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五十三章天價(下)

  
  第五百五十三章【天價】(下)
  沒人跟他爭了,徐勇又重複了一遍:“三十萬!”生怕別人聽不見似的。
  其他人都把手放了下去,張揚笑眯眯指著徐勇道:“三十萬,第二棒歸你了,徐廠長,我提醒你,咱們可不是彩排啊!回頭你就得把錢給我送到體委賬戶上去。”
  徐勇笑道:“我知道!”
  張揚又道:“從今天起你得減肥了。”
  徐勇哈哈笑了起來,在所有人的鼓掌聲中徐勇走上了前台,從張揚手中拿過了南錫市第二棒火炬手的榮譽證書,徐勇花三十萬拍下火炬可不是一時衝動,他長相憨厚,可心眼兒很多,從市委書記手接過火炬,意義非同尋常,他知道自己不夠格,可是他們『液』壓機械廠屬於天匯區的企業,到時候,他讓區黨委書記石仲去跑,這可是一份三十萬的大禮,送禮要送在明處,誰也說不出什麼,石仲也會領他這個大人情,三十萬,太值了!
  看到徐勇如此得意的表情,很多企業家很快就悟到了其中的道理,他們開始後悔了,三十萬就把第二棒拍下來了,太便宜了,他們怎麼就沒果斷出手呢?讓徐胖子占了個大便宜。
  張揚本想結束今天的會議了,可企業家們的情緒似乎都讓調動了起來,豆『奶』粉廠的白錫年道:“張主任,就拍一個啊,你把第三棒也接著拍了吧!”
  張揚笑道:“既然大家熱情這麼高漲,那麼我就再拍一棒,不過拍得不是第三棒,還是第二棒……”說到這他故意停頓了一下。
  在場人都有些奇怪,不是剛剛已經拍過第二棒了嗎?怎麼這會兒又冒出了第二棒?
  張揚加重語氣道:“這次第二棒是平海的第二棒,看看誰有機會親手接過喬書記遞過來的火炬!”
  會場再度靜了下去,隨之而來的是歡呼,沒法不歡呼啊,從省委書記手中接過火炬,在所有平海人的眼前跑第二棒,這是怎樣的榮譽,誰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李光南還是最先舉手的一個:“五十萬!”這次他改變了策略,一上來就拋出了高價,想嚇退一部分競爭者,李光南認為五十萬的價格已經不低了,他是外資又是私營,他是董事長說什麼就是什麼,認為這幫國企老總不如他自由,畢竟企業屬於大家的,他們不可能隨便拿出幾十萬競爭,可李光南顯然低估了國企領導的氣魄,錢雖然是大家的,可人家有支配權,而且氣魄比起李光南還要大得多。
  南錫豆『奶』粉廠廠長白錫年可不願錯過這個好機會,他大聲道:“一百五十萬!”
  李光南愣了,這氣魄也太大了,一張口就長了一百萬,他算是長見識了,國企老總怎一個牛『逼』得了,他的心理底線是一百萬,超出一百萬就不劃算了,所以李光南不得不再次選擇放棄。他放棄,別人不願放棄,南錫卷煙廠廠長廖偉忠道:“二百萬!”
  卷煙廠是壟斷行業,又是南錫的利稅大戶,他一開口,其他人都知道沒戲了,廖偉忠是個很有氣魄的人,他認準的事情,輕易不會放棄,跟他競爭並沒有什麼意義。
  可偏有人想湊這個熱鬧,豐裕集團的老總梁成龍,他一直坐在下麵沒吭聲,可聽到張揚把火炬傳遞的第二棒也拍了出來,這廝不由得動了心思,他叔叔梁天正是東江市委書記,平海省副省長,沒有叔叔就沒有他的今天,他可以借著這件事表表孝心。有了這樣的想法梁成龍舉手道:“二百六十萬!”為啥叫二百六十萬,因為二百五十萬太難聽了,索『性』再加十萬。
  在南錫這幫企業家眼,梁成龍和李光南都屬於外來戶,過江龍想搶他們的風頭,廖偉忠首先就不答應,他舉手道:“三百萬!”
