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六十九章竊玉偷香(下)


    第五百六十九章【竊玉偷香】(下)

    張大官人從那裝腔作勢的聲音中就聽出這廝是個領導,應該是這群警衛的帶頭人。麻痹的往往壞事的就是這種人,官不大可在手下麵前喜歡故作高深。院子本來就不大,張揚就算天大的本事也不能躲過他們的搜索,張揚正琢磨著是不是殺出一條血路,逃出常家大門呢,可真要是這樣,這件事肯定會鬧大,更何況,剛才自己從秦清家出來的時候還不知有沒有被這名保安看到,張揚正琢磨著呢,門鈴已經被按響了。

    張大官人深吸一口氣,貼著小樓的圍牆以壁虎遊牆術迅速向樓上攀爬而去。

    淩晨一點鍾被人打擾顯然是讓人不悅的事情,常海龍第一個從小樓出來,他拉開大門道:“什麼事?”

    幾名保安將事情向他說了,常海龍也覺著事情有些嚴重,開門把那群保安全都放進來了。

    張揚此時已經爬到了二樓,他溜到了小樓北側,悄聲無息的來到『露』台之上,希望這幫人在院子搜不到他趕緊離去。

    那些保安在院子仔細搜查起來,常海龍則回到家。外麵的動靜把家人大都驚醒了,常頌和袁芝青夫『婦』也從樓梯上走了下來:“怎麼回事兒?”

    常海龍把情況說明了一下。

    常頌皺了皺眉頭,他向袁芝青道:“去海心那看看。”

    張大官人正在尋找合適的藏身地點,通往『露』台的房門卻開了,身穿白『色』睡衣的常海心走了出來,今晚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好在是常海心,『露』台就這麼大,根本沒有藏身的地方,張大官人一個箭步就衝上去了。

    常海心意識到有些不對,舉目望去,卻見夜『色』中一個頭戴黑絲襪的男子全速向自己撲來,嚇得花容失『色』,剛想張口呼救,『穴』道就被張揚給製住了,櫻唇張開卻發不出一丁點的聲音,張揚搶在常海心倒地之前將她抱住,軟玉溫香抱了個滿懷,常海心美眸圓睜,此時內心中震駭到了極點,心中恨不能即刻死去,現在自己喪失了反抗的能力,隻怕……她甚至不敢去想接下來的後果了。

    張揚低聲道:“海心,是我!”

    常海心聽到他的聲音,馬上分辨出來人竟然是張揚,心中的驚恐頃刻間煙消雲散,雖然隻是那之間,心情卻從地獄到天堂,完全是兩種不同的境界,她對張揚的信任是無條件的。

    張揚這才想起自己腦袋上還套著絲襪,伸手將絲襪拽下來,讓常海心看清他的麵孔,此時外麵響起敲門聲。袁芝青在門外道:“海心!海心!”

    張揚附在常海心的耳邊低聲道:“我解開你的『穴』道,你千萬別把我供出來!”

    張揚解開常海心的『穴』道,常海心咬了咬櫻唇,俏臉之上蒙上一層羞『色』,外麵母親的聲音越發焦急了:“海心,海心!”一旁常頌道:“快去拿鑰匙,看看海心有沒有事。”

    張大官人這個頭大啊,自己這不是有『毛』病嗎?剛才直接殺出一條血路衝出去不就得了,諒那幾名保安也抓不住自己,這下好了,越躲麻煩越多,要是被人發現他在常海心的閨房,自己就算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人家常海心還是一黃花大閨女呢。

    張大官人四處張望,看什麼?這廝找衣櫃呢,外麵已經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常海心知道來不及了,慌忙指了指自己的大床,張大官人顧不上多想,掀開被子就鑽了進去,雖然匆忙鞋子還是脫了下來。常海心快速將他的兩隻鞋踢到了床下,然後也從另一邊上了床,鑽入被窩內,側身躺著,用身體擋住張揚。

    房門從外麵打開,張揚在身後緊貼著常海心,生怕被看出破綻。

    常頌夫『婦』從外麵走了進來,袁芝青關切道:“海心?”

