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六十八章背後拆台(上)


    第五百六十八章【背後拆台】(上)

    吳明自從競爭市委書記落敗,整個人變得低調了許多,他本不想發言,可常頌既然點到了他的頭上,他不說點意見也不好,吳明道:“深水港工程大家都很清楚,當初南錫和嵐山之間為了爭奪這個項目,經過了一番苦苦競爭,這件事常市長最清楚。”

    常淩空笑著點了點頭,想起當初在深水港工程的競爭上,他為南錫立下了汗馬功勞。南錫雖然一直都是嵐山的老大哥,可在近幾年的發展中,嵐山發展的速度明顯超過南錫,他在南錫的時候,市委書記徐光然曾經不止一次的說過,大家要努力搞好南錫的經濟,再這樣下去,就要被嵐山這個小兄弟遠遠甩在身後了,深水港的事情徐光然當時給他下了死命令,誌在必得,常淩空為了深水港花費了很大一番苦功。

    吳明道:“拋開深水港工程本身的重大意義不談,深水港開工已有一段時間,當初他們不提出聯合開發,現在提出聯合開發共同建設,其根本原因就是他們遇到了困難,南錫市的財政已經無法支持這麼一項巨大的工程。”

    吳明的話並沒有遭到任何的異議,大家都清楚他所說的都是事實。

    常頌道:“此前我就已經聽說過南錫深水港遇到了資金問題,現在看來果然是事實。”說這話的時候,他看了看常淩空。

    常淩空明白自己是時候該說話了,他是最清楚內情的人,常淩空道:“在我來嵐山之前,南錫深水港的投資就出現了一些問題,深水港的兩個主要投資商都沒有如期將資金到位,現在看來這一問題仍然沒有得到改善,因為我過去是深水港項目的負責人,現在是嵐山市市長,我的位置決定我不能說太具有傾向『性』的話,我隻能針對深水港本身說兩句。深水港工程無疑是前景遠大的,深水港的建成不但會對南錫的經濟有好處,也會極大地促進嵐山市的經濟發展,但是深水港工程量這麼大,資金的投入又是巨大的,短期內不可能見到明顯的效益。”

    常頌道:“淩空,你對南錫市副市長龔奇偉提出的聯合開發深水港有什麼意見?”

    常淩空笑道:“常書記,我剛才已經說過,我並不方便發表我的看法,我對龔奇偉同誌了解也不太多,畢竟我們共事的時間不久,我隻是提出一件事供大家參考,聯合開發究竟是南錫市全體領導的一致想法,還是龔奇偉同誌一個人的想法?”

    所有常委都沉默了下去,常淩空提出的這件事極為重要,南錫市當家的是徐光然,深水港聯合開發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他不直接找常頌通氣,前來溝通這件事的卻是副市長龔奇偉,這其中究竟包含著怎樣的微妙?

    常頌點了點頭,又轉向秦清道:“小秦,你也說說自己的想法。”

    秦清微笑道:“我對深水港的了解比不上常市長,如果讓我說,我隻能從嵐山本身,以及深水港可能帶給嵐山的意義來講,過去我們嵐山和南錫競爭深水港的建設權,其根本原因是,兩個城市都看到了深水港的美好前景,都想把握住這次飛躍發展的機遇,嵐山最後沒能競爭過南錫,深水港最終落戶南錫,可這並不代表著深水港對嵐山就沒有任何的意義,南錫和嵐山緊密相連,從深水港的選址可以看出,距離南錫市中心三十五公,可距離我們嵐山市中心也不過五十公,深水港建成之後,我們嵐山會從中受益很大。至於南錫方麵提出和我們聯合開發共同建設,我認為是一件好事,這麼好的一次契機,早期加入受益無窮,當然這隻是我的個人觀點,僅供大家參考。”

    常頌微笑道:“好,今天對深水港的談論就到此為止,我好好考慮考慮再說。”

    常委會之後,常頌將常淩空單獨留了下來,常淩空知道他肯定是要征求自己對深水港的意見。

    果不其然,常頌道:“淩空啊,其實常委會討論隻是一個形式,誰也不如你對深水港的情況了解,剛才龔奇偉找到我,提出聯合建設深水港的事情,我當時就想把你叫過去。”

    常淩空道:“常書記,我剛才已經說了,南錫方麵對深水港工程很重視,既然決定聯合開發,為什麼徐書記不找您直接通氣?而讓龔奇偉過來?”他歎了口氣道:“南錫市的情況我是清楚的,我走後,徐書記讓陳浩接手我的工作,陳浩處理問題沉穩有餘機智不足,可以說這段時間困擾深水港的資金問題始終沒有得到解決。龔奇偉同誌過去分管的是體育文化,他主管深水港項目很突然,我看這件事還是先了解清楚到底南錫的內部發生了什麼,然後再做定論。”

    常頌點了點頭:“不考慮其他的因素,單就深水港而言,如果南錫準備和我們聯合開發,你覺著可行嗎?”

