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五十一章正軌


    第五百五十一章【正軌】

    張德放笑道:“那是在公開場合,私下我們要搞好警民關係,魚水一家親。”他再度貼了上來,雙手從後麵環圍住鍾海燕。

    鍾海燕沒好氣道:“滾開,昨天需要你的時候,你幹什麼了?”

    張德放緊緊摟住鍾海燕,貼著她的麵孔道:“昨天是海天需要我,如果是你需要我,我肯定第一時間趕到你身邊。”

    鍾海燕道:“我算看透你了,沒事的時候整天來晃,真出了事情躲得比誰都遠。”

    張德放道:“我有苦衷的,昨天那種情況,就算我來了也解決不了問題。”

    鍾海燕掙脫開他的懷抱,走到沙發上坐下:“那個石勝利也真是討厭,真搞不懂段金龍為什麼要這麼巴結他。”

    張德放道:“還不是衝著他老爹的麵子,不過這小子也倒黴,居然招惹了張揚。”

    鍾海燕道:“張揚這次好像連我們海天都恨上了。”

    張德放道:“他來到南錫之後改變了許多,到處樹敵,擺明了想大幹一場,我現在都猜不透他。”

    鍾海燕瞥了他一眼道:“昨天不來,是不是因為算準了他不會給你麵子?”

    張德放道:“遇到棘手的事情,我隻能兩不相幫,等他們都消了氣,再出來充當這個和事老。”

    鍾海燕道:“問題解決了?”

    張德放點了點頭:“張揚同意不再追究昨天的事情,不過讓海天拿出三十萬讚助下個月的明星足球賽。”

    鍾海燕美眸圓睜:“三十萬?段金龍不得心疼死。”

    張德放道:“心疼也得拿出來。”

    鍾海燕道:“我真是不明白,我們海天對張揚一向待為上賓,他為什麼要處處跟我們作對?”

    張德放道:“算了,他現在逮著誰咬誰,還是別跟他發生正麵衝突為好。”

    鍾海燕抽出一直香煙,還沒等她點上,張德放一把給她搶了過去:“女人最好不要抽煙!”

    鍾海燕怒道:“你管我?趕緊還給我!”

    張德放笑道:“我是為你好!”

    鍾海燕抓住他手臂去搶煙,卻被張德放一把給緊緊摟住,附在她耳邊低聲道:“你要是真想抽,就抽我這一支吧。”

    鍾海燕臉上發熱,雙眸含媚,啐道:“死鬼,信不信我一口咬斷你!”

    新體育中心工地變得空前忙碌起來,除了最早進入的新世紀建築公司,梁成龍的豐裕建設集團也正式入駐工地,鑒於工期緊張,他集中了手下的大部分工人,同步開始了體育場館和公園的建設,多個場館一起開工,場麵熱鬧而繁忙。

    其中還有一支十多人的工程隊,正在拆遷工地上的兩棟房屋,這支工程隊屬於孟士強,他迫不得已向張揚下跪,終於獲得了對方首肯,這會兒正親自帶人拆除房屋呢。

    張揚開著皮卡車來到工地現場,先看了看孟士強那邊的拆除情況,估計今天就能全部拆完,這塊貼在新體育中心上麵的最後一塊牛皮癬終於被他成功鏟除了。

    孟士強看到張揚的皮卡車,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張揚並沒下車,落下車窗道:“你行動蠻快的啊。”

    孟士強心說,我不快不行啊,害怕你改變主意,我得趕緊毀滅證據啊,他笑了笑道:“害怕影響新體育中心的建設進度。”

    張大官人笑眯眯看著孟士強,學乖了,麻痹的,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一早就麻利的將房子拆了多好,張揚道:“那兩個被狗咬傷的農民工怎麼樣?”

