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五十八章站出來(下)


    第五百五十八章【站出來】(下)

    龔奇偉在喬振梁的『逼』問下,額頭上已經冒出冷汗,自從他來到南錫擔任副市長,他的政治生涯就進入了低『潮』期,不受領導的重視,掌管著並不重要的部門,他的正確觀點也無法得到認同,許多事他並不是沒有說過,可是他的觀點往往在一開始就遭到別人的反對,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龔奇偉的位置決定很多事他無法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做,但是喬振梁的這番話不無道理,在壓力之下,他沒有堅守本來正確的觀念,他認為自己不是一個懦弱的人,可是他也有自私心,他也想在政治上盡可能少的去樹敵,他的政壇之路還有很長,龔奇偉期盼著東山再起的一天,他期待得到領導的認同,喬振梁無疑看出了其中的關鍵所在。龔奇偉歎了口氣道:“喬書記,我承認,我有自私心。”

    喬振梁語氣稍稍緩和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和看法,讓大家暢所欲言這就是民主,把不同的意見匯總起來進行討論就是集中,你認為對卻沒有堅持,就是沒有盡到一個『共產』黨人應有的責任,這和臨陣脫逃沒有任何的分別。”

    龔奇偉沒說話,靜靜傾聽著喬振梁的話,他在反思自己過往的一切。喬振梁的有些觀點他並不認同,因為所處的層次不同,看到的問題肯定不同,身為省委書記的喬振梁在平海省內過慣了一呼百應的日子,他不會知道下位者的艱辛。

    喬振梁說完之後,望著龔奇偉道:“你現在選擇沉默究竟是被我說的無言以對,還是你對我心存不滿?”

    龔奇偉道:“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人站的位置不同,看到的景物也不會相同。”

    喬振梁反駁道:“同樣一個人站在不同的地方看到的景物不同,可是不同的人站在同一個地方看到的景物也未必相同。”

    龔奇偉道:“如果我有機會和喬書記站在東山之巔,我看到的是魯地,而喬書記看到的是天下。”

    喬振梁哈哈大笑,龔奇偉拍馬的痕跡太『露』,他搖了搖頭道:“小龔啊,看到了就要說出來,視而不見可不是我們『共產』黨人的作風。”

    龔奇偉道:“喬書記,我壓在心的話都說了,希望省能夠重視南錫的事情。”

    喬振梁重複道:“我剛剛說過,不同的人,站在同一個地方,看到的景物未必相同,你認為你的想法正確,可是要給我充分的理由,向我證實自己。把南錫交給你們這些幹部,就是相信你們的能力,相信你們自己可以解決好這些問題,如果出了一點小事,全都要我來解決,那麼南錫設立這麼多的城市又有什麼意義?”

    龔奇偉的頭腦十分靈活,他從喬振梁的話語中感悟了一些深意,可是他又不敢確定。

    喬振梁的目光垂落下去,低聲道:“同誌之間一定要搞好團結工作,以後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直接來找我。”

    龔奇偉離開以後,喬振梁將閻國濤叫到自己的辦公室。

    閻國濤剛好有事向喬振梁匯報,不過他來到喬振梁的辦公室之後,看到喬書記臉『色』不善,很小心的笑了笑道:“喬書記,有什麼吩咐?”

    喬振梁道:“南錫深水港的事情你清不清楚?”

    閻國濤點了點頭道:“知道一些,最近他們的資金方麵遇到了一些問題,市幾個幹部輪番來省請求財政方麵的支持。”說到這他想起了龔奇偉今天來見喬振梁的事情,微笑道:“是不是龔奇偉找您要錢了?”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南錫的市領導又來要錢,這也難怪,最近南錫的那幫幹部接二連三的過來省請求財政支持,閻國濤接待了不少。

    喬振梁道:“南錫的問題不少啊。”

    閻國濤內心一沉,能讓喬書記說出這種話,南錫一定發生了不小的事情,閻國濤小心翼翼道:“還是深水港的事情?”

