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五十三章天價(上)

  
  第五百五十三章【天價】(上)
  楊廣誌憋得滿臉通紅,他本想上前和張揚理論,卻被李紅陽拽住了,李紅陽是害怕楊廣誌吃虧,張揚來到南錫的時間不長,可是他的名氣卻是與日俱增,先後把李長峰、石勝利都給揍了,楊廣誌雖然是他們城市的功勳教練,還不足以被張揚放在眼堙C
  望著張揚的皮卡車揚長而去,楊廣誌氣呼呼道:“他什麼態度?我工作這麼多年,就是沒見過這樣的領導,我楊廣誌憑本事吃飯,他不讓我在體育界混了,他憑什麼?“
  李紅陽也覺著張揚剛才那句話有些過火,不過楊廣誌的態度也無法讓人恭維,他歎了口氣道:“廣誌,不是我說你,現在正是南錫的用人之際,作為南錫的一份子,你也得為咱們南錫奉獻一些力量。”
  楊廣誌道:“我說不為南錫效力了嗎?哪一屆的運動會我退縮過?可他張揚也太欺負人了,不就是個體委主任嗎?仗著官職欺壓我,我還就咽不下這口氣,李主任,我今兒把這話撂在這堙A隻要他在南錫擔任體委主任的一天,我就不會為南錫效力,任何體育活動都跟我沒關係。”說完他轉身上樓了,想是有事情要和董麗娜的父母談。
  李紅陽也頗為無奈,他本想著把張揚叫過來,能以誠意感動董麗娜的父母,卻沒有想到事情越搞越糟,現在已經徹底鬧翻了。
  副市長龔奇偉聽張揚匯報完工作,也點了點頭道:“董麗娜的這種行為不值得提倡,僅僅讓她代言一下,一張口就是十萬塊,我們南錫哪有這麼多錢?要是開了這個頭,以後怎麼辦?所有運動員都找我們要報酬,還談什麼熱愛家鄉,為鄉親父老們爭光?”
  張揚道:“我也是出於這樣的考慮,所以沒答應他們。”
  龔奇偉道:“你來找我是不是想我向市堣洉M?”
  張揚道:“其實形象大使的事情已經定好了關芷晴,說句實在話,這個董麗娜無論名氣還是外形根本沒辦法和人家相提並論,把她倆擺在一起,董麗娜肯定是綠葉,隻能起到陪襯作用。我之所以去請她,主要是因為領導們提出了這個建議,說關芷晴是美國人,其實美國人怎麼了?現在不是都講究國際主義嗎?我們生存的地方是一個地球村,一個村子堛瑭暀應o麼清楚幹啥?再說了關芷晴祖籍是南錫,小時候才離開的,人家也是南錫人。”
  龔奇偉道:“這件事我回頭去如實反映一下。”
  張揚道:“還有一件事兒,現在省運會的工作已經全麵開始了,我想先做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舉辦明星足球賽,借著這個機會把全運會推廣出去,讓大家先豎立起來這個概念,這件事目前已經解決了,海天大酒店同意讚助這場比賽,第二件事就是錢的問題,我需要一些啟動資金,市媯鼓漕漱@點兒,屬於杯水車薪,根本不夠用,我想從銀行貸款,以省運會的名義貸款,希望龔市長能夠幫幫忙,第三件事就是我想集合南錫重要的企業開一個動員會,給這幫企業家們上點眼『藥』水。”
  龔奇偉道:“銀行貸款方麵,你最好直接找夏市長反應,相信他出麵要好辦的多,至於集合這幫企業家開會,我可以出麵組織一下。”
  張揚道:“麻煩龔市長了。”
  龔奇偉笑道:“本來就是我份內的工作,跟我客氣什麼?”他喝了口茶道:“張揚啊,你給我透透底,請這幫企業家過來,究竟打算怎麼辦?”
  張揚也沒瞞龔奇偉,他笑道:“龔市長,你記得我跟你提過的傳遞火炬計劃嗎?”
  龔奇偉點了點頭道:“你說過,不過咱們省運會搞火炬傳遞是不是有些誇張啊?”
