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六十章溝通(下)


    第五百六十章【溝通】(下)

    袁波請張揚吃飯不僅僅是為他接風這麼簡單,自從袁波接手望江樓之後,生意日漸興隆,他在東江也先後開了四家分店,可東江雖然是省會,市場畢竟是有限的,所以袁波就有了向外擴張發展的打算,原本他最早考慮的是老家江城,可幾經考察之後,發現江城的餐飲市場品牌林立,而且最有影響力的兩家餐飲業的幕後股東都是喬夢媛,江城人的口味較重,吃飯偏重鹹辣,袁波於是放棄了把江城作為開拓市場第一站的打算,他將目光投向南錫。畢竟他旗下酒店的菜係主打淮揚風味,更符合江南人的口味,往南拓展更容易一些。

    因為目的是談事情,當晚袁波也沒有請其他人,隻有他和張揚兩人,張揚看到袁波沒請別人過來,心中已經猜到了七八分,料到袁波有事想跟自己單獨談,笑著坐下道:“怎麼?今晚打算和我促膝談心?”

    袁波笑了笑道:“之前約了他們,梁成龍在南錫,丁兆勇抽不開身,陳紹斌在上海,倒是請了欒局,人家不給麵子,所以隻剩下我們兩個了。”

    張揚道:“兩個人好,兩個人單獨喝酒清淨,說什麼掏心窩子話也不用顧忌。”張大官人越來越不喜歡人多嘴雜的酒場,真想喝酒,還是三五個知己聚在一起感覺最好。

    袁波拿出一瓶茅台打開,給張揚倒上,自己也倒滿酒:“前兩天我去探望了方文南,他情況好了許多。”

    張揚歎了口氣道:“喪子之痛沒有那麼容易彌合的。”

    袁波道:“我和方文南是老同學,在我們同屆的同學中,他是最聰明也是最有魄力的一個,論到做生意,我不如他。”他說的是實話,方文南是他們那幫老同學中發跡最早的一個,入獄之前,事業也是最成功的。

    張揚道:“可惜他因為兒子的事情走入了歧途。”

    袁波道:“再有三年就出來了,本來他的根基還是有的,他弟弟方文東又卷了公司不少錢去了海南,過去口口聲聲說要等他大哥出獄,要幫著方文南渡過難關,現在最先跑路的就是他,這小子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方文南讓人刺殺田斌的事情敗『露』,其根本原因就是方文東的出賣,不過方文南原諒了方文東,想不到方文東仍然選擇了背叛。

    張揚道:“方文南對此怎麼看?”

    袁波舉起酒杯和張揚碰了碰,幹了這杯酒方才道:“他對此倒是看得很開,認為該走的始終要走,大浪淘沙始見金,誰對他好,誰對他不好他早就已經看清楚了。”

    張揚道:“經曆了這麼大的波折,方文南能夠挺過來很不容易,希望他能夠早點走出監獄。”

    袁波道:“他說出獄之後會重新開始。”

    張揚沉默了下去,方文南走出監獄的時候已經年近五十,想要重新開始,談何容易。

    袁波感歎道:“看到方文南的今天,真是讓人唏噓。”

    張揚道:“做任何事都是有風險的!”

    袁波道:“我找你還有一件事。”

    張揚笑道:“有什麼我可以幫到你的?”

    袁波道:“我想繼續拓展我的生意,第一站初步選在了南錫,我想在南錫開一家分店。”

    張揚道:“生意越做越大了,恭喜你啊。”

    袁波道:“有什麼可恭喜的,做生意也要不斷地進步,落後就得挨打,現在東江的飲食業競爭十分激烈,我想要持久的發展下去就必須開拓新的市場,不然早晚都會被淘汰。”

    張揚忽然靈機一動,微笑道:“你準備在南錫投資酒店,我倒是有個想法。”

    袁波對此很感興趣:“什麼想法?”

    張揚微笑道:“你看海天怎麼樣?”

