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五十九章高手啊(下)


    第五百五十九章【高手啊!】(下)

    渠聖明道:“沒種!”

    張揚道:“不是沒種,真是怕傷著你,你老胳膊老腿的,禁不住折騰。”

    渠聖明明明知道張揚是在用激將法,可心仍然不禁動氣,大聲道:“走,出去過兩招,傷了我也不怨你。”

    張大官人等得就是他這句話,點了點頭道:“你『逼』我的!”他一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渠聖明跟著追了出去,一幫體委的工作人員都跟著追了上去,有熱鬧看,誰還願意上班啊。

    張揚沒往下走,而是沿著樓梯向上走去,徑直上了天台。

    渠聖明道:“哪走?”他覺著張揚害怕了。可很快就發現,張揚不是害怕,而是尋找合適的交手地點。

    張揚選擇天台交手的目的就是怕別人看,渠聖明畢竟是省體委主任,如果自己在眾人麵前把他打敗,他肯定抹不開這張臉麵,兩人之間的仇隙會越結越深,張揚想給他一個教訓,又要顧及他的麵子,想來想去隻有天台最合適。

    渠聖明看到張揚走上天台,就明白了,他轉身衝著那幫體委工作人員道:“全都給我上班去,誰跟上來我處理誰?”這句話一說,這幫工作人員果然不敢繼續跟過來了,渠聖明還是很有威信的。

    渠聖明跟著走上天台,反手把門給『插』上了,這下除了他和張揚之外,沒有其他人可以上來了。

    張揚背著手站在天台正中,笑眯眯望著渠聖明道:“渠主任,什麼事不能心平氣和的坐下來談談?非得要動手,我要是傷了你,豈不是要被別人笑話。“

    渠聖明道:“你小子少跟我玩激將法,我什麼人沒見過?就你那點手段,想惹我生氣,太嫩了。”

    張揚道:“非要動手嗎?”

    渠聖明道:“非要動手!”

    張揚道:“動手我不怕,可有個條件。”

    渠聖明一邊緩緩向他走去,一邊點了點頭道:“你說。”

    “你要是敗給了我,以後再也不能幹涉我們南錫市體委的事情。”

    渠聖明才不相信自己會敗給張揚,他冷笑道:“狂妄,信不信我抽得你滿地找牙。”

    張揚覺著渠聖明的做事風格和自己滿投脾氣的,他樂點了點頭道:“信,你也就是夢有這個本事。”

    渠聖明上前跨出一步,已經來到距離張揚不到一米處,猛一抱拳:“請了!”

    張大官人真是沒想到這位體委主任的身上還有這麼重的江湖味道,他樂了,也還了一拳。

    說時遲那時快,渠聖明已經出手,倏然之間化掌為爪,向張揚的咽喉拿去,同時右腳前伸,攻向張揚的下盤。

    張揚讚了聲好,一個閃電般的後撤躲過渠聖明的突然一擊。

    渠聖明看到自己的突襲又被他躲了過去,不由得暗暗稱讚,想不到張揚這麼年輕,居然擁有這麼漂亮的身手。嘴卻道:“你退什麼?”

    張揚道:“你是我領導,年齡又比大這麼多,我得讓你!”

    渠聖明冷哼一聲,左腳側滑,一個大鵬展翅,右掌借著身體的旋轉急速向張揚的胸膛打去。

    張揚似乎算準了他的出手,身體搶在渠聖明出招之前已經先行後退,渠聖明的這一招再度落空。

    渠聖明心中越發驚奇,他一向認為自己在平海算得上武林高手,可今天在張揚麵前幾度出手都沒有占到便宜,確切地說,連人家的衣角都沒沾著,這還是在人家沒出手的前提下,渠聖明不由得焦躁起來,幸虧是在天台,如果有人圍觀,看到眼前的情況,不知要說怎樣的閑話,開始的時候,他還存著留手的想法,想著隻要給張揚一個教訓,讓他知道厲害就行,可現在如果不全力以赴,恐怕要敗在這小子的手,於是渠聖明再不考慮保留實力,拳腳宛如暴風驟雨一般向張揚招呼而去。