    孟士強道:“我去醫院看過了,除了醫『藥』費以外,我每人給了五百塊。”

    張揚點了點頭,孟士強還算懂事。這時候看到梁成龍的寶馬車開了過來,張揚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梁成龍停好車,喬鵬舉先從車上下來了,笑著向張揚點了點頭,叉著腰看了看拆除的情況。

    孟士強知道他們的身份,本想過去打招呼,可轉念一想,人家什麼身份,根本不會搭理自己這個小人物,還是別過去自討沒趣了。

    梁成龍望著孟士強離去的背影,向張揚笑了笑道:“行啊,這釘子戶被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有兩下子。”

    張揚道:“識時務者為俊傑,人家又不是傻子,懂得權衡利弊。”

    梁成龍又道:“聽說你昨天把天匯區石書記的兒子給抽了?”

    張揚笑道:“都過去的事情了。”

    梁成龍道:“來南錫的時間不長,名氣已經打出來了。”

    喬鵬舉轉身笑道:“赤手空拳,打遍天下,張揚,人家當官是靠智慧,你當官是靠拳頭。”

    張揚道:“罵我是不?說我沒智慧?”

    喬鵬舉道:“陰謀陽謀都是謀略,你是玩弄陽謀的高手,換成別人,這新體育中心肯定玩不轉。”他來到張揚身邊:“聽說下月初有場明星賽?”

    張揚道:“我通過香港導演王準聯係了香港明星足球隊,下個月和咱們省女子足球隊踢一場友誼賽,幫忙宣傳一下省運會。”

    喬鵬舉道:“你真能想招兒,給我留二十張票,我得做人情。”

    梁成龍那邊也道:“給我也來二十張。”

    張揚道:“放心吧,票都給你們備好了,最好的位置。”

    喬鵬舉道:“夢媛和時維她們會過來,她要親眼看看我們的新體育中心,看看她的投資不要打了水漂。”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她們來了,我會做好接待工作。”

    喬鵬舉道:“下周新加坡星月集團就來人了,看來深水港的投資有希望得到解決。”

    梁成龍道:“說的容易,想談出一個結果隻怕還得過些時候。”

    喬鵬舉道:“總算有了點希望。”

    張揚想起何長安的事情,問道:“你跟何長安聯係過了?”

    喬鵬舉點了點頭道:“他是個老狐狸,對深水港的事情采取觀望的態度,如果星月集團能夠繼續投資,相信他很快就會返回南錫。”

    梁成龍深有同感道:“跟這種人合作,要多個心眼。”

    喬鵬舉充滿信心道:“他還不至於坑我。”

    張揚和梁成龍對望了一眼,他們都明白,在平海這塊地盤上,在喬振梁還當政的階段,沒有人敢對喬鵬舉不利。何長安不但是資本運作的高手,對政壇也了解頗深,這個人做任何事都滴水不漏,他和喬鵬舉之間一定有著不為人知的協作。

    梁成龍道:“聽說明星足球賽是海天大酒店獨家讚助的?段金龍這次怎麼這麼大方?”

    張揚笑道:“關芷晴在他酒店出事,他怎麼都得做出一點補償。”

    梁成龍笑了起來,他知道段金龍一定是被『逼』無奈,不然以他小氣的『性』格,他是不會出血的。

    張揚在工地轉了一圈,就驅車離去,回到體委的時候,看到一個人站在樓下,一手叉著腰,一手扶著紅『色』夏利的引擎蓋,站在那,仿佛很有氣勢的樣子。聽到身後的車輪聲,他轉過頭來,竟然是何歆顏的父親何卓成。

    張揚停好車,推門走了下去,何卓成雖然不是什麼好鳥,可畢竟是何歆顏的父親,是他事實上的嶽父大人,張揚笑道:“何先生,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何卓成看到張揚,一張臉笑得陽光燦爛,伸出手去,手上碩大的一顆金戒指閃到了張揚的雙眼,何卓成道:“張主任,我開車從嵐山過來,是有重要事和你談啊!”