    袁波微微一怔,海天大酒店的名字他是知道的,可人家生意做得興隆怎麼可能轉讓給他。袁波道:“海天很有名氣,是南錫市餐飲業的標杆之一。”

    張揚道:“要是有興趣,我幫你留意。”

    袁波當然有興趣,可是他覺著這件事有些不太可能,低聲道:“人家願意轉讓給我?”

    張揚淡然道:“由不得他!這件事你不用著急,等我的安排。”

    袁波大喜過望,當初望江樓就是張揚幫他斡旋拿下,張揚的能量很大,如果他可以把海天幫自己拿下來,真可謂是他命中的貴人了,袁波道:“別的話我不多說了,靜候你的佳音。”

    張揚中途起身去洗手間的時候,遇到了東江市招商辦主任雷國滔,雷國滔看到張揚,笑著走了過來:“張主任,這麼巧啊!”

    張揚笑道:“安遠一別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雷主任現在過得可好?”

    雷國滔笑道:“好的很,好的很啊!”

    張揚看到雷國滔還是感覺到有些奇怪的,當初他和雷國滔在火車上相逢,兩人同坐一個軟臥車廂,遇到女飛賊佟秀秀,佟秀秀把他們的東西都偷走了,甚至連喬老給他寫的那幅字也被她順手牽羊帶走,佟秀秀看到喬老的落款,這才主動將張揚的東西送回,張揚也因此而得知佟秀秀是國安七局的,她偷東西的目的是為了搜集雷國滔出賣國家商業機密的證據。

    張揚本以為雷國滔早就被抓了,想不到這廝還在招商辦主任的位置上呆的好好的,看來好像混得還不錯,上次丟東西的事情似乎並沒有給他造成太大的困擾。究竟是證據不足,還是國安方麵要放長線釣大魚?其中的詳情就不得而知了。

    雷國滔道:“今晚我接待一批韓國客人!”說話的時候,一名年輕的韓國男子走了過來,張揚看著眼熟,仔細一想竟然是rg集團的少東樸正義,樸正義看到張揚也是微微一怔,他是張揚的手下敗將。差點被張揚從會展中心大酒店的天台上擊落下去,幸虧最後一刻張揚抓住了他。

    樸正義深知張揚的厲害,雖然心一直記恨張揚,可是在張揚麵前卻不敢表『露』太多的怨念。

    時過境遷,張大官人早已不把當初的事情放在心上,笑著向樸正義道:“原來是樸先生,老朋友了!”他主動向樸正義伸出手去。

    樸正義笑得很勉強,還是伸出手和張揚握了握,張揚轉向雷國滔道:“rg在東江投資了?”

    雷國滔笑道:“我們準備在東江開發區興建一座韓國工業園。”

    張揚說了聲恭喜,當年他擔任江城招商辦主任的時候,曾經圍繞韓國藍星集團的落戶,和雷國滔展開了一場激烈的競爭,最終還是他取得了勝利,說服金尚元將藍星集團生產基地建設在江城開發區。

    張揚本想告辭,雷國滔多說了一句:“金尚元先生也在,你不過去打個招呼?”

    張揚微微一怔,卻不知金尚元也來到了東江,既然知道金尚元在這,於情於理都要過去打個招呼。

    今晚除了金尚元在場,樸正義的父親rg集團的總裁樸誌信也來了。雷國滔能夠把這幫韓國企業界的頭麵人物請來,能量也是不小的。倘若在過去雷國滔或許不會把張揚叫過來,畢竟他們都是招商辦主任,工作上存在競爭,可現在不同,張揚已經做了體委工作,和雷國滔已經沒有利害衝突。

    金尚元對張揚的印象一直都很不錯,看到張揚也非常的開心,邀請張揚來到身邊坐下,微笑道:“想不到你能來。”

    張揚對高麗棒子一直沒什麼好感,可對金尚元是個例外,從那次在南湖,金尚元奮不顧身躍入冰冷的湖水中勇救落水兒童,他就對金尚元的為人欽佩的很。張揚道:“我是湊巧過來吃飯,沒想到會遇上雷主任。”看到金尚元不由得想起金敏兒,很久沒有見到她,不知她這次有沒有和金尚元一起同來。當著這麼多人,張大官人也不方便問。

