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六十九章竊玉偷香(上)


    第五百六十九章【竊玉偷香】(上)

    張大官人笑道:“月黑風高殺人夜,哪有人看見。”

    秦清道:“說得挺人的,快開車,我都答應我爸要早點回去。”

    張揚道:“那我呢?”

    秦清笑道:“你當然是從哪來到哪去,要是真不想走,就隨便找一家旅館住下,不過最近我忙著開發區的事情,明天也沒時間陪你。”

    張揚道:“那啥……真要回去?”言語中充滿了失落。

    秦清點了點頭道:“時間還早,你去我家坐一會兒,陪我爸好好聊聊,他在嵐山呆膩了,正琢磨著要回江城呢。”

    張揚笑道:“也好。”

    秦傳良要回江城的事情已經醞釀許久,秦清對父親還是不放心的,畢竟現在秦白也去了江城新機場現場工地,不可能每天都回家,父親返回江城之後就得一個人住。他本身手腳又不方便,身邊沒有人照顧怎麼行。

    秦傳良看到張揚一起回來,也十分高興,他剛剛才和兒子通過電話,樂向秦清道:“小白剛剛打電話過來,最近工作不錯,情緒也很好,我看他從過去那件事中恢複過來了。”說完之後又補充了一句:“真是有些想他了。”

    秦清當然知道父親說這句話的目的,輕聲道:“爸,要不我抽時間陪你回一趟江城,看看小白?”

    秦傳良搖了搖頭:“你工作這麼忙,怎麼抽得出時間?”

    秦清道:“爸,既然小白的情緒都穩定了,你還是安心在嵐山住著,我答應你,等明年春節送你回去,讓你在江城多住一些日子。”

    秦傳良眼巴巴的看著張揚,是想讓張揚幫他說話。

    張大官人咳嗽了一聲道:“要不讓秦叔叔回去吧,你讓他住在這兒,他總是牽腸掛肚的也不安心。”

    秦清白了他一眼道:“我爸手腳不利索,回去哪有人照顧啊?”

    秦傳良道:“我有手有腳的,自己可以照顧自己。”

    秦清苦口婆心道:“小白現在多數時間都在豐澤新機場工地,你就算回去了,也不可能天天都見到他。”

    秦傳良道:“小清,我說實話吧,李副市長最近邀請我回去當文化顧問,我在嵐山呆著也是一個人,你整天早出晚歸的,你比小白堅強的多,我來這沒有一天能睡個安穩覺,總是想起小白的事情。”

    秦清歎了口氣道:“爸,你可真是偏心啊!”

    張揚笑了起來:“秦叔叔想家也很正常,要不這麼著,回去讓秦白給物『色』一個保姆,照顧秦叔叔的起居。”

    秦清也看出父親回去的意願很堅決,也不好繼續阻止他,終於點了點頭道:“那好,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要再像過去那樣,當顧問就是顧問,別覺著自己跟年輕人一樣,工作起來廢寢忘食的。”

    秦傳良道:“你放心吧,最近我身體好的很,張揚教給我的那些養生功夫,我每天都在鍛煉,感覺比年輕的時候還要健康。”

    張揚笑道:“秦叔叔的身體沒問題的。”

    秦清聽他這樣說,自然相信,張揚的醫術她是清楚的。

    張揚和秦傳良又聊了幾句,起身告辭。秦清把他送出門外,張揚眼巴巴的看著她,秦清知道張揚心舍不得這麼走,小聲道:“等我忙完這陣子,抽時間好好陪陪你。”

    張揚笑道:“明白!”