    常淩空雙目一亮:“常書記,如果南錫領導層真的達成了一致,準備和我們聯合開發深水港,這絕對是一件大好事,到時候我會親自出麵去抓深水港的事情,我相信我過去有能力把深水港工程搞起來,現在就有能力把深水港搞好。”

    常頌讚道:“好,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既然你這麼有信心,我馬上就聯係這件事。”

    聽從常淩空的建議,常頌還是先給南錫市市委書記徐光然通了個電話,他和徐光然的私交還算不錯,不然當初也不會讓張揚幫忙給徐光然治療痛風病,如果當初張揚知道徐光然是這種角『色』,他絕不會這麼痛快的答應幫忙治療。

    徐光然的反應出乎常頌的意料之外,徐光然聽常頌說完,表現的十分愕然:“龔奇偉不是去你們那拉投資嗎?怎麼?他居然說聯合開發?他怎麼可以擅自做主呢?”

    常頌聽徐光然這麼講,馬上就有些明白了,常淩空說得不錯,龔奇偉這次過來並沒有得到南錫市領導層的一致同意,深水港這麼大的政績工程,換成誰也不會輕易拱手相讓的,讓嵐山加入,等於將已經到手的一半政績就分給了他們,徐光然不會甘心。常頌道:“老徐啊,龔奇偉是你的人,沒你的命令他敢跑到我這來說聯合開發共同建設的事情?”常頌對徐光然現在的表現還是有些懷疑的。

    徐光然歎了口氣道:“老常啊,可能是我對他『逼』得太緊了,你知道的,我們深水港在資金上出現了一些問題,陳浩已經被我給從深水港上撤了下去,龔奇偉上了沒幾天,如果他還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我一樣不會客氣,可能就是因為這件事,他著急了,所以想出了這個主意。這小子,回頭我會好好批評批評他,怎麼都是一個副廳級幹部,怎麼可以在外麵信口開河嘛。”

    常頌心中有些不高興了,嘴上道:“看來是我誤會了。”

    徐光然道:“還是要謝謝你的關心啊。”

    常頌笑道:“兄弟城市之間,關心也是應該的,我和龔奇偉談了談,發現這個人還是很務實的。”

    徐光然在電話那頭不禁皺起了眉頭,常頌這句話什麼意思?龔奇偉務實,難道影『射』自己不務實?徐光然笑道:“難得有人這麼欣賞他,不過我得給你提個醒,不能再把我的人挖走了,如果不是你們挖走了常淩空,我這邊深水港的工程也不會遇到這麼多的困難。”

    常頌哈哈笑道:“這你可怪不了我,淩空同誌來我們嵐山擔任市長,是省的主意,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徐光然感歎道:“淩空是個有本事的人,放走他我真的很不甘心。”

    常頌道:“我看龔奇偉也是個很有抱負的年輕人。”

    徐光然道:“哪個年輕幹部不是胸懷大誌,可真有本事的又有幾個?”

    雖然隻是寥寥數語,常頌已經聽出徐光然對龔奇偉抱有成見。聽話聽音,徐光然看來根本就沒有和嵐山聯合開發深水港的意思,自己又何苦自作多情。常頌道:“是不是資金的缺口很大啊?”

    徐光然笑道:“這麼大的工程,出現資金問題也是正常,目前正在和投資商談判,現在的投資商啊,一個比一個精明,想盡一切辦法從我們這要求優惠待遇,想起來真是頭大。”

    常頌道:“有困難說一聲,我們在可能的情況下還是能夠提供一些幫助的。”

    徐光然道:“謝謝了,常書記,真要是過不去這一關,我會親自去嵐山找你求援。”他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龔奇偉去隻代表他自己,並不代表他徐光然的意思,南錫是遇到了困難,可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常頌笑了笑,和徐光然道別後掛上了電話。

    常頌真是沒想到這件事會弄成這樣,很明顯南錫市領導層內部出現了問題,上下級之間的步調都不一致。龔奇偉這邊來談合作,身為書記的徐光然不但不支持,反而在身後拆台,常頌也懶得繼續考慮這件事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吧,南錫的事情和他們無關。

    秦清今天回來的很早,她和常海心同路,常海心路上提出想調去市圖書館的事情,前些日子因為看到秦清太忙,所以她一直沒好意思提,最近開發區的準備工作也差不多了,創建文明城市的資料也幫著準備了差不多,秦清未來的秘書人選她也幫著物『色』好了,今年從東江大學哲學係畢業的大學生周慧寧,很聰明的一個女孩兒。

    秦清聽常海心又提起這件事,秀眉不禁顰起,她也不舍得讓常海心走,合作這麼久,往往自己一個眼神,常海心就知道她想的什麼,配合如此默契的秘書並不多見,可她也知道,常海心有常海心的未來,終有一天會離開自己單飛,常頌把她放在自己身邊的目的也是為了鍛煉她,人家也不想讓女兒一輩子在她的身邊當秘書,可秦清納悶的是,常海心為什麼要選擇市圖書館,她不解道:“海心,不是我不想放你走,可你還年輕,圖書館那是退休養老的地方,你去那兒怎麼能夠體現你的人生價值?”

