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六十三章生死之間(下)


    第五百六十三章【生死之間】(下)

    方臉歹徒怒吼道:“混賬,你給我下來!”

    又是一個黑乎乎的物體落了下來,這下沒人開槍了,不用問,一定是自己人的屍體,當那具屍體落在地上,所有人湊上去看的時候,卻聽到了槍響,這次落下的竟然不是屍體,而是活人,活生生的張大官人。

    近距離『射』擊原本就是張大官人的強項,一連三槍放倒了三個,一名歹徒想要舉槍『射』擊,卻被樸正義怒吼一聲撲倒在地,抓住他的手腕,死命地向地麵砸去。

    威脅金尚元的那名方臉歹徒驚愕之間,被金尚元趁機擰住手臂,一時間,十多名勇敢的男子已經衝上去加入戰團。

    誰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張揚能從五樓上直挺挺摔下來而安然無恙,事實上也沒有人顧得上去想這些事情,畢竟是群眾力量大,三名歹徒當場被張揚『射』殺,那名方臉歹徒和另外一個被他們抓住。

    樸正義因為父親的死早已被仇恨蒙住了雙眼,他舉槍就朝那名方臉歹徒走去,想要一槍『射』殺他為父親報仇。

    張揚阻止他道:“不可以!”

    樸正義怒吼道:“你滾開,我要殺了他為我爸爸報仇!”

    張揚道:“必須要留著他,我有話問他!”

    “你滾開!”樸正義竟然將槍口指向張揚。

    金尚元走了過去揚起手狠狠給了樸正義一個耳光:“你給我冷靜一點!”

    樸正義被打的懵在那,金尚元從他手中奪過手槍,樸正義無力的蹲了下去,低聲嗚咽起來。

    張揚抓住那名方臉歹徒,將他拖到一旁,冷笑道:“現在告訴我,炸彈藏在什麼地方,不然,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方臉歹徒冷冷看著他,用韓語罵了他一句。

    張揚聽不懂這廝說什麼,轉向金敏兒道:“他說什麼?”

    “他罵你呢!”

    張大官人火了,揚手就是一個嘴巴子打了過去,怒道:“『操』你大爺,給我放老實點,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張揚隨手在他身上幾處『穴』道『揉』捏了一下,那名歹徒頓時感覺周身宛如千萬隻螞蟻爬過,這種感覺又癢又疼,簡直無法忍受,他臉上的表情古怪到了極點,恨不能即刻死去,也好過在這被張揚折磨。

    張揚道:“我有一百零八種方法對付你,保證你每種滋味都會不同,你現在嚐到的隻是第一種。”

    金敏兒在一旁為他翻譯,也覺著有些殘忍,可她也清楚麵對這些窮凶極惡的歹徒來不得半點仁慈。

    張大官人沒來及使用一百零八種方法,僅僅用了三種方法,那方臉歹徒就說實話了:“在……在地下車庫……一輛牌號為平cr1735的汽車內……”

    張揚點了點頭,一拳就將他打得昏死過去。

    他起身向地下車庫的方向走去,金敏兒跟上他的腳步:“我和你一起去。”

    金尚元叫了聲:“敏兒!”

    金敏兒轉身向大伯笑了笑,仍然毅然決然的跟著張揚走了。

    就在他們清除藏匿在商貿城內歹徒的時候,外麵的軍隊和警察聯合動作,也成功清除掉藏身在靜海人民醫院的一名恐怖分子。

    距離恐怖分子最後通牒的時間僅僅剩下半個小時。

    韓國方麵終於傳來了消息,『政府』方麵經過慎重考慮,決定釋放李秉原,現在正護送李秉原前往監獄附近的軍用機場。

    權正泰接到消息後第一時間聯係了恐怖分子一方。

    對方冷冷道:“我要確保李將軍離開韓國的領空。”

    權正泰結束通訊之後,向佟秀秀道:“商貿城內的情況怎麼樣?”

