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六十章溝通(上)

  
  第五百六十章【溝通】(上)
  張揚笑道:“我也是『共產』黨員,渠主任對階級敵人可以那樣做,對自己同誌肯定不會那樣做的。”
  欒勝文道:“別說的那麼深奧,咱們先吃飯行嗎?”
  服務員上菜之後,張揚叫了一瓶龍山陳釀,欒勝文道:“我不能喝,下午還得開會,你們兩人喝吧。”
  渠聖明喝酒十分的爽快,他點了點頭道:“小張,咱們一人半斤,中午別喝多。”張揚聽到他的口氣已經知道,這位上司又是個好酒之人。
  連欒勝文也發現渠聖明和張揚有很多共同之處,都喜歡喝酒,都相信拳頭才是硬道理,又都在體委任職。
  渠聖明幾杯酒下肚,話也多了起來,他向欒勝文道:“你侄子工作調動的事情我這邊沒問題,你把手續辦好了,我肯定接收。”
  欒勝文道:“有你這話,我就幫他辦理手續了。”
  張揚道:“渠主任,我這次來不但是為了向你匯報工作,也正式向您提出邀請,邀請你參加下個月八號,在南錫體育場的明星足球賽,我把開球的機會給您留著呢。”
  渠聖明慢條斯理的抿了口酒道:“你看來費了不少心機啊。”
  張揚笑道:“希望渠主任別讓我心機白費。”
  渠聖明道:“既然談到了公事,這堣]沒有外人,咱們就開誠布公的談一談,小張啊,你想出這個火炬接力的主意很好,我們省體委對你很支持,當初你的申請遞上來,我毫不猶豫的簽了字。”
  張揚道:“我知道,渠主任一直對我們的工作都很支持。”
  渠聖明道:“在我們省委來說,還是盡一切可能支持你們的工作,搞一場省運會不容易,第十二屆省運會舉辦成功,不僅僅是你們的榮譽,也是我們平海所有體育工作者的榮譽。你拍賣火炬接力權,我沒有意見,可是你不但把南錫的拍了,還拍賣其他城市的,誰給你的這個權利?”
  欒勝文和這件事無關,笑眯眯看著他們兩個,現在他總算知道兩人發生衝突的根本原因了。
  張揚道:“渠主任,既然省媬鴭w南錫作為第十二屆省運會的舉辦城市,就要把一切權力下放給我們,怎樣營銷這次的省運會,應該由我們做決定。”
  渠聖明道:“你們做決定,可是不能做其他城市的決定。”
  張揚道:“渠主任,既然這堥S外人,我也就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省堨持媢麍椐B會的撥款少得可憐,杯水車薪,要是靠著財政撥款想把省運會給辦起來,根本沒有任何可能,所以我們才向市堶n來了省運會的營銷權,請形象大使是為了提升省運會的知名度,知名度高了,我們的廣告營銷權就值錢了,火炬傳遞也是為了弄錢,我個人從中得不到任何的好處,體委成立了專門賬戶,所有錢都會打入這個賬戶中,接受檢察院的監管,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把省運會給辦起來,正如您所說,省運會不是南錫自己的事情,我募集到的資金也不是全都花在南錫人的身上。”
  渠聖明道:“我沒反對你拍賣火炬接力權,可是你不能連別的城市的火炬接力權也一起拍掉吧。”
  張揚道:“任何城市隻要想參加火炬接力,就得把這個權利交給我,不然我可以重新製訂火炬傳遞路線,大不了我隻在南錫傳遞,那樣我就有權把所有的火炬拍出去了。”
  渠聖明愣了,這小子真能想,要是他真這麼幹,渠聖明還真拿他沒辦法。
  欒勝文一旁忍不住笑了起來,他看出來了渠聖明製不住張揚。
  渠聖明道:“小張,最近各地市體委的意見都很大,他們認為你把所有的接力權拍賣掉,不合適。”
  張揚道:“沒什麼合適不合適的,我也知道大家為什麼提意見,看到我僅僅拍賣了兩棒,就籌到了五百三十萬,他們怎麼沒有看到我背後做了多少工作?火炬傳遞是我想出來的,拍賣也是我想出來的,拍出的款項大家都想分,對不住,天底下沒有那麼便宜的事兒,再說了,今年我們南錫是東道主,以後,東江、江城、嵐山誰不得輪著來,他們要是有本事也學著我搞拍賣,拍出的錢再多我都不眼紅,渠主任,你說是這個理不?”