    張揚始終沒有出手,隻是依靠靈活的步法來回閃躲,無論渠聖明怎樣出手,他總是能輕輕鬆鬆躲過去,渠聖明越大越是心驚,他習武這麼多年,遇到的高手也有不少,可是從沒見過張揚這麼厲害的,麵對他的攻擊,人家連手都不用,從一開始到現在始終背著雙手,任由他攻勢如『潮』,張揚卻麵帶微笑勝似閑庭信步。

    渠聖明越打越沒底,越打越是心焦,他將張揚『逼』向天台的一角,想要『逼』他出手,張揚窺破渠聖明的心意,唇角微微一笑,突然探出手去,從漫天的掌影之中準確無誤的抓住渠聖明的右手,拿住他的脈門稍一用力,渠聖明隻覺著半邊身軀麻木,身體酸軟無力,忽然產生了一種完全被張揚掌握的感覺。

    張揚一聲低吼,竟然將渠聖明魁梧的身軀整個拎了起來,在半空中甩了一個圈,渠聖明感覺到自己飛了出去,大半個身軀都飛出了樓麵外,他腦袋嗡!地一下大了,心說完了,這小子真把自己從五樓上扔下去了,命沒了。可他的念頭還沒轉過來,張揚已經將他甩了一圈,然後重新放在天台之上,鬆開渠聖明的手掌,笑眯眯看著他,雙手仍然負在身後,仿佛一切都沒發生過似的。

    渠聖明的背脊之上滿是冷汗,他驚魂未定的看著張揚,胸口不斷起伏,顯然沒從剛才的震駭中恢複過來。

    張揚笑眯眯道:“渠主任,咱們沒必要再打了吧?”

    渠聖明的臉『色』很難看,他口口聲聲要教訓張揚,結果卻是被這小子給教訓了,他練了一輩子的武功,可在張揚麵前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好不容易才調整好內心的情緒,渠聖明低聲說了一句:“高手啊!”

    張揚正想說話,忽然聽到下麵響起警笛聲,他有些不解的看了看渠聖明。

    渠聖明也愣了,他沒報警啊,忍不住罵了一句:“哪個混蛋這麼多事?”

    來得是白沙區公安分局局長欒勝文,說來巧的很,並不是有人報警,而是他過來找渠聖明有事要辦,他和渠聖明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一來到體委就聽說渠聖明跟人上天台比武了,欒勝文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心說這個渠聖明都什麼級別了,還幹這種事情,不知道誰這麼倒黴要被他教訓一頓了,可一打聽是張揚,欒勝文馬上就意識到,這次渠聖明算是遇到對頭了,就渠聖明的身手還真不一定是張揚的對手,所以欒勝文拉響了警笛。

    張揚和渠聖明兩人都向下望去,欒勝文拿著大喇叭衝著樓上喊:“都下來吧,這是國家機關,有什麼問題,交給我們警方解決。”

    渠聖明笑著搖了搖頭,想起剛才差點被張揚扔出五樓的情景,心仍然捏著一把冷汗。

    兩人離開了天台,渠聖明低聲道:“剛才的事……”

    張揚心領神會道:“你放心,我不會說,我好歹也是『共產』黨員,打死都不說。”

    渠聖明暗自鬆了口氣,他也是好麵子的人,剛才的比試除了他和張揚之外,沒有第三個人見到,隻要張揚不說,別人自然就不會知道。現在想想張揚選擇天台比武是在顧及他的顏麵,明白了張揚的苦心,渠聖明對張揚居然產生了一絲好感,看來這個年輕人也並不是一無是處。

    張揚道:“火炬傳遞的事情您不會再過問了吧?”

    渠聖明道:“工作是工作!”他倒是堅持得很。

    張揚道:“我們南錫市體委就指望著拍賣火炬弄點啟動資金呢,主意是我們想出來的,為的也是省運會,您不能趕盡殺絕啊。”

    渠聖明沒說話,對麵欒勝文已經走上了樓梯。

    張揚停住說話,笑著招呼道:“欒局,您怎麼來了?”

