有了一個秘密,這一秘密是溫馨的,從此將他和張揚之間親人般的聯係在了一起,何長安走了過去,伸出手。

    張揚雙手和何長安相握,熱情洋溢道:“何叔叔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提前打個電話,我好在體委老老實實等著你。”

    何長安笑道:“能讓你老老實實坐在辦公室的人還沒生出來。”

    張揚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何長安對自己倒是了解,他向體育場看了一眼道:“何叔叔對體育場好像很感興趣。”

    何長安指向體育場的大門:“去麵走走!”

    兩人一起並肩向體育場內走去,南錫市老體育場現在已經破舊不堪,平時南錫的體育活動就很少,沒有比賽的時候,體育場更是空曠寂寥,諾大的體育場內,隻有兩個掃地的老頭兒。

    何長安和張揚漫步在跑道之上,何長安道:“明年這就要廢棄了。”

    張揚道:“新體育中心建成之後,這就沒有什麼作用了,之前星月集團看中了這塊地皮,向市提出用五千萬的價格收購包括體委在內的土地,作為交換條件,他們馬上向深水港投入資金。”張揚是故意說給何長安聽的,何長安也是深水港的主要投資商之一,可以說深水港目前的資金困境和他也有很大的關係。

    何長安道:“剛才我還說起這件事,五千萬拿下這塊地皮,而且還用從以後利益分紅中扣除的方式,簡直等於明搶,這麼好的事情,不用星月來做,我出八千萬,這塊地我要了。”

    張揚笑道:“何叔好氣魄,這番話你最好跟徐書記說去。”

    何長安道:“我打算明天去見他。”

    張揚道:“你這次回來什麼打算,是準備繼續注資深水港,還是又有了其他的盤算?”

    何長安道:“深水港這麼好的項目,我沒理由不投,但是我也不可能把我的錢全都放在一個地方。”

    張揚道:“給你透『露』一個內幕消息,因為南錫深水港麵臨的資金問題,很可能會采取和嵐山共同開發建設的方式,如果這件事能夠談成,你們的投資對南錫而言就不會那麼重要了。”

    何長安微笑道:“我對投資看得一向很開,隻要手有錢,不愁沒有好的項目,我之前之所以會在深水港投資問題上產生猶豫,不僅僅是因為星月集團的事情,而是深水港工程太大,拉得陣線太長,短期內想要收回投資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要這麼多錢幹什麼?金錢對我而言隻是一個數字,這些年我拚命掙錢,掙來的錢就去買收藏品,其他的事情我都想不到,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錢以後會留給誰?”

    張揚笑道:“現在知道了?”何長安過去是孤家寡人一個,現在他有了女兒,有了外孫,他的人生觀必然因此而改變。

    何長安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唇角卻『露』出會心的笑意。

    張揚道:“晚上我來做東!”

    何長安停下腳步道:“這塊地真的很不錯,我很有興趣。”

    張揚道:“喬鵬舉也很有興趣。”

    何長安聽到喬鵬舉的名字不禁笑了起來:“那好,我跟他合作。”

    張揚道:“何叔最近對合作投資情有獨鍾。”

    何長安道:“年紀大了,哪有這麼多精力去管這麼多的事情,遇到合適的項目,我出錢,讓年輕人去出力,就算少賺一點,可是我能夠落個清閑,落個自在。”

    張揚笑道:“何叔現在的心態真是讓人羨慕。”

    何長安意味深長的向張揚看了一眼道:“沒有你,我怎麼會有這樣的心態。”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在體育場轉了一圈之後,何長安跟著張揚來到他的辦公室喝茶,關上房門,何長安將一個小木盒遞給了張揚。

    張揚有些詫異道:“什麼?”

