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五十五章條件(上)


    第五百五十五章【條件】(上)

    星月集團董事長範思琪來到南錫的消息悄然散播了開來,南錫市常務副市長陳浩感到頗為費解,她來到之後並沒有和市府聯係,甚至沒有主動接觸過他這個深水港工程的負責人,究竟葫蘆賣的什麼『藥』?陳浩有些沉不住氣了,深水港工程不但關係到南錫的未來發展,也關係到他的仕途,最近一段時間,巨大的壓力讓他寢食難安,比起他的前任常淩空,陳浩在各方麵的能力遜『色』不少。

    市委書記徐光然對此也十分的清楚,他雖然知道陳浩能力有限,可放眼南錫,目前並沒有其他合適的人選可以頂替他。

    陳浩將最近的一些情況向徐光然單獨進行了匯報,他是個守規矩的人,發生了任何事情,都會第一時間向徐光然匯報,這也是徐光然欣賞他的地方,任何領導都喜歡聽話的下屬,徐光然也不例外。

    徐光然聽完陳浩的匯報,不禁皺了皺眉頭道:“你是說範思琪已經來到了南錫?”

    陳浩點了點頭道:“千真萬確,我聽說她昨天就來了,還和張揚一起吃了飯。”

    徐光然心中一怔,又是張揚!這小子真是無處不在啊,新體育中心的事情已經讓他折騰的天翻地覆,這次該不會又想在深水港的事情上『插』一杠子吧?徐光然低聲道:“她和張揚的關係很好嗎?”

    陳浩搖了搖頭道:“不清楚,不過她丈夫許嘉勇的死多少和張揚有些關係,按理說應該是仇家才對。”

    徐光然道:“這種事很難說,對了,為什麼不直接找張揚去問問?”

    陳浩道:“這小子那麼滑頭,未必肯說實話。”他對張揚一直都有成見。

    徐光然笑了起來:“有隱瞞的必要嗎?”他發現陳浩總是喜歡把腦子用在不該用的地方。

    陳浩道:“範思琪是應我的邀請來南錫的,她為什麼來了之後連招呼都不打?而是先去見了張揚呢?”

    徐光然道:“也許她認為我們現在財政緊張,急需她的投入,自以為占據了主動權,也許她想先通過張揚了解什麼。”

    陳浩道:“張揚不會出賣咱們南錫的利益?”這會兒他玩起了陰謀論。

    徐光然道:“深水港和張揚沒什麼關係,他對深水港的事情也不清楚,按理不會。”他對陳浩的猜測有些不耐煩了:“你為什麼不直接去問他?”

    張揚沒想到老莊會找到他,老莊和朱老三是一起來的,老莊在電視新聞上看到了張揚,這才知道那天晚上救了他老婆的人是體委主任張揚,所以專門做了麵錦旗,又專門做了兩隻熏鴨,特地登門道謝來了。

    他們來到的時候,張揚剛剛開完黨組會,從小會議室出來,看到朱老三和老莊站在那,朱老三展開那麵錦旗,上麵繡著——奮不顧身,舍己救人!

    老莊拎著兩隻熏鴨站在一旁。

    所有黨組成員看到眼前情景都有些『迷』糊,過了一會兒才搞清,敢情是張主任救人了,而且救了人不留名。

    老莊把熏鴨遞給朱老三,上前一大步,雙手緊緊握住張揚的手,激動道:“張主任,謝謝你了,謝謝你救了我家那口子。”

    張揚笑了起來:“老莊,你們怎麼找到這來的?”

    一旁朱老三道:“我們看電視,新聞上有您,所以就找到這來了。”

    一幫黨組成員聽到張揚救了人,都紛紛讚揚,認為這種精神值得學習。

    張大官人原沒把救人當成一回事兒,自己剛巧在那,總不能見死不救,他也覺著那錦旗太招眼,叫來傅長征,讓他把錦旗和熏鴨都收下,傅長征笑道:“我把錦旗掛您辦公室去。”

    張揚道:“太招搖了,那啥,還是掛會議室吧。”

    一幫黨組成員聽著,掛他辦公室叫招搖,掛會議室難道叫低調了?擺明了是顯擺啊。

    張大官人自有他的解釋,笑眯眯道:“我哪能一個人獨占榮譽呢,大家分享,大家分享嘛!”