    張揚笑了笑,跟他握了握手,指了指自己的辦公室:“上去談!”

    何卓成跟著張揚來到他的辦公室內,坐在沙發上,蹺起二郎腿,因為張揚介紹了一些廣告業務給他,何卓成的小廣告公司也賺了一些錢,戒指和車都是新近買來的,身上不知不覺沾染上了許多暴發戶的氣質。

    張揚看了他一眼,雖然沒說話,可何卓成還是馬上感覺到張揚有些不悅,他醒悟過來,自己擺譜裝『逼』也要分清對象,如果不是張揚介紹蔣奇偉這個大客戶給他,他現在還不知在哪兒喝西北風呢,何卓成慌忙把腿放下,正襟危坐,這樣一來又顯得太過嚴肅。

    張揚倒了杯茶給他,微笑道:“說吧,找我什麼事?”

    何卓成道:“是這樣,上次多虧你介紹蔣先生那個大客戶給我,最近我們歡顏廣告公司做得不錯,我也賺了一些錢。”

    張揚望著他那顆亮閃閃的大戒指笑道:“看出來了!”

    何卓成起身來到張揚麵前,掏出一個信封遞給他道:“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張揚一看就知道這信封麵裝著一萬塊錢,想不到何卓成也會來這一套了,看來商場真是一個大染缸,什麼人進去都得學會這一套,張揚道:“趕緊收回去,不然我把你給弄檢察院去。”

    何卓成知道張揚是故意嚇他,沒去拿錢,笑道:“我是歆顏的爸爸,你不至於吧。”

    張大官人對何卓成這句話很是不滿,雖然他和何歆顏是情人關係,可何卓成也不該沒事就把女兒抬出來說事,他皺了皺眉頭道:“正因為你是歆顏的爸爸,所以我才對你這麼客氣,公然行賄是犯罪,我可不是跟你開玩笑的,如果我把你送到檢察院,這些錢足夠你進去呆兩年了。”

    何卓成這才感到有些害怕,慌忙把錢收了起來:“我沒有賄賂你的意思,就是想表達一下謝意。”

    張揚的臉上這才『露』出一絲笑容:“別怕,跟你開玩笑的,錢我不能要,我們這些國家幹部最重要的就是清清白白,你給我錢不是謝我,是害我啊!”

    何卓成道:“不好意思,我以後不會這樣了。”

    張揚道:“你有什麼事隻管說吧,我能夠幫的上忙的,一定盡力幫忙。”

    何卓成道:“我最近談了一筆業務,想在南錫的幾座大廈上裝大型廣告屏,可我在南錫又沒有什麼關係,剛巧聽說你在這擔任體委主任,所以我就厚著臉皮來找你了。”

    張揚道:“哪幾座大廈啊?”

    何卓成把列好的名單遞給他,張揚拿起來一看,有市中心的海天大酒店,南錫火車站廣場附近的天嵐大酒店,還有一座是南國山莊老板李光南投資的南洋國際大酒店,這三座都是五星級酒店,張揚道:“跟他們談過了沒有?”

    何卓成點了點頭道:“談了,他們要的費用都很高,我想采取分成的方式。”

    張揚道:“這樣吧,南洋國際和海天我可以幫你搞定,天嵐大酒店我不熟,還是你自己去談。”

    何卓成又驚又喜,他本來指望著張揚能夠幫他搞定一個就行,想不到張揚如此痛快,當即就答應幫他搞定兩個,何卓成道:“真是太謝謝你了,等事成之後,我一定重謝。”

    張揚笑道:“別了,這不算什麼大事兒,我幫你也沒指望什麼回報,你以後對歆顏好些就行了。”

    何卓成連連點頭。

    張揚當即拿起電話,先給南洋國際的董事長李光南打了電話,李光南欠他人情,一聽張揚的事情,馬上點頭答應,張揚隨後又打給了鍾海燕,鍾海燕也不敢不給他麵子,馬上表示自己去請示段金龍,基本上這件事問題不大。

    張揚放下電話對何卓成道:“你先去南洋國際那邊吧,他們董事長總經理都是我的朋友,沒問題的,具體條件你們見麵詳談。”

    何卓成千恩萬謝的告辭離去。

    何卓成走了沒多久,張揚就接到了何歆顏的電話,何歆顏的聲音透著火氣,不等張揚說話呢,就質問道:“你怎麼回事兒?都說了不要你管他的事情,你幹嘛又管?”