    常海心道:“我不喜歡政治上的事情,太複雜,看著累,圖書館多好,單純的很。”

    秦清道:“隻要是機關單位就沒有絕對單純的地方,海心,你還是再考慮考慮,就算你不打算在我身邊當秘書了,還是應該到一個更能發揮你能力的地方。你讀了這麼多年的大學,去了圖書館學到的東西就白費了。”

    常海心笑道:“去了圖書館,我就有更多的時間寫東西,我就有機會成為女詩人,女作家了。”

    秦清無奈的搖了搖頭,汽車駛到她家門前,秦清和常海心同時看到了那輛停在門前的皮卡車,兩人心中都是一喜,同時想到張揚來了。

    常海心雖然很想去見張揚,可嘴上卻不能說,也不能表現出來。

    秦清知道常海心怎麼想的,下車的時候,向她道:“喂,好像張揚來了,一起下來打個招呼,人家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常海心這才跟著下了車,嘴上卻道:“他來了?喔,好像是他的車!”說完這句話,她臉上不禁有些發熱,自己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還好秦清沒有留意到她此時的表情。

    兩人還沒有走到院子,就聽到麵傳來秦傳良開懷的大笑聲。

    秦清推門走了進去,笑道:“我當是誰來了,我爸很久沒那麼開心了。”

    張揚轉過身去,卻見秦清穿著黑『色』的套裝,常海心是灰『色』套裝,都很職業,不過這麼職業的衣服穿在她們的身上,都絲毫沒有妨礙到她們窈窕的身姿,玲瓏有致,動人的很。常海心的肌膚已經恢複了昔日的無瑕,從她的臉上已經找不到任何的燒傷痕跡,一雙明眸望著張揚,雖然竭力裝出沉靜的樣子,可目光深處的喜悅還是流『露』了出來。

    秦清真的憔悴了不少,過去圓潤的下頜,如今都已經尖了,變成了典型的瓜子臉,可她的美卻沒有受到一分一毫的影響,豐腴有豐腴的好處,清減有清減的風姿,張揚的目光溜到秦副市長的胸前,雙峰依舊挺拔,還好,隻是臉上瘦了一些。

    秦清看到自打她們進門之後,這廝的一雙眼睛就不停打量,一句話都沒說,忍不住斥道:“怎麼?不認識我們兩個了?”

    張揚笑道:“清姐,剛才秦叔叔說你工作辛苦瘦了不少,所以我正在看你們兩個呢。”

    常海心道:“不是說你在南錫體委主任當的很威風嗎?怎麼突然來到嵐山了?工作這麼忙抽得開身嗎?”

    張揚道:“我是專程來探望秦叔叔的,再忙我也得來啊!”

    秦傳良眉開眼笑道:“難得張揚有心。”

    秦清忍不住拆穿他道:“爸,你別聽他說的好聽,這次來嵐山肯定是有事兒,我看十有八九和深水港的事情有關,是不是啊?”

    張揚笑道:“到底是我的老領導,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心中卻道,清姐啊清姐,到底是你了解我啊,我身上的哪部分你都清清楚楚的。

    秦清看到他一雙眼睛轉來轉去,料他心中沒有什麼好事,輕聲道:“龔市長今天去找過徐書記了,常委會上已經討論了他的建議。”

    張揚有些緊張道:“怎樣?有沒有結果?”

    秦清道:“這件事我不清楚,常委會上當時沒有什麼結果,具體的事情你要去問常書記。”

    張揚又向常海心看了看。

    常海心道:“你別看我,你要是想知道結果就去直接問我爸,你跟他這麼熟悉,有什麼不好說的?”

    張揚看了看時間,這個時候多數人都已經下班了。

    秦清知道他的意思,輕聲道:“常書記的車在我們前麵回來的,要不,你趁著這時候趕緊去問問。海心,你陪他過去。”

    張揚站起身來。

    秦傳良道:“張揚,晚上在家吃飯,我馬上準備。”

    張揚笑道:“秦叔叔,不了,我和他們約好了去水上人家,晚上我還有工作要談。”他不忘向秦清道:“清姐,晚上一起啊。”

    雖然張揚的目的是邀請秦清吃飯,可在秦清聽來,這廝的這句話中充滿了曖昧暗示的含義,幸虧她心理素質夠強,不然這會兒早就霞飛雙頰了。

    

Snap Time:2018-06-18 23:06:53  ExecTime: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