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七十章碰壁(上)

  
  第五百七十章【碰壁】(上)
  張大官人雖然竭力掩飾,可他的大灰狼嘴臉還是忍不住暴『露』出來了。
  常海心緊緊咬著嘴唇,美眸緊閉,此時的樣子像極了革命先烈趕赴刑場英勇就義。
  張揚極盡溫柔的喚了一聲:“海心!”
  常海心顫聲道:“你壓到我了……”其實何止壓到,兩人現在僅僅隔著薄薄的衣物,對方的反應彼此都清清楚楚。
  張大官人暗罵自己,禽獸啊禽獸,君子不欺暗室,自己現在的表現哪像一個國家幹部,根本就是一個采花『淫』。
  常海心腦子一片空白,她知道自己應該拒絕,可拒絕的話卻又不知怎麼說出口,也許她心底深處根本就沒想過拒絕。
  外麵淅淅瀝瀝的下起雨來,常海心還在做著最後的掙紮:“你從哪過來的……”她囈語般問道。
  張大官人卻是一怔,常海心的話讓他產生了一絲清明,他剛剛才從秦清的香閨中溜出來,這會兒卻已經躺在了常海心的床上,常海心的本意是幫助自己,自己卻對她恣意輕薄,那啥……咱是不是有些卑鄙啊。
  張大官人想到這一層,欲念居然消褪了許多,他默不做聲的從常海心身上移開,躺在常海心身邊,看到常海心仍然閉著眼睛。張大官人咽了口唾沫放著一個如此的美麗少女躺在自己身邊,自己能夠懸崖勒馬,這需要怎樣堅強的革命意誌,張揚道:“對不起……”
  常海心小聲道:“沒關係……”說完這句話俏臉不由得紅的更加厲害,自己真是糗大了,被他這樣占便宜居然還說沒關係。
  張揚道:“下雨了!”這句話更像是沒話找話。
  常海心道:“有些冷了。”她今晚不知怎麼了,總是說錯話,這句話好像在鼓勵張揚幹點什麼。
  張大官人向常海心的身邊靠了靠,不過這次沒有什麼褻瀆的舉動,隻是想給她一些溫暖。
  常海心睜開美眸,黑暗中和張揚的雙目對望著,兩人都笑了起來,笑容中帶著些許的尷尬,隻差那麼一點點,兩人之間的關係就踏出實質『性』的一步了。
  “這麼晚,跑到這來幹什麼?”常海心小聲問。
  張揚道:“就是想來問問你,想不想去我那邊工作。”張大官人純屬信口開河,不過他總不能把和秦清偷情的事情說出來。
  常海心道:“你想不想我去?”
  張揚點了點頭,常海心伸出手去,手指輕觸到張揚的手背:“我有點害怕。”
  張揚道:“我比你還怕!”
  常海心道:“你怕什麼?”
  張揚道:“我不是一好人,我怕禍害你。”
  常海心道:“其實我的命早就是你的了,我現在又不怕了。”
  張大官人心中一暖,常海心對他的情意一聽即知,他低聲道:“那我就當你答應了。”
  常海心沒說話,外麵的雨下得越發疾了。
  張揚道:“我該走了,那些警衛應該都離開了。”
  常海心小聲道:“雨很大,你等會兒再走……”她停頓了一下又道:“天亮還早著呢。”
  張揚道:“那我就在這兒眯一會兒,你睡吧!”
  常海心此時忽然想起房門還沒鎖上,她起身去將房門反鎖,回到床上,扯了點被子,和張揚隔了一些距離睡下。
  張揚的手伸了過去,輕輕撫『摸』著她的秀發,常海心又回過身,枕在張揚的手臂上,躺在他的懷抱中,伸出手臂抱著張揚的身軀:“冷……”
  張大官人道:“我幫你暖暖……”這廝的聲音也有些抖了,和美女同床,卻要堅持底線,真是一種折磨啊。
  兩人貼得依然很近,可是彼此也都堅持著最後的底線,說是堅持,主要還是張大官人堅持,意誌上堅持的時候,身體的某處也在堅持著,確切地說是堅挺而持久著。
  最終張大官人還是將他的堅持抵在了常海心的玉『臀』之上,就算不能深入,增進一下彼此的了解也好。
  常海心對張揚竟是放心得很,躺在他懷居然睡去了,張揚也『迷』『迷』糊糊打了個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四點多鍾,望著常海心海棠般的睡姿,他心中又愛又憐,悄悄從床上下來,此時方才感覺到褲襠冰涼一片,nnd真是浪費啊。
  張大官人悄悄拉開通往『露』台的房門,外麵冬雨依然在沒完沒了的下著。張揚深吸一口氣,重新將絲襪套上,騰空飛躍,落在圍牆之上,右足在圍牆上輕輕一點,身軀大鳥般沒入夜雨之中。
  回到酒店,張揚好好補了一個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洗完澡換好衣服之後,才打開手機,很快就接到了秦清的電話,秦清很關心他昨晚的去向,那幫警衛到處搜索的時候,秦清擔心到了極點,生怕張揚被人抓個現行。
  張揚笑道:“就憑那幫警衛想抓住我,做夢去吧!”
  秦清知道他的身手,輕聲笑道:“可我今天聽說常書記家鬧賊。”
  張大官人臉部紅心不跳的回答道:“跟我沒關係!”
  秦清道:“你不是要回南錫嗎?”