    秦清向身後又看了看,有些歉意道:“我爸……”

    張揚知道秦傳良在家,秦清不方便和自己一起出去,他笑道:“明白,咱們日久天長呢。”

    秦清俏臉紅了紅,什麼話到這廝的嘴總感覺有些變味兒,她柔聲道:“睡個好覺,明天要是不急著走,我盡量抽時間陪陪你。”

    張揚道:“明天上午就得回去了,體委那邊也是一攤子事兒,既然幹了就得幹出一個人樣。”

    秦清對張揚是了解的,他雖然看似玩世不恭,可對待工作卻很認真,輕聲道:“工作不用太拚命,一定要注意身體。”

    張揚笑道:“這些話應該是我向你說才對。”

    秦清點了點頭道:“我懂得照顧自己,反倒你整天一個人……”說到這,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海心要是真能去你那工作倒也不錯。”

    張揚哈哈笑道:“說笑罷了,人家老爺子是嵐山市委書記,還愁找不到發揮能量的地方?”

    秦清道:“早點回去休息吧,你也累了一天了。”

    張揚揮了揮手,走出一段距離,回過身去,卻見秦清還在門前脈脈含情的看著他,秦清舍不得張揚這樣離去,可是社會現實卻由不得他們隨心所欲的相戀,看到張揚轉過身來,秦清依依不舍的揮了揮手,隨手關上了房門。一顆芳心悵然若失,官職越高,顧忌越多,本以為張揚來到南錫之後,他們的距離拉近了不少,就能夠時常在一起,可是繁忙的工作已經牽涉了她的大部分精力,張揚來到南錫,又要顧及到周圍人的看法,連多陪他一下都不可能,秦清感覺到自己就快要被工作綁架,這種時候,秦清才明白當一個普普通通女人的幸福。

    回到客廳,秦傳良為她煮了銀耳燕窩粥,秦清喝了一碗,關切道:“爸,這麼晚了,趕緊休息吧。”

    秦傳良點了點頭道:“洗澡水已經給你放好了,早點洗澡休息,明天你一早還得起來工作。”

    秦清溫婉笑道:“爸,你要是走了,以後誰給我煮夜宵?”

    秦傳良道:“那就找個好婆家趕緊嫁了。”

    秦清搖了搖頭,端著碗去廚房洗了。

    秦傳良聽到廚房內嘩嘩的水流聲,情不自禁歎了一口氣,看來兒女大了都由不得自己,他們的感情事還是他們自己處理吧。

    秦清洗完澡返回自己的房內,有些疲倦的『揉』了『揉』脖子,想起張揚走時依依不舍的樣子,不禁歎了一口氣,可忽然有人在她玉『臀』之上輕輕捏了一記,秦清大駭,張口想要尖叫,卻被一隻大手捂住了嘴巴,張揚熟悉的氣息包容著她,魁梧的身軀將秦清的嬌軀擠壓到牆上,秦清瞪大眼睛看著,她的眼睛很快就適應了黑暗,看到一個頭戴絲襪的家夥。

    秦清抬腳向他踢去,他早有防備,膝蓋一曲將秦清溫軟的大腿壓住,低聲道:“秦市長,對不住,今晚我想劫個『色』……”

    秦清咬著嘴唇,強忍著沒笑出來,這廝真是可惡到了極點,她壓低聲音道:“我要是寧死不從呢?”

    張大官人嘿嘿笑道:“那,我就用強。”

    “你敢,我就去法院告你。”秦清一雙美眸充滿挑釁的看著他。

    張揚的大手很不安分的撫『摸』著秦清的豐『臀』,被秦清一巴掌打到一邊。張揚又伸手去解她的浴袍,忽然聽到外麵傳來腳步聲,兩人對望著,腳步聲越來越近,秦清指了指衣櫃,張大官人慌慌張張拉開櫃門鑽了進去。

    秦清迅速整理了一下衣服,剛剛整理好就聽到門外傳來父親的聲音:“小清,睡了沒有?”

    秦清道:“爸,我已經睡下了。”

    秦傳良歎了口氣道:“小清,有句話我想跟你說。”

    秦清向衣櫃看了看,這才打開燈,拉開了房門,裝出睡眼惺忪的樣子:“爸,這麼晚了,有什麼重要事情?”

    秦傳良也沒有進門,站在門口道:“小清,你覺著張揚怎麼樣?”