    何長安示意他自己打開看。

    張揚打開木盒,卻見其中是一塊雕工精美的黃金獅子頭掛件,黃金本身的價值自然不用說,獅子頭的雙目鑲嵌的是兩顆紅『色』的血鑽,張揚雖然對珠寶沒有什麼研究,可也知道這玩意兒價值不菲,慌忙擺手道:“無功不受祿,我可不敢接受這麼貴重的東西。”

    何長安笑道:“這是小歡送給你的,我帶他們去非洲玩,在我的金礦,小歡跟著他們學著淘金,說要用自己淘來的黃金給你做個護身符,我讓南非的一個有名的工匠將小歡淘來的黃金做成了這個獅子頭,小歡還在上麵刻下了你和他的名字。”

    張揚拿起那顆獅子頭,翻轉過來,果然看到後麵的小字,兒秦歡、爸張揚。張大官人心這個激動啊,自己沒白疼這個幹兒子,這才多大啊,就知道孝敬當爹的了。

    何長安微笑道:“看到他對你的感情這麼深,我都感到羨慕。”

    張揚道:“現在他們還好嗎?”

    何長安點了點頭道:“我已經給他們弄了全新的身份,小歡已經入學,如果不是為了避免秦家報複,我早就讓他們回來了。”

    張揚道:“離開也好,至少他們母子倆的生活不會再被其他人打擾。”

    何長安道:“我欠萌萌的實在太多,以後我會盡一切努力去補償她,希望能夠給她幸福, 不再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

    張揚把掛件套在脖子上,沉甸甸的的確有些份量,何長安看來依靠南非的金礦發了大財。

    何長安道:“深水港的事情,我想和龔市長談談。”

    張揚點了點頭道:“今晚我把他約出來。”

    龔奇偉聽說何長安回來了,很愉快的答應了張揚的邀請,他也想和這位深水港的主要投資商談一談。

    當晚隻有龔奇偉、何長安、張揚三人,何長安過去和龔奇偉接觸的很少,對此人的了解不多,可是從他這次回來看到的情況,以及張揚對他說的一些事,何長安已經做出了初步的判斷,龔奇偉是省委書記喬振梁扶植起來的,而張揚正充當了一個南錫敲門磚的作用,南錫的政局要變。何長安雖然說的平淡,可是他商人的本『性』不會輕易改變,在嗅到機會的時候,又怎能輕易放棄,在何長安看來,中國的商場和政治緊密相連,往往在政治變動的時候蘊藏著巨大的商機。他這次回來絕不是為了和張揚敘舊,他怎會放棄深水港這個巨大的蛋糕。

    龔奇偉和何長安落座之後,張揚笑道:“大家早就認識了,應該用不上我來介紹。”

    何長安微笑道:“我認識龔市長很久了,不過坐在一起吃飯還是第一次。”

    龔奇偉笑道:“那時候我分管體育,偏偏何先生對體育沒什麼興趣,所以我們一直沒有機會交流。”

    何長安道:“現在龔市長主管深水港工程,以後我們交流的機會一定很多,作為深水港的投資商,我對龔市長掌管深水港大局雙手歡迎!”

    龔奇偉道:“何先生的這句話讓我很溫暖,以後的工作還需要何先生多多支持。”

    何長安道:“我會全力支持,張主任是我的忘年交,老朋友,剛才他跟我提起過深水港麵臨的困難,我考慮了一下,我決定加大對深水港的投資,過去答應過的二期資金兩個億,下周一定到位。”

    龔奇偉聽到何長安這樣說當真是又驚又喜,張揚愣了,自己可沒找何長安要錢,想不到晚宴剛剛開始,何長安就主動表示要把投資款到位,還說是自己的原因,表麵上是賣給了自己一個人情。張揚當然明白,自己的麵子還沒大到這種地步,一句話就能讓何長安乖乖的把兩個億掏出來,何長安能夠成為商場上的風雲人物絕非偶然,人家肯定是看到了深水港的潛在前景,不然不會這麼痛快的投資。

    龔奇偉微笑道:“何先生果然是痛快人,實不相瞞,深水港的確遇到了資金上的一些困難。”

    何長安道:“龔市長隻管對我直說,隻要是何某能夠辦到,一定盡力而為。”

    張揚適時的『插』了一句話道:“那啥……何先生您投入資金該不會也有什麼附帶條件吧?”