    張揚笑了起來:“丫頭,火氣挺大啊,你怎麼知道的?”

    何歆顏怒道:“他昨天讓我找你,我沒答應,可我想來想去不放心,怕他直接去找你,所以給他打了個電話,想不到他已經找過你了,還沾沾自喜的告訴我你幫他解決了。”

    張揚道:“怎麼都是你爸,能幫他就幫幫他唄,你也不想他整天蒙混度日吧?”

    何歆顏道:“他改不了的,有了錢隻會做更多的壞事。”

    張揚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何歆顏憤憤然道。

    “血濃於水,你嘴上罵著他,心還是關心他的。”

    “我才不會呢!要關心我也關心你!”

    張揚道:“想你了,什麼時候回來啊?”

    何歆顏道:“今天啊!”

    張揚愣了一下:“今天?”

    何歆顏格格笑道:“水之韻的新廣告拍完了,我有一個七天的假期,今天就飛回去。”

    “真的?”

    何歆顏嗯了一聲,低聲道:“晚上九點,別忘了接機!”

    張揚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鍾了,他笑道:“那好,我晚上準時到機場接你。”

    看到距離下班還有一段時間,張揚把幾位黨組成員召集起來開了一個小會,會議的主題還是圍繞省運會的籌備工作進行。

    張揚道:“市領導們剛剛轉達下來一個意見,認為我們省運會的形象大使還需要增加幾個,主要考慮到關芷晴小姐是美籍華人,說她代表不了咱們南錫的形象。”

    副主任崔國柱道:“市這麼考慮也是對的,畢竟關芷晴是美國人,咱們省運會還是要考慮到黨和國際形象。”

    張揚道:“沒那麼複雜,既然市這麼說了,咱們也沒必要反對,多請幾個形象大使也是錦上添花的事情,我看這件事就交給李主任負責。”

    李紅陽笑了笑道:“我都不知道要請誰啊!”

    張揚道:“市說要請我們南錫本土的世界冠軍,提名體『操』冠軍董麗娜,你把她請來吧。”

    李紅陽道:“這得去找楊廣誌,董麗娜是他的學生。”

    張揚道:“具體的事情我不過問,你盡快把這件事辦成。”他又道:“請教練的事情怎麼樣了?”

    李紅陽道:“已經基本上定下來了,隻差最後簽約。”

    張揚道:“很花錢吧?”

    在場的所有人都笑了起來,肯定很花錢,張揚要求聘請的全都是國內知名教練,沒有優厚的薪酬待遇人家是不會過來的。

    副主任臧金堂道:“市不會給我們撥款的,這筆錢怎麼辦?”

    張揚道:“好辦啊,南錫市這麼多的企業,找企業讚助!”

    臧金堂苦笑道:“企業對這種級別的運動會不感興趣,人家未必會讚助。”

    張揚道:“下月初明星足球隊的比賽是個機會,你準備一些貴賓票,把南錫市財大氣粗的企業領導都給我請過來。”

    臧金堂真是後悔,自己幹嘛這麼多嘴,這一多嘴,事情又落在自己頭上了。

    紀檢組長段建中道:“聽說深水港的問題有希望解決了,那樣的話,我們就有希望獲得市財政的更多支持。”

    張揚笑道:“咱們不能總指望著市麵,遇到困難首先想到向市伸手,這種依賴思想要不得。”