    金尚元點了點頭。

    張揚端起酒杯敬了一周,敬酒是咱們中國人特有的禮儀,張大官人酒量擺在那,每人都敬了兩杯,敬到樸誌信的時候,樸誌信表情淡漠,這也難怪,他和張揚之間隔閡很深,因為rg賣包裝設備給江城酒廠的事情,他們之間發生過衝突,在東江秋季經貿會上雙方代表團上雙方的代表更是上演了一出全武行,這件事雖然過去了很久,可樸誌信卻因此損失了不少。不僅僅是金錢,聲譽上的損失更是難以估計的,樸誌信因此也記住了當時江城的招商辦副主任張揚。樸誌信雖然表情淡漠,可並沒有拒絕張揚的敬酒。

    張揚敬了一周之後,發現這群人全都是韓國企業界的大佬,自然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他笑著邀請道:“歡迎各位韓國企業界的精英前來中國參觀指導,希望我們兩國能夠在經濟文化領域開展越來越多的合作。作為南錫市的官員,我也希望大家有時間去南錫做客。”

    雷國滔笑道:“張主任,你這是公然挖我牆腳啊。”

    張揚笑道:“你謀求經濟領域的合作,我謀求體育文化方麵的合作,咱們並無抵觸。”

    兩人對望一眼都笑了起來。

    雷國滔道:“說起來,我們明天的日程就安排去南錫。”

    張揚道:“真的?”

    雷國滔點了點頭道:“大家都想去錦灣看一看,順便去靜海的韓國商貿城參觀。”

    張揚笑道:“那好啊,我剛好趁著這個機會盡地主之誼。”

    雷國滔笑道:“不用,我們全都安排好了,張主任要是有心,給我們當當向導介紹介紹風光就好。”

    張揚微笑點頭,心說雷國滔啊雷國滔,這可不是我想搶你的生意,是你主動把機會送給我的,小心我把這幫全都忽悠到南錫投資去。

    離開房間之後,雷國滔親自把張揚送了出來,他笑道:“真是沒想到會在這遇到你,明天一早我們去錦灣遊覽,本來我並不想麻煩你,可是這幫韓國人突然提出要去靜海韓國商貿城看看,我和那邊又不熟,害怕那邊沒有準備,會不會出什麼紕漏。”

    張揚微笑道:“這件事好辦,我為你安排一下。”他當著雷國滔的麵給靜海副市長王廣正打了一個電話。

    王廣正聽說有韓國代表團打算參觀商貿城,馬上表示會讓人做出安排,一定以最好的麵貌來迎接韓國代表團一行。他現在對張揚是服氣的很,張揚交代的事情他毫不猶豫的應承下來。

    張揚放下電話,笑著對雷國滔道:“你都聽到了,明天靜海方麵會事先準備,一定把韓國商貿城最好的一麵呈獻給這幫韓國商人。”

    雷國滔笑道:“還是你交友廣泛,這個人情我先欠著,咱們有情後補。”

    張揚道:“咱們什麼交情,用得上這麼客氣嗎?”其實他和雷國滔也就是泛泛之交。

    雷國滔忽然想起自己還欠張揚二百塊錢呢,上次在火車上把東西丟了個精光,幸虧張揚借給他二百塊錢才回到了東江。他拿出錢包道:“上次我還欠你二百塊錢呢。”

    張揚笑道:“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矯情?我都忘了,多大點事你還記著?改天你請我吃頓飯得了。”

    雷國滔聽他這樣說也沒有堅持,笑道:“那好,等這次的事情過後,我好好請你一頓。”

    張揚道:“招商工作要緊,吃飯什麼時候都行,雷主任,你可真有本事,這幫人都是韓國的企業精英,能把他們都請過來真是不簡單啊。”

    雷國滔意味深長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來,如果不是覺著我們中華大地有利可圖,這幫韓國人才不會千迢迢的來到這呢。”這一點他看得很透。

    張揚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祝你成功,我明天上午也回南錫了,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隻管和我聯係。”

    張揚說這句話的初衷隻是客氣,他並沒有想到雷國滔真的會主動和他聯係。

    雷國滔打來這個電話的時候,張揚剛剛進入南錫外環,一接通電話,就聽到雷國滔有些虛弱的聲音:“張老弟……”

    張揚有些詫異道:“雷主任,你怎麼了?”