    佟秀秀搖了搖頭,這段時間內無法和商貿城內聯係上,自然不清楚內部發生的情況,可是從麵接連不斷的爆炸和槍聲已經能夠推測到,麵的戰況十分激烈。目前他們已經掃除了恐怖分子潛藏在靜海人民醫院的暗哨。

    圍繞是否進入商貿城形成了兩個不同的意見,權正泰堅決認為要以靜製動,現在最好的方法就是等下去,南錫公安局長張德放也認同他的觀點,他害怕貿然的潛入會引起更嚴重的後果。

    而佟秀秀的觀點和已經趕到的南錫市軍分區司令員劉的觀點相同,他們認為是時候派出特種部隊潛入大樓內部了。

    劉道:“恐怖分子的承諾不可信,就算李秉原獲釋,也很難保證他們不去引爆炸彈,我們已經拔出了他們的暗哨,目前內部的情況很複雜,對我們來說,這半個小時的時間尤為珍貴,必須要充分利用,也許我們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將民眾轉移到安全的地方。”

    權正泰道:“你們的行為在冒險,不要忘記,恐怖分子就潛伏在大樓內,雖然拔出了他們的一個暗哨,可是在周圍在內部仍然有他們的人在,他們在密切關注我們的一舉一動,如果我們的行動被他們覺察到,有可能促使他們提前引爆炸彈,我國『政府』已經做出了讓步。”

    劉擲地有聲道:“這是在中國的土地上,你們韓國『政府』的任何讓步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佟秀秀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這時候,張揚又主動和她聯係,所有人都激動了起來,全都關注著佟秀秀手中的對講機。

    信號並不太好,張揚的聲音時斷時續:“幹掉了九個……大樓內應該沒有其他潛伏的恐怖分子……”

    權正泰忍不住大聲道:“你給我聽著,中止一切行動,我國『政府』已經同意釋放李秉原,這件事就要解決了。”

    張揚充滿道:“讓佟秀秀說話。”

    佟秀秀有些不屑的看了權正泰一眼,拿起對講機道:“你還好嗎?”

    “沒事……現在我正在前往尋找炸彈的路上,炸彈應該在地下停車場,一層大廳內暫時已經安全。”

    佟秀秀道:“保持聯係,現在我們隻剩下28分鍾,韓國方麵已經答應釋放李秉原,恐怖分子也同意李秉原離開韓國淩空之後會解除炸彈危機。”

    張揚笑道:“恐怖分子的話誰會相信?”

    軍分區司令劉道:“小張,你一定要盡快找到炸彈,隨時將情況反饋給我們。”

    張揚道:“放心吧,你誰啊?”

    “我是南錫軍分區司令員劉,這件事要是能解決,我會親自給你頒發勳章。”

    張揚樂了:“那啥,我正處還沒劈下來呢,你也是南錫市常委吧,幫我把這事兒給解決了。”

    劉也是一個極其爽快的漢子,朗聲道:“放心,等你排除了危機,正處包在我身上!”

    權正泰聽得莫名其妙,可現場的體製中人都聽得哭笑不得,這廝什麼人啊,這種時候居然還對正處的事情念念不忘,整一個官兒『迷』,不過再一想,又有哪個人能有張揚的胸懷和氣魄,在這種時候談笑風生,根本沒有流『露』出半點的畏懼,都說『共產』黨員的大無畏精神,人家這才是大無畏,人家這才是真正的革命樂觀主義。

    結束通話之後,劉馬上來到那幅韓國商貿城的結構圖前,他用手指點著地下管道的位置一直拖動到商貿城的樓下,大聲道:“開始行動!”

    張揚並沒費太多的功夫就找到了那輛名為平cr1735的廂式貨車,金敏兒用強光手電筒照『射』在車尾部:“就是這輛!”

