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五十二章深淺(下)

  
  第五百五十二章【深淺】(下)
  張大官人的水『性』果然好的很,弄『潮』一夜,遊刃有餘,何歆顏卻禁不起他的折騰,自認沒有水淹七軍的本事,幾度雲雨之後,趴在張揚的懷中『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張揚卻沒有馬上入睡,輕撫著何歆顏烏雲般的秀發,想起何歆顏今晚流淚的樣子,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帶給愛人們的不僅僅是歡樂,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同樣帶給她們彷徨和痛苦,何歆顏的委屈和傷心同樣存在於其他人的身上,自己的博愛和當今社會的道德標準根本無法相容,她們顯然無法接受。
  回想著從大隋朝來到九零年代的一點一滴的記憶,張揚發現每一段感情都是他難以舍棄的,隨著他對這個時代越來越深入的了解,他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感情觀從一開始就走入了歧途,人生活在任何社會都要懂得控製自己的欲望,可能他的轉換過於突然,當他意識到自己應該控製的時候,已經太晚了。既然無法順從這個社會,隻能讓這個社會順從自己。
  何歆顏病了,昨晚吹了風受了寒,又和張揚折騰了大半夜,雖然體質一直都不錯,也撐不住了。早晨張揚起床的時候發現她發燒了,趕緊找了點『藥』喂她吃了,又熬了點清粥,為了加快何歆顏的複原,他還利用內力幫她疏通了一下經脈。
  何歆顏喝完清粥之後舒服了許多,靠在床頭,慵懶無力的望著張揚道:“我早晚都要被你給折騰死,看來真得多幾個人伺候你。”
  張揚聽出她在挖苦自己,笑著摟住她的香肩道:“我知道一個陰陽雙修的法子,以後咱們修煉修煉,既能健身又能享受不亦樂乎。”
  何歆顏道:“我才不信你。”
  張揚倒是沒騙她,清台山紫霞觀李信義那兒就得到過這樣的內功心法,說什麼先天功。
  何歆顏道:“你今天不用上班啊?”
  張揚道:“不去了,今天哪兒都不去,就在家陪你。”
  何歆顏偎依在他的肩頭,柔聲道:“那我情願病一輩子。”
  張揚道:“你少胡說八道,這次回來盡說不吉利的話,再這樣,小心我打你屁股。”
  何歆顏笑了笑不再說話,她還是有些虛弱,靠在張揚肩頭又打起了瞌睡,張揚的手機鈴聲把她驚醒,張揚拿起電話,看到是單位打來的,他搖了搖頭,心說已經跟蕭苕敏打過招呼了,今天不去上班了,怎麼又麻煩自己了。
  接通電話,電話卻是體委副主任李紅陽打來的,李紅陽是為了請董麗娜做形象大使的事情,他專程找了董麗娜的啟蒙教練楊廣誌,楊廣誌聽說這件事之後,也和董麗娜聯係了,他們一開口要十萬代言費。李紅陽不敢擅自做主,所以才請示張揚。
  張揚一聽董麗娜居然要代言費,頓時就火了:“就她那副模樣也敢要代言費?”
  李紅陽頗為無奈道:“張主任,人家是體『操』世界冠軍啊!”
  張揚笑道:“冠軍?一共也就是獲得了一回,還是世錦賽跳馬,長得跟個猴子似的。”
  李紅陽道:“現在運動員也是明星,你找人家做形象大使,沒有報酬誰願意啊。”
  張揚道:“關芷晴這麼大腕都分文不取,她憑什麼?十萬,還他媽真敢要!”說完他又想起一件事,低聲問道:“十萬是董麗娜直接要的,還是她那個啟蒙教練楊廣誌要的?”
  李紅陽道:“我通過楊廣誌聯係的董麗娜,這些條件都是楊廣誌轉告我的。”
  張揚道:“楊廣誌會不會從中搗鬼啊?”