    雷國滔有氣無力道:“昨天吃壞了肚子,這會兒我正在醫院打點滴呢。”

    張揚心說你生病還不好好休息給我打什麼電話?嘴上卻安慰他道:“雷主任多注意休息。”

    雷國滔道:“靜海韓國商貿城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張老弟,你最好能親自去一趟,我總是不放心。”

    人家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張揚也不好推辭,誰讓他昨晚答應的那麼痛快,他笑道:“好吧,我直接去靜海親自接待,他們什麼時候到啊?”

    雷國滔道:“我們招商辦副主任梁曉鷗帶隊,一早就出發去錦灣遊覽了,中午去靜海那邊吃飯,在頤尚海洋花園酒店訂好了午餐,中午吃晚飯之後,下午去韓國商貿城看看,大概逗留一個半小時左右返回東江。”

    張揚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去一趟!”

    雷國滔道:“拜托你了老弟,這麼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

    張揚道:“都是朋友,別搞得這麼客氣。”

    張揚掛上電話,沒有進入市區,驅車直奔靜海而去,張大官人最大的優點就是一諾千金,雖然他和雷國滔的關係不怎麼樣,也知道國安一直都在調查雷國滔,可答應過人家的事情就得辦,誰讓自己昨天答應給人家幫忙來著。

    抵達靜海的時候才是上午十點鍾,張揚先去了靜海市『政府』,找到了副市長王廣正,王廣正並沒有想到他會過來,有些詫異的站起身道:“張主任怎麼親自來了?”

    張揚笑道:“東江招商辦的雷主任生了急病,他來不了,擔心今天的考察出問題,所以讓我一定要來一趟。”

    王廣正笑道:“張主任不放心我辦事。”

    張揚笑著搖了搖頭道:“不是,我也不想來,可既然答應了人家就得把事情辦好,再說了,今天的韓國考察團全都是韓國企業界的精英人物,務必要給他們留下一個良好的印象。”

    王廣正道:“韓國商貿城方麵我昨晚就打招呼了,準備充分,不會有什麼問題。”其實也無所謂準備,就是打掃打掃衛生,強調強調紀律,讓普通的經營者不要胡說八道。他笑道:“是不是這些韓國企業家打算來我們靜海投資啊?”

    張揚道:“不清楚,不過東江搞了個韓國工業園,這次來的企業家多數已經決定要在那投資,靜海應該隻是路過。”

    王廣正道:“中午市來安排吧,宴請韓國代表團一行。”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用,他們已經安排好了,我們隻需要保證韓國商貿城的參觀訪問不出什麼紕漏就行。”

    王廣正聽他這麼說,也沒有繼續堅持。

    這時候,東江招商辦副主任梁曉鷗打來了電話,是雷國滔讓她給張揚主動聯係的,現在她陪同韓國商貿團正在錦灣觀光,預計十二點的時候能到頤尚海洋花園酒店用餐,中午稍事休息之後,下午兩點鍾參觀韓國商貿城,三點半左右離開。

    梁曉鷗邀請張揚中午一起前往海洋花園酒店用餐,張揚想了想,和王廣正一起去『露』個麵也好,證明靜海市『政府』對這次韓國商貿團前來很重視。

    王廣正聽說中午韓國商貿團在海洋花園酒店用餐,也準備去一趟,按照他的意思,作為地主,這頓飯還是要他來安排。

    張揚道:“算了,真正的主人是東江招商辦,這群韓國人是他們請來的,我們隻是幫幫忙,搞得太隆重反而顯得喧賓奪主。”