    喬振梁道:“國濤啊,當初我認為北有江城新機場,南有南錫深水港。省內資金側重於經濟狀況較差的北方,利用政策效應吸引外來資金投入南錫,可現在看來,我當時的思路還是有些問題啊。”

    閻國濤道:“喬書記,這件事沒問題啊,如果不是您這麼做,這兩樣工程不可能兼顧。”

    喬振梁道:“今天龔奇偉的一番話讓我茅塞頓開啊,一直以來我們的眼光都太局限了。”

    閻國濤聽得有些雲霧,不知龔奇偉究竟給喬書記說了什麼,讓他發出如此感歎。閻國濤這個人有個最大的好處,他不該問的事情絕對不問,低聲道:“誰都不可能做得盡善盡美。”

    喬振梁突然問道:“夏伯達這個人怎麼樣?”

    閻國濤猶豫了一下:“我不太了解,沒有發言權。”在領導麵前評論一個幹部是不明智的,如果和領導的觀點相同還好,如果不同就會有搬弄是非之嫌,這樣的低級錯誤閻國濤不會犯。

    喬振梁又道:“張揚前往南錫之後,夏伯達的表現怎麼樣?”

    沒有人比閻國濤更清楚其中的事情,張揚前往南錫擔任體委主任,起到重要作用的是省委書記喬振梁,如果不是他的授意,自己才不會為張揚說話。閻國濤跟隨喬振梁多年,對喬振梁的脾氣『摸』得相當清楚,當他征求別人意見的時候,往往心中已經有了判斷,這種時候最好還是保持沉默,要不就故意岔開話題,閻國濤選擇了後者,他笑道:“說起張揚,我倒想起了一件事。”

    喬振梁瞪了閻國濤一眼,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閻國濤,喬振梁沒好氣道:“問你意見呢,你跟我打岔。”

    閻國濤笑道:“喬書記,您這不是難為我嗎?我又不是組織部長,哪有對幹部品頭論足的權力,我今天來真的有事跟您說。”

    喬振梁點了點頭道:“你說!”

    閻國濤道:“喬書記知道省運會火炬傳遞的事情吧?”這話有些明知故問,喬振梁之前跟他說過,自己已經答應了張揚要跑平海省運會火炬傳遞的第一棒,喬振梁點了點頭道:“不錯。”

    閻國濤道:“我新近聽說了一件事,張揚在南錫搞了個火炬拍賣,把南錫火炬第二棒,平海火炬第二棒都拍了出去。”

    喬振梁有些錯愕道:“什麼?”

    閻國濤道:“僅僅是這兩棒火炬,他就拍出了五百三十萬,南錫火炬第二棒拍了三十萬,平海火炬第二棒拍出了五百萬的天價。”

    喬振梁道:“你說清楚,他把我給賣了?”

    閻國濤心說可不是把你給賣了,如果跑第一棒的不是你,誰會拿出五百萬來買第二棒,閻國濤道:“這件事影響很不好,最近紀委那邊也收到了不少投訴,省體委、東江市體委也提出了很多意見,張揚是南錫市體委主任,他拍賣南錫火炬手資格沒什麼,可他憑什麼連省的事情都管了。更離譜的是,他把平海第二棒拍給了南錫卷煙廠廠長廖偉忠,喬書記您要是把火炬傳給廖偉忠,不是讓他點煙的嗎?”

    喬振梁聽到這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混小子真是能折騰,拍賣火炬,虧他想得出來。”

    閻國濤道:“喬書記,我個人對張揚沒什麼意見,這些事都是別人反映上來的,我隻是如實回報。”

    喬振梁道:“他很缺錢嗎?”

