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六十三章生死之間(上)


    第五百六十三章【生死之間】(上)

    張揚將對講機扔到了一邊,伸手從身上拔出了兩片碎裂的玻璃,然後反手點中身上的『穴』道止住血流。他又聽到那個焦急的聲音:“張揚!張揚!你有沒有事?”

    這聲音並非春雪晴,而是金敏兒,不是他的幻覺,張揚這才從腰後掏出金敏兒剛剛交給他的對講機:“我沒事!”

    聽到張揚的聲音,金敏兒的淚水奪眶而出,她無法形容此時內心中的欣慰。

    “我很好!”張揚似乎看到了她的淚水。

    金敏兒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感,輕聲道:“小心!”

    張揚笑了一聲,他關上了對講機,深深吸了一口氣,向前緩慢的走了一步,感覺自己的身體隻是受了一些皮外傷,看來防彈衣和護體罡氣的組合還是有些效用的。他已經殺死了三名歹徒,不知道這棟大廈中究竟埋伏了多少人。

    張揚靠在牆角,這兒的地勢可以很好的隱蔽,他借機調整著身體狀態,借著微弱的光線,將刺入身體上的玻璃碎片取了出來。

    閉上雙目,仔細傾聽著周圍的一切,樓層上死一般的寂靜,張大官人過去對自己的聽力十分自信,可是今天受到了爆炸的影響,他也不敢盲目樂觀,一切還是小心為上,短暫的調息之後,他的元氣已經恢複的差不多。張揚繼續開始小心搜索,他要確保藏身在五樓的那名狙擊手已經死亡,可是從他得到的衝鋒槍來看,並非是狙擊手使用的狙擊槍,很可能狙擊手仍然活著,也許他就藏身在哪個陰暗的角落,等待著張揚出現,給他致命一擊。

    張揚靠在北側的廊柱之上,抓起地上的一個易拉罐,向遠方扔去,易拉罐落地,發出清脆的響聲,隨即聽到嗖地一聲,這是子彈穿過消聲器的聲音,易拉罐還沒有在地上停穩,被子彈擊中再次飛向半空之中,然後叮叮的落在地麵上。

    張揚緊靠廊柱,狙擊手果然還活著,剛才和他發生槍戰被他殺死的那個並非是狙擊手。

    易拉罐的響聲平息之後,一切重新歸於平靜。

    張揚咬住嘴唇,他很小心的從腰間掏出一個鋸片,慢慢探伸出去。

    當鋸片剛剛『露』出,一顆子彈就『射』中鋸片,火星四『射』,張揚手指一震慌忙將鋸片丟開,對手的槍法極其精準,而且他肯定配有紅外夜視瞄準裝置。

    張揚暗罵了一句,掏出一顆手雷,看看是你的子彈厲害還是我的手雷厲害。可張大官人有了剛才的經曆,也不敢輕易將這顆手雷扔出去,隻怕他手雷還沒『露』出來,人家就一槍擊中手雷,搞不好就炸在自己手了。

    張大官人腳下不遠的地方是一個玩具球,他踏住玩具球,一腳踢飛,玩具球飛向空中,蓬!地一聲,被子彈『射』中,炸了個四分五裂。張揚利用這一時機,將手雷向狙擊手可能藏匿的地點扔了出去,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火光和煙塵齊飛,整個五樓到處都是硝煙,張揚趁機衝向下一個廊柱。

    他估算了自己和對方的距離,大概在五十米左右,對方的槍法十分的精準,張揚不敢輕易冒險,他必須利用手中的兩顆手雷有效地拉近和對方的距離,然後發動致命一擊,一擊必中。

    抽出兩片鋸片,張揚覷準對方的牆壁,猛然甩出,其中一片鋸片在飛行中就已經被擊落,另外一片撞在牆壁之上然後反折急速向狙擊手所在的位置『射』去,又是一槍,準確無誤的將鋸片擊落。

