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六十八章背後拆台(下)


    第五百六十八章【背後拆台】(下)

    常海心帶著張揚來到了自己家,常頌剛剛到家不久,正蹲在院子的魚池前喂著他的錦鯉,看到張揚進來,常頌隨手將魚食全都扔到了水池,一時間錦鯉全都擁到了一起,水池內就像沸騰了一樣。

    張揚笑著叫了一聲:“常書記!”

    常頌笑著點了點頭:“什麼時候來的?”

    在常頌麵前張揚沒必要撒謊:“今天跟龔市長一起來的。”

    常頌聽到龔奇偉的名字,他明白了,張揚這次前來十有八九是幫著龔奇偉當說客的。他也沒有點破,在一旁洗了洗手,來到客廳,張揚跟著他的腳步來到了客廳內。

    常頌向女兒道:“海心,去把我書房的大紅袍拿出來泡上。”

    張揚道:“別這麼隆重,我過來就是想問點事兒,馬上還得出去吃飯。”

    常頌微笑道:“還以為你晚上能在我這陪我喝上兩杯呢。”

    張揚道:“公務繁忙,身不由己啊!”這句話說得官味十足。

    常頌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小子說出話來就是那麼逗人。

    張大官人仿佛有些尷尬,咳嗽了一聲道:“常書記,咱不帶這麼笑話人的,你是市委書記,我是體委主任,你有大事,我有小事兒,可我那也是公務,你笑話我,太傷自尊了。”

    常頌道:“你太敏感了才對,你哪隻耳朵聽到我在笑話你啊?”

    張揚也隻是故意這麼說,笑眯眯道:“常書記,您目光如炬,我今天來得目的,你明白哈!”

    常頌暗笑,嘴上卻故意道:“你都不說,我明白什麼?”

    張揚道:“還不就是深水港的事情,龔市長今兒不是都跟你說了嗎?”

    常頌點了點頭道:“說了!”

    張揚道:“您怎麼打算的?”

    常頌道:“什麼怎麼打算的?”

    張揚道:“合作開發深水港啊!”他發現常頌自從擔任嵐山市市委書記之後,也開始學會玩起了太極,其實並不是常頌想玩太極,而是這件事搞得常頌也頗為無奈。

    常頌道:“這件事啊!”他說完搖了搖頭。

    張揚道:“您搖頭是什麼意思?是答應了還是不答應?”

    常頌道:“張揚,我問你,龔奇偉來我們嵐山談合作開發深水港的事情究竟是他自己的意思,還是你們南錫市所有市領導的共識?”

    張揚一琢磨就知道常頌十有八九找徐光然了解情況了,而且徐光然很可能在背後拆台,想到這張揚不禁有些惱火,這個徐光然什麼人啊,一位市委書記,格局怎麼就這麼低,非但不支持手下人的工作,反而想盡一切辦法製造困難。

    常頌看到張揚半天不說話,還以為把他問住了,歎了口氣道:“張揚啊,有些事並不像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做工作不能僅靠熱情就夠了。”

    張揚道:“龔市長來嵐山談共同開發深水港的事情不僅僅是他自己的意思,也是省委喬書記的意思。”

    常頌愣了,張揚的這個答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低聲道:“當真?”

    張揚點了點頭道:“南錫深水港遇到了很嚴重的資金問題,因為深水港籌建之初,主要依靠的就是外資投入,所以從當初就埋下了隱患。深水港的兩大投資商星月集團和何長安幾乎在同時暫停了投資計劃,南錫方麵的財政遇到了空前挑戰,可以說現在他們是把財政支出的大部分都放在了深水港上。”張大官人說起這件事是實事求是,其中也包含著一定的怨念,因為深水港的事情,也影響到了南錫市在體育方麵的投資,搞得他這個體委主任現在就像一個叫花子,隻能琢磨著伸手去外麵化緣。

    常頌對南錫的財政困難是有所耳聞的,可是他的首要任務是搞好嵐山,南錫的事情不屬於他管轄的範圍內,也輪不到他管,他微笑道:“我聽徐書記說現在投資商已經準備重新投資了。”

    張揚道:“打腫臉充胖子罷了,星月集團是答應回來投資,可是他們又提出了一個條件,讓市把體育場體委的那塊地出讓給他們,作價五千萬,但是現在不給錢,以後從他們在深水港應得的利益中扣除。”

    常頌愕然道:“這不是一分錢不出嗎?”

    “可不是嘛,常書記換成你,你會不會答應?這幫投資商根本就是蹬鼻子上臉,他們看出深水港的資金困難,市又急於把深水港建起來,所以才趁機加籌碼,提條件,這根本就是不守信用,也是對『政府』尊嚴的挑戰。”

    常頌道:“徐書記答應了?”