    張揚把老莊和朱老三請到自己辦公室內坐了,老莊不會說話,反反複複都是感謝的話。朱老三道:“張主任,老莊這次過來是想請您吃頓飯,這個周末您要是有空,去我的砂鍋居吃飯。”

    張揚笑道:“不用,你們的心意我領了,飯就不吃了,最近我工作比較忙,也抽不出時間。”

    老莊道:“那……張主任,隻要您想吃鴨子了,給我一個電話,我馬上給你送來。”

    張揚知道老莊想通過這種方式表達對自己的謝意,如果自己拒絕,反而不好,他笑著點了點頭道:“好,隻要我想吃熏鴨了,我就給你電話。”

    說到電話,他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張揚拿起電話,卻是常務副市長陳浩的秘書劉賀打來的,劉賀道:“張主任,陳市長讓你馬上來他辦公室一趟。”語氣透著一股發號施令的味道。

    張大官人聽著他的語氣就有些不爽,真是搞不懂,很多當領導的都能做到平易近人,可這幫當秘書卻架子擺得比天大,真不知道他們牛『逼』什麼,狗仗人勢這句話果然很有道理。張揚一句話都沒說,蓬!地一聲掛上了電話。

    劉賀愣了,這廝什麼態度啊。可市長大人交給他的任務,他必須得完成,劉賀隻能再撥了一個電話。

    張揚沒接,也沒打算接,笑著送老莊和朱老三出門。

    這邊送走了他們兩位,手機又開始響了,張揚接通電話,懶洋洋道:“誰啊!”

    劉賀帶著怒氣的聲音從麵傳了出來:“張主任……”

    張揚又給掛了。

    劉賀火了,秘書往往都是很有能量的,你要是得罪了他們,他們會找主人告狀,劉賀也不能免俗,他把張揚拒接電話的事情告訴了陳浩。

    陳浩皺了皺眉頭,他和張揚之間也沒什麼矛盾,論級別自己可要比他高出許多,怎麼表現的那麼沒禮貌?帶著不解,陳浩親自給張揚打了個電話。

    電話一打就通,陳浩道:“小張嗎?”

    雖然他沒有表明身份,可敢這麼稱呼張揚,等於表明了他的身份。

    張揚聽出來是陳浩的聲音,卻仍然裝模作樣道:“誰啊?”

    “我是陳浩!”陳浩『逼』不得已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張揚佯裝慌張道:“陳市長啊,不好意思,我剛沒聽出來。”

    陳浩也不知道他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心總是有些不高興:“你現在來我辦公室一趟,馬上來!”說完他就掛上了電話,他身份擺在這,有發號施令的資格。

    半個小時後,張揚出現在陳浩的辦公室外,首先遇到的是秘書劉賀,劉賀忍不住說起了風涼話:“張主任,你的電話真難打啊!”

    張揚臉上沒有絲毫的笑意:“你誰啊?”

    劉賀愣了一下:“我……我是陳市長的秘書!”

    “秘書啊!級別不低啊,科級了吧?”

    一句話把劉賀說得滿臉通紅,人家這是寒磣他呢。

    張揚冷笑了一聲舉步走入陳浩的辦公室內,劉賀這種角『色』就喜歡仗勢欺人,不給他點眼『色』看看,他根本不知道馬王爺三隻眼。

    陳浩正在審批文件,看到張揚來了,停下手頭的工作,笑道:“小張來了!”陳浩個人能力雖然有限,可胸襟還是有的,不然也不會走到現在的位置。

    張揚笑著叫了聲陳市長。

    陳浩熱情的邀請他坐下,又讓劉賀去泡茶。至於今天劉賀打電話不接的事情,陳浩並沒有提,他覺著這種小事提起來也沒有什麼意義。

    張揚喝了口茶道:“陳市長找我有什麼事?”

