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六十一章諜變(下)


    第五百六十一章【諜變】(下)

    佟秀秀美眸一凜:“雷國滔,你最好放老實一點,如果沒有確切的證據,我們根本不會抓你,你想要外逃?是不是已經完成了你的使命?你老實交代,爭取有立功減刑的機會。”

    雷國滔向後靠了靠,他低聲道:“我還有立功減刑的機會?當我是三歲孩子嗎?”

    佟秀秀道:“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自己的親人考慮,你的父母都是老革命,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兒子背叛了國家會怎麼想?你還有一個六歲的孩子,你不希望他長大後以你為恥吧?”

    雷國滔道:“我和父母的信仰不同,這世上的不肖子多了,不少我一個,我和妻子已經離婚四年,這四年中我沒有見過兒子,我甚至不知道他現在究竟長得什麼樣子。”

    佟秀秀道:“可你是他的父親,這一事實改變不了。”

    郭成怒道:“你是一個黨員,一個接受黨和國家多年教育和培養的幹部,怎麼可以做出這種背叛國家背叛民族的事情。”

    雷國滔淡然笑道:“別跟我提黨『性』原則,別跟我提愛國,曾經有這麼一段時間,我比你更愛國,我比你更有黨『性』原則,可是我得到了什麼?我滿足不了我妻子的物質欲望,她背叛了我,帶著我的兒子,離開了這個所謂的紅『色』國度,去和別人展開了新的生活,你懂不懂得這是一種怎樣的痛楚?”

    郭成道:“因為生活中的變故而改變自己的信仰,我為你感到悲哀。”

    雷國滔歎了口氣道:“哀莫大於心死,我這顆心早就已經死了,我都不憐憫自己,你又何必多『操』心呢?”

    佟秀秀道:“你為什麼要突然準備離開?這和韓國商貿團有沒有關係?”

    雷國滔道:“你不用問我,不是你們已經掌握了我犯罪的全部證據了嗎?那就起訴我,給我定罪,落在你們手了,我聽天由命。”

    佟秀秀道:“雷國滔,別忘了你是個中國人,無論你做什麼壞事,都不可以危害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民族。”

    雷國滔閉上眼睛一言不發。

    佟秀秀怒道:“你老實交代,到底做了什麼?”

    雷國滔道:“你們既然能夠抓住我,一定能夠可以找到這個秘密。”

    張揚接到佟秀秀的這個電話很突然,他剛剛走入喧囂的韓國商貿城,商貿城方麵準備的很充分,現場鑼鼓喧天,花團錦簇,王廣正把事情交代下去,讓商貿城方麵搞好接待工作,可上麵動動嘴下麵跑斷腿,商貿城領導執行的有點過了,現場的陣仗很大,大的讓人一看就知道商貿城方麵經過了精心的準備。

    張揚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向身邊的金敏兒道:“真不知道你們為什麼非要來到這參觀?一個小商品市場而已。”在金敏兒麵前張揚沒必要做太多表麵功夫。

    金敏兒道:“不是主辦方安排的嗎?”

    張揚微微一怔,就在這個時候佟秀秀打來了電話,現場實在太嘈雜,他走到僻靜的地方方才接通了電話:“喂!”

    “張揚,我是佟秀秀!”

    張大官人馬上就想起了那個冒充女賊的國安女,他佯裝想不起來:“誰啊?”

    佟秀秀的語氣相當的急切:“你少跟我裝,你聽著,雷國滔已經被我們抓了!”