    張揚看了看火車後麵的鎖,雙手擰住,內力貫注雙臂,硬生生將鐵鎖擰斷,拉開車廂大門,金敏兒用手燈照去,當他們看清麵的情況時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卻見車廂內全都是炸『藥』,計時器在其中倒計時,25分12秒,紅『色』的讀數在不停回跳著。

    張揚拿起對講機:“找到了,車廂內全都是炸『藥』,炸『藥』的威力足以將這座大樓夷為平地。”

    指揮部現場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張揚道:“我不知道該怎麼拆除它,是不是應該先將這輛車開出去?”

    佟秀秀慌忙阻止道:“不要輕舉妄動,也許炸彈的觸發裝置和汽車的點火裝置連在一起,隻要你啟動引擎,這輛汽車就會隨同商貿城一起灰飛湮滅。”

    張揚道:“怎麼辦?難道我什麼都不做,就在這等著它爆炸?現在還有不到二十四分鍾!”

    權正泰道:“千萬不要嚐試拆除炸彈,千萬不要……”因為緊張他的聲音都顫抖了起來。

    張揚望著不斷跳動的數字,內心前所未有的緊張,他向金敏兒道:“你回去,這邊交給我來處理。”

    “不!”金敏兒十分堅決道。

    張揚咬了咬嘴唇,他的目光落在對麵的一輛豐田霸道吉普車上,他大步走了過去,用槍托砸爛了玻璃,打開汽車,利用從間諜手冊上學到的知識,很快就將這輛吉普車打著,金敏兒從另外一側拉開車門走了上去。

    張揚道:“如果真的找不到辦法,我就用這輛車把那輛貨車拖出去。”他將吉普車開到廂式貨車前方,利用拖車繩將兩輛車連接在一起。

    金敏兒道:“我和你在一起。”

    張揚怒吼道:“不用!”

    此時他聽到了腳步聲,慌忙拉著金敏兒躲到一旁,舉起手中槍,此時他聽到一個聲音:“張主任!”

    張揚微微一怔,原來是中方特種部隊從地下管道成功潛入到了地下停車場內。他小心的應了一聲,這次從地下管道中潛入的特種隊員共有六人,其中一人是國安的爆破專家,他們來得正是時候。

    張揚把爆破專家第一時間叫到貨車前,看到那滿滿一車廂的烈『性』炸『藥』,爆破專家也不由得額頭冒汗了:“這……”他迅速檢查了一下引爆裝置,低聲道:“我應該可以接觸它的遙控引爆裝置,可是我無法停止計時器……很複雜,我需要時間。”

    張揚怒道:“還剩下二十分鍾,夠嗎?”

    爆破專家搖了搖頭道:“我沒有把握……也許應該把這輛車從這弄出去,可是它還有引線和打火線路連在一起,隻要打火,汽車十有八九就會爆炸。”

    張揚道:“那就把他拖出去,你在麵拆彈,我來開車!敏兒你帶領其他人安排大樓內的人員撤離!”

    幾名特種隊員已經前往一樓大廳了,想要在二十分鍾內安排近兩千人從地下管道撤離,顯然是不太現實的事情。但是眼前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張揚坐到吉普車的駕駛室內,沒等他踩下油門,金敏兒已經從另外一側拉開了車門坐了進去。

    張揚怒吼道:“下去!”

    金敏兒倔強的看著他:“不!”

    “滾開!”

    “我要和你在一起!”

    張揚咬了咬嘴唇,他望著美眸含淚的金敏兒,心中生出複雜難言的滋味兒,再不說話,猛然踩下油門,吉普車引擎轟鳴之中,帶著那輛載滿炸『藥』的廂式貨車向外麵緩緩駛去。

    軍分區司令劉一臉嚴峻,他在接到麵的情況最新通報之後,馬上道:“安排車隊為他開路,清除前進道路上的一切障礙。”

    佟秀秀和任紹新商量了一下之後,任紹新上前道:“劉司令,從這沿著北角路,可以轉向海濱路,約十分鍾車程,在賈家灣一帶遊人稀少,汽車可以丟棄在這。”

