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五十六章風險與機遇(上)

  
  第五百五十六章【風險與機遇】(上)
  市委書記徐光然道:“我們在堅持黨『性』原則的同時,也要學會變通,堅持原則,並不代表著寸步不讓,適當地讓步,是為了謀求更好的發展。”
  徐光然的這句話其實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他站在陳浩的一邊。
  紀委書記李培源道:“徐書記,可我們如果讓步,其他的投資商會不會紛紛效仿,會不會都向我們提條件?引來的後果是相當嚴重的。”
  徐光然道:“培源同誌,現在我們的財政很緊張,這件事大家應該都很清楚,深水港工程關係到我們南錫的未來發展,是我們城市建設中的重中之重,省財政對我們的支持有所不足,所以我們在整個建設過程中,更主要的是依靠自己。現在的低調讓步是為了日後的揚眉吐氣,星月集團看中了體育場地塊,我們不可能白白送給他們,要讓他們增加二期資金的投入,表麵上看我們讓步了,可從長久的觀點來看,這是一個雙贏的結果。”
  李培源臉上浮起一絲冷笑,雙贏?才怪!星月連一分錢都不出,這塊地跟白給有什麼分別,增加二期資金投入,投入總額不變,這不但是讓步,而且是大大的讓步。
  徐光然微笑道:“大家舉手表決吧!”
  陳浩第一個舉起了手,王海波也舉手,常委們多數都已經舉手,甚至連市長夏伯達也舉起手來。
  沒舉手的隻有紀委書記李培源一個。
  散會之後,李培源氣哼哼的向自己的辦公室走去,組織部長何英培緊跟上他的腳步,笑道:“怎麼?生氣了?”
  李培源怒道:“搞什麼?一個新加坡商人就把我們威脅成這個樣子,大家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軟弱了?我們的『政府』還要不要臉麵,我們的黨還要不要尊嚴?”
  何英培道:“尊嚴重要還是吃飯重要?深水港就快沒米下鍋了,人家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才敢提出這樣的要求。”
  李培源道:“越是這樣越不能讓步,今天我們讓步了,明天他們還不知道要提出怎樣過分的要求,這些投資商決不能慣。”
  何英培笑道:“他們再怎麼能耐還不是在南錫的地皮上,我看徐書記是想先把錢哄過來,以後再找回麵子。”
  李培源道:“麵子丟了,還能找回來嗎?這件事會造成很惡劣的影響,你照我的話來,用不了多久,這幫投資商都會湊上來提條件。”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走入了李培源的辦公室。
  李培源把房門關上,他忍不住道:“真不知道這個夏伯達是怎麼回事?開始他也表示反對,可到舉手的時候,他竟然投了讚成票,搞什麼?他在搞什麼?”
  何英培道:“搞什麼隻有他自己清楚,深水港工程要是出現了問題,他這個市長也不會好過,省問責下來,他們都要倒黴,我看正是出於這一點,他才投了讚成票。”
  李培源歎了口氣道:“這麼好的一塊地,就這麼不明不白的送給了人家,他們把國家利益放在哪?”
  何英培老臉有些發熱,剛才他也投了讚成票。
  李培源道:“陳浩比起常淩空差了許多!”
  夏伯達並不是牆頭草,他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認為星月利用投資一事要挾市是極其無禮的,正因為如此,夏伯達更要投讚成票,他認為這次讓步是徐光然政治上的一個巨大失誤,既然如此,他不介意再送徐光然一程。
  夏伯達回到辦公室沒多久,副市長龔奇偉來了,他向夏伯達笑道:“夏市長,這麼晚還沒走?”
  夏伯達道:“開常委會一直開到現在,這不,正準備休息一下離開呢,你怎麼也沒走?”
  龔奇偉笑道:“我回來拿點東西,路過你的辦公室看到還亮著燈就過來看看。”
  夏伯達才不相信他的這個借口呢,低聲道:“有事?”
  龔奇偉點了點頭道:“夏市長,今天常委會最終的討論結果怎樣?體育場的那塊地打算怎麼處理?”
  夏伯達道:“徐書記決定把那塊地交給星月集團開發,常委們已經通過了。”
  龔奇偉臉上的表情有些失望:“出讓價格……”
  夏伯達歎了口氣道:“從以後星月在深水港獲取的利益中扣除,作價五千萬。”
  “五千萬?”龔奇偉瞪大了眼睛,他認為這件事相當的不可思議。
  夏伯達道:“資金如果再不到位,深水港就麵臨停工的窘境,到時候,省肯定會追究。市也是沒有辦法了。”
  龔奇偉道:“可這個價格也太低了。”
  夏伯達道:“特事特辦吧!”
  龔奇偉想說什麼,可是欲言又止。
  夏伯達道:“你還有事?”
  龔奇偉道:“這塊地上有體育場還有體委,出讓土地要征求體委方麵的同意吧。”
  夏伯達道:“土地是國家的,體委管不了這件事,你跟張揚說一聲,要配合市的工作,不要在這件事上製造障礙。”夏伯達對張揚還是相當了解的,知道這小子的頭不好剃,可他又巴不得有人去剃張揚的頭,這次有熱鬧可瞧了。
  龔奇偉道:“今天陳副市長找我談過話,認為張揚和星月走得太近,有些事可能跟他有關係。”
  夏伯達皺了皺眉頭:“他懷疑張揚和這次的土地出讓有關?”