  李紅陽沒說話,他其實也這麼想過。
  張揚道:“這麼著吧,你還是直接和董麗娜的父母聯係一下,看看他們怎麼說,楊廣誌那個人我不太喜歡。”
  李紅陽道:“最好能去她家一趟。”
  張揚道:“改天吧,今天我有事兒。”
  掛上電話,何歆顏摟住他的手臂道:“你去吧,千萬別耽誤正經事兒。”
  張揚道:“你這不是病著嗎?”
  何歆顏道:“我這會兒好多了,你去辦你的事,我剛好在家睡覺,等你回來,咱們一起吃飯,好不好?”
  張揚想了想,何歆顏推了他一把道:“快去,工作要緊!”
  張揚這才起身道:“那好,我去了,中午我回來接你吃飯。”
  何歆顏給了他一個飛吻,嫵媚的眼波溫柔的就要滴出水來。
  張揚叫上李紅陽一起去了董麗娜的家,董麗娜的父母都是普通的鐵路職工,因為女兒成為世界冠軍,他們的生活也得以改善不少。現在住著鐵路特批的三室一廳的房子,室內裝修也不錯。
  李紅陽和董麗娜的父母是認識的,董麗娜拿世界冠軍那會兒,他專門登門送過獎金,張揚是第一次來,董麗娜的父母很熱情的把他們給請了進去。
  李紅陽介紹道:“這位是我們體委張主任,今天他親自來,是特地和你們商量點事兒。”
  張揚把手上的一籃水果放下,既然登門總不好空著手過來,張揚笑道:“你們好,我這次來是求你們幫忙來了。”
  董麗娜的父親知道對方的身份之後也顯得頗為尊敬,他笑道:“張主任這話說得,我們能幫上啥忙啊。”
  張揚道:“感謝你們兩口子為我們南錫培養了一名這麼出『色』的運動員,培養了一位世界冠軍。”
  董麗娜的父親道:“這要多虧了黨和國家對我們麗娜的培養,多虧了市領導對我們的關懷,多虧了教練員的辛苦付出……”他也算是見過場麵的人了,套話一連串的說了出來。
  張揚臉上笑著,心中卻覺著這人有些虛偽,等他說完了話,張揚道:“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了,我說話喜歡開門見山,明年咱們南錫要主辦第十二屆平海省運動會你們知道吧?”
  董麗娜父母一起點了點頭。
  張揚道:“我們今天過來的目的有兩個,一是想請董麗娜擔任這屆省運會的形象大使,二是請她回來參加這次的比賽,為我們南錫奪取金牌。”
  董麗娜的父親笑了笑道:“張主任,麗娜現在是國家隊隊員,訓練比賽任務繁重,平時還真沒有多少時間,連我們做父母的見她一麵都不容易。”
  張揚道:“明年十月份省運會才召開呢,到時候如果省的比賽和國家大賽衝突,肯定我們不會勉強她參賽,一切以國家榮譽為重嘛,省運會形象大使隻是幫忙宣傳,用不了她太多時間的,隻要利用閑暇幫忙拍拍形象宣傳片,這對家鄉有好處,對提升她個人的知名度,樹立形象也有好處,你們覺著怎麼樣?”
  董麗娜的父親沒說話,掏出一盒煙,從中抽了一支遞給張揚,張揚擺了擺手,他不抽煙。
  李紅陽也不抽煙,他笑道:“老董啊,張主任都親自過來了,足見我們體委的誠意,作為一個南錫市民,你要給南錫幫忙啊!”
  董麗娜的母親道:“兩位主任,我們家老董太老實,他不會說話,也不好意思說,你們請我女兒擔任什麼形象大使,給多少錢啊?”
  董麗娜的父親裝腔作勢道:“說這些幹啥?女人家,真是不懂事。”
  張揚道:“我們考慮到具體的情況定下來一個方案,我們打算拿出兩萬塊作為這次形象代言的報酬,你們看怎麼樣?”
  董麗娜的父親抽了口煙道:“錢我們是不會在乎的,可我們家女兒畢竟是世界冠軍,找她代言的商家都擠破頭,要是這次收了兩萬塊,以後別人會怎麼看她,這不是自降身價嗎?”