    劉道:“馬上安排人員前去疏散,為引爆炸彈創造條件。”

    權正泰抗議道:“你們這樣做隻會觸怒劫匪,『逼』迫恐怖分子提前引爆炸彈。”

    劉根本沒有理會他,他轉向手下軍官道:“通知大樓麵,在炸『藥』拖離大樓之後,我們將會安排正麵引爆,在商貿城的正門炸出一個缺口,打通逃生通路,在我們引爆的時候,讓特種隊員安排好大家撤退到安全的範圍內。”

    權正泰有些詫異的看著這位中國將領,此時他才感受到中國軍人雷厲風行的做派,不過他也不得不承認,劉的舉措無疑是正確的,恐怖分子的大量炸『藥』都集中在地下車庫內,大樓的周圍不可能布置太多的炸『藥』,劉利用以爆製爆的方法,打通一條逃生通路,這是險中求勝的方法,隻要張揚將最有威脅的那輛炸『藥』車拖離商貿城,引爆已經成為可能。

    一名軍官來到劉麵前,敬禮之後道:“報告司令員,外麵來了不少記者,他們想要采訪。”

    劉冷冷道:“什麼時候了,他們也跟著添『亂』,全部管製起來,等這件事結束之後,再安排人員向他們解釋。”

    一切都在緊張而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張揚駕駛著那輛吉普車拖動載滿tnt烈『性』炸『藥』的廂式貨車緩緩駛出了地下停車場,剛剛來到外麵的道路上,就有三輛軍車駛向前方為他開道。

    張揚神情凝重,他低聲道:“你不該來!”

    金敏兒凝望著張揚堅毅的麵龐,柔聲道:“如果是春雪晴,她會不會來?”

    張揚沒說話,唇角的肌肉卻劇烈抽動了一下,他的目光盯著遠方,過了許久他方才道:“你不是她!”

    對講機內傳來拆彈專家的聲音:“還有十五分鍾,遙控引爆裝置已經解除!”在張揚駕駛吉普車駛向前方的時候,他也在緊張的拆除炸彈裝置。

    張揚道:“時間來得及,咱們留下三分鍾逃離好不好?”

    拆彈專家道:“兩分鍾足夠了!”

    張揚笑道:“比我還有信心!”

    “我說的兩分鍾是你開車逃離的時間。”

    兩人一問一答,在如此緊張的情況下借著對話來緩衝內心的緊張情緒。

    伴隨著南錫市軍區司令員劉的一聲令下,特遣隊引爆了商貿城正南方的一堵牆麵,炸開了一個五米左右的巨大豁口。

    權正泰望著眼前煙塵彌漫的情景,不由得歎了口氣道:“你們不清楚自己在幹什麼?”

    一旁的佟秀秀微笑道:“這是在中國,我們對恐怖主義有著自己處理方法,你們韓國可以選擇妥協,而在我們的土地上,我們有權說不!”

    劉威嚴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組織疏散大樓內所有的民眾。”

    所有警察、軍人全都動員了起來,開始進行疏散行動。

    此時恐怖分子傳來了最後通牒,他惱羞成怒道:“你們違反協定,一切的後果都是你們造成的!”

    權正泰道:“你聽我解釋,這是在中國,我們無法……”

    “混蛋!你們會付出代價!”

    佟秀秀搶過通話器:“你可以試試,你的炸『藥』車已經被我們清除掉,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討價還價?”她已經收到了拆彈專家解除遙控裝置的消息。

    一聲爆炸響起,韓國商貿城的西門發生了爆炸,不過並沒有人聚集在那,隻是造成了少許慌『亂』,並沒有造成任何的傷亡。

    佟秀秀道:“告訴你一件事,無論你走到哪,我都會抓住你,會將你繩之於法,要讓你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

    “你們以為可以破壞遙控裝置,可是你們無法解除定時引爆裝置,現在還剩下十分鍾,希望你們能夠有足夠的時間轉移到安全的地點。”

    “不勞你『操』心,我們會解決!”佟秀秀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權正泰呆呆站在那,此時大量的人群已經在軍隊和警察的護送下離開了商貿城。

    南錫市軍區司令員劉向權正泰道:“不要質疑我們中國軍人反恐作戰的能力!”