  渠聖明聽到這媊接蛘i揚說得也很有道理,機會對每個城市是均等的,張揚隻不過開了這個頭,如果火炬拍賣不出這麼高的價格,也就會變得無人關注了,想當初,張揚剛剛提出要火炬傳遞的時候,省體委內部的會議上還被傳為笑談,可現在人家搞得有聲有『色』,又有人動起分一杯羹的主意了。
  張揚看到渠聖明不說話,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道:“渠主任,你表個態,這件事你到底怎麼辦?”
  渠聖明道:“話都被你說完了,我說什麼?表什麼態啊?你自己說的,拍賣所得的款項全都用於體育事業,要是讓我發現其中有一絲一毫的違規行為,我撤了你。”他話說得嚴厲,可臉上卻帶著笑意。
  張揚心說你還真沒有撤我的權力,他端起酒杯道:“渠主任,您真是人如其名,聖明啊!”
  渠聖明和欒勝文對望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欒勝文因為下午有會,提前離開了,渠聖明和張揚把一斤酒喝完,張揚看到他興致正高,建議再來一瓶,渠聖明道:“不喝了,下午還得上班,我不能太晚。”
  張揚也沒有勉強,微笑道:“那等您下月去南錫的時候,我好好請你喝一場。”
  渠聖明笑道:“我還沒答應你呢。”
  張揚道:“這次明星足球賽代表著省運會的籌備工作全麵開始,大賽進入倒計時,意義這麼重大的事情,怎麼少得了您。”
  渠聖明道:“好吧,我去,順便看看你們新體育中心的建設進度,希望不會讓我失望。”
  張揚道:“隻有先去一趟,您才能真切感受到明年十月份的可喜變化。”他這句話留好了後手。
  渠聖明從他的話堣]琢磨到工程的進展肯定不盡如人意,他起身道:“該去上班了。”
  張揚把他送到體委大門口,渠聖明停下腳步,向張揚望了望道:“你功夫不錯,師從何人啊?”
  張揚道:“祖傳的。”
  渠聖明道:“我沒看出你用得是哪路拳法。”
  張揚笑道:“雜七雜八的,什麼都有一點,論到套路我比渠主任差遠了。”
  渠聖明老臉一熱,自己練了半輩子武功還比不上這個年輕人,看來有句老話說得對,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
  張揚下午抽空去了趟東江師範大學,他有陣子沒見到妹妹了,趙靜接到他的傳呼,從學校堸蔑蔆了出來,看到皮卡車旁的張揚,歡快的叫了聲小哥,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
  張揚迎了上去,伸手去『揉』她的頭發,卻被趙靜躲開,趙靜格格笑道:“早就料到你又會來這一招,煩人,每次都把人家頭發給搞『亂』了。”
  張揚看了看妹妹,笑道:“黑了,瘦了!”
  趙靜道:“最近常打網球,所以曬黑了。”
  張揚道:“丁斌呢?”
