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四十八章這事沒完(下)


    第五百四十八章【這事沒完】(下)

    天匯區公安分局局長林光明親自帶隊前來,來海天之前,他已經問明了這的情況,聽說發生衝突的雙方是區委書記的兒子石勝利,另一個就是體委主任張揚,他的頭嗡!地一下就大了,石勝利的難纏他早就領教過,張揚也不含糊,最近在南錫體製中名聲很響,這兩人他一個都惹不起。但是他身為這片區域的治安長官,不來也不行,如果讓手下人過來,可能會把事情搞得更糟。

    林光明沒到海天之前以為是一場鬥毆事件,可等到了地方他才知道,根本就是場麵一邊倒的毆打。如果不是石勝利叫了聲林局,他都沒能認出這位被打的豬頭一樣的人物就是平素囂張跋扈的石公子。

    林光明和張揚不熟,可是對他的威名已經聽說很久了,看到張揚一個人放倒了六個,而且他毫發無傷,不禁感歎他強悍的戰鬥力。林光明來到鍾海燕麵前詢問今天晚上到底怎麼回事,鍾海燕如實將情況說了一遍。

    關芷晴做完筆錄,沒興趣在這繼續呆著,起身離開,張揚當然跟著她一起離開,林光明在身後叫住他道:“張主任,請留步。”

    張揚皺了皺眉頭,可他也聽清林光明在話加上的一個請字,張揚道:“有事?”

    林光明道:“我是天匯區公安局局長林光明,想了解一下今天的事情。”

    關芷晴向張揚道:“我先走了,明天的飛機,想早些休息。”

    張揚禮貌的笑了笑。

    林光明道:“關小姐,可不可以協助我們調查,我們還有一些事想……”

    關芷晴冷冷打斷他的話道:“不可以!”說完轉身走了。

    張揚道:“這見證人多得是,你想問我來回答。”

    其實林光明對事情的過程已經知道了差不多,這件事讓他相當的棘手,根據這件事的情況來看,石勝利鬧事在先,如果不是他『騷』擾關芷晴,也不會發生今晚的事情。

    張揚看了看時間,不過才是晚上七點半,他向林光明道:“林局,你應該知道關小姐的身份吧?”

    林光明還真不知道,畢竟關芷晴今天剛剛簽約,林光明也不是什麼體育愛好者,就算看體育也是偶爾看看拳擊,花樣滑冰他沒興趣。

    張揚道:“關小姐是世界花樣滑冰冠軍,也是我們南錫剛剛簽下來的省運會形象大使,剛才我請她吃飯,這混蛋就跑過來『騷』擾人家,耍流氓本身就已經很可恨了,他不但丟了自己的人,也抹黑了我們南錫的城市形象,林局,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處理?”

    林光明咳嗽了一聲道:“他喝多了,我們把他帶回分局處理。”

    張揚道:“他是不是喝多我不知道,可他『騷』擾女『性』我可看的清清楚楚,你們怎麼處理我不管,但是如果處理不公,我不會算了。”

    林光明道:“張主任放心,我們會秉公處理。”他打算先將眼前的場麵給壓下來,至於善後的事情,自有人會做,石勝利的老爹石仲是區委書記,他舅舅是常務副市長陳浩,就算石勝利做錯了事,他們也不會眼睜睜看著他被抓的,張揚嘴上強橫,可他也不會不給這些人麵子,林光明心說,我隻要把石勝利安安全全的帶走了,這件事就跟我無關,我對上麵有交代了,我也不跟你張揚發生正麵衝突。過了今晚,明天你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張揚望著狼狽不堪的石勝利,點了點頭道:“孫子哎,這事兒沒那麼容易完,今天隻是開始!”