    權正泰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拿起電話立刻聯係了漢城總部:“炸彈危機已經解除,中止釋放李秉原的行動。”

    四十五歲的李秉原已經滿頭白發,他在六名嚴陣以待的韓國軍人的押解下來到這座漢城北郊的軍用機場,天空中飄著零星的白雪,他深深吸了口氣,深邃的雙目『露』出凜冽的寒光,宛如一頭出籠的野獸,他貪婪的呼吸著這清冷的空氣:“自由的感覺真好!”他看到了遠處的直升機,大踏步向前方走去。

    可是沒等他走出幾步,他聽到了身後子彈上膛的聲音,李秉原緩緩回過頭去,望著六個烏洞洞的槍口,他頓時明白了什麼,自由離他如此之近,可是一轉眼又消失的無影無蹤,李秉原緩緩舉起雙手,臉上『露』出瘋狂的笑容:“真是一個瘋狂的世界,不是嗎?”

    金敏兒小聲提醒道:“還有六分鍾!”

    張揚點了點頭,大聲道:“怎麼樣,拆除了沒有?”

    拆彈專家有些不耐煩道:“別催我,還在想辦法!”

    就在這時,對講機內傳來驚慌失措的聲音:“張揚,改變路線,馬上改變路線,在前方的十字路口向左行駛。”

    張揚怒吼道:“搞什麼?現在還有六分鍾,你讓我改變路線?”

    “前方有一列客車經過,你必須改變路線!”

    張揚氣得在方向盤上狠狠砸了一拳,他忽然踩下車,後方的貨車因為急車撞在吉普車的尾部。拆彈專家大聲罵道:“混蛋,你在搞什麼?想提前引爆嗎?”

    張揚一伸手,點中了金敏兒的『穴』道,金敏兒呆呆望著他,美眸中晶瑩的淚光化成淚珠緩緩滑落。張揚低聲道:“對不起!”他推開車門,將金敏兒推了下去。

    然後將油門踩到最大,吉普車帶著貨車以驚人的速度向左側道路行去。

    佟秀秀大聲道:“往前三公向右拐,可以直達海濱,如果你的速度夠快,應該還可以剩下一分鍾的時間逃離!”

    張揚忍不住道:“你為我想得可真周到!”

    佟秀秀咬了咬嘴唇:“張揚,保重!”

    拆彈專家的聲音在後麵響起:“她居然沒有提到我!”

    張揚道:“你哪有這麼多的廢話,趕緊拆彈!”

    “我在拆,這是那個混蛋的傑作,線路實在太複雜了!”

    張揚道:“你叫什麼?”

    拆彈專家笑了一聲:“怎麼突然想起問這個?”

    “如果你死了,我好幫你把名字刻在墓碑上。”

    “我叫伍得誌,行伍出身的伍,小人得誌那個得誌!”

    張揚笑道:“子係中山狼,得誌便猖狂!”

    伍得誌又剪斷了一條線:“看來高麗棒子擺弄炸彈的技術也越來越精深了,麻痹的,全都是跟老美學得。”

    張揚將車速盡可能提升,不過他又不敢開得太快,前方的十字路口處需要拐彎,如果高速拐彎的話,後方的火車可能傾倒。

    負責開路的軍車已經停下來不再繼續前進,張揚減緩車速,咬牙切齒道:“靠啊!就剩下咱們兩個了!你他媽到底會不會拆,給我個明白話!”

    伍得誌道:“你丫閉嘴,我正在研究!”