  梁成龍忍不住看了廖偉忠一眼,廖偉忠衣服躊躇滿誌的樣子,看來今天是誌在必得,梁成龍心已經開始打退堂鼓了,三百萬,這價錢有些太高了,可他又不想這麼放棄,你廖偉忠不是想搶嗎?我幹脆給你添添『亂』,讓你多拿點錢出來,也算是為張揚做點貢獻,梁成龍道:“四百萬!”他是瞎喊的,廖偉忠真的要是放棄,他大不了貼點錢,憑他和張揚的關係,應該還能在其他事情上找回來,不過梁成龍還是有些忐忑,心中暗暗祈禱道:“你他媽千萬要接招,別把我架在這兒了。”
  廖偉忠和身旁的助理商量了一下,這會兒原本輕鬆的場麵變得異常緊張,所有人都關注著這件事的進展,四百萬,一個火炬值這麼多錢嗎?
  張揚望著梁成龍,心有些同情這哥們,你小子跟著添什麼『亂』?三百萬給人家就是,這破火炬根本沒這麼大價值,你自己倒黴,硬往槍口上撞。
  梁成龍看到廖偉忠好半天沒有應聲,心中這個後悔啊,我真是犯賤,我沒事充什麼大頭啊,這倒好,充成冤大頭了。
  張揚笑道:“還有沒有出價者,那好,這第二棒……”
  “五百萬!”廖偉忠一言定乾坤,在場企業家發出齊聲驚呼,梁成龍如釋重負的靠在了座椅上,臉上連遺憾的表情都懶得拿捏了,剩下的全都是慶幸。
  張揚也沒有想到會拍出這樣一個天價,他一開始的時候相信火炬接力擁有一定的吸引力,可以創造一定的價值,可他預計一共也就是能弄個百來萬,可他壓根就沒想到,今天隻是試水,拍了兩個,就弄到了五百三十萬,照這麼推算,把平海重要的火炬接力權拍出,肯定要超過千萬,張大官人已經是喜出望外了。
  廖偉忠從張揚手接過資格證書,笑道:“張主任,條幅不用你拉,等我從喬書記手接過火炬的時候,那段路,兩側全都是我們煙廠的廣告。”
  張揚笑道:“吸煙有害健康嗎?”
  所有人都被他們的對答引笑了。
  廖偉忠道:“一品錦灣,笑看風雲!”一品錦灣是他們卷煙廠今年的主打,廖偉忠絕不是普通的企業家,他從張揚拍賣火炬就已經察覺到其中擁有的巨大商機,借著這個機會達到政治和經濟上的雙贏,五百萬太便宜了。
  雖然僅僅拍賣了兩支火炬,可通過這件事已經讓南錫所有的企業家產生了興趣,會議結束之後,體委做東安排所有企業家吃飯,這幫企業家並不急著去吃飯,都圍著張揚詢問火炬接力的事情,張揚看到這件事已經起到了預想的效果,也是得意非凡,他的口才本來就很好,一時間吹得天花『亂』墜,聽得這幫企業家一個個悠然神往,看情形恨不能現在就掏出錢來買火炬手的名額,張大官人這會兒倒不急了,發現火炬的價值非同尋常,奇貨可居啊,等等再說,等他把省運會的影響越做越大,價格肯定是水漲船高。
  聽說張揚中午拍賣得到了五百多萬,副市長龔奇偉也在中午親自出席了他們的宴會,廖偉忠和徐勇兩人都有幸和副市長同桌吃飯。
  龔奇偉舉杯微笑道:“謝謝你們對南錫體育事業的貢獻,我敬你們這些不忘回報社會的企業家們。”
  廖偉忠和徐勇慌忙站起來道:“龔市長,我們都是國企,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回報社會是我們的義務。”
  龔奇偉滿意的點了點頭,幾個人喝完這杯酒坐下,廖偉忠端著酒杯找到了張揚:“張主任,回頭我讓人把支票送到體委去,第二棒火炬一定就是我的了?”
