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六十二章恐怖來襲(下)


    第五百六十二章【恐怖來襲】(下)

    佟秀秀忍不住側目,這會兒還顧得上報出自己的官銜,當領導的就是不一樣。

    張揚從樸正義手中接過對講機:“我是張揚!”

    佟秀秀聽到張揚的聲音,不由分說就把對講機搶了過去:“張揚,聽得到嗎?”

    張揚道:“聽得到!”

    “現場情況怎麼樣?”

    “還好,大家都很鎮定,不過剛才的爆炸造成了五人受傷,其中兩人受傷很重,需要盡快送往醫院輸血。”

    佟秀秀道:“有沒有人員死亡?”

    “目前沒有,如果你們再不想出一些辦法,肯定會有人死了。”

    佟秀秀道:“明白了,你盡量安撫大家的情緒,讓大家保持鎮定,我們會盡快想出應對的方法。”

    此時空中響起直升飛機的聲音,佟秀秀暫時關閉了和張揚的通話,此時當地駐軍、南錫市公安局代局長張德放率領精銳特警部隊陸續趕到,一架直升飛機在商貿城停車場內落下,韓國方麵的反恐專家也趕到了,他們從上海趕來。為首的那名男子叫權正泰,他一上來就問道:“誰是這的負責人?”

    任紹新上前一步道:“我!”

    權正泰冷冷盯住任紹新道:“麵的情況怎麼樣?”

    任紹新被他的威勢震住,正想說話,佟秀秀走了過來:“你是誰?”

    一旁的中方陪同人員慌忙介紹道:“這位是韓國反恐專家權正泰先生。”

    佟秀秀點了點頭道:“我是國安的工作人員,希望你們韓方能夠配合我們做好這次救援工作。”

    權正泰神情倨傲的看著佟秀秀:“你們中國的反恐能力真是糟透了,這樣的情況根本不會發生在我們韓國。”

    佟秀秀一聽就火了:“權先生,你恐怕沒搞明白事情的真相,是你們韓國的恐怖分子來到中國的土地上製造事端,如果你想解救你的國人,最好選擇和我們配合,不然的話,請你靠邊站!”佟秀秀的話激起了周圍中國人的齊聲喝彩。

    權正泰被佟秀秀當場斥,臉『色』也很不好看,他也明白這次的危機事件因何而起,確切地說,應該是韓國恐怖分子在中國土地上策劃的一起針對韓國人的恐怖行動,他還想說話。

    佟秀秀已經轉過身去,向任紹新道:“別搭理他!”

    此時張德放走了過來,任紹新看到上司來了慌忙迎上去向他報告情況,佟秀秀也走到臨時指揮中心,權正泰被晾在那尷尬無比,其實這廝根本就是自找的,過了一會兒,他也灰溜溜湊了過去,向佟秀秀道:“這些恐怖分子是韓國革命黨,他們在韓國國內就曾經策劃過多起恐怖事件,想要營救他們的領袖李秉原,他們給了我們六個小時,要求我們在六小時內釋放李秉原。”

    任紹新陪同張德放來到權正泰的麵前,張德放一臉的凝重,沒法不凝重,這次不是普通的犯罪,是一起恐怖襲擊,要是控製不住情況死的人要以千計,什麼前途未來全都完了。

    張德放忍不住道:“麵有幾千條人命,你們韓國方麵還在等什麼?”

    權正泰道:“我們韓國『政府』的立場一直都很堅定,絕不向恐怖分子屈服。”

    張德放怒道:“屈不屈服是你們的事兒,想埋炸彈怎麼不去你們自己的地方,把我們卷進去幹什麼?”

    佟秀秀看到張德放情緒如此激動,走過來道:“請你控製一下情緒!”