    張揚聽到子彈上膛的聲音,他的聽力逐漸恢複了過去的水準,從子彈上膛的聲音已經判斷出對方的具體位置。張揚先扔出一顆手雷,果不其然,手雷還沒有落地,就被對方一槍擊中,蓬!地一聲爆炸了,真的整個大樓再度抖動起來,張揚握著衝鋒槍在爆炸的同時衝了出去,扣動扳機,子彈如雨點般向那名狙擊手『射』去,他一邊開槍一邊衝向下一個隱蔽的位置。

    對方隻開了一槍,張揚下意識的向左閃避,正是這個下意識的動作讓他避過了要害,子彈從他的肩頭鑽了進去,幸好有避彈衣的阻隔,阻擋子彈進一步鑽入體內,雖然如此,張揚還是如同被人重重擊打了一拳,短時間內幾乎喘不過氣來,他強忍疼痛衝到下一個廊柱隱蔽起來,拉開緊束在身上的避彈衣,好半天才緩過一口氣。

    他聽到對方的腳步移動,想來對方試圖遠離他,對狙擊手而言,距離越近,他越沒有安全感,張揚握住最後一顆手雷,抽出拉環扔了出去,這次方向並沒有瞄準那名狙擊手所在的位置,狙擊手顯然錯愕了一下,不知為什麼張揚會突然喪失了準頭,原本舉起的狙擊步槍並沒有發『射』,手雷的目標卻是西牆的方向,手雷撞擊在牆壁之上,砸得沙石『亂』飛,爆炸的威力將西牆砸出了一個一米左右的洞口,夕陽的光芒從外麵投『射』進來,狙擊手這才明白對方投擲手雷的真正目的,他不得不後撤到原來的地方,可是陽光將他的身影投『射』到了地麵上。

    張揚在狙擊手後撤的時候,全速衝了出去,扣動扳機,衝鋒槍憤怒的子彈全都傾瀉向對方所在的位置,強大的火力壓製的狙擊手暫時無法還擊,可就在他距離狙擊手藏身處不到三米的時候,子彈全部用盡。

    狙擊手一直在等待著這個機會,他倏然從藏身處衝出,手中的狙擊步槍瞄準了張揚的頭部,他已經意識到張揚穿著避彈衣,唯有頭部才是他的致命處。可他扣動扳機的同時,看到一道『逼』人的寒芒『射』向自己的胸口,狙擊手的心神受到了幹擾,他猶豫了一下,生死關頭卻來不得半點的猶豫,張揚已經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做出了攻擊躲避一連串的動作,子彈貼著他的右耳飛了出去,張揚甚至能夠感覺到耳邊的空氣因為子彈的高速摩擦瞬間變得灼熱,灼痛了他的肌膚。

    張揚甩出的軍刀正中狙擊手的胸部,堅韌的避彈衣阻擋住了軍刀,雖然如此,狙擊手也感覺到軍刀的鋒芒已經刺破了他的皮膚。就在他準備『射』出第二槍的時候,張揚已經衝到了他的身邊,一拳砸在軍刀的刀柄之上,被避彈衣阻隔的軍刀猛然『插』入進去,冰涼的刀鋒深深刺入了狙擊手的心髒。他的雙目中充滿了震駭和驚恐,然後又看到張揚的拳頭在他的視野中不斷擴大,呯!地一聲砸在他的臉上,他甚至可以聽到自己麵顱骨坍塌碎裂的聲音。

    “我死了……”這是狙擊手大腦還有功能的時候想到的最後一句話。

    張揚望著倒地的狙擊手,不屑的笑了笑,從他身上找出對講機:“我說過,用不了太久!”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過了好久方才聽到對方悲愴的聲音:“你叫什麼?”

    “我是你大爺!”

    樓上接連不斷的槍聲和爆炸已經讓一樓的人們膽戰心驚,每個人都在默默祈禱著,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們開始感覺到獲救的希望一點一點的變小。

    樸正義來到了金敏兒的麵前,低聲道:“也許我們會死!”

    金敏兒搖了搖頭,美眸中充滿了自信:“不會,張揚一定會把我們都救出去!”