    常海心打了個哈欠道:“媽,什麼事啊,大半夜的吵死人了,我明天還得上班呢……”說話的時候,她感覺張揚的身體從後麵緊貼著自己,俏臉不由得發起燒來,嬌軀也變得火燙,張揚不敢做聲,可還是察覺到常海心體溫的變化,常海心的睡衣輕薄,兩人又貼得這麼緊,張揚清晰地感覺到常海心細嫩柔滑的肌膚。張大官人的意誌力雖然很強,可是生理的某些方麵卻是不受控製的,他暗叫今兒可能要壞事。

    常頌道:“真的沒事?”

    常海心搶在父母開燈之前主動擰亮了床頭燈,不過光線調的很暗,這是為了不讓父母看清房內的情景,她坐起身,又佯裝打了個哈欠:“到底什麼事啊?大半夜的還讓不讓我睡覺。”

    常頌夫『婦』兩人向房內看了看,沒有任何異常,他們自然不會想到自己寶貝女兒的被窩此時正藏著一個男人。

    常頌笑道:“沒事,趕緊睡吧。”他轉身走了。

    袁芝青卻沒有馬上走,而是來到床邊,常海心此時心中宛如小鹿般狂跳不已道:“媽,你不去睡啊!”

    袁芝青來到床邊坐下,伸手幫著關了床頭燈。

    張揚這會兒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自打重生以來,還從沒有遇到過這麼尷尬的場麵,都怪自己得意忘形啊,從秦清那出來太得意,想不到行藏暴『露』了,這個事件提醒他,就算是偷香竊玉也一定要小心謹慎。

    袁芝青黑暗中握住女兒的手道:“海心,早點睡吧。”

    好在黑暗中她看不到此時女兒的臉『色』,常海心輕聲道:“媽,你也早點回去睡。”

    袁芝青道:“沒事,媽等你睡著了再走。”

    張大官人心中這個苦啊,袁芝青怎麼這會兒母愛泛濫,黏在這屋不願走了。

    常海心笑道:“媽,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你陪。”

    袁芝青歎了口氣道:“到底是長大了,過去你小時候,每天晚上都要抓著我的手,非得等你入睡之後我才能離開。”

    常海心正想說話,卻感覺到自己的『臀』後有一件東西正在變得越來越硬。心中羞到了極點,這麼晚了,他竟然溜到自己的房間,而且……而且……常海心都羞於去想。

    張大官人其實一直都竭力控製著呢,可緊貼著常海心誘人的肉體,要是一丁點兒反應都沒有,他還是男人嗎?他自問反應也不算大,就那麼一丁點而已,不過這丁點兒的反應發生在關鍵的地方,給常海心的感受卻是極其敏感的。袁芝青就坐在床邊,張大官人一動都不敢動,不敢動的是身體,可關鍵之處還是在無聲無息的增長著。

    常海心覺察到來自身後的壓力,這壓力偏偏落在她最隱秘的地方,她也不敢動,生怕稍有異動就被母親發現了,輕薄的內衣顯然無法阻隔張揚給她的那種感覺,讓常海心感到羞澀難當的是,她竟然產生了反應,她感覺她的體溫正在一點點上升,體內的水分似乎被溫度蒸騰出來,壓榨出來。

    袁芝青有些詫異道:“海心,你手好熱,不是生病了吧?”她伸手去『摸』女兒的額頭。

    常海心心中暗責張揚,要是被母親發現張揚在自己的床上,就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她慌忙做出不耐煩道:“媽,你煩啊,還要不要我睡覺了?”