    “什麼?”張揚這下愣住了。

    佟秀秀道:“他想要乘飛機前往雲南,然後從雲南偷偷越境去東南亞。”

    張大官人腦子頓時出現了四個字——畏罪潛逃,麻痹的,雷國滔啊雷國滔,你狗日的藏得可夠深的,昨晚還跟我把酒言歡,今天就畏罪潛逃,敢情跟老子套近乎是為了幫你打掩護啊。張大官人有種被人愚弄的感覺,要是現在雷國滔出現在他麵前,他非狠狠抽這貨倆嘴巴子不可。

    佟秀秀道:“我們在東江機場抓住了他,現在正在審問,我懷疑他剛剛策劃了一起陰謀,可是他嘴巴很緊,怎麼都不願意說。”

    張揚內心中開始覺著不妙了,雷國滔是個通外國的間諜已經毫無疑問,如果他有什麼陰謀,十有八九和這次的韓國商貿團有關?他告訴自己是韓國商貿團想來這參觀,可金敏兒剛剛說過,明明是他安排的日程,這廝說話前後不一,還特地玩裝病,讓自己到靜海來,難道他真的策劃了什麼了不起的大陰謀,要對韓國商貿團不利,還要把自己給卷進來,靠啊!老子沒得罪他啊!張揚道:“你們趕緊問啊,實在不行就對他用點刑,一定要讓他說出真相。”

    佟秀秀道:“你注意一下現場,檢查一下車輛,盡快帶韓國商貿團的人離開。”

    張揚轉身看了看,韓國商貿城人山人海的,商貿團的人已經進去參觀了。他低聲道:“我好像記得有種『藥』,打進去之後這貨就得說實話。”張大官人是從電影上看的,情節好像是某肌肉男被打了針之後,什麼話都吐出來了,可惜他不在現場,如果張大官人在雷國滔麵前,一準能讓這廝把所有的話都吐出來。

    佟秀秀道:“『藥』物反應需要一個過程,有了消息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看來人家國安已經想到了張揚前頭。

    張揚掛上電話,慌忙朝那輛凱斯鮑爾大巴車跑去,他叫上司機兩人一起圍著車輛外外的檢查了一遍,並沒有發現異常,司機看到他緊張的樣子,不禁好奇的問道:“張主任,你查什麼?懷疑車有炸彈?”

    張揚瞪了他一眼,可不是,他就是懷疑車有炸彈,前兩天看得那部片叫啥?好像是《生死時速》,麵就是有一顆炸彈把所有乘客都給綁架了。

    張揚確信大巴車沒有異常,轉身向韓國商貿城走去,現在還是趕緊勸那幫韓國人離開才是,真要是遇到了什麼麻煩,那可就是國際影響了。到時候別說他,整個南錫市的領導層都要倒黴,雷國滔這一手可夠毒的,不在東江做事,把事情引導了南錫,還把自己個卷了進去,張揚暗罵,雷國滔啊雷國滔,我『操』你十八代祖宗!

    佟秀秀的電話不久後又打了過來,她的聲音異常緊張:“張揚,韓國商貿城內可能有炸彈!”

    “什麼?”張大官人聽到這個噩耗差點沒暈過去,他nnd,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佟秀秀道:“雷國濤和韓國革命黨勾結,想要破壞中韓關係,所以想利用炸彈事件製造事端,他剛才已經交代了。”

    張揚道:“我馬上疏散人群!”

    佟秀秀道:“我已經派拆彈專家乘直升飛機前往現場,你一定要注意,不要製造慌『亂』,盡量勸麵的人離開。”

    張揚道:“我明白了!”

    韓國方的代表們正在現場參觀,張大官人不敢把實情說出,害怕這件事會造成現場的慌『亂』,如果一旦讓現場老百姓知道真實狀況,勢必會造成恐慌,恐慌情緒一旦蔓延開來,情況將不堪設想。

    張揚第一時間找到了靜海市副市長王廣正,低聲對他耳語了幾句,王廣正聽完之後,臉『色』頓時變了,他和張揚一起走到一旁,壓低聲音道:“你說什麼?”

    張揚低聲道:“這兒可能有炸彈!”

    “炸……”

    張揚及時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把王廣正又往一邊拉了拉:“這事兒不能聲張,要是讓大家知道,一準完蛋。”

    “怎麼辦?”王廣正沒了主意,如果現場真的有炸彈,對他來說不但意味著生命受到威脅,而且他的仕途可能會在炸彈的爆炸聲中徹底完蛋。

    張揚看了看一旁的消防箱,低聲道:“就說倉庫失火了,為了保證所有人的生命財產安全,必須馬上撤離,順便向韓國客人展示咱們的消防應急疏散能力。”

    王廣正道:“這也行?”