    樸正義不知她為何會對這個中國人產生這麼大的信任,他暗自歎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有些苦澀道:“有句話我一直都壓在心,始終沒有向你說,現在我已經沒什麼好怕的了,敏兒……”

    金敏兒製止了他:“不要說,我不想知道,我當你是朋友。”

    樸正義明白了,金敏兒早已知道他想說什麼,她甚至不願給自己這個表『露』愛意的機會,樸正義的內心宛如針紮般的疼痛。

    槍聲再度響起,這一次卻是來自他們的身邊,人們驚慌失措的蹲了下去,五名隱藏在其中的恐怖分子終於現身,其中一人拿著手槍抵住了金尚元的腦袋,冷冷道:“金先生,希望你能夠好好配合我們!”

    金敏兒花容失『色』,正想上前,卻被槍口抵住了後腦:“金小姐,你最好站著別動。”

    樸正義怒吼道:“放開她!”他勇敢的衝了上去,卻被那名男子一槍就擊中了大腿,樸正義慘叫一聲摔倒在地,那名男子舉槍瞄準了他的頭顱,金敏兒驚聲道:“不要!”她伸手推開那名男子的手臂,呯!地一聲,子彈『射』在樸正義身邊不到半尺的地方。樸正義緊緊閉上了眼睛,他本以為必死無疑,幸虧金敏兒在危急關頭救了他。

    樸誌信撲了上去抱住兒子,憤怒的吼叫道:“你們這幫冷血的禽獸!”

    金尚元望著用槍瞄準他的那名方臉男子道:“不要再造殺孽了,你們的目的是想救出李秉原,救人難道就要用殺人來實現嗎?”

    那名方臉男子冷笑了一聲道:“是你們不守規矩,殺了我們不少兄弟,現在我們必須要給你們一些教訓!”他說完,掉轉槍口,瞄準樸誌信的頭顱就是一槍。

    樸誌信花白的頭顱猛然晃動了一下,然後他緩緩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驚呆了。

    樸正義掙紮著撲了過去抱住父親:“爸,哦!爸爸……”他痛不欲生的慘叫著,布滿血絲的雙眼盯住那名開槍的歹徒,怒吼道:“我跟你拚了!”

    那名方臉歹徒拿起槍又瞄準了他。

    金尚元大吼道:“不要再殺人了!不要再殺人了!”

    金敏兒上前護住樸正義,方臉歹徒獰笑了一聲,他看到金敏兒攜帶的對講機,上前一把搶了過來,打開對講機,雙目望著樓上道:“你在哪?”

    張揚也聽到了 接連響起的槍聲,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了他的內心,拿起對講機:“在找我?”這聲音對他來說十分的陌生。

    “是!現在他們都在我的手中,已經死了一個,我給你五分鍾,如果你不出現在我的麵前,我會再殺死一個!以後每過一分鍾,我會多殺一個!”

    張揚關上了對講機。拾起了地上的那把狙擊槍,現在隻能依靠這把狙擊搶了。

    張大官人雖然不是專職狙擊手,可是對自己『射』擊的天分還是頗為自信,趴在五樓之上,瞄準下麵的人群,他很快搜索到歹徒所在的位置。

    有兩名拿槍的歹徒一人瞄準了金尚元,一人瞄準了金敏兒,還有三人嚴陣以待。

    張揚沒有把握在短時間內『射』殺五人,而且,他也不清楚,人群中還有沒有恐怖分子隱匿其中。如果走下去,不用問,他們會把槍口轉向自己,自己雖然武功不錯,可是在短時間內躲過五人的『射』殺,隻怕也沒有任何可能。

    張揚握著狙擊槍瞄準了那名控製金敏兒的歹徒,手指搭在扳機上,可猶豫了一會兒,終究還是沒有扣動扳機。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距離對方的最後通牒已經不到三分鍾了。

    張揚眉頭緊皺,他忽然想起了一個冒險而大膽的主意,打開對講機道:“接好了!”抓起那名狙擊手的屍體從五樓之上扔了下去。

    五名恐怖分子看到空中落下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不知是什麼,其中一人還開了一槍,當那物體落地的時候,方才發現是自己人的屍體。

    

Snap Time:2018-01-21 11:04:14  ExecTime:0.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