    何長安哈哈大笑:“之前我因為國外金礦的事情,必須要處理,所以耽擱了深水港的投資計劃,對此我一直深表歉意,所以金礦的事情處理完,馬上就回來了。說句心話,如果不是對深水港長期看好,我當初也不會選擇在南錫深水港投資,你們可知道,我這段時間一直牽掛著深水港的事情,生怕我在資金上的拖延影響了深水港的進度,不怕被你們笑話,我都害怕被南錫踢出局,以後再也沒有份參與深水港的建設。”

    幾個人同聲笑了起來,龔奇偉當然不會相信何長安的話,這段時間何長安跟失蹤沒什麼分別,南錫市『政府』想盡一切辦法跟他聯絡,可失蹤聯係不上,過去的事情畢竟過去了,現在他不但回來,而且還痛快的答應投資,這對麵臨困境的深水港來說,對一籌莫展的龔奇偉來說都是一件大好事。

    何長安還有事,八點鍾的時候就起身告辭,張揚和龔奇偉一起將他送出門外,望著何長安的那輛賓利車消失在夜『色』之中,張揚笑道:“龔市長,何先生的這兩個億至少可以解決燃眉之急。”

    龔奇偉笑道:“天下間沒有掉餡餅的好事,沒有白白的付出,隻有共同的利益!”

    何長安的到來讓龔奇偉獲得了喘息之機,也讓深水港的資金困難暫時得到了解決。可他的到來卻讓星月集團方麵措手不及,何長安重啟注資計劃等於是拆了他們的台,兩相對比,南錫市更不可能把體育場地塊出讓給他

    市委書記徐光然看到深水港的問題得到了暫時解決,也頗感欣慰,不過他認為這件事和龔奇偉沒有任何關係,何長安的投資之前就定下來的,如果再拖一陣子,資金問題得不到解決,那麼他就會追究龔奇偉的責任,所以徐光然認為龔奇偉的命很好,他才是何長安重啟投資計劃的最大受益者。

    常委們也都因為深水港的問題得以緩解而欣慰不已。

    市長夏伯達道:“何長安這次充當了及時雨的角『色』,有了這筆投資,深水港的問題總算得到了緩解。”

    市委書記徐光然道:“伯達,緩解這兩個字你用的真是精確,看得出,大家都很高興,可我想提醒諸位,深水港的問題並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兩個億對深水港這麼大的工程來說隻是很小的一部分,我也很高興,畢竟這兩個億的投入給我們贏得了不少的時間,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好機會,我們要利用這段時間,徹底消除深水港存在的隱患,徹底解決困擾深水港的資金問題。”

    組織部長何英培道:“徐書記,問題總是不斷發展變化的,徹底解決並不容易。”

    徐光然道:“困難總是有的,我們要一點點克服,所以說,悲觀主義不可取,盲目樂觀也不可取。我們的努力,我們的付出肯定是要有回報的,絕不會白白浪費。”

    常務副市長陳浩心中很不是滋味,他發覺龔奇偉比自己好命多了,剛剛上台,這邊何長安就回來了,不但回來了而且痛痛快快的投入了兩個億,自己負責深水港的時候怎麼就沒遇到?人比人氣死人啊。

    紀委書記李培源道:“商人全都是無利不起早,何長安投資證明了一點,深水港項目大有可為,他看到了深水港的美好前景,星月集團應該也是看好深水港的,否則他們為什麼不撤資?我早就說過,對這些投資商不能客氣,星月不是提條件嗎?咱們根本不用理會他們,他們不投資,自然有人投資,隨著深水港的不斷建設,會有越來越多的商人認識到深水港的前途,認識到其中蘊含的巨大效益,等到了那時候,他們的錢咱們還不樂意去用呢。”

    李培源的話也挑起了常委們對星月集團憋了這麼久的怨念,一個個紛紛表示星月要挾『政府』的行為不值得原諒,一定要給他們一個教訓才對。

    徐光然笑著伸出手做了個下壓的動作,示意大家夥要冷靜,徐光然道:“和氣生財,我們的目的是為了早日建成深水港,而不是為了要跟誰慪氣,星月集團的行為也給我們提了一個醒,我們在對待外商的時候,一定要把握主動權。”此一時彼一時,徐光然此時的心境明顯好了許多。

    

Snap Time:2018-04-23 06:11:50  ExecTime: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