  李紅陽也聽不下去了:“老董,你好好想想,這不是做生意,是為咱們家鄉貢獻一份力量。”
  董麗娜的父親道:“你們也別跟我說了,這些事我們也不懂,也做不了丫頭的主,你們去找楊教練,我女兒最聽他的,他說怎麼辦就怎麼辦。”一句話把張揚的後話都給封死了。
  張揚也明白多說無益,和李紅陽離開了董家,來到樓下,李紅陽歎了口氣道:“現在的人都對錢看得太重,一點奉獻精神都沒有。”
  張揚道:“這就是市要找的形象大使,根本是增加我們的運作成本,董麗娜的名氣根本就不能和關芷晴相提並論,非得要搞形式,現在好了一張口就是十萬,我反正是不會給,兩萬塊可以考慮。”
  兩人說話的時候看到遠處一個人朝這邊走過來,正是體『操』教練楊廣誌。
  楊廣誌也在同時看到了他們,他和李紅陽的關係一直都是不錯的,張揚他也認識,可對張揚這位年輕的體委主任,他一直都是抱有怨念的,因為帶出了不少冠軍弟子,楊廣誌在南錫市體育界地位超然,可張揚在省運會動員大會上,當眾斥了他一頓,把他從會議現場趕了出去,楊廣誌引以為奇恥大辱。他拿定了主意,隻要有機會一定要一雪前恥,現在總算論到體委倒過頭來求他了。
  李紅陽道:“廣誌,你來得正好,我和張主任正想找你呢。”
  楊廣誌緩步走了過來:“兩位領導大人找我有什麼事?”語氣充滿了不屑,望著張揚的眼神有了幾分得意,心說,你今兒不跳了,有求於我了。
  李紅陽道:“什麼事你還不知道?還不是為了你那個寶貝徒弟,廣誌啊,眼看省運會就要召開了,你得給我一個明白話,這屆運動會,你的那幫得意弟子能來幾個?”
  楊廣誌道:“這還早著呢,你急什麼?我也在問,隻要有可能,我當然把他們全都召回來。”
  李紅陽道:“董麗娜當形象代言人那件事怎麼說?”
  楊廣誌道:“不是說過了嗎?”他故意往樓上看了看:“她父母怎麼說啊?”
  李紅陽道:“人家說女兒聽你的話,你說什麼,董麗娜就是什麼。”
  楊廣誌笑道:“過去我帶她的時候差不多,現在她都是世界冠軍了,我說話也不是那麼頂用。”
  李紅陽道:“廣誌啊,你應該知道咱們體委資金有限,這件事你得出點力,幫忙說說,看看董麗娜能少要點代言費不?”
  楊廣誌道:“十萬塊已經是友情價了,最近一個知名品牌,找她做運動鞋代言廣告,給了十五萬呢。”
  張揚開口道:“我們隻能給兩萬,你跟她說一聲。”
  楊廣誌搖了搖頭道:“兩萬塊,門兒都沒有!”
  張揚聽他說得斬釘截鐵,不由得有些惱火:“我說楊廣誌,你牛什麼?你別忘了這兒是南錫,你是南錫體育界的一份子。”
  楊廣誌道:“我沒說不是啊,你又沒找我做代言,你要是找我,我分文不收,可你找的是麗娜,人家是世界冠軍,身價在那兒擺著呢。”
  張揚冷笑道:“身價?你當我不知道他們的身價?如果她不是南錫出去的運動員,我根本不會用她!”
  楊廣誌道:“你愛用誰用誰?不是美國的世界冠軍都被你請來了嗎?麗娜不缺你們這份錢!”
  張揚道:“你當得了她的家?”
  楊廣誌瞪大眼睛看著張揚道:“我當得了,我學生就是這身價,一分錢不能少!”
  張揚搖了搖頭,他懶得跟楊廣誌繼續理論,原本他就沒想請其他的代言人,是市考慮到政治影響非得讓他這麼做,現在看到楊廣誌如此不知深淺,更堅定了他棄用董麗娜的決心,張揚撂下一句話:“你是不想在南錫體育界混下去了!”
  

Snap Time:2018-12-13 07:36:05  ExecTime: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