    陳浩道:“是這樣的,我聽說你和新加坡星月集團董事長範思琪的關係不錯,究竟有沒有這回事啊?”陳浩的問話還是很高明的,他沒有直接說範思琪來到南錫了,而是旁敲側擊從張揚和範思琪的關係問起。

    張揚笑道:“過去我在江城的時候和她有過一些接觸,算是普通朋友吧。”

    陳浩道:“我聽說昨天範思琪去你們體委了?”

    張揚皺了皺眉頭,想不到這件事傳得這麼快?看來天下果然沒有不透風的牆,這麼快就傳到了陳浩的耳朵,陳浩緊張這件事也可以理解,畢竟深水港工程由他負責,範思琪是深水港工程的主要投資方,她來到南錫始終沒有和陳浩接觸過,看來陳浩已經有些坐不住了。

    張揚道:“昨天我在機場偶然遇到了她,所以請她吃了頓飯。”

    陳浩笑眯眯道:“都說什麼了?”

    張揚道:“就閑聊天!”

    陳浩對張揚的話將信將疑,他笑道:“她有沒有談起深水港的事情啊?”

    張揚搖了搖頭道:“沒有,她沒提這件事,而且她還要求我對她的行程保密。”在這件事情上張揚沒必要騙他。

    陳浩嗯了一聲,手指在桌麵上敲了敲道:“她現在住在哪?”

    張揚正想說話呢,劉賀從外麵走了進來:“陳市長,星月集團的範思琪小姐來了!”

    陳浩心想,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張揚站起身來,搞了半天陳浩就是為了這事兒,真是多此一舉,明明可以在電話中說情的事情,非得把自己折騰一趟,他心中頗有微詞,可臉上的表情並沒有顯出不悅,微笑道:“陳市長,你忙,我先走了。”

    陳浩點了點頭:“去吧!”

    張揚來到門口的時候遇到了範思琪和林佩佩,範思琪看到張揚不禁『露』出一絲諱莫如深的笑容,張揚明白她在笑什麼,她肯定以為自己把她的行藏通報給了陳浩。張揚對此也不想解釋,反正解釋不清,人家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張揚笑著朝範思琪點了點頭道:“來找陳市長啊!”

    範思琪道:“想不到你趕在了我前頭。”

    張揚道:“陳市長找我問點情況,我先走了!”

    範思琪點了點頭,和林佩佩舉步走入陳浩的辦公室。

    陳浩滿麵笑容的將範思琪她們迎了進去,他很禮貌的和範思琪握了握手道:“範小姐,這些天我一直都在等著你呢。”

    範思琪笑道:“能讓市長大人惦記,我真的很榮幸。”心中卻暗暗想道,你惦記的不是我,是我口袋的錢。

    陳浩道:“範小姐是我們南錫深水港建設的親密合作夥伴,我們雙方合作的一直都很愉快。”

    範思琪笑了笑,和林佩佩一起在沙發上:“陳市長,其實我們昨天就到了,因為感覺有些累了,所以就沒有及時和您聯係。”

    陳浩道:“範小姐還是應該先通知一聲嘛,我可以為你們安排下榻的酒店。”

    範思琪微笑道:“不必麻煩了,貴方的熱情我早已體會過,這次我前來主要的目的還是商務。”

    陳浩微笑道:“我很欣賞範小姐這種直截了當的工作方式。”

    範思琪道:“此前一直都是常副市長負責深水港的事情,我和他接觸比較多一些。”

    陳浩道:“現在常市長因為工作需要已經前往嵐山,目前市把深水港的工程交給我來負責,我會盡最大努力做好這個工作。範小姐有什麼意見,也不要有顧慮,隻管向我提出來。”

    範思琪微笑道:“陳市長是個爽快人,那好,我們就談談深水港的問題。”

    

Snap Time:2018-07-20 03:36:25  ExecTime: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