    王廣正道:“其實韓國商貿城也沒啥參觀頭,麵賣的正品韓國貨很少,有不少都是咱們國產的小商品。”

    張揚道:“韓國貨也未必好,他們想參觀就讓他們參觀,隻要保證參觀秩序就行,也別把這幫人看得多高貴,說好聽了是投資商,說穿了就是來我們中華大地混飯的,咱們照顧的越周到,他們越得瑟。”張揚又叮囑道:“這件事不要驚動太多人了,咱們知道就行了,他們在靜海也隻是走馬觀花,三點半就走。”

    王廣正道:“你放心,我心有數。”

    兩人在十一點半就來到了海洋花園酒店,王廣正還帶了他的秘書過來,雖然王廣正隻是一個縣級市的副市長,可在靜海的權力不小。

    他來之前,秘書就已經給酒店方麵打過電話,王廣正的皇冠車駛入酒店停車場的時候,酒店經理史文治就慌慌張張跑過來開門,反觀張揚的那輛皮卡車就無人問津了。

    王廣正下了車,正眼都沒看史文治一眼,低聲道:“韓國代表團來了沒有?”

    史文治搖了搖頭:“說是十二點前抵達。”

    張揚看了看手表,王廣正來到他身邊道:“來早了,人都沒到呢。”

    史文治看到王廣正和張揚說話的時候賠著笑,態度十分的恭敬,這才知道,眼前這位年輕人是位大人物。不然副市長不會對他這樣的態度,再仔細看,史文治越看張揚越是眼熟,終於想起最近在南錫新聞上見過幾次,這位應該就是南錫市新來的體委主任張揚。

    王廣正剛巧向史文治招了招手道:“史經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咱們市體委張主任。”

    史文治慌忙走了過來,伸出雙手道:“張主任,歡迎,歡迎您來我們酒店指導工作。”

    張揚笑道:“我是路過,可不敢指導什麼工作。”

    史文治殷勤的邀請兩人去酒店休息,張揚搖了搖頭道:“不去了,韓國代表團就要來了!為了表示對人家的歡迎,我還是在這兒等著吧。”

    王廣正向張揚道:“張主任,你既然來了,今天就別走了,等下午忙完接待的事情,我陪你去水上運動中心看看,工程已經基本竣工了,你還沒有視察過呢。”

    張揚笑道:“好啊!”

    一旁史文治抓住時機道:“張主任,晚上就住在我們九點吧,我安排一個總統套給您。”

    張揚微笑不語,他已經聽到了汽車聲。張大官人聽力出眾,從輪胎摩擦地麵的聲音已經聽出是大客了,尋常人等根本連聲音都聽不見。

    張揚道:“來了!”

    王廣正和史文治都有些錯愕的看著他,兩人始終盯著大門口看呢,視野中並沒有出現大客的蹤影,王廣正正準備開口問的時候,聽到了汽車聲,一輛凱斯鮑爾豪華大客載著韓國商貿團一行進入了海洋花園酒店的大門。

    史文治對此早有準備,四名站在門口的保安,穿著製服帶著白手套,齊刷刷向大客車敬禮。

    兩名漂亮女服務員拿著鮮花向大客車走去。

    張大官人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暗暗發笑,酒店方麵表現的也太誇張了點,不就是來個韓國商貿代表團嗎?搞得跟來了國家元首似的。其實之所以搞這麼隆重跟副市長王廣正出現在這有著直接關係,酒店方麵已經當成了一場重要政治任務來辦。

    大客車停穩之後,首先從車上下來的是東江招商辦副主任梁曉鷗,她穿著灰『色』羊絨大衣,棕『色』長褲,黑『色』運動鞋,黑框眼鏡,雖然身材不錯,可是看起來顯得頗為古板,張揚和這位副主任沒打過交道,他和王廣正、史文治一起向前方迎去。

    梁曉鷗認識張揚,徑直朝他走了過來,主動向張揚伸出手,微笑道:“張主任,你好,我是梁曉鷗。”

    張揚笑道:“久仰,久仰!”