    石勝利看到警察來了,膽氣壯了不少,咬牙切齒道:“你他媽走著瞧……”

    話還沒說完呢,張揚閃電般衝了上來揚起手就賞了他一個耳刮子,打得石勝利慘叫一聲,一屁股又坐在地上了,一群警察全都愣了,誰都沒想到這位張主任當著這麼多人民警察的麵還敢出手,這個人的強勢和囂張可見一斑。

    兩名警察慌忙上前攔住張揚,避免他再出手,林光明道:“張主任,你別讓我難做……”

    石勝利捂著流血的嘴唇,哀嚎道:“他打我,抓他,抓他!”

    張揚道:“我最討厭別人對我說髒字兒,再敢『亂』說,我一樣抽你!”

    林光明好說歹說將張揚勸住,無非是不要衝動,一切都交給警方來處理,又讓手下人盡快將石勝利幾人帶走,其實是保護石勝利。

    警察這邊剛剛撤走,海天大酒店的董事長段金龍也趕到了,他來到鍾海燕身邊問情況,鍾海燕沒好氣道:“你別問我,你去問石勝利。”

    張揚這會兒洗淨雙手上的血跡,這血跡都是別人的,整理好衣服,慢慢走出了洗手間,但凡看到張大官人的,無不對他行以注目禮。這廝剛才威風凜凜,王八之氣大殺四方的場麵實在是震撼人心,來海天大酒店不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今天這些人全都記住了張揚的名字。

    鍾海燕主動向張揚走了過去,歉然道:“張主任,今天的事情實在是對不起了。”

    張揚沒給她好臉『色』,冷冷道:“連客人的安全問題都保障不了,都不知道你們海天的五星級是怎麼得來的。”

    段金龍也走了過來,雖然他打心底恨張揚,可連上還得裝出友善的樣子,虛情假意道:“張主任沒事吧?”

    張揚沒搭理他。

    段金龍訕訕道:“張主任,我們也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很有些背景的。”

    張揚道:“不要說別人,先看看自己,你們海天的管理上就有問題。”說完他向樓梯口走去,段金龍向鍾海燕使了個眼『色』。鍾海燕會意,跟著趕上了張揚的腳步,解釋道:“張主任,你別生氣,我們酒店方麵會對關小姐做出精神補償。”

    張揚道:“那個石勝利是天匯區區委書記石仲的兒子?”

    鍾海燕點了點頭道:“我們海天就在天匯區,怎麼敢得罪他。”

    張揚笑了起來:“好好的他為什麼要『騷』擾關小姐?你們海天有這方麵的服務嗎?”

    鍾海燕臉上有些發燒,她不知該如何回答張揚。

    張揚道:“希望隻是一個誤會,不過這件事沒那麼容易結束,你幫我轉告段金龍,海天發生的這件事已經嚴重影響到『政府』形象,讓他自己掂量著該怎麼辦。”

    鍾海燕低聲道:“明白。”

    張揚走後,鍾海燕來到經理室,段金龍在那等她。

    鍾海燕一進門就憤然道:“段總,剛才事情發生的時候你去了哪?打你電話為什麼不接?”

    段金龍笑道:“你啊,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別人要是不知道還以為你是董事長我是總經理呢。”

    鍾海燕委屈道:“我還不是為了海天,段總,我早就提醒你要注意石勝利那小子,他根本就是一個地痞無賴,你和他交往有什麼好處?”

    段金龍點燃一支香煙,又抽出一支遞給鍾海燕,鍾海燕接過,湊在段金龍的火機上引燃,用力抽了一口煙,吐出一團濃重的煙霧,低聲道:“張揚不好惹,雖然今晚鬧事的是石勝利,可我看得出來,他連咱們海天一起怨上了。”

    段金龍道:“跟我們什麼關係?他和石勝利的矛盾,我們不摻和。”

    鍾海燕道:“段總,你說得輕巧,事情發生在海天,而且石勝利『騷』擾的那個女孩子是關芷晴,咱們南錫市剛剛簽下的省運會形象大使,花樣滑冰世界冠軍,這件事不追究便罷,如果真的要追究,隻怕我們要負有連帶責任。”