    張德放氣得轉身走到一旁。

    佟秀秀望著權正泰道:“我想你們『政府』一定可以和恐怖分子聯係上,現在我們需要你和他們建立聯絡,麵有五名傷員,需要馬上救治,如果再耽擱可能有生命危險。”

    權正泰點了點頭,馬上著手和上級聯係。

    佟秀秀雖然對權正泰的傲慢極其反感,但是現在是需要所有人協同配合的時候,隻有互通有無,才有可能化解這次的恐怖危機。

    恐怖分子方麵終於聯係上了,權正泰將情況說明之後,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對方同意讓傷者和部分攜帶兒童的『婦』女離開,但前提是韓國商貿團成員一個不許離開。

    這一進展讓所有人感到一絲安慰,佟秀秀低聲道:“他們一定有人在附近監視。”

    任紹新道:“不錯,剛才的那次爆炸就是因為他們看到人們想要從商貿城逃離,所以采取的震懾手段。”

    佟秀秀轉向身後望去,目光落在那棟23層的靜海市人民醫院病房大樓上,她向任紹新道:“對大樓展開地毯式的搜索,務必要將埋藏在其中的眼線拔除。”她拿起對講機聯係張揚:“麵的人聽著!經過我們的談判,恐怖分子同意釋放五名傷者,還有部分攜帶兒童的『婦』女,請你們一定要遵照秩序,千萬不可以出現擅自逃離,讓傷者和部分『婦』女兒童先離開那。”

    張揚接到通知之後,大聲將這一消息轉述給在場的所有人,他中氣十足,不借用話筒,聲音一樣渾厚充沛,現場的每一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按照規定傷者必須從正門離開,張揚和王廣正開始奉勸男士靠後,金尚元、金敏兒也主動加入了維持秩序的行列。

    近三百名『婦』女帶著她們的孩子排著隊列離開,五名傷者則由十名男子抬著走了出去。

    歹徒緊密關注著現場的情況,當傷者離開大門二十米處,他們下令這十名男子將傷者放下,退回商貿城內。

    任紹新利用話筒大聲提醒著。

    就在這時意外發生了,一名負責抬傷者離開的男子,忽然不顧一切的向外麵逃去。他好不容易才從麵走了出來,說什麼都不想回去。

    嗖!地一聲,一顆子彈從身後『射』中了他的頭部,鮮血和腦漿從那名男子的前額的洞口噴『射』出來,他重重仆倒在地,現場響起驚呼聲,孩子的哭喊聲。

    任紹新眼睛都紅了,大喊道:“冷靜,冷靜!”

    剩下的九名男子全都木立在原地,誰也不敢挪動半步。

    權正泰衝著手機怒吼道:“畜生!為什麼要開槍?”

    電話中傳來陰測測的冷笑聲:“做任何事都有規則,我做出讓步是因為我憐惜傷者和兒童,可是有人想要利用我的善良,那麼對不起,他隻有死路一條。別忘了,你們隻剩下四個半小時!”對方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佟秀秀望著那名死去的男子,緊咬嘴唇,低聲道:“子彈是從商貿城五樓『射』出來的,麵有他們的人。”

    張揚的手機恢複了信號,外麵的工程隊已經修好了移動基站,從現場的情況可以看出,移動基站遭到了人為破壞。

    恢複信號之後的第一件事,張揚就給佟秀秀打了一個電話,佟秀秀道:“你聽著,商場內部有他們的人,狙擊手應該就在四樓。”

    張揚道:“我會找出他!”

    “一定要小心!”

    金尚元來到張揚的麵前,他低聲道:“張先生,我有事和你談!”

    張揚點了點頭,兩人來到一旁。金尚元道:“幫我聯係一下,我想和歹徒直接通話。”

    張揚再次聯係了佟秀秀,他將對講機交給金尚元,來到王廣正身邊低聲道:“這邊交給你了,一定要勸大家保持冷靜,歹徒不敢輕易引爆炸彈,在他們的要求沒有得到韓國『政府』滿足之前,他們不會動手,所以,至少在四個小時內我們是安全的。”

    王廣正點了點頭。

    張揚又來到梁曉鷗麵前:“梁主任,麻煩你協助王市長。”

    梁曉鷗有些詫異道:“你去幹什麼?”