    張揚道:“不行怎麼辦?隻能這個樣子,快去,晚了就來不及了。”他一拳砸爛了消防箱,摁下了火警報警裝置,讓張揚意外的是,竟然沒有任何反應,張大官人心中這個惱火啊,這麼大的一座韓國商貿城,消防報警裝置竟然不管用,等這件事結束之後,一定要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

    張揚先去通知了梁曉鷗,他沒有將真實情況告訴梁曉鷗隻說是要搞消防演練,每周都是如此。

    金敏兒在一旁聽著,雖然張揚說得輕鬆可是她已經感覺到事情沒那麼簡單。她小聲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揚道:“你別管了,隻要勸你們那邊的人撤退就是。”

    金敏兒點了點頭,她知道張揚是中國007,看來十有八九又遭遇到恐怖事件了,金敏兒和梁曉鷗來到韓國代表團之中,勸他們現在離開。

    於此同時,王廣正已經通知了韓國商貿城方麵,商貿城的領導聽說要把所有人撤離,有些不情願,他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場這麼多人如果在短時間疏散,肯定會造成極大地損失,群眾影響也不好,他嘟囔著:“王市長,不好吧,為什麼要疏散,明明倉庫沒失火,咱們為什麼要撒謊。”

    張大官人火了,這都什麼時候了,這狗日的還在這兒墨跡,張揚怒道:“少廢話,領導讓你幹什麼,你馬上服從!廣播室在哪兒?”

    那貨指了指三樓的西北角。

    張揚顧不上跟他解釋,已經大步衝了上去,推開廣播室的大門,麵一名二十多歲的廣播員正在哪兒聽著音樂嗑著瓜子,悠閑得很,看到張揚進來,有些生氣的拿下耳機,指著他的鼻子道:“這兒是什麼地方?你可以隨便進來嗎?”

    張揚顧不上跟她廢話:“馬上對外廣播,就說倉庫失火,讓大家不要慌張,按照順序開始撤退。”

    張揚還沒說完呢,那廣播員嚇得啊!地尖叫了一聲,轉身就往外逃去,聽到失火了,她先顧著自己逃命了。

    張揚無可奈何的坐了下去,衝著話筒道:“大家好,我是韓國商貿城的保衛科科長,因為一號倉庫失火,為了大家的生命和財產安全,請即刻疏散,火勢並不大,在我們可以控製的範圍內,請大家不要慌張,按照順序依次離開商場,千萬不要自己造成驚慌,再次強調,請大家按照秩序,千萬不要慌張,從商場的各個緊急出口撤離。”

    王廣正和幾名商貿城的負責人已經拿著話筒開始進行廣播,指揮現場人們撤離。

    恐慌的情緒在商貿城內迅速蔓延著,氣氛壓抑到了極點,但是沒有驚叫,沒有哭喊,人們開始有序的撤離,梁曉鷗帶著韓國商貿團從西側樓梯離開。

    金敏兒攙扶著大伯金尚元,金尚元對突然發生的火情極為不滿,低聲道:“怎麼回事?沒有火災報警?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一旁的樸正義充滿不屑道:“這就是自詡為和平安定的中國!”

    金敏兒聽著廣播中張揚的聲音,她不時的回過頭去,張揚仍然在那兒不停播出著,她的內心忽然變得很難受,她清楚的知道,那是因為對張揚的牽掛。

    張揚從廣播室的窗口可以看到人們正在向商貿城門口撤退的場麵,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出現任何的慌『亂』,他希望今天的事情隻不過是一場虛驚,最好是一場虛驚,現場有數千人,如果真的有炸彈,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

    

Snap Time:2018-07-19 23:19:50  ExecTime: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