  張揚道:“不誇張,給你透個底兒,省委喬書記已經答應跑第一棒。”
  龔奇偉聞言心中一驚,張揚真是有本事啊,能夠說動省委書記喬振梁來跑第一棒,那麼平海省內的各級官員肯定會趨之若鶩,省委書記一跑,省常委肯定要跟著跑,省常委跟著跑,各地市委書記就得跟著跑,市委書記一跑,下麵的企事業幹部都想跟著跑,影響力無形中就擴大了。
  張揚道:“我會在三個月內完成火炬路線的製訂工作,同時也會定下火炬手的人選,喬書記是第一棒。”
  龔奇偉道:“聖火打算從哪兒采集呢?”
  張揚笑道:“兩方麵,我打算派出兩支取火隊,一直前往長江源頭,念青唐古拉山,二派出一支取火隊前往長城山海關,兩邊取來的火種在我們平海省省會東江會合,由省委喬書記親自點燃火炬,然後開始傳遞火炬,火炬先向北,然後從北向南,圍繞平海一周,最後來到南錫。”
  龔奇偉聽到這堣]來了興致:“構想不錯,如果怎能實行,可以說是開創了平海體育界的先河。”
  張揚道:“肯定能夠實現,喬書記跑第一棒,就有了非凡的政治意義,大家會把火炬手看成一種榮耀,任何事務一旦有了市場就能贏得利潤,我不是商人,可我也清楚這個簡單的道理。”
  龔奇偉道:“你打算拍賣火炬?”
  張揚咧開嘴笑道:“龔市長覺得怎麼樣?”
  龔奇偉道:“誰會感興趣?”
  張揚道:“龔市長看過春晚沒?每年的春晚,總有那麼一些企業家為了在電視上『露』一小臉,暗地堣ㄙ噤諵F多少好處給導演攝像,咱們平海的企業家也都是愛麵子的主兒,你說,要是能跟著省市領導們跑跑火炬接力,那可不是一般的麵子。”
  龔奇偉笑道:“你說的容易,省委書記跑第一棒,第二棒應該是省長,怎麼能輪到企業家。”
  張揚道:“我打『亂』順序,這麼好的位置我不發揮它的價值簡直就是暴殄天物,每個城市都可以定下來火炬手的名單,但是接力順序必須由我們組委會來安排,否則,我收回他們的火炬傳遞權,龔市長,你瞧好了,位置決定價值,咱們先拿南錫做個實驗。”
  在龔奇偉的斡旋下,這場企業家座談會三天後順利在一招舉行,來自南錫市內各大企業的領導基本上都來了,大家坐在會議室內,體委方麵首先由主任助理蕭苕敏講解了一下火炬傳遞的事情,企業家們開始沒有集中太多的精力,上麵講解著,下麵低聲聊著。
  張揚坐在一旁,笑眯眯望著這幫企業家,並沒有出聲製止他們。
  蕭苕敏的演講水平一般,說了半個小時,始終沒有引起太多人的興趣,她有些尷尬的向張揚望了望,張揚點了點頭,示意她可以結束了。
  蕭苕敏道:“下麵請體委張主任就這次火炬傳遞的詳情做一個說明。”
  掌聲中張揚走上了『主席』台,張揚的名字最近在南錫很響,企業家們的注意力馬上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張揚來到話筒前,對著話筒道:“大家好,我是張揚,南錫市新任體委主任,體委黨組小組長!我想大家對我都不是太熟,大概是因為你們都是各大企業的領導,平時日理萬機沒有時間從事體育活動的緣故,不過馬上你們就會和我熟悉起來,因為我會讓你們認識到體育鍛煉的重要『性』,讓你們知道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我會讓大家從上到下一起動起來。”
  張揚的話引得所有人哈哈大笑起來,企業家們發現這個年輕的體委主任很有趣,說話風趣幽默,尤其是由上到下這個詞兒讓人不禁浮想聯翩。
  張揚道:“可能大家不理解我為什麼要召集你們開這個會,剛才蕭主任說了這麼半天,我看到大家也沒多少興趣,這是因為蕭主任沒講明白一件事,今天叫你們來,是有大便宜給你們,肥水不流外人田,有了好處,我們當然要便宜自己的企業。”
  張大官人果然非同一般,寥寥幾句話已經把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吊了起來。
  南錫豆『奶』粉廠的廠長白錫年道:“張主任,什麼好處啊,你倒是說給我們聽聽,別賣關子了。”
  張揚道:“投影!”