    張揚低聲道:“咱們麵可能有恐怖分子混在其中,你們留意一下,我去樓上找找,爭取把狙擊手找出來。”

    張揚離開的時候,金敏兒追了上來,將其中一個對講機交給他。關切道:“張揚,你要小心!”她已經猜測到張揚要去做什麼。張揚向她笑了笑:“放心,我們都會沒事!”

    在外界的努力下,金尚元總算可以和恐怖分子一方直接通話,金尚元平靜道:“我是金尚元!”

    電話中傳來一個大笑聲:“金先生,我們知道,你是我們這次的主要目標之一。”

    金尚元道:“我不知道你們是誰?但是我們都是韓國人,我有幾句話想奉勸你,你們想營救李秉原,可以綁架我們,這都是韓國人內部的恩怨,何必要用這種極端的手段,何必要將這麼多的中國人卷入其中,就算你們仇恨韓國這個國家,但是不應該仇恨整個大韓民族,你們的所作所為正在為我們的民族抹黑,我希望你們能夠放了在場的所有中國人,他們和這起事件無關。”

    “金先生,如果你真的想救人,那麼我給你一個機會,趕快和你的弟弟,和那個冷血的屠夫聯係,讓他盡快釋放李秉原將軍。”

    金尚元的情緒激動了起來:“你們為什麼要劫持這麼多人?既然可以放走一些母親和孩子,為什麼不可以將所有的中國人都放了,他們和這件事一點關係都沒有,你們是衝我來的,我會留下,我們所有的韓國人都會留下當你的人質,還不夠嗎?”

    “不夠!我就是要通過這件事製造國際影響,引起國際關注,我就是要韓國『政府』承受巨大的外交壓力,記住你們剩下的隻有四個小時,如果金承煥不做出讓步,堅持不釋放李秉原將軍,你們所有人都會死!”

    電話突然中斷,金尚元氣得嘴唇發抖,他感覺到胸口有些疼痛,金敏兒慌忙攙扶他到台階上坐下,金尚元從上衣口袋中取出急救『藥』丸,吃了一粒,喘了口氣,黯然歎道:“恥辱,整個韓國的恥辱啊!”

    樸正義和父親坐在不遠處,樸誌信低聲道:“他們怎麼會對我們的行程如此了解?怎麼會預先在這埋下炸彈?”

    樸正義道:“一定是中國人出賣了我們!”

    樸誌信歎了口氣道:“想不到這次的商務之旅竟然是死亡之旅,我們隻能把希望寄托在中國人的身上了。”

    樸正義搖了搖頭道:“父親,我想我們生還的機會微乎其微,我不相信中國方麵的反恐能力。”

    樸誌信道:“那就隻有期望『政府』會向恐怖分子低頭,釋放李秉原。”說完他不禁又向金尚元看了一眼,金承煥的強硬和倔強在韓國民眾之中廣為人知,這樣的一個人會向恐怖分子低頭嗎?就在不久之前,他還發表了一篇措辭激昂的反恐怖主義演說,贏得了不少的支持,他說過絕不像任何一個恐怖分子妥協,現在恐怖份子選擇在中國行動,並危及到他家人的生命,他會怎麼做?

    金尚元拍了拍金敏兒的手,他站起身向梁曉鷗走去,來到梁曉鷗麵前,他深深一躬,充滿愧疚道:“梁小姐,我為我們韓國方麵帶給大家的不安深表歉意,對不起!”

    梁曉鷗慌忙道:“金先生,這件事不怪你!”

    金尚元很鄭重的向在場的中國人連續鞠躬:“對不起!”