    閻國濤道:“這不太清楚,不過我聽說徐光然把省運會的營銷權給了張揚,對他縱容的很。我擔心他這樣搞下去,會在省內產生很惡劣的影響,畢竟省運會是平海萬眾矚目的省會,政治方向是必須要堅持的。”

    喬振梁道:“這混蛋小子,簡直混蛋透頂。”

    閻國濤望著喬振梁,看來張揚的行為也把這位省委書記給惹火了。

    喬振梁重重拍了拍桌子道:“我的第二棒才拍了五百萬,根本沒有體現到我的價值嗎?要是以後哪一棒的拍賣價高過我,我這個省委書記還有什麼麵子?”

    閻國濤目瞪口呆,喬振梁的反應大大超乎他的預料。

    喬振梁道:“國濤啊,中國有句老話,窮則變,變則通,張揚能夠想出拍賣火炬的主意,證明他缺錢,看來南錫市在體育上的撥款不多啊。”

    閻國濤從喬振梁的話中聽出了一些苗頭,喬書記對南錫現在的領導層似乎並不滿意。

    龔奇偉離開省委之後給張揚打了個電話,喬書記藏得很深,在今天談話的時候並沒有向龔奇偉表『露』太多的東西,龔奇偉心沒底,他需要和張揚見麵,盡快互通有無。

    張揚接到龔奇偉的電話之後,直接來到龔奇偉入住的省『政府』招待所,龔奇偉在房間內觀看著電視新聞,其實他現在的心境很煩『亂』,電視上播出的什麼他根本沒有看進去。

    不過龔奇偉的表情很平靜,看到張揚進來,他的目光仍然盯著電視屏幕:“坐!”

    張揚道:“龔市長,喬書記怎麼說?”

    龔奇偉道:“沒說法!”

    張揚愕然道:“怎麼會沒說法?你沒把體育場地塊的事情說給他聽?”

    龔奇偉道:“我全都說了,可喬書記說,我們南錫的事情要靠我們自己解決。”

    張揚沉默了下去,他在咀嚼這句話的真正含義,龔奇偉向喬振梁說了什麼他不知道,可是喬振梁說出這句話,是不是代表著某種暗示?在張揚從杜天野口中知道把自己調往南錫擔任體委主任的人是閻國濤之後,他馬上就想到了喬振梁,如果沒有省委書記喬振梁的收益,閻國濤是不會這麼幹的,喬振梁把自己放在南錫的真正目的何在?以張揚對喬振梁的了解,這位喬書記是個善於布局的高手,當初在南錫市深水港和江城新機場事情上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已經證明了他超人的政治智慧,喬振梁把自己放在南錫絕不是因為個人感情的緣故,事實上,喬振梁在工作中很少摻雜個人的感情因素。

    張揚在南錫鬧出了這麼多事,徐光然能一直保持隱忍,也許正是因為他看清張揚的幕後有誰,到底是誰給張揚撐腰。

    龔奇偉道:“喬書記對你怎麼說?”

    張揚道:“他認為我越權了。”

    龔奇偉拿起遙控關掉了電視:“喬書記需要關注的事情太多,南錫隻是平海的一部分。”

    張揚道:“也許他不方便過問,也許他認為這件事應該由我們自己解決。”

    龔奇偉心中一動,自從喬振梁說完那句話之後,龔奇偉一直都在考慮,喬振梁是不是在暗示自己,要挺起腰杆麵對這件事?他雖然說的並不清楚,可是他的話中分明流『露』出那樣的意思。龔奇偉對這位省委書記並不了解,他無法斷定喬振梁是不是會給自己撐腰。

    張揚卻從中明白了很多,想要解決體育場的事情,就必須要把這件事鬧大,隻有造成一定的影響,省才能理所當然的過問。

    龔奇偉低聲道:“我回去之後,馬上去找徐書記,我要勸他重新考慮這件事。”

    張揚搖了搖頭道:“找他沒用,常委們都已經通過的決案,你以為他會更改嗎?”

    龔奇偉道:“必須要有人站出來,必須要有人來維護南錫的利益,我會盡一切努力說服他!”

    

Snap Time:2018-01-21 11:03:06  ExecTime:0.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