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五十四章主動權(上)


    第五百五十四章【主動權】(上)

    龔奇偉道:“還是你們年輕人有衝勁啊!”

    張揚道:“我聽出來了,龔市長批評我呢,其實我也不想這麼幹,堅持到最後的結果,極有可能是吃力不討好,可我要是不這麼做,哪去弄錢?沒有錢,省運會怎麼開起來?省運會要是搞不好,還不是我的責任?龔市長,我這人脾氣就是這樣,認準了的事情,我一定要幹下去。”

    龔奇偉久久看著張揚,終於還是點了點頭:“我會支持你!”

    回到體委辦公室,發現門前站著一個人,竟然是從豐澤遠道而來的傅長征,傅長征看到張揚出現,激動地叫了一聲:“張市長!”張揚雖然早已不是豐澤市的市長,可傅長征依然習慣這樣稱呼他。

    張揚哈哈大笑,上前扶住傅長征的肩膀用力拍了拍,大聲道:“你總算來了!”

    因為還沒到下午上班時間,傅長征的行李就放在他辦公室門前,這次傅長征從豐澤過來,還專門給張揚帶了一些土特產。

    張揚打開辦公室的房門把傅長征請了進去。

    傅長征拎著兩個大包進入辦公室內,看了看這的辦公環境,比起豐澤那邊好多了。

    張揚熱情道:“坐,等蕭主任上班,我讓她給你安排住處。”

    傅長征道:“張市長,我接到調令就過來了。”

    張揚笑道:“我讓你早點過來嘛,平時抄抄寫寫的事情太多,沒你在我身邊,可真把我難為壞了。”

    傅長征道:“張市長是做大事的人,這些小事肯定不在話下,隻是您不屑於去做罷了。”

    張揚發現傅長征也比過去會說話了,樂道:“豐澤怎麼樣啊?”

    傅長征道:“沈書記去人大了,孫市長接替他擔任市委書記,陳副市長接替孫市長的職位。”

    張揚點了點頭,其實他離開豐澤的時候這件事就已經成為定局,杜天野早就有拿下沈慶華的意思,沈慶華雖然對豐澤的發展做出過貢獻,可畢竟年紀大了,腦筋有些僵化,再加上用人方麵有問題,喜歡任人唯親,他任用的一批幹部,又有不少人出了問題,現在的結果並不意外。

    傅長征有些惋惜道:“張市長,您當初要是不離開豐澤多好。”

    張揚笑了起來:“你想我一輩子窩在豐澤當那個副市長?”

    傅長征道:“不是,張市長的能力有目共睹,肯定不會久居人下。”

    張揚道:“行啊,什麼時候學會拍馬屁了?”

    傅長征道:“我說的都是實話。”

    張揚道:“長征啊,新機場那邊怎麼樣了?”張揚對江城有著很深的感情,雖然來到了南錫,心中還是牽係著那邊的事情。

    傅長征道:“工程進展的很順利,現在是李副市長親自抓機場建設,不過一切還都是按照您過去的方案進行……”他停頓了一下道:“大家都替你挺委屈的。”

    張揚笑道:“什麼委屈不委屈的,我現在挺好,南錫明年召開省運會,市把權力放給了我,我又準備大幹一場了,長征,有沒有信心跟我一起做好這件事?”

    傅長征點了點頭道:“張市長,我有信心,跟著你幹工作,心有譜!”

    張揚道:“好,那咱們就放開拳腳,好好幹一番事業,還有啊,以後別再叫我張市長,我現在是體委主任,你叫我張主任。”

    “是,張主任!”