    張揚道:“他急於解決深水港的資金問題,答應了,可出讓的是屬於體委的土地,我不能答應,我和龔市長私下一合計,我們兩人去省告狀了。”常頌不是外人,所以張揚將實情托盤相告。

    常頌不禁莞爾,看不出南錫的事情還真是錯綜複雜,張揚去了徐光然那,可真夠他頭疼的。

    張揚道:“我們之所以去省也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可喬書記認為南錫的事情應該我們南錫自己解決,並不願意做太多的幹涉,龔市長是個很有想法的人,在對待投資商的態度上,他和我的觀點一致,認為原則上的問題不能讓步,龔市長提出可以聯手嵐山共同開發深水港,共同投資共同獲利。”

    常頌道:“這件事並沒有得到徐書記的認同啊。”

    張揚不屑道:“他當然不會認同,因為他害怕合作會分薄自己的政績。”

    常頌板起麵孔道:“張揚,不可以這樣說你的領導,可能他有自己的想法。”

    張揚道:“龔市長從省回來之後,向他提出聯合嵐山共同開發,你知道他怎麼做?當即就把龔市長分管的體育工作給拿下,不知這件事怎麼傳到了省,喬書記出麵幹涉,他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深水港交給了龔市長負責。”

    常頌明白了,難怪張揚會說這件事是喬書記的意思,從目前了解到的情況來看,龔奇偉接手深水港指揮權肯定非徐光然所願,常頌和徐光然的私交雖然不錯,可是對徐光然的政治手段並不了解,從他目前了解到的事情來看,龔奇偉的建議應該更顧及到南錫的利益和平海的大局。

    深水港這麼大的工程擁有著美好的經濟前景和豐厚的回報,其帶來的政治利益也是不可忽視的,張揚有句話說的很對,徐光然害怕合作會分薄他的政績,中國的官場曆來就是如此。

    常頌道:“這件事很複雜,如果處理不當可能會損害我們兩座城市之間的良好關係。”

    張揚道:“常書記,您個人希望和南錫合作建設深水港嗎?”

    常頌微笑道:“我算看出來了,你這小子就是想『逼』我表態。”他點了點頭道:“如果徐書記那邊真的需要我們嵐山的幫助,作為兄弟城市,我們會盡一切能力來幫助南錫。”隨即又話鋒一轉道:“不過現在看來,南錫應該有能力自己處理好這件事。”

    張揚知道常頌有著不少的顧忌,他旁敲側擊道:“常書記,其實你的有些想法可以和省溝通溝通,畢竟深水港不僅僅屬於南錫,也屬於平海。”

    常頌馬上就明白了,張揚是想讓他幫忙往省吹風,讓省領導知道,嵐山方麵願意合作開發,可是南錫不同意,這不是等於把徐光然推到困境之中嗎?常頌為人從來都是光明磊落,這種背後陰人的手段他幹不出來,再者說,他和徐光然的關係也不允許他這樣做。

    張揚沒能從常頌嘴得到肯定的答複,多少有些失望,當晚他和常海心、秦清一起前往翠雲湖的水上人家吃飯。

    晚飯是飛捷的老板蔣奇偉做東,張揚本來約了龔奇偉,可龔奇偉下午因為深水港那邊有事要處理,急著回去了。當晚出席晚宴的還有常海龍和未婚妻薛燕,兩人已經訂婚了,不過婚期卻沒有定下來。水上人家的老板彭軍祥聽說張揚來了,中途也趕了過來,他一進門就道:“今天這頓我做東。”

    蔣奇偉笑道:“我原來也沒打算做東,選這兒吃飯就是為了讓你做東,可來到這,沒見到你現身,還以為你害怕結賬故意躲起來了呢。”

    彭軍祥笑道:“我是那種人嗎?張主任是我的老朋友,我請都請不來呢,這頓飯想吃什麼點什麼,我去廚房交代一下,讓他們拿出最高的水準。”

    常海龍抗議道:“彭老板,你一說我還真得提點意見,最近你這水上人家的飯菜是越來越不如從前了,這樣可不行。”

    彭軍祥賠著笑道:“什麼菜都有吃膩的時候,最近我正琢磨著改進一下菜式呢,今晚你們嚐嚐,如果不滿意,我把廚房的廚師全都趕走。”

    常海龍笑道:“沒那麼誇張,隻是提點建議,你別難為人家啊。”

    彭軍祥離去之後,蔣奇偉也道:“水上人家的菜肴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再好的飯菜都有吃膩的時候。”

    常海龍道:“也是,現在做什麼生意都不容易,我們裝修公司也是這樣,必須把握住時下流行的風格,今年簡約風,明年改成簡歐了,可這邊沒轉換呢,田園、地中海又流行了,想賺大錢就得走在別人前頭。”

    張揚樂道:“你不愁賺錢,整天忙得團團轉,生意都做不完。”常海龍是個生意經,這兩年他的裝修公司也是越做越大。

    常海龍笑道:“這年頭誰會嫌錢咬手啊,我聽說你把新體育中心的建設工程交給了梁成龍的豐裕集團,內裝修可得給我留著。”當天沒有外人,所以常海龍也就直接了當的把這件事說了出來。

    張揚道:“墊資你幹嗎?”

