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四十九章跪下(上)


    第五百四十九章【跪下!】(上)

    林光明離去之後,石仲馬上給內弟陳浩打了電話,陳浩聽說這件事也吃了一驚,他對自己這個外甥也十分的了解,知道石勝利是個惹禍精,陳浩道:“姐夫,不是我說你們,平時你們對勝利也太溺愛了,我早就說過他這樣下去會出事,現在好了,整天耍橫,現在遇到比他還橫的,吃虧了吧?”

    石仲道:“我平時工作忙,哪有時間管他,都是你姐啊,從小就寵著他慣著他,小時候隻是淘氣,誰曾想這長大了越來越不是東西。”

    陳浩道:“勝利傷得重不重?”

    一提起兒子的傷情,石仲不免有些心疼,他歎了口氣道:“臉被打得跟個豬頭似的,我差點都沒認出他來,這個張揚下手也太狠了。”

    陳浩道:“徐書記的外甥也被他打了,這個張揚,得理不饒人。”

    石仲道:“他是誰的人?”

    陳浩馬上明白了石仲的意思,他想要找到能夠降住張揚的人,隻有通過這種途徑才能徹底解決問題,陳浩道:“他還想鬧事?”

    石仲道:“勝利喝多了去找關芷晴搭訕,所以才鬧出了這場風波。”

    陳浩道:“夏伯達!”,在陳浩的眼,張揚是夏伯達的人,如果不是夏伯達,張揚就不會從江城來到南錫,陳浩目前還沒有想到更深層的地方,這是眼界的問題,也是認識的問題。

    石仲道:“怪不得!”

    陳浩建議道:“還是去找張德放,他和張揚的私交不錯,這件事既然已經驚動了警方,還是由警方處理最好。”

    石仲道:“我也不想把這件事搞得太複雜了。”

    張揚第二天一早前往海天想送關芷晴去機場,等到了之後才知道關芷晴早早的就離開了,鍾海燕昨晚一夜都沒有離開酒店,看到張揚過來,慌忙迎了上來:“張主任,今天來得好早啊!”

    張揚今天的表情緩和了許多:“我來送關小姐,想不到她已經走了。”

    鍾海燕將一封信交給他道:“關小姐放在總台的。”

    張揚撕開信封,展開信箋,卻見上麵寫著一行娟秀的英文小字 i will be back!

    張大官人的英文雖然不咋地,這行字還是認得的,前兩天剛剛看過終結者,這就是麵的台詞,他的唇角『露』出會心的微笑,他一直都在擔心經過昨晚的事情,關芷晴會改變擔任省運會大使的想法,可現在看來,關芷晴仍然決定執行合約,張揚把信折好,放在口袋。

    鍾海燕道:“張主任,吃早餐了沒有?”

    張揚道:“吃過了,我還得上班,告辭了!”

    鍾海燕望著張揚遠走的背影, 表情顯得有些複雜,張揚對自己的態度明顯有了轉變,估計是因為昨天的事情,他對海天乃至自己都有了看法。

    張揚回到體委沒多久,公安局代局長張德放過來了,他進門之後笑著將一盒人參放在張揚麵前。

    張揚咧開嘴笑道:“幹什麼?張局長還反過來給我送禮啊。”

    張德放道:“不是我給你的,海天段金龍送的,我留了一盒,這盒歸你,上好的高麗參,好幾千塊呢。”

    張揚看了看那盒人參道:“這個段金龍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張德放道:“人家一片好意,主要是為了昨天的事情致歉,你也別把他想得太複雜了。”

    張揚道:“坐啊,我給你泡茶喝!”

    張德放在張揚對麵坐下搖了搖頭道:“不用,有橙汁嗎?我昨兒喝多了,這會正難受呢。”

    張揚辦公室內飲料倒是不少,找了一瓶橙汁遞給他,張德放擰開後灌了一口道:“你這麼聰明,知道我來找你的目的吧?”