    段建中道:“我們體委一直都是清水衙門,僅僅依靠我們那點收入,連維持體育場館的正常維護都不夠。”

    張揚道:“收入低不能怨『政府』,是我們自己沒有動腦子,這次省運會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們在促進南錫體育事業的同時,可以趁機提升一下我們體委的實力。”

    副局長劉剛道:“可現在體委沒有錢啊,當今這個時代幹什麼事不得要錢。”

    張揚道:“錢的確是個現實的問題,我們要盡快把省運會的前期工作運作起來,爭取經營好省運會的品牌,獲得一筆前期資金。”

    崔國柱道:“省運會的品牌不值錢,沒多少人感興趣。”

    張揚笑道:“老崔,你別說喪氣話嘛,按照計劃一步步的來,很快我們的日子就會好過起來。”

    散會之後,張揚把蕭苕敏叫了過來,蕭苕敏今天會上始終沒有發言,張揚道:“我讓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蕭苕敏笑道:“你是說傅長征同誌的調動問題,調令已經發出去了,那邊也同意放人,順利的話下個月他就來南錫上班了。”

    傅長征是張揚過去的秘書,文筆很是了得,張揚來到南錫之後,缺少一個能夠幫他解決文案的助手,於是想起了傅長征,和他聯係之後,發現傅長征也想調過來跟他,所以把他的調動工作交給蕭苕敏去做。

    蕭苕敏從這件事上也看出,張揚已經有了長期在南錫工作的準備,這位年輕的體委主任在成功立威之後,開始著手組建他的班子,她對傅長征調查的很清楚,知道傅長征在豐澤的時候就是張揚的專用秘書。這件事也讓蕭苕敏感到有些危機,傅長征的到來是不是意味著她這個主任助理就無事可做了。

    張揚似乎看出了她的顧慮,微笑道:“蕭大姐,省運會組織委員會的事情暫時由你負責,你以後可要忙起來了。”

    蕭苕敏道:“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勝任。”

    張揚道:“沒問題的,我相信你的能力。”

    一句話把蕭苕敏說得心暖暖的,看來張揚沒有棄用她的意思,她小聲建議道:“張主任,我有個想法,可能不太成熟,所以在剛才的會上沒說出來。”

    張揚點了點頭,鼓勵她說出來。

    蕭苕敏道:“既然資金上遇到了問題,為什麼不考慮銀行貸款,有省運會這塊招牌做抵押,相信可以從銀行貸出一些錢來。”

    張揚還真沒打過銀行的主意,蕭苕敏一提醒,讓他豁然開朗,不錯,可以先從銀行獲取部分活動資金,省運會的招牌擺在這,而且又有這麼重大的政治意義,銀行那邊應該很好說話,他思來想去這件事自己還是別開口,最好通過上頭給銀行一些壓力,他想到了副市長龔奇偉,可很快又否定了,龔奇偉在南錫領導層內的處境相當的尷尬,屬於副市長中最沒有實權的。銀行也未必買他的帳,這件事還是應該去找夏伯達。

    張揚下班後在招待所隨便吃了一點,招待所經理徐宏宴聽說他過來了,慌忙又讓人炒了兩個菜送到包間。

    張揚選擇在包間吃飯主要是避免遇到熟人,徐宏宴親自把菜端進來,看到張揚沒喝酒,笑道:“張主任,您今晚不喝酒啊?”

    張揚笑道:“待會兒還得去機場接人,不喝。”

    徐宏宴趁機坐了下來:“我讓廚子給您炒了盤斑鳩,您嚐嚐。”

    張揚夾了口菜,味道不錯,他點了點頭道:“以後別搞這麼隆重,你總是這樣,我都不好意思來了。”

    徐宏宴陪著笑道:“這跟自家廚房一樣,以後您想吃什麼隻管招呼一聲。”

    張揚看到他一臉的獻媚,馬上就想起他的合同就要到期了,徐宏宴這麼巴結自己,無非是想繼續承包這。張揚對招待所的情況是知道一些的,徐宏宴承包的價錢很低,不過這個人頭腦還是比較靈活的,很有眼『色』,讓他在這繼續幹下去也沒什麼不好。

    張揚道:“你的承包期限快到了吧?”