  張揚笑道:“怎麼?你還有點不放心?”
  廖偉忠笑道:“是有點兒,南錫的事情是肯定的,可東江的火炬傳遞,咱們體委也能管得了嗎?”他的擔心是有一定道理的,張揚隻是南錫體委主任,東江的火炬傳遞並不在他的管轄範圍內,廖偉忠拍完就考慮到這件事。
  張揚道:“這次省運會的主辦城市是我們,誰當火炬手當然是我說了算,你放心,等喬書記跑完第一棒,火炬肯定交到你的手。”
  廖偉忠道:“那我明天就開始健身,不然到時候體力還真吃不消。”
  一旁徐勇道:“我跟你一起跑!”
  張揚道:“你們兩個算是賺到了,到時候不但全省各市電視台直播,而且初步定下來天空衛視要轉播我們的開幕式,還有火炬傳遞的剪輯,廣告效應之大,覆蓋麵之廣,是曆屆省運會都沒有的。”
  廖偉忠道:“張主任勾畫的藍圖,讓我們都很神往,希望這屆省運會辦成平海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一屆。”
  張揚充滿信心道:“一定會!”他和廖偉忠一起喝了這杯酒,又道:“我還有一個想法,我們南錫的體育水平在平海相對薄弱,所以我打算搞一個互助計劃,也就是說,讓企業認養運動隊,比如你們認養了足球隊,到時候足球隊會宣傳你們的企業形象。”
  廖偉忠笑道:“我明白,張主任,這樣吧,我認養體『操』隊,我們煙廠出五十萬讚助,不過他們的胸前廣告都要印上一品錦灣,笑看風雲。”
  龔奇偉在一旁聽得有些頭大,心說這張揚真是能折騰,好好的一個省運會被他搞成了拍賣會,這麼搞下去會不會觸及某些人敏感的神經?
  張揚卻沒有太多的顧慮:“其實這是互利互惠的大好事,你們幫助運動員,運動員出了成績等於為企業做好了宣傳,從一月份開始,我們會對重點運動員進行專訪,做成專題節目在省內電視台播出,到時候,你們企業的廣告也會打上去,我說過,肥水不流外人田,有了好事,先想到的都是咱們本地的企業,如果是對外,才沒有這樣的好事呢。”
  一旁徐勇道:“我們『液』壓機械廠認養羽『毛』球隊吧,我們比不上煙廠財大氣粗,我們拿二十萬,幫助羽『毛』球隊聘請教練和用於運動員的訓練支出。”
  看到他們如此踴躍,龔奇偉也感到一陣欣慰。
  午飯之後,龔奇偉和張揚來到了休息室,張揚看出他有話想對自己說,微笑道:“龔市長有什麼教導?”
  龔奇偉道:“張揚啊,你這步子是不是邁得有點大?”
  張揚道:“缺錢啊!我不這麼幹,省運會隻怕要開不起來了。”
  龔奇偉道:“你要考慮到咱們的國情,考慮到大環境,黨『性』原則放在第一位,如果其中賦予了太多的商業『色』彩,肯定會遭到非議。”
  張揚道:“我已經做好了準備,省運會是個燙手山芋,早在我接受的時候我就已經認識到了,可我既然接住了,就不能隨隨便便把它扔了,別人說我出風頭也罷,說我缺少黨『性』原則也罷,我還是認準了方向,一定要把省運會風風光光的辦起來,拍賣火炬的傳遞權隻是第一步,這些企業家願意拿出錢來支持省運會,不僅僅是他們有回報社會的意願,我們也要看到,他們的意願是建立在經濟利益的基礎上,證明我們的省運會本身擁有著巨大的廣告宣傳效應。”
  龔奇偉道:“事情做得越大,引起的非議就會越多。”
  張揚笑道:“除非躲在家不做事,否則不可能杜絕非議。”
  

Snap Time:2018-12-12 15:34:51  ExecTime: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