    在張德放麵前張揚沒必要裝傻,他笑道:“你來給石勝利當說客的吧?”

    張德放點了點頭道:“石勝利那小子的確不是東西,仗著他家有些背景整天惹是生非,昨天遇到你算他倒黴,反正你也教訓過他了,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

    張揚沒說話。

    張德放道:“他家老爺子是天匯區區委書記石仲,他舅舅又是常務副市長陳浩,你要是再追究下去,大家麵子上都不好看。”

    張揚道:“你知道他調戲的是誰嗎?咱們省運會的形象大使關芷晴,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說動簽約,這小狗日的居然趕去調戲人家,現在關芷晴一怒之下飛回了美國,是不是繼續擔任咱們的形象大使還很難說,他影響了我的計劃,如果關芷晴甩手不幹了,我好不容易經營出來的場麵就這泡湯了。”

    張德放歎了口氣道:“他有眼無珠,現在也後悔著呢,如果他知道關芷晴的身份,知道她和你在一起,打死他他也不敢做這種事。”

    張揚道:“打不死他,他還敢幹!”

    張德放道:“你大人不計小人過,石勝利就是一愣頭青,跟這種人計較也沒什麼意思,我看,你就放他一馬吧。”

    張揚道:“這麼容易放了他,他以後還會幹壞事,那啥,你既然出麵了,我得給你這個麵子。”

    張德放聽他這樣說,臉上『露』出笑容。

    張揚話鋒一轉道:“不過他得當麵給我道歉。”

    張德放心說不就是道歉嗎?這應該沒啥問題,正準備答應,張揚又道:“在我麵前下跪認錯!”

    張德放苦笑道:“老弟,這都什麼時代了,你還搞那老一套。”

    張大官人一副很認真的樣子:“我這個人很傳統!”

    張德放差點沒把嘴的橙汁給噴出來。

    張揚道:“你別笑,我是認真的,如果他不給我下跪認錯,我饒不了他,見一次揍一次,這還不算,我還要把他昨晚幹得事情捅到省去,調戲美籍華人,世界冠軍,這兩項罪名足夠他喝一壺的了。”

    張德放道:“我幫你轉達,他願不願意下跪,我可不能做主。”

    張揚笑道:“你跟他直說就是,這小狗日的慫貨一個,不給他點教訓,他以後還敢囂張。”

    張德放起身想走,他對張揚的做事風格越來越看不透了,明明知道市委書記徐光然對他有成見,還敢這麼高調行事,四處樹敵,這小子真的不怕別人報複嗎?

    他還沒出門呢,張揚又道:“你別急著走啊,我還有事問你呢。”

    張德放道:“啥事兒?”

    張揚拿起那盒人參給張德放塞了回去:“段金龍的東西我不要,那是個小人。”

    張德放見他不要也沒有勉強,收起那盒人參道:“那好,回頭我給他退回去。“

    張揚道:“海天是不是有『色』情服務?“

    張德放被問得一愣,笑了笑道:“不太清楚,估計走擦邊是難免的。怎麼?你有事?”

    張揚笑道:“沒事,隨口問問。”

    張德放笑道:“我走了!”離開辦公室他的笑容卻迅速收斂了起來。

    市委常委會上,常務副市長陳浩提出了一個問題,還是關於省運會的,張揚聘請關芷晴擔任省運會形象大使究竟合不合適?陳浩道:“關芷晴雖然很有名,也是世界冠軍,可她是美國國籍,讓一個美國人來代言我們的省運會你們覺著合適嗎?”

    市長夏伯達道:“關芷晴的名氣很大,上過時代封麵,而且人家已經表示擔任省運會形象大使分文不收,這也充分體現了她的拳拳赤子之心。”

    陳浩道:“我不是故意挑『毛』病啊,各位想一想,我們省運會選出的形象大使要有代表『性』,我們南錫並不是沒有世界冠軍,為什麼放著我們中國自己的冠軍不用,而去用一個美國人,她奪得世界冠軍的時候,升起的是星條旗而不是五星紅旗。”

    宣傳部長梁鬆笑道:“沒那麼嚴重吧,就是一個形象代言,不用上升到這個層次上,關芷晴也是我們南錫走出去的運動員,黑眼睛黑頭發黃皮膚,同樣是龍的傳人!”