    蕭苕敏來了之後,張揚把安頓傅長征的事情交給了她,蕭苕敏知道這是張揚過去的秘書,張揚來到南錫之後,調來的第一個人就是他,所以對傅長征也是相當的客氣,暫時安排傅長征在體委招待所住著,至於他的工作,按照張揚的意思,將體委的一些文案書寫擬訂工作交給了他,給了傅長征一個官方的職位,體委辦公室主任,不過他這個主任下麵是沒有任何手下的。實際上傅長征的工作和過去相同,還是張揚的秘書。

    何歆顏這次休假多數時間都呆在南錫,中間回了一次嵐山,在嵐山和父親何卓成又發生了爭執,在她心中是不想父親總是麻煩張揚的,可何卓成認為女兒和張揚是戀人關係,張揚就是他的未來女婿,女婿替老丈人辦事天經地義。

    何歆顏氣鼓鼓的坐在天鵝湖畔,雙手托著俏臉,一雙美眸盯著湖麵,張揚在她身邊以一個奇怪的方式倒立著,頭頂著地麵,利用頸部的力量維係著身體的平衡。

    何歆顏道:“都跟你說了多少次,不用管他,不用管他,你就是不聽。”

    張揚道:“怎麼了,這次回嵐山跟他又吵架了?”

    何歆顏道:“他根本是屢教不改,通過你的關係賺了點錢,不知天高地厚了,現在整天和一幫無賴混在一起,還找了個小情人,妖妖氣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張揚笑了起來。

    何歆顏忍不住回過頭去瞪了他一眼道:“你笑什麼?”

    張揚道:“他有他的戀愛自由!”

    何歆顏氣得伸手在張揚的屁股上就來了一巴掌,張揚失去平衡翻身坐在了地上,一把將何歆顏拉入自己的懷中,兩人在草地上翻滾起來,最終何歆顏成功把張揚壓在身下,卡住他的脖子:“我掐死你,掐死你!”

    張大官人笑道:“謀殺親夫了!”

    何歆顏道:“我算看透了,你們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無論老小都是這樣。”

    張揚道:“怎麼把我也罵麵了?”

    何歆顏道:“就是想罵你!”

    張揚伸手拍了拍她彈力十足的『臀』部,微笑道:“丫頭,咱心胸放寬一點,他畢竟是你父親,總不能眼看著他喝西北風?”

    何歆顏柔聲道:“我知道你對我好,這樣照顧他,全都是看在我的麵子上,可是我不想他麻煩你。”

    張揚道:“沒事兒,我幫他都是不違反原則的前提下,他有正經事做,也是一件好事,這麼大年紀了,不能老在社會上蒙混度日。”

    何歆顏道:“你怎麼知道他正經做事了?”

    張揚笑道:“我讓人調查了一下,他的那家廣告公司的確在正經做事,不然我也不會幫他。”

    何歆顏道:“本『性』難移,我不怕他做錯事,就怕他連累到你。”

    張揚捏了捏何歆顏的俏臉道:“沒事的,我心有數。”

    何歆顏幸福的偎依在張揚的胸膛上,兩人躺在金『色』的草叢中,仰望著高遠的藍天,何歆顏道:“真想一輩子躺在你的懷。”

    張揚道:“那我就滿足你的願望。”

    何歆顏卻又搖了搖頭道:“一個女人如果完全依賴男人,那麼她會失去自我,我的母親就是因為這樣才發生了悲劇。我還年輕,我想趁著這年輕的時光,多做一點事,無論能做出怎樣的成績,畢竟我曾經努力過。”

    張揚笑道:“那我豈不是要一直等你?”

    何歆顏柔聲道:“其實我是在等你,你放心,等你老的不能動了,我一定陪在你的身邊,推著輪椅,每天帶你去海邊看『潮』起『潮』落,日出日落。”

    張大官人笑道:“詛咒我。”

    何歆顏道:“不是詛咒,是希望,最重要的是我和你在一起。”

    張揚握著何歆顏的纖手道:“我會和你在一起,永遠!”

    何歆顏深情凝望著張揚的雙目道:“我相信!”

    和張揚相聚的時候,何歆顏流了不少的眼淚,可離開的時候卻是笑著走的,小丫頭很瀟灑的向張揚揮了揮手:“我要去為自己的未來而奮鬥。”

    張大官人望著何歆顏的背影,心中多少有些失落,丫頭的未來不是我嗎?