    在場的中國人都沉默著,過了好一會兒,有幾個人開始埋怨咒罵著,金敏兒咬著櫻唇,美眸中噙著委屈的淚水,她知道大伯這樣做是真心使然,遭到別人的埋怨也很正常。

    此時聽到一個老人道:“事情還沒有到最壞的時候,我們不要怨天尤人,咱們中國人什麼時候怕過?日本人能打走,美帝國主義能夠打跑,幾個韓國小流氓能把我們怎麼著,金先生,你不必內疚,我們權當是一次曆險,相信我們的黨,我們的『政府』,一定不會置老百姓的安危於不顧。”

    王廣正激動地大聲道:“這位老先生說得對,我們需要的不是相互埋怨,越是到這種危急關頭,我們越是要攜手渡過難關。”

    人們基本上都集中在一樓,韓國商貿城的二樓到六樓全都空空如也,張揚沿著樓梯直接來到四樓,因為停電這一片漆黑,張揚經過一家五金店的時候,悄悄溜了進去,店主早已不在,他從牆上挑選了一杆襯手的鐵錘,又找到了四片圓形鋸片,這些東西到了他的手中全都是威力強大的武器。

    張大官人今天已經被這幫高麗棒子徹底惹火了,他悄然下定決心,遇到恐怖分子一定痛下殺手。

    張揚雖然武功高超,可是不敢掉以輕心,畢竟對方是訓練有素的恐怖分子,而且從剛才狙殺那名男子的情況來看,他們持有武器。張揚利用他靈敏的耳力傾聽著周圍的一切細微動靜,再往前行是一座買袖珍收音機的店鋪,張揚從櫃台中『摸』出一個收音機,打開播放鍵,然後迅速來到後麵的店鋪藏身。

    收音機內傳出廣播員的聲音:“各位聽眾你們好,現在是每周一歌時間,請欣賞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蔣大為的歌曲《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

    張大官人屏住呼吸,他的計策果然奏效,聽到腳步聲正向這邊靠近。

    兩名帶著麵罩全副武裝的男子循聲趕來,戰術手電雪亮的光芒聚焦在櫃台上,當他們看到是收音機的時候,忍不住同時罵了一聲。

    張揚鬼魅般從藏身處竄了出來,揚起手中的鋸片『射』向其中一名男子。

    兩人反應也是奇快,同時掉轉槍口扣動扳機。

    可是張揚的速度更快,鋸片已經高速奔襲到其中一名男子的麵前,鋸片的寒光映照著他因為驚恐而倏然變小的瞳孔,可隨即鋸片就深深陷入了他的頭顱,他的瞳孔也隨之在黑暗中散大,他的身體軟綿綿倒在了地上,另外那名男子發出怒吼,手中的衝鋒槍向四周瘋狂掃『射』著,他的子彈並沒有擊中任何目標。

    張揚挺拔的身軀出現在他身後,輕鬆的嗨了一聲。

    那名歹徒驚恐的想要轉過身去,等他的目光看到張揚的時候,張揚手中高高掄起的鐵錘狠狠擊落在他的頭頂,頭骨腦漿碎裂一地。

    張揚厭惡的皺了皺眉頭,他拉下其中一人的頭罩,看到一張典型的韓國大餅臉,他迅速脫下那人身上的避彈衣,取下他的所有武器,此時他聽到對講機的聲音,卻是來自那名韓國歹徒的身上。

    張揚拿起對講機,悄悄退到安全的隱蔽處,這才打開,麵說得是韓語嘰呱啦的他聽不懂。張大官人此時還有閑情逸致跟對方逗趣,他衝著對講機道:“前轆不轉後轆轉,後轆不轉前轆轉,前轆後轆都不轉!”韓語張大官人也是會一點的,不過是聽相聲學的。

    跟張揚通話的那名韓國人愣了,他居然懂得中文,『操』著生硬的中國話道:“你是誰?”

    張揚笑道:“我姓大名爺!”

    “大爺?”

    “乖侄子,我就是你大爺!”

    對方這才明白自己中了圈套,氣得嘰呱啦又是一統惡毒的咒罵。罵完方才用中文道:“我會找到你,殺死你!”

    張揚冷笑道:“孫子哎,你他媽給我等著,我會一個個弄死你們,讓你們後悔來到中國,來到這個世界上。”

    “你來啊!我在五樓等你!”