    段金龍倒吸了一口冷氣,他真沒想到那個女孩子竟然是關芷晴,今晚的事情其實是段金龍挑起的,他對張揚一直都懷恨在心,關芷晴出門打電話的時候,段金龍和石勝利一起從洗手間出來,是他暗示石勝利關芷晴是他們海天的小姐,所以石勝利才會『騷』擾關芷晴,鬧出了這場風波,段金龍本想借著石勝利給張揚一個教訓,卻沒有想到石勝利如此膿包,他來了這麼多人全都栽在了張揚的手。想起張揚的強悍,段金龍的內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假如自己挑唆石勝利的事情讓他知道,恐怕張揚不會善罷甘休。

    鍾海燕也看出段金龍的表情有異,輕聲道:“你怎麼了?”

    段金龍歎了口氣道:“沒什麼,就是有些心煩,好好的怎麼遇到了這種麻煩事。”他在煙灰缸中彈了彈煙灰道:“你和張局聯係一下,這件事最好不要牽涉到我們海天。”他這會兒有些害怕了。

    天匯區區委書記石仲坐在客廳,臉上陰雲密布,自從聽到兒子在海天大酒店和張揚發生衝突的消息,他就再也無法平靜下去了,時鍾已經指向了九點,外麵響起汽車聲,沒過多久,石勝利在區公安局長林光明的陪同下走了進來。

    石仲差一點沒認出兒子來,他又是心疼又是惱怒,衝上前去,揚起手就向石勝利的臉上打去:“讓你給我惹事!”林光明慌忙攔住他,他妻子陳鳳蘭也衝了過來摟住他的胳膊:“老石你幹什麼?”

    龔鳳蘭看到兒子的樣子,原本醞釀好責備的話,頓時變成了心酸,拉著石勝利的手,眼淚掉下來了,石仲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趕緊帶著這個混賬回房去,別站在這兒丟人現眼。”

    陳鳳蘭帶著石勝利走後,石仲歎了口氣,邀請林光明坐下。

    林光明『摸』出一盒煙,石仲從茶幾上拿起一盒軟中華道:“抽我的!”

    兩人都抽出一支煙點上,誰都沒馬上說話,坐在那,默默抽了半支煙,林光明這才開口道:“我帶勝利去醫院檢查過了,隻是皮外傷,沒有什麼要緊的。”

    石仲嗯了一聲。

    林光明又道:“打他的是體委張揚。”

    石仲道:“怨誰?”

    林光明道:“勝利喝多了,看到一個漂亮女孩兒就走過去搭訕,沒想到那女孩兒是和張揚一起吃飯的。”林光明說的比較婉轉,其實石勝利今晚遠不是搭訕這麼簡單。

    石仲道:“這樣他就打人?”

    林光明道:“那女孩是關芷晴!”

    石仲有些詫異的重複道:“關芷晴?”

    林光明道:“您認識?”

    石仲道:“新聞中看到了,花樣滑冰世界冠軍,美籍華人,這次省運會的形象大使。”說這番話的時候,石仲感到有些鬱悶,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啊,誰不好惹,偏偏去惹人家,自己兒子什麼『毛』病,石仲是清楚的。平日這小子沒少給他惹事,可這次不同惹得是省運會形象大使,這件事如果捅出去,他也不好交代。

    林光明道:“勝利那邊十個人,有六個都受了傷,張揚是位高手,一個人就把他們打得沒有還手之力。”

    石仲道:“不知天高地厚!”

    林光明愣了一下,不知道石書記說的是張揚還是他自己的兒子。

    石仲道:“他這麼不懂事,早晚都會吃虧!”

    林光明這才明白石書記還是說的石勝利。

    林光明道:“石書記,我看張揚那邊未必肯就此作罷,他可能還會追究這件事。”

    石仲道:“人被他打了,又沒造成什麼後果,他還想幹什麼?”

    林光明沒說話。

    石仲歎了口氣道:“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我來處理這件事。”

    

Snap Time:2018-04-20 22:50:23  ExecTime:0.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