    梁曉鷗道:“不可能,我過去一直都在保和縣工作,調到東江招商辦還不到兩個月,跟張主任沒打過交道。”從她說話中就能聽出這個人『性』格很爽直也很幹練。

    張大官人被她當場揭穿,不免有些尷尬,笑道:“我這久仰是長久敬仰的意思,不是久聞大名。”

    梁曉鷗笑道:“多謝張主任對我們工作的幫助。”心說張揚的口才真是不一般。

    張揚把她介紹給王廣正,自己則去車門前迎接韓國經貿團的代表們。程序『性』的握手,其實張揚在昨晚已經見過不少人。

    金尚元最後才走下大客,張揚準備上前迎接的時候,忽然聽到一個悅耳的女聲道:“嗨!張揚,你還記得我嗎?”

    張大官人內心一震,他有些不可思議的向前望去,卻見金敏兒身穿白『色』貂皮上裝,棕『色』長褲,足蹬深棕『色』長靴,秀出一雙纖長美腿,黑『色』長發束在腦後,膚如嬌雪,眉目如畫,當真是如同畫中走出的仙子一般。

    張揚每次看到金敏兒總是情不自禁的想到春雪晴,雖然每次相見他都要提醒自己,春雪晴早已成為追憶,可是見到金敏兒的時候,他卻仍然感覺到春雪晴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麵前。

    看到金敏兒發呆的不僅僅是張揚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到哪兒都會吸引男『性』的目光。

    張揚笑了笑,金敏兒也笑了笑,她來到張揚麵前:“不歡迎我?”

    張揚搖了搖頭道:“震驚、驚喜、喜出望外!”

    金尚元和那幫韓國企業家們已經在梁曉鷗的陪同下走入了海洋花園酒店。

    其他人也看出張大官人和這位美得讓人窒息的韓國女孩有些故事,一個個都很識趣的離開了。

    金敏兒道:“其實我和大伯一起來的,不過我直飛上海,替我大伯簽一份合作協議,本來打算去南錫看望你,昨晚我大伯電話中提到,你今天會來靜海。”

    張揚心說金尚元未卜先知嗎?自己昨晚可沒說要來靜海,難道是雷國滔說的?奇怪,他不是今天才突然請自己過來的嗎?不過見到金敏兒的喜悅讓張揚無暇去想這些小事,他笑道:“為什麼不早說,我也好有個準備。”

    金敏兒笑道:“不需要準備,我喜歡你見到我目瞪口呆的錯愕樣子,是不是,我又讓你想起了那個人?”那個人指的自然是春雪晴。

    金敏兒在張揚麵前提起春雪晴名字的時候,他已經相當的坦然了,笑道:“沒辦法不去想,明明知道你不是,可是見到你,總覺著你是!”

    金敏兒莞爾笑道:“如果我的出現勾起了你痛苦的回憶,那麼我馬上消失。”

    張揚哈哈大笑道:“開心都來不及呢,有朋自遠方不亦樂乎!”他向一旁捧花的服務員招了招手,那服務員走了過來,張揚道:“花怎麼沒送出去啊?”

    “人太多花太少,不知送給誰了。”這服務員倒是實在。

    張揚笑著把花拿了過來交給金敏兒:“鮮花送佳人,其實韓國也是有佳人的。”

    金敏兒卻道:“我不是佳人!”

    “你是什麼?”

    金敏兒一邊走一邊笑道:“我是佛!”

    張大官人馬上明白了,她是在說自己借花獻佛,心中不免一動,難道金敏兒在暗示自己,讓他親自送花?張大官人悄悄向金敏兒望去,卻見她笑靨如花,眼波流動,根本就是春雪晴再世,張大官人暗罵自己,老『毛』病又犯了,咱可不能這樣,見到美女咋就做不到心如止水呢?

    

Snap Time:2018-08-15 20:46:12  ExecTime:0.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