    張揚關上對講機,他向樓上看了看,看來事先潛伏在韓國商貿城的歹徒還真不少。

    他沿著樓梯悄然向上,因為知道對方有了準備,張揚變得越發的警惕,剛剛來到樓梯的拐角處,一串密集的子彈從上方『射』來,張揚慌忙蹲下,子彈貼著他的頭頂『射』在身後的牆壁上,混凝土的碎塊和粉屑崩得到處都是。

    樓上不斷響起的槍聲讓聚集在一樓大廳的人們感到越發的恐懼,此時外麵的佟秀秀又和他們取得了聯係,張揚走後,和外界聯係的任務就落在了靜海市副市長王廣正的身上,他低聲道:“樓上正在交火,不知道具體情況怎樣。”

    佟秀秀道:“注意你們的周圍……”她的話還沒有說完,聽到了一聲爆炸,這次爆炸並非來自商貿城內部,而是來自樓頂,爆炸讓樓頂巨大的廣告招牌斷裂,從空中傾倒下來,現場一陣慌『亂』,武警公安們慌忙後撤,巨大的廣告招牌砸中了三輛警車,其中一輛警車起火爆炸,現場煙塵彌漫,硝煙四起。

    權正泰方麵又收到了恐怖分子的電話:“讓你們的人馬上給我滾開,否則我會引爆其中一枚炸彈,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要死在這場爆炸中。”

    權正泰麵『色』嚴峻:“不要衝動,那不是我們的人,我向你保證,目前警方沒有采取任何的潛入行動,我們無法控製普通民眾的抵抗行為,請冷靜。”

    “那就想辦法製止他!你們還 剩下三個半小時!”

    權正泰道:“『政府』方麵正在緊急磋商,很快就會有結果了,請冷靜,不要做出過激的舉動,否則隻會把事情推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失去耐心了,現在你們隻剩下一個半小時,如果一個半小時內,還沒有釋放李秉原將軍的消息傳出,那麼這座大樓和麵所有的人一起,全都灰飛湮滅!”

    權正泰接完這個電話,臉『色』鐵青的走向佟秀秀,他怒吼道:“誰讓你們擅自行動的?知不知道你們這樣做就是拿幾千人的『性』命冒險?”

    佟秀秀寸步不讓:“那你告訴我應該怎麼做?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有兩個半小時了,你們韓國方麵做了什麼?一個李秉原對你們韓國『政府』就這麼重要,要為了他用幾千條人命冒險嗎?”

    權正泰大吼道:“我們不會輕易向恐怖分子妥協!”

    “不想妥協那就解決,現在還剩下三個半小時,你們是不是想繼續拖延下去?”

    權正泰聲音低沉道:“一個半小時,他們已經下了最後通牒,正是你們的行動縮短了我們的時間。”

    佟秀秀愣了一下,她拿起對講機走到一旁去聯係張揚。

    張揚此時卻沒有功夫接聽對講機,對方的火力迅猛,壓製的他抬不起頭來。他咬牙切齒道:“『操』你大爺,你他媽不換子彈啊?”說話的時候,對方的火力真的暫停了一下,張揚終於抓住了機會,舉起衝鋒槍瞄準歹徒所在的位置接連開火。

    對方頂不住他的火力接連後退,張揚終於成功登上了五樓,他還沒有來得及喘息,就發現不遠處紅光閃動,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了他的內心,張揚全速向相反的方向跑去,他剛剛跑出沒多遠,一顆隱藏那的炸彈就爆炸了,強大的氣浪從後麵衝擊而至,張揚的身體宛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被拋向半空,重重撞在上方的天花板上,然後又摔落下去,他四仰八叉的砸落在櫃台上麵,玻璃碎裂了一地,一些尖銳的玻璃刺破了他的衣服,刺入了他的大腿和手臂,幸好有避彈衣護住要害,否則他所受的衝擊傷會更加嚴重。