    常海龍道:“我不放心別人還不放心你啊,幹,你要是敢賴賬,我跟著你去體委當官去,讓你管我一輩子飯。”

    張揚笑道:“可惜你是個男的,要是個小姑娘,我還真得考慮賴賬呢。”

    滿桌人都笑了起來。

    張揚道:“其實不用你說,我早就打好了你的主意,不過是部分工程,你的公司實力擺在那,我對你有信心,再說了,我這個人一向奉行一個準則,肥水不流外人田。”

    秦清忍不住笑道:“你啊,說得冠冕堂皇,就不怕別人說你假公濟私。”

    張揚道:“有道是,舉賢不避親,真的有本事,就不怕人說。”他笑眯眯看著常海心道:“常秘書,你說是不是啊?”

    常海心道:“我不知道,你說的事情太深奧,我想不明白。”

    眾人又笑了起來。

    秦清道:“海心馬上要去圖書館工作了,一心想要專心做學問,我留她都留不住。”

    張揚道:“那哪兒行呢?常海心同誌,你這麼年輕,正是要為黨和國家奮鬥青春的時候,去圖書館那地方哪能實現你的價值,要不這樣,你來南錫市體委吧,我正在籌備省運會工作,缺人啊,真的,你要是能來,那些雞鴨腸子文字我就沒啥障礙了。”

    常海心道:“我本來就想落個清淨,你那邊豈不是更『亂』,我才不去呢。”話雖然這麼說,可心卻不免微微一動。

    秦清微笑道:“海心,不妨考慮一下,你不喜歡『政府』枯燥乏味的事情,體委工作不錯,南錫離家這麼近,你去了之後,也省得老有人說常書記照顧你,到那邊我也放心,有張揚在誰也不敢欺負你。”

    常海龍也跟著幫襯道:“我看這個提議不錯,海心,幹脆你去南錫體委吧,我馬上去那邊接工程,你剛好幫我盯著。”

    常海心道:“拜托,你這個人能不能公私分明啊。”

    一群人說的熱鬧,好像常海心真的去了南錫一樣。

    當晚彭軍祥特地交代廚房,一定要盡心把這桌的飯菜弄好,有了關照就是不一樣,連本來對水上人家頗有微詞的常海龍也說不出不字來。

    彭軍祥忙完之後回到包間,先敬了張揚兩杯酒,自從他從江城抽出資金之後,和張揚見麵的機會也少了,現在聽說江城魚米之鄉的生意被蘇小紅經營的火爆至極,和他離開時候的冷清簡直是天壤之別,心中頗多感慨,如果自己當初不離開江城,現在想必情況也會好得多。

    蔣奇偉和張揚偶然談起歡顏廣告公司,提起何卓成,因為張揚的麵子,蔣奇偉照顧了何卓成不少的生意,不過提起這個人蔣奇偉還是歎了口氣道:“他的那家廣告公司太不正規,上次幫我搞得燈箱多數都不符合標準,錢我給了他,後來他又找我來談生意,我隻給了他一些小生意。”

    張揚有些不好意思,如果不是因為何歆顏,他才不會幫何卓成這個忙,張揚道:“他真要是不行,你就別搭理他。”

    蔣奇偉笑道:“小事情而已,我現在對他的驗收也嚴格了許多,不過這個人不是做生意的材料。”

    張揚點了點頭,心中已經決定,下次見到何卓成的時候一定要好好敲打他一番。

    臨結束的時候,張揚拿出一遝球票,這是下周在南錫體育場舉辦的明星足球賽的貴賓票,張揚隨身帶了不少,方便送人情,薛燕對此很是喜歡,她本身是不喜歡看足球的,不過這次的球賽主要是看明星。

    離開水上人家,張揚主動請纓道:“秦市長,我送你回去吧。”

    秦清暗責這廝當著這麼多人實在目的『性』太明顯了,其實她和常海龍兄妹一路,搭他們的車就行。可張揚既然這麼說了,她也不能再偽裝什麼,微笑道:“也好,順便去我家,和我爸好好聊聊。”這句話就有欲蓋彌彰之嫌了。秦清和張揚之間的事情誰都聽說過不少,可誰也不會多說什麼。

    眾人分手之後,秦清上了張揚的皮卡車,關上車門禁不住有些嗔怪道:“非要當著這麼多人說?”

    張揚道:“想了為什麼不能說?我這人不膽敢說,而且敢幹!”大手探過去在秦清大腿之上輕輕捏了一下,秦清啐了一聲,伸手在他手臂上打了一下:“要死了你,不怕被別人看到!”

    

Snap Time:2018-07-19 16:02:32  ExecTime: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