  張揚道:“收拾收拾,這就準備走,昨晚為秦市長精疲力竭,今天睡過頭了。”
  秦清啐道:“你還好意思說,我都差點遲到,到現在還腰酸腿疼的。”
  張揚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世上任何事都要付出代價的。”
  秦清笑道:“什麼好話到你嘴都變了味。”
  張揚道:“那是因為你想得太多。”
  秦清那邊好像有事,她小聲道:“不聊了,回頭再給你電話。”說完匆匆掛上了電話。
  張揚收拾好行囊,向窗外看了看,雨仍然在下,他的皮卡車此刻還在市委家屬院停著呢,淩晨隻顧著逃出來,哪還顧得上開車啊。他琢磨著要去取車的時候,袁芝青打來了電話,卻是常海心病了,袁芝青聽說張揚在嵐山,所以想讓他過去幫忙看看。
  張揚心中暗自奇怪,常海心昨晚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病了,不過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十有八九是受涼了。反正他也要去那取車,張揚答應下來。
  再次光顧常家,張大官人和昨晚的形象已經有了天壤之別,昨天是絲襪套頭翻牆而入,今天是衣冠楚楚從大門走入。昨晚是做賊,今天是做客。
  袁芝青看到張揚過來,有些緊張道:“海心燒得很厲害,我讓她去醫院她不去,剛剛給她吃了點『藥』,我聽說你在嵐山,所以給你打了個電話。”袁芝青對張揚的醫術近乎『迷』信,所以才會想起給他打這個電話。
  張揚跟著袁芝青來到了樓上,常海心的房間他進去過,可從正門進還是頭一次。
  袁芝青敲了敲房門道:“海心,張揚看你來了。”
  張揚心中暗自好笑,可不是他主動過來的,是袁芝青把自己叫過來的。
  常海心的聲音有些虛弱:“進來!”
  張揚這才跟著袁芝青走了進去,隻是幾個小時未見,常海心明顯憔悴了許多,俏臉緋紅,體溫很高。和張揚預想中一樣,常海心是因為受了風寒,原本算不上什麼大病,可常海心受風寒這件事和張揚有著直接的關係,所以他自然要傾盡全力,他握住常海心的纖手,將一股渾厚的內力送入她的體內,隻是一個小周天的功夫,常海心體內的寒氣就被驅散的幹幹淨淨。
  因為袁芝青守在一旁,張揚也不方便說話,為她治病之後隻是囑咐她道:“要多多休息,千萬不可再受涼了。”
  常海心點了點頭:“謝謝!”
  張大官人暗自慚愧,心說謝我什麼?你受涼還不是因為我的緣故。
  袁芝青已經讓人準備了午飯,挽留張揚在家中吃飯,張揚急著趕回南錫,所以謝絕了她的好意,可剛剛出門就接到了常頌,常頌又把他給堵了回來:“都該吃飯了,走什麼?留下來吃晚飯再走。”
  張揚拗不過他的好意,隻能留下來吃飯,袁芝青盛了些飯菜給女兒送去。
  常頌邀張揚來到餐廳坐下,因為張揚下午還要返回南錫所以並沒喝酒。吃飯的時候常頌問起張揚省運會籌辦的事情。
  張揚如實向常頌說了一遍。
  常頌道:“能把喬書記請來跑第一棒你還真的是有本事。”
  張揚在常頌麵前並不說謊話,他笑道:“搞火炬傳遞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們市財政的重點放在了深水港,省運會這邊能夠得到的財政支持有限,我隻能另想辦法,現在新體育中心那邊的工程大都是墊資,我找徐書記要來了省運會的營銷權,以後就打算用營銷省運會的錢來補上這一個個的大窟窿。”
  常頌道:“聽說你兩支火炬就拍賣了五百多萬。”
  張揚笑道:“企業出錢買火炬接力權,這些企業家也不是傻子,他們花這麼大的代價,還不是為了製造廣告效應,廖偉忠通過這次拍賣,在整個平海的名氣都打了出來,一品錦灣目前還沒有推向市場,幾乎所有的煙民都知道這個名字了,南錫市卷煙廠從中獲得的利潤還不知道有多少。”
  常頌道:“這個人還是很有眼光的。”
  張揚道:“拍賣火炬接力權的事情也遭到了不少的非議,前兩天我去東江,省體委渠主任還針對這件事跟我進行了一番深刻的談話。”張揚說的平淡,其實當時渠聖明是和他交手來著,因為火炬接力權的事情差點對張揚大打出手。
  常頌道:“你做的事情算得上是開曆史先河了。”
  張揚笑道:“總得有人先走出第一步,說白了,我缺錢,我不這麼幹,省運會根本就開不起來,徐書記不給我錢,我隻能要經營權,省運會的經營權既然交給了我,我就要利用這次機會把利益最大化,以後對我的非議肯定會越來越多,要想讓別人不說自己,除非躲在那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說完張揚又感歎道:“其實就算我想混,形勢也由不得我混下去,我是南錫市體委主任,如果省運會辦不起來,或者是辦的不成功,領導們肯定要追究我的責任,我現在是想通了,反正都是一死,我不如豁出去拚了。”
  常頌沒想到南錫市內部情況這麼複雜,從張揚所說的,和他了解到的情況來看,南錫市的經濟現狀並不樂觀,徐光然的政治策略和常頌不同,常頌是一邊搞經濟一邊搞建設,徐光然也是兩樣都抓,可他在市政建設上的熱情更大一些,常頌是唱戲的同時不斷將舞台擴大,徐光然是先搭起大舞台,然後唱大戲。
  常頌道:“我一直都認為南錫深水港項目上馬的有些倉促,資金一旦跟不上,損失將會是難以估計的。”
  張揚道:“所以龔市長這次才專門跑來嵐山,他希望常書記能夠給我們雪中送炭啊!”
  

Snap Time:2018-12-14 06:28:15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