    張揚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氣,他搶來的衝鋒槍也不知扔到了哪,現代高科技炸『藥』的衝擊力絕不次於一個絕頂高手的重擊。張揚四肢骨骸仿佛要碎裂一般,他的意識很清醒,對方剛才停下『射』擊真正的目的是要把他吸引到那個圈套,如果不是他及時發現炸彈,此時已經被炸死當場。

    樓頂的爆炸讓整個大樓為之晃動,一樓的天花板吊燈都被震得紛紛落下,人們發出一聲聲驚恐的尖叫。金尚元張開手臂護住金敏兒,他的額頭卻被落下的碎石擊中,一時間血流如注,金敏兒花容失『色』,慌忙找來紗布為他捂住。

    金尚元大聲道:“大家不要驚慌,千萬不要驚慌,盡量呆在原地。”危急關頭,金尚元表現出超人的膽『色』和鎮定。

    樸正義趕過來,幫著金敏兒為金尚元包紮好頭部。

    梁曉鷗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站起來,她頭上也流血了,神情有些茫然,金敏兒看出她有些不對,上前抓住她的手臂:“梁小姐!”

    梁曉鷗道:“我沒事,我沒事……”說著說著忽然哭了起來,她撲入金敏兒的懷中,金敏兒抱著她,低聲勸慰著,在死亡的威脅麵前,每個人的內心都在承受著巨大的考驗。

    王廣正也很害怕,可是他得撐著,他是靜海市的副市長,他不能趴下。

    金敏兒一邊安慰著梁曉鷗,一邊向樓上張望著,不知張揚現在怎樣了。

    張揚短時間內無法從地上爬起來,他傾聽周圍的動靜,可是雙耳刺耳的鳴響,炸彈巨大的衝擊波造成了他短時間內失聰,他迅速調息著,期望能夠恢複些許的體力,退到安全的地方。處於某種直覺,他感覺到危險正在向自己靠近,現在別說是那些訓練有素的恐怖分子,就是一個普通人一樣可以輕易奪去他的『性』命。

    張揚的眼前甚至出現了幻覺,他仿佛看到漫天遍野的油菜花中,一身白衣的春雪晴向自己翩然走來,淺顰輕笑,風姿如畫。她輕啟朱唇:“張揚……張揚……”

    耳鳴音漸漸消失,對他的呼喚來自於身邊的對講機。一個堅硬而灼熱的槍口抵住了他的額頭,眼前的幻景一瞬間消失的幹幹淨淨。

    這是一張冷酷而殘忍的麵孔,他不屑地看著張揚,咬牙切齒道:“你殺了我兩名戰友,去死吧!”

    就在他準備扣響扳機的那,躺在地麵上看起來已經完全喪失了反抗能力的張揚,猝然出手了,他一把抓住槍口,將衝鋒槍推到一邊,子彈擦著他的左耳『射』在了水泥地麵上,水泥碎屑迸『射』的他半邊麵孔火辣辣的疼痛,張揚的左手抓住一塊鋒利的玻璃,自下而上狠狠『插』入了對方的胯下。

    劇烈的疼痛讓歹徒跪倒在地,張揚坐起身,手中剩下的半塊玻璃全力貫入對方的左眼,屍體在張揚的麵前不斷抽搐。他恢複了些許氣力,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從地上撿起那把衝鋒槍。

    對講機中又傳來急切的呼喚聲,張揚拿起對講機,冷冷道:“不要著急,我會把你們一個不留的幹掉!”

    “你會後悔的!”

    “我從不後悔!”張揚從歹徒的身上取下三顆手雷,『摸』了『摸』他的頸側,確信他已經死亡。

    “你殺了他……”對方的聲音顫抖了起來:“你這混賬,你殺了我弟弟……”

    張揚道:“不用傷心,用不了太久時間,你就會見到他了。”

    “你會後悔,你一定會後悔!”

    

Snap Time:2018-08-20 16:57:26  ExecTime:0.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