  龔奇偉沒說是也沒說不是,他繼續道:“我剛才去找了張揚,他很惱火,看他的樣子和這件事應該沒多少關係。”
  夏伯達道:“他是你的兵,要是鬧出什麼事,全都是你的責任。”
  龔奇偉在心底歎了口氣,夏伯達的這番回應讓他心冷,體育場地塊就這麼白白送給星月集團,真不知道這幫常委是怎麼想的。
  張揚在第二天得到了消息,市決定把體委、體育場在內的地塊出讓給星月集團,另外在新體育中心東側劃撥了一塊地建設體委辦公樓,作為以後體委的辦公區域。
  這個消息一傳來,整個體委都炸了鍋,幾名黨組成員都來到張揚的辦公室詢問這件事是否屬實,張揚隻用了目前還沒有接到市的正式通知就搪塞了過去。
  最緊張的要數招待所的徐宏宴,他好不容易才做通了張揚的關係,準備繼續承包招待所,在這大幹幾年呢,想不到這麼快就發生了變化。
  徐宏宴惴惴不安的來到張揚的辦公室,其實他在門口站老一會兒了,可這會兒前來張揚辦公室的絡繹不絕,他隻能耐心等待,直到所有人都離去,他方才走了進去。
  張揚看到徐宏宴一臉頹喪的樣子,不禁笑了起來:“幹嘛這是?遇到什麼倒黴事兒了?”
  徐宏宴道:“張主任,我聽說市把這塊地讓給了星月集團,這件事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
  張揚道:“我也剛聽到消息,沒來得及證實呢。”
  徐宏宴道:“這塊地要是真的出讓了,我們體委就得拆遷?”
  張揚笑道:“你什麼時候也成我們體委的工作人員了?”
  徐宏宴道:“幹了這麼久,早就把自己當成體委的一份子了。”
  張揚道:“你急什麼?這塊地搞開發肯定是早晚的事情,就算咱們體委不在這兒了,還會換新的辦公地點,你繼續跟著開招待所就是。”
  徐宏宴道:“這可是風水寶地,舍不得走啊。”
  張揚道:“不是你舍不舍得的問題,上級領導做了決定,我們必須要服從。”
  徐宏宴咳聲歎氣的走了。
  張揚等徐宏宴走後,給副市長龔奇偉打了個電話,雖然知道這個消息應該屬實,可他還是想從龔奇偉那證實一下。
  龔奇偉道:“沒錯,昨天常委會上已經通過了這件事,市決定把體育場地塊出讓給新加坡星月集團,作價五千萬,采取以後從星月集團在深水港中既得利益扣除的方式。”
  張揚道:“就是說一分錢不給,把這塊地給送出去了?”
  龔奇偉沉默了一會兒道:“這件事我已經向上級領導反映過,把你的意見傳達了,不過領導們有領導們的考慮。”
  張揚道:“龔市長,這塊地屬於體委,我屬於你管,你就這麼眼睜睜看著體委的地給劃走了?”
  龔奇偉道:“土地是國有資產,不是哪個集體的也不是個別人的私有財產。”
  張揚道:“國家讓我管這塊兒,就是讓我看住國家財產的,誰想把這塊地劃出去,得先問問我同不同意。”
  龔奇偉也有些激動了:“我也不想這件事發生,可是徐書記同意了,常委們多數都點了頭,我能有什麼辦法?市有市的政策,不是我們能夠左右的。”
  張揚道:“我這就去找徐書記!”
  龔奇偉還想說什麼,那邊張揚已經掛上電話了。
  張揚來到市委市『政府』辦公大樓,才知道徐光然去深水港工地視察了,其實就是徐光然在,也未必願意見他,張揚繞了一個彎,去找市長夏伯達。
  夏伯達倒是很樂於接見他,在整治違章建築的行動中,張揚幫他掙了不少的臉麵,夏伯達來到南錫之後,第一次有了政治亮點,他正在抓住機會,力求把這個亮點擴大,決定展開一場在全市範圍內的違章建築整治行動。為這件事立下汗馬功勞的張揚,卻沒有分享政績的意思,他現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新體育中心上麵。
  夏伯達已經猜到張揚這次來肯定和體育場地塊出讓一事有關,他笑眯眯道:“張揚,有事嗎?”
  張揚道:“有事啊,我這次來是想問問體育場地塊的事情。”
  夏伯達故意道:“這件事和你有關係嗎?你現在的主要任務是搞好第十二屆省運會,其他事情不需要你過問。”
  張揚道:“我是體委主任,現在體委都被人給出讓了,都沒人問我的意見,夏市長,你說這件事跟我沒關係嗎?”
  夏伯達道:“你雖然是體委主任,可是土地並不歸你管理。”
  張揚道:“得,您權當我是一租客,就算是租客也得有知情權,我租住的好好的,您說趕我就趕我啊?好歹也得言語一聲吧。”
  夏伯達饒有興趣的看著張揚道:“現在你知道了,滿足你的知情權了,我正式通知你,市決定把體育場地塊以五千萬的價格出讓給星月集團,聽清楚了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聽清楚了。”
  夏伯達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張揚道:“那塊地隨便拍拍也不止五千萬,市這麼做是不是有欠考慮?”
  夏伯達道:“這件事已經在常委會上通過。”
  “能夠通過也未必是正確的,星月集團利用深水港問題做文章,用投資作為要挾,『逼』迫市把這塊土地讓給他們,這樣的行為根本就是不講信譽,夏市長,我們如果答應了星月的無理要求,等於給南錫的商人們樹立了一個很不好的表率,以後誰都敢跟市提條件,我們南錫『政府』的尊嚴何在?”
  夏伯達道:“這件事輪不到你『操』心,徐書記拍板定案的事情已經成為定局,不可能更改!”
  張揚道:“夏市長聽說過釘子戶嗎?”
  夏伯達笑道:“你想當釘子戶?”
  張揚道:“這塊土地如果出讓,必須以公開拍賣的方式進行,星月想要這塊地,可以參加競標,想用這種不明不白的手段拿到體育場地塊,做夢!”
  

Snap Time:2018-12-12 15:36:46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