  服務員把窗簾拉上,投影上顯示出南錫市的鳥瞰圖,張揚拿起桌上的伸縮教鞭,在鳥瞰圖上指點道:“明年十月,平海省第十二屆運動會將在南錫舉行,我們作為這次的東道主和舉辦方,打算搞一次火炬傳遞,其目的是為了宣傳平海的人文精神,增強平海全民凝聚力,宣傳企業文化。省委喬書記已經決定跑第一棒,火炬傳遞的排名秩序最終的決定權在我們組委會手中。”
  南錫『液』壓機械廠廠長徐勇道:“張主任,你是邀請我們當火炬手吧?我二百多斤,可跑不動。”
  所有人又笑了起來。
  張揚微笑道:“那要看什麼時候,前麵給你一個漂亮姑娘,追上了就是你的你跑不跑?”
  徐勇笑道:“不跑!我是『共產』黨員!”
  張揚道:“給你一座金山你跑不跑?”
  徐勇道:“咱『共產』黨員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大家又笑了起來。
  張揚道:“那就在你後麵放一隻母猩猩,追上你,你就是她的了,你跑不跑?”
  哄堂大笑,徐勇也樂了起來:“我跑,我累死都得跑!”
  氣氛變得輕鬆起來,張揚笑道:“開個玩笑,其實這次的火炬接力,我們的目的是借著這次機會重點宣傳南錫的企業文化,我舉一個例子,我們南錫的第一棒是市委徐書記,徐書記從市民廣場開始跑,第二棒就會交給我們的企業家,企業家接力跑的路段,我們組委會將會特製條幅,宣傳的就是這位企業家的所在企業,這些標語條幅會通過衛星信號傳遞出去,影響力遍及全省、全國、乃至全世界,大家都是做企業出身,我相信你們對市場的眼光比我要準確的多,今天開這個座談會,我隻是把這件事提前知會給大家,等到具體的路線出來之後,我會拍賣火炬手接力的順序。”
  企業家們都聽明白了,這位年輕的體委主任是變著法子想讓他們掏錢啊,不過這件事聽起來好像有些意思。
  張揚道:“今天既然大家都來了,咱們總不能白跑一趟,那啥,今天中午飯,我們體委來安排啊!”
  所有人都笑了。
  張揚道:“別忙著笑,這是紀念獎,隻要是參加會議的都有份,還有一個驚喜,那就是今天要把南錫市第二棒給拍了,咱們市委徐書記跑第一棒,誰來跑第二棒?”張揚環視在場的所有企業家。
  場麵忽然靜了下去,這件事來得太突然,多數企業家還沒有消化張揚的意思,可短暫的沉靜之後,有人大聲道:“十萬元,我拍了!”
  眾人舉目望去,卻是南洋國際大酒店的董事長李光南,他今天應邀參加這個座談會,剛才就已經從張揚的話媔憡鴗F商機,再說,張揚幫他這麼多,他怎麼都要表示一下。
  可李光南的話音還沒有落,豆『奶』粉廠的白錫年道:“十五萬!”
  也許一開始的時候,所有人都沒有意識到這第二棒的真正意義,可當白錫年加入競爭之後,大家都意識到,這不僅僅是第二棒,也不僅僅是廣告宣傳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政治意義,南錫搞省運會,他們這些地方企業不可能不讚助的,可錢也要用到明處,從徐書記手堭給L火炬,意義非同凡響。連剛才有美女金山都不願去追的『液』壓機械廠廠長徐勇,也加入了競爭的隊列:“三十萬!”他喊出了一個在所有人看來的天價。
  

Snap Time:2018-10-20 06:55:21  ExecTime: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