  趙靜道:“上課呢,怎麼了?”她心堬M楚的很,小哥一向都不太喜歡丁斌。
  張揚笑道:“沒什麼,也就是隨口問問。”
  趙靜道:“我知道你對他有偏見,其實他現在好多了,對我挺好的。”
  張揚點了點頭道:“對你好就行,我對他沒什麼偏見。”
  趙靜道:“哥,前兩天我跟媽打電話,她挺惦記你的,自從你去了南錫還沒有回家去過呢。”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這不是剛剛上任嗎?那邊的事情都沒理順,正想等一切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把媽接過去過一陣子,對了,要不這樣,明年春節全都去南錫過年,咱們一家人好好聚一聚。”
  趙靜欣喜的點了點頭道:“好啊,有日子一家人沒團聚了。”
  張揚把捎來的禮物交給她,又道:“晚上一起吃飯吧,袁波在望江樓安排了一桌飯。”
  趙靜搖了搖頭道:“不了,我和丁斌約好了去吃燒烤,哥,你們這麼多人,我去也不方便。”
  張揚點了點頭,正準備和趙靜告辭的時候,看到一輛寶馬車駛了過來,從學校門口,一個打扮入時的女學生嬌笑著迎向那輛寶馬車,趙靜不無鄙夷的看著那名女學生,那女學生和她同班叫卓婷,是學校埵釵W的交際花,最近剛剛搭上了一個大款。
  張揚也好奇的往那邊看了看,沒想到居然看到了熟人。身穿貂皮大衣的周雲帆從車窗內『露』出了腦袋,向卓婷笑著揮手,示意她上車。
  卓婷嗲聲嗲氣的叫道:“拉茲先生,你來晚了哦!”
  周雲帆笑道:“我公務繁忙啊,好不容易才抽出身這不馬上就來了嗎?”
  張揚心說周雲帆也是個老不正經,居然跑到東江師範大學勾引女學生,他叫了聲:“拉茲!”
  周雲帆聽到有人叫他,順著聲音望去,看到張揚站在皮卡車前,不禁眉頭一皺,他和張揚很熟,知道這廝難纏,可遇到了,招呼是必須要打的,他推開車門,樂向張揚走了過去。
  趙靜拿著東西小聲向張揚道:“哥,我先走了!”
  張揚點點頭。
  周雲帆來到張揚麵前,熱情的伸出手去:“張主任,什麼風把你吹到東江來了?”
  張揚笑道:“沒有風,我來東江是想借你的東風呢。”
  周雲帆大笑,他在胡茵茹的廣告公司有股份,知道胡茵茹最近承包省運會廣告的事情,周雲帆是個精明的商人,他對胡茵茹的這單業務並不看好,不過他隻是負責投資,並不參與廣告公司的業務。周雲帆向身後的卓婷招了招手,卓婷婷婷嫋嫋走了過來。
  張揚對這個女孩子沒有太多的好感,一個女學生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而且跟周雲帆混在一起估計不是什麼好貨『色』。
  周雲帆道:“我女朋友!”
  卓婷聽到他這樣介紹自己的時候,臉兒還是稍稍紅了一下,畢竟還是學生。
  張揚笑道:“幸會,幸會,我和拉茲先生是老朋友了,我叫張揚。”
  卓婷眨了眨塗抹很濃睫『毛』膏的雙眸道:“我聽說過你,你是趙靜的哥哥。”
  張揚點了點頭道:“是!”
  周雲帆道:“聽說張主任最近在搞省運會啊!”
  張揚道:“正準備跟你聯係呢,看看你有沒有興趣投資。”
  周雲帆笑道:“我還是對電影的興趣更大一些,最近和海瑟夫人一起在春陽清台山投資了一座高科技影視基地,哪媮晹雀~錢搞其他的項目。”
  聽到海瑟夫人的名字,張揚不禁皺了皺眉頭,想不到周雲帆居然和她攪和在一起了。
  周雲帆道:“最近都盛傳你們南錫拍賣火炬接力權的事情,說兩支火炬就拍出了五百三十萬,不知這件事是否屬實?”
  張揚點了點頭道:“真的,怎麼?你也有興趣?”
  周雲帆道:“東江火炬接力拍賣,我拍一支。”他轉向卓婷道:“拍下來讓你跑好不好?”
  卓婷激動地美眸生光,這妮子雖然虛榮看來沒見過多少大場麵,欣喜的連連點頭。
  張揚心中暗罵,麻痹的,你當是買火炬冰激淋啊,好好的一個女孩子被周雲帆這個老流氓禍害了。
  

Snap Time:2018-10-17 17:33:40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