    張揚忽然發現,他身邊的女孩兒無論『性』情柔弱還是堅強,每個人都有著很強的自主『性』,沒有一個非得要膩在他身邊,非他不可。當今的時代和大隋朝那會兒相比,女孩的改變無疑是最大的。

    張揚目送何歆顏離開,正準備離開機場的時候,在停車場遇到了一個熟人,星月集團的董事長範思琪,範思琪穿著黑『色』皮風衣,戴著墨鏡,頭發剪得很短如同男孩子一樣,她的身邊還有一男一女兩個人,吸引張揚的是她身邊的女孩子,長發飄飄,皮膚細膩,秀眉彎彎,一雙大眼睛顯得特別純淨,看上去如同鄰家女孩一般。

    張揚遇到他們的時候,範思琪正和那女孩站在一起,一旁那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往車上搬行李。

    範思琪看到張揚頗為驚奇,不過她很快就笑著走了過來,右手抽出手套主動向張揚伸了過去:“張市長,你怎麼知道我今天過來?”

    張揚笑著和範思琪握了握手:“範小姐,我現在是南錫市體委主任,不是什麼張市長,還有,我不是專程來接你的,我剛剛送一個朋友離開,想不到在這兒居然能夠遇到你。”

    範思琪也笑了起來,她把身邊的兩人介紹給張揚,那名男子是星月集團駐上海辦事處的費恩普,名字充滿了洋味兒,女孩是範思琪的秘書林佩佩。

    張揚跟他們都打了個招呼,他向範思琪道:“我聽說你最近要來,並不知道具體的時間。”

    範思琪道:“南錫市方麵沒有人知道我今天過來,張先生,希望你能幫我保密。”她之所以讓張揚幫她保密,是想去深水港看看現在的進程情況。

    張揚點了點頭,他和範思琪之間曾經有過一個共同的敵人,正是範思琪幫助他除掉了許嘉勇這個仇人,而許嘉勇的死,也讓一直被他要挾的範思琪重新獲得了自由。從這一點上兩人還是彼此感激的,或許範思琪更應該感謝張揚多一些。

    範思琪並不相信這是一次巧合,在她認識張揚的時候,張揚就是江城新機場建設工程的現場指揮,她對張揚的能力也有所了解,張揚突然出現在機場,她不能不多想,難道南錫把張揚調來負責深水港的工程?擺脫許嘉勇的威脅之後,範思琪整個人恢複了昔日的冷靜和睿智,她微笑道:“張先生,我們先走了!”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目送範思琪上車,範思琪拉開車門卻又回過頭來:“你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

    張揚笑道:“範小姐從遠路來,應該是我為你接風洗塵才對,這樣吧,晚上我在體委招待所準備一桌飯,範小姐務必要光臨。”

    範思琪想了想,終於還是點了點頭道:“張先生,我現在還不想和南錫市府接觸,希望你能夠為我暫時保密。”

    張揚笑道:“我隻是作為朋友為你接風洗塵,沒其他意思。”

    範思琪笑道:“好,晚上六點半,我準時過去!”

    範思琪上了汽車,林佩佩向她的身邊偎依了過來,兩人的手在下麵悄悄握在一起,林佩佩道:“範總,他是誰啊?”

    範思琪淡然道:“一個朋友!”

    林佩佩道:“過去沒有聽你說過啊!”

    範思琪皺了皺眉頭道:“我的事情沒必要讓你知道。”她向開車的費恩普道:“小費,南洋國際大酒店。”

    費恩普道:“範總,那兒正在裝修,還沒有完工呢,我在君緣大酒店訂好了房間。”

    範思琪道:“我想先看看那邊的情況,畢竟有我們的投資在麵。”

    費恩普笑道:“和中國人做生意,李光南更有經驗。”

    範思琪道:“小費,深水港那邊最近怎麼樣了?”

    費恩普道:“南錫市府財政上捉襟見肘,我們集團推辭資金注入,反而讓我們看清了他們的實力,如果缺少了我們星月集團的財力支持,可能深水港工程會泡湯。”

    

Snap Time:2018-01-17 01:24:30  ExecTime:0.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