    徐宏宴忙不迭的點頭,他正琢磨著怎麼才能把這件事提出來呢,想不到張揚主動說起了承包的事情。徐宏宴道:“年底就到期了,最近在談續約。”

    張揚道:“具體的事情好像是劉剛副主任負責吧。”

    徐宏宴道:“是的,我找過他,可劉副主任說今年要公開競標,過去我的合同有優先租賃的,可他不答應。”說完他又忍不住補充了一句:“他表妹也想承包。”

    張揚笑道:“你承包的費用很低啊,如果繼續那個價格,我們體委可不是要虧死?”

    徐宏宴道:“價錢方麵可以商量的,當時簽約是當時經濟水平決定的,現在物價上漲了,費用肯定要提高,隻要不是太過分,我沒啥意見。”

    張揚道:“我知道了,這件事我見劉主任跟他商量一下。”

    徐宏宴心中一陣激動,張揚這句話等於答應了他要過問這件事,他低聲道:“張主任,我給你準備了兩箱飛天茅台,那……”

    張揚笑著打斷了他的話:“少來這套,你要是敢賄賂我,這件事我就不管了。”

    徐宏宴慌忙道:“張主任,我沒那意思,要不,以後我請你喝酒。”

    張揚拿起紙巾擦了擦嘴道:“好吧,你把招待所搞好才是正本,招待所幾年都沒裝修了,你不要隻顧著掙錢,也要加大一些投入,改善一下軟硬件設施。”

    徐宏宴連連點頭道:“我都計劃好了,等拿到承包權,我馬上就著手裝修,至少達到南錫一流酒店的標準。”

    張揚對他的保證沒什麼興趣,笑道:“我記住你的話了,要是食言,別怪我把你掃地出門啊。”

    徐宏宴道:“要是我食言,我自己都沒臉幹下去了,不用你趕,我自己卷鋪蓋走人。”

    張揚前往機場的途中下起了大雨,他擔心飛機會晚點,果不其然,到了機場之後,因為大雨的緣故,飛機暫時無法降落,張揚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才看到身穿粉『色』羊絨大衣的何歆顏從機場走了出來,何歆顏這樣的美女走到哪兒都是眾人矚目的焦點,她也習慣戴墨鏡了,可墨鏡能夠遮住她的俏臉,卻擋不住她超然的氣質,拉著皮箱走出機場,看到張揚站在人群中,何歆顏『露』出會心的微笑,她向張揚招了招手,然後快步向他走去。

    張揚也戴了副無框眼鏡,這是從杜天野那兒學來的高招,雖然有掩耳盜鈴之嫌,不過還是能起到一些偽裝作用。

    何歆顏來到他的身邊,雙手卻在身後拉著皮箱,仰起俏臉,望著張揚的麵孔,輕聲道:“你瘦了啊!”

    張揚道:“我這叫,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

    何歆顏格格笑道:“貧!你到死都改不了嘴貧的『毛』病。”

    張揚道:“那得分對誰,別人向我對她貧我都不答理她。”

    何歆顏將拉杆箱交給張揚,跟著張揚向停車場走去,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拉開少許的距離。

    來到停車場,何歆顏的膽子大了起來,快步趕了上去,一伸手挽住了張揚的手臂。張揚轉過臉來,猝不及防的在她櫻唇之上輕吻了一記。

    何歆顏摟緊了他的手臂,俏臉貼在他的肩膀上:“我怎麼感覺咱們倆跟做賊似的?”

    

Snap Time:2018-01-17 03:00:50  ExecTime:0.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