    張大官人看了看時間,隻剩下三分鍾了,研究?還他媽研究個屁!他拐過十字路口,油門猛然踩到最大。對他而言還剩下兩分鍾,因為突然更改引爆地點,道路兩旁仍然有不少攤販,低空飛行的直升飛機正在負責驅散他們的任務。

    張揚大聲道:“伍得誌,你準備離開,我停車之後,你馬上切斷拖車繩,然後我帶你離開。”

    伍得誌居然表現的十分沉穩:“還有時間!”

    張揚開始減速,駛出海濱公路,拖著那輛貨車駛向無人的海灘,深入一段距離之後,時間隻剩下一分半鍾,他停下吉普車大吼道:“棄車!”

    伍得誌卻低聲道:“等一等!黑線還是紅線?”

    張揚恨不能衝過去抽他兩個耳光,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生死關頭居然還這麼墨跡,張揚推開車門,一刀就將拖車繩斬斷,向後方的伍得誌大吼道:“走了!”

    伍得誌道:“紅線!”他果斷的將紅線剪斷。時間停止在59秒,他驚喜大叫道:“我成功了,成功了!”

    張揚也沒想到他能夠成功,繞過去向伍得誌招了招手道:“趕緊走,這玩意兒也有失效的時候。”話還沒說完,時間繼續跳動起來。

    伍得誌愣了,再也顧不上研究什麼炸彈,連滾帶爬的跳下了貨車,張揚重新衝上吉普車,伍得誌隨後衝了上來,上氣不接下氣道:“快,快開車!”

    張揚一腳踩下油門,吉普車向海濱公路上瘋狂駛去。

    伍得誌低聲倒數著:“30、29、28……”

    張揚聽得心煩,怒吼道:“你他媽給我閉嘴!”

    伍得誌是個高度近視眼,兩隻眼還有些鬥雞,他不滿的看著張揚,嘴上不說心仍然在計數。

    張揚衝上海濱公路之後,一個漂亮的急轉彎,全速向右側駛去。

    伍得誌望著海灘的方向,低聲道:“5、4、3、2……”他的最後計數被爆炸的巨大聲響完全掩蓋住了。

    張揚隻覺著頭腦一懵,然後吉普車從公路之上原地跳躍起來,車身在半空中翻滾,車窗玻璃被爆炸造成的衝擊波震得粉碎,從另外一側滾下了路基。

    即使是韓國商貿城的位置上也感覺到了這強烈的震動,軍區司令員劉望著海灘的方向,臉上的肌肉宛如大理石雕刻的一般生硬。

    佟秀秀捂住嘴唇,望著遠方的冉冉升起的煙霧。

    在場的所有人都默默關注著那邊。

    金尚元瞪大了眼睛,雙目之中充滿了擔憂和牽掛,他低聲叫道:“敏兒……敏兒……”

    金敏兒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的走向海灘的方向,她一邊走一邊哭,夕陽很好,可是她卻覺著自己的世界突然變得一片黑暗,腦子全都是張揚的笑容,她默默呼喚道:“張揚,你不可以死,你不可以死……”

    張揚率先蘇醒了過來,他看到的景物全都是顛倒的,很快就意識到應該是翻車了,忍著劇痛,張揚解開了安全帶,用腳狠狠踹開了已經扭曲的車門,從變形的吉普車內爬了出去。

    整個世界仿佛都在旋轉,張揚跌跌撞撞的來到另外一側,全力拉開了車門,把麵已經昏『迷』的伍得誌拖了出來,剛剛拖出十多米,吉普車發生了爆炸,張揚連同伍得誌又被掀倒在地,張揚大口大口喘息著,身邊的伍得誌抬起頭,他的眼鏡也不知丟到了哪,眼前什麼都是模模糊糊的:“我……我這是在哪……”話沒說完,又暈了過去。

    張揚望著熊熊燃燒的吉普車,望著遠處海灘上爆炸引起的衝天火光,他忽然笑了,笑得如此開心如此燦爛。

    

Snap Time:2018-07-19 16:03:30  ExecTime:0.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