    紀委書記李培源道:“我讚同老梁的看法,運動會不要賦予太多的政治『色』彩,主要是全民參予,辦一屆屬於南錫人的運動會,關芷晴雖然是美籍華人,可你們誰能說她不是南錫人?人家國籍改了,我們總不能把她的祖籍也給改了。”

    常委們都笑了起來。

    陳浩覺著這笑聲中充滿著嘲諷的味道,他臉上有些發熱。

    市委書記徐光然也覺著陳浩有些小題大做,根本是自找難看,徐光然道:“關芷晴知名度很高,體委能夠把她請來當形象大使,相當的不容易,看得出他們費了些功夫,有關芷晴加入,省運會的影響力會變得更廣。我看是好事,不過陳浩同誌說的也對,關芷晴代表南錫在政治上好像有些說不通,有些事情我們還是需要考慮到的,我看不如這樣,形象大使可以多請幾個,再邀請咱們南錫走出去的世界冠軍,這樣既有了國內的又有了國際的,你們說好不好?”

    常委們都點了點頭,組織部長何英培道:“我看徐書記這個建議提得好,人多力量大嘛,咱們南錫也有世界冠軍,體『操』隊的董麗娜不就是咱們土生土長的南錫運動員嗎?”

    徐光然道:“就這麼定。”他向陳浩道:“最近深水港的事情有什麼進度?”

    陳浩道:“新加坡星月集團總裁範思琪下周會來南錫,商討最近出現的問題,我相信很快就能解決了。”

    徐光然笑著點了點頭道:“好,這件事要準備充分,投資商來的時候一定要讓他們打消顧慮,爭取早點把投資到位。”

    孟士強終於頂不住壓力了,弟弟剛打電話過來說紀委可能摁不住這件事,張揚想把這件事捅到省,孟士衝很無奈,言語中流『露』出讓大哥向張揚低頭的事情。

    孟士強心說,這廝不止是讓我向他低頭,他是讓我給他下跪啊,男兒膝下有黃金,我不能跪啊!可不跪那兩間房就無法拆除,矗在那,活生生的證據啊!如果紀委真的迫於壓力徹底調查這件事,肯定會查出問題,到時候倒黴的不是他一個,恐怕連弟弟還有一連串的相關官員都會倒黴,孟士強下定決心,這次真的認栽了,他搞不過人家,去找張揚低頭認錯。他認為自己隻要誠心認錯,張揚應該不會讓自己下跪,殺人不過頭點地,做事情不可能這麼絕吧。

    孟士強抱著這個心理來到了體委,來到張揚的辦公室前,他醞釀了一下情緒,準備敲門,卻看到一個帶著墨鏡的小子也衝著這邊來了,孟士強沒認出是誰,那人走到他麵前看了看他,啞著嗓子叫了聲:“孟哥!”

    孟士強愣了一下。

    對方看到孟士強沒認出他,又道:“我勝利啊!”

    孟士強這才認出是石勝利,他倒是聽說了,昨天石勝利被張揚狠揍了一頓,想不到這會兒能在辦公室門口遇到,也算是有緣,孟士強看到豬頭一樣的石勝利心平衡了,看來比自己悲慘的大有人在。孟士強道:“幹啥呢?”

    石勝利笑得很勉強:“轉轉,你幹啥呢?”

    “我也轉轉!”孟士強轉身想下樓,畢竟來道歉這麼丟人的事情不方便被別人看到,石勝利也存著和他一樣的心思也準備下樓。

    

Snap Time:2018-01-17 23:24:25  ExecTime:0.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