    袁芝青『摸』了『摸』女兒的額角,確信她沒事,笑道:“好了好了,我不煩你,你趕緊睡覺。”這才起身向門外走去。

    張揚和常海心同時鬆了一口氣,正想分開之時。

    袁芝青房門還沒有關上,又推開了一些探近半個身子,張揚慌忙向前一貼,常海心也下意識的向後靠緊,兩人力朝一處使的時候,無疑又加大了彼此間的衝撞力,常海心感覺到張揚的某部分抵著自己的睡裙侵入了自己的禁區,睡裙已經摩擦到自己嬌嫩的某處,有些許的疼痛,卻又有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張大官人真沒有褻瀆常海心的意思,可今晚實在是邪乎到了極點,自己稀糊塗的就來到了常海心的床上,而且兩人貼得這麼近,更要命的是,他感覺自己和常海心緊密接觸的地方開始變得『潮』濕起來。張揚開始第一個念頭是自己居然英年早泄了,可隨即他就意識到並不是自己的原因。

    常海心咬著櫻唇,這輩子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心中難為情到了極點,可是心底卻有透出那麼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期待,她對張揚並沒有任何的排斥感。

    袁芝青道:“海心,明早吃什麼?”母親對女兒的關愛總是泛濫成災。

    常海心道:“隨便啦,媽,我好困啊!”

    袁芝青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嫌我煩!”這才從外麵為常海心把房門掩上。

    這次常海心沒敢馬上和張揚分開,張大官人也在那兒一動不動,可常海心總覺著他貼得越來越緊了。兩人在黑暗中都保持著沉默,可是誰也沒有馬上分開的意思,很多時候生理上的感覺騙不了人,他們這樣緊貼著,都感覺到很舒服,可又都感覺到缺了點什麼,覺著不好意思,可是又舍不得分開,人啊真是一個矛盾和糾結的動物。

    警衛們在常頌家的院子搜了一遍,發現沒有什麼可疑的人在,常海龍也把家搜了一遍,也沒發現什麼異常,折騰了近二十分鍾,警衛們方才離去,常家人也都回去入睡了,一切重新歸於寂靜。

    常海心向前挪動了一下,玉『臀』離開了那讓她心跳不已的地方。

    張大官人感覺有些失落,手臂前伸,猶豫著落在常海心柔軟的嬌軀之上,他明顯感覺到常海心的嬌軀顫抖了一下。

    常海心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她又向前挪動了一下身體,和張揚的身體間終於分開了一些距離,這距離並沒有讓她感到安全,心卻產生了一種空空的感覺,很奇怪。

    張揚附在她耳邊低聲道:“我該走了!”

    常海心咬了咬櫻唇,她沒說話。

    張大官人雖然說要走,卻沒有起身。他的手離開了常海心的嬌軀,依依不舍,張大官人的心騙不了自己,下麵也騙不了他自己,留戀著呢,到現在一丁點軟化的跡象都沒有。

    常海心小聲道:“再等一會兒,可能他們還沒走遠……”這番話說得艱難到了極點。

    張大官人聽到這句話,心頭頓時熱乎了起來,他當然願意在常海心香噴噴的被窩多呆一會兒,有句歌咋唱滴來著?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留。張大官人不但想留,而且還想貼得更近一些,這廝又向常海心貼近了一些,不但如此還很無恥的來了一句:“有點冷。”

    重新被他貼緊的感覺實在難以形容,可是常海心清楚的認識到這種感覺很舒服。

    張揚的手攬住她的纖腰:“沒嚇到你吧?”

    常海心搖了搖頭,感覺到這廝貼得越來越緊了,她感覺自己的身體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生怕被張揚覺察到,又想離開他遠一些。

    可張揚意識到了她的企圖,大手繞到前方,落在她挺拔的雙峰之上,常海心的嬌軀一顫。她捂住張揚的雙手,張揚抓住她的纖手,帶著她一點點轉過身來,常海心緊閉著雙眸,用力咬著櫻唇,可愛的鼻翼因為緊張而急促翕動著,此時的表情像極了待宰的羔羊,張揚抿了抿嘴唇,腦子不知怎麼突然蹦出了一句話,我是國家幹部,我是『共產』黨員啊,張揚啊張揚,考驗你黨『性』原則的時候到了。

    

Snap Time:2018-01-23 13:41:22  ExecTime:0.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