    欒勝文道:“聽說有人膽大包天,在省體委擾『亂』工作秩序,所以我過來抓人。”

    渠聖明卻看出欒勝文是自己過來的,應該不是出任務,他笑道:“找我有事?”

    欒勝文點了點頭,看到渠聖明一頭的汗,已經把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猜出了個差不多,估計渠聖明沒占到什麼便宜,欒勝文道:“你們兩人跑天台上交流工作經驗啊,結果怎麼樣?”

    渠聖明老臉一熱,張揚搶先道:“薑是老的辣,佩服,佩服!”這句話等於幫渠聖明圓了麵子,渠聖明心中不免有些感激,這會兒他覺著今天是自己過分了,渠聖明道:“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

    欒勝文看到兩人沒有反目,這一結果是他樂於見到的,他向張揚道:“你膽子不小,不知道渠主任過去是兩屆全國武術全能冠軍。”

    張揚道:“現在知道了。”

    渠聖明可不願意在這件事上糾纏下去,向欒勝文道:“老欒,你找我有什麼事?”

    欒勝文道:“我侄子工作的事情。”因為張揚也不是外人,所以他也沒什麼顧忌。

    渠聖明看了看時間,已經到中午吃飯的時間了,他笑道:“這樣吧,咱們去吃飯,邊吃邊談。”

    欒勝文搖了搖頭道:“你們那食堂夥食跟喂豬的似的,我不去。”

    渠聖明道:“那就對門的吳越,你們先過去,我換身衣服就過去。”他身上的衣服都被冷汗濕透了,沒法不換。

    張揚和欒勝文兩人先去了對門的吳越人家,吳越人家是袁波開的,張揚和袁波是老朋友了,他給袁波打了個電話,袁波馬上打電話給吳越,讓那邊的經理安排,又把張揚好好埋怨了一通,來東江居然不通知他,約定晚上在望江樓做東請吃飯,讓張揚一定要過去。

    張揚掛上電話,不由得苦笑道:“我多此一舉,袁波非得要晚上給我接風,欒局,他讓我通知你一定要去。”

    欒勝文笑道:“我去不了,今晚答應了陪我老娘打麻將,萬事孝為先,什麼事也不如陪老娘重要,你幫我跟袁波說一聲就是。”

    張揚聽到人家要盡孝心,也沒有繼續勉強,點了點頭。

    兩人來到包間坐下,欒勝文隨便點了幾個菜,等渠聖明的功夫,欒勝文不禁好奇道:“你小子怎麼跟頂頭上司嗆起來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今天是來渠主任匯報工作的,順便想邀請他前往南錫參加明星足球賽,可他一見麵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的,搞了半天,是對我搞火炬拍賣有意見,你和他關係這麼好,得幫忙說說,我們南錫體委現在是最缺錢的時候,讓他老人家高抬貴手吧。”

    說話的時候,渠聖明走了進來,他換了身運動服,這會兒神情自如多了,來到欒勝文和張揚之間坐了,欒勝文遞給他一支香煙,渠聖明點上:“點菜了嗎?”

    欒勝文點了點頭道:“安排過了,今天中午小張請客。”

    渠聖明看了張揚一眼,目光中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敵意和反感:“到了我這當然要由我請客,怎麼能讓小張破費呢。”

    張揚笑道:“論級別我是下屬,論年齡我是晚輩,再說了這邊的老板是我哥們,我吃飯也不花錢。”

    渠聖明聽到這番話心十分舒坦,心說張揚這小夥挺會說話啊,怎麼剛才在辦公室這麼嗆呢?人遇到事情總喜歡考慮別人的原因,他也不多想想自己,如果不是他對張揚態度惡劣,也不會發生剛才的矛盾。渠聖明笑道:“你請我吃飯,該不是想讓我吃你的嘴軟吧。”

    張揚道:“我還就這麼想的。”

    渠聖明道:“你別忘了,咱們『共產』黨人都是善於扒糖衣,把炮彈給打回去的。”

    

Snap Time:2018-01-23 06:19:28  ExecTime:0.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