    秦清微微一怔,想不到父親大半夜突然想起了這件事,她不禁笑道:“小夥子不錯啊,我都把他當親弟弟看待。”

    秦傳良道:“他對你怎樣我看在眼,你對他怎樣,我心明白。”

    一句話說得秦清俏臉緋紅,她嗔怪道:“爸,您大半夜的胡說什麼?趕緊回去睡吧。”

    秦傳良道:“女孩子大了總得要找個人家,爸年紀大了,總不可能陪你一輩子。”

    秦清道:“爸,您要是不放心我,就別回江城了,還是留在嵐山。”

    秦傳良笑道:“一說你的終身大事就跟我打岔,好了,我不說了。”

    秦清關上房門,耳朵貼在房門上,確信父親已經走了,這才走過去拉開了衣櫥,張揚躲在衣櫥,頭上仍然套著絲襪,秦清看到他的樣子當真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伸手將絲襪給拽了下來,一看就知道這絲襪是自己的,這廝一定是趁著自己洗澡的時候偷偷溜進來的,居然還想出了絲襪套頭的一招。

    張揚笑著走了出來,卻被秦清用力推倒在床上,一雙鳳目虎視眈眈的看著他,纖手這下兩人換了個位置,秦清雙手卡住他的脖子,低聲道:“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跑到我這來劫『色』。”

    張大官人做可憐狀:“秦市長饒命,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

    秦清女強人的風範展『露』無遺:“不給你一點教訓,你不知道我的厲害。”

    張大官人可憐兮兮道:“莫非,你想用強?”

    秦清俏臉之上蒙上一層嫵媚的羞『色』:“你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張大官人雖然剛猛無比,可秦副市長深諳以柔克剛的道理,兩人在黑暗之中悄聲無息的纏綿起來……

    淩晨一點鍾的時候,張大官人意猶未盡的從秦清身上爬起,在她俏臉之上親吻了兩記,低聲道:“乖,好好睡覺,明天早晨我請你喝早茶。”

    秦清被這廝折騰的周身酸麻,慵懶無力道:“走這麼早?”

    張揚笑道:“月黑風高,我剛好借著夜『色』的掩護溜出去。”

    秦清點了點頭,伸手『摸』了『摸』張揚的麵龐道:“你真是辛苦!”

    張大官人低聲笑道:“為了你,不辛苦,做賊我也甘心情願。”他穿好衣服,套上絲襪,推開秦清的窗戶,飛身一躍,瞬間消失在夜『色』之中。

    秦清笑著搖了搖頭,起身去關窗,忽然聽到外麵一聲怒喝:“站住!”借著遠處的路燈望去,卻是兩名巡夜的保安發現了那道突然竄出的黑影。

    那黑影正是張揚,他沒想到這麼晚了還有保安出來巡夜,暗叫倒黴,腳下卻不敢有絲毫的停留,快步衝向遠方,又有幾名保安圍堵過來,張大官人這個鬱悶啊,今晚真是出師不利,想不到偷香竊玉也遇到阻礙,遠處聽到狼狗的叫聲,這個時候距離大院的圍牆還遠,張揚看了看右側,大步溜了過去,騰空一躍,右手在圍牆上輕輕一搭,身體已經騰空躍入院落之中。

    幾名保安會合在一起,發現剛才的黑影已經不見蹤影,最先發現張揚的那名保安道:“奇怪,剛才明明看到一個人從這經過的。”

    幾個人拿著手燈照了照房門,其中一人道:“是常書記家!”

    張揚這會兒已經溜到小樓右側的樹叢中藏了起來,夜深人靜,外麵的說話聲他聽得清清楚楚,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稀糊塗的逃到了常頌家院子,心中暗叫晦氣,今晚劫『色』中途被秦傳良打斷,從秦清那出來又被保安發現,看來自己出門的時候忘了看黃曆,隻希望那幾名保安追到這為止,千萬別再到麵搜索了。

    外麵手燈不斷晃動,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道:“必須進去看看,萬一真的有人進去,對常書記和家人不利就麻煩了。”

    

Snap Time:2018-04-25 15:03:13  ExecTime:0.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