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四十八章這事沒完(上)


    第五百四十八章【這事沒完】(上)

    那男子說完就從兜掏出一把鈔票想要塞給到關芷晴的衣領,關芷晴用力一掙,錢全都灑落在地上,那男子怒道:“賤人,你他媽不給我麵子。”

    此時鍾海燕聽到動靜慌慌張張趕了過來,她來到那男子麵前,賠著笑道:“石公子,是您啊,這是我好朋友,你是不是誤會了。”

    原來那男子正是石勝利,天匯區區委書記石仲的寶貝兒子,常務副市長陳浩是他親舅舅,這小子在南錫臭名昭著,仗著家的背景整天胡作非為,別人都顧忌他的出身,表麵上都奉承他為石公子,背地卻都不齒他的為人,海天大酒店的董事長段金龍對石勝利也是頗為無奈,這小子經常來白吃白喝,段金龍心煩,表麵上還得伺候著,最讓人惱火的是,他不但白吃白喝,手腳還不老實,每次來都會『騷』擾服務員,連大堂經理鍾海燕也沒少被他揩油。

    鍾海燕本來是故意躲著石勝利,可聽到外麵的動靜她不得不出來處理,想不到竟然是關芷晴被石勝利纏住了。鍾海燕暗叫不妙,她慌忙上來為關芷晴解圍。

    石勝利仍然抓著關芷晴的手臂不放,他做人本來就很狂傲,喝了點酒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乜著一雙眼看著鍾海燕道:“鍾姐,你來了正好,你告訴她我是誰?”

    鍾海燕一臉的為難之『色』:“石公子,你先放開我朋友。”

    石勝利道:“鍾姐,這就是你不對了,你們海天的小姐,我哪次少給錢了?你什麼意思?看不起我?信不信我把你們這兒給封了。”

    鍾海燕心中又是無奈又是奇怪,這混蛋今天究竟怎麼回事?認準了關芷晴是海天的小姐,鍾海燕知道關芷晴的身份,她可不想這件事鬧大,上前拉住石勝利的手臂道:“石公子,你放開她,你喝多了,我陪你去喝幾杯。”

    石勝利來了脾氣:“你什麼意思?我要她,你不給我麵子?”

    鍾海燕低聲提醒他道:“她是體委張主任的客人。”

    石勝利道:“跟他說,今晚上陪我了!”

    關芷晴氣得恨不能給這個無恥的混蛋一個耳光,可這時候她看到了張揚,外麵這麼大的動靜,張大官人不可能毫無覺察,他出來之後看到眼前的情景,心頓時就火了,可他還是表現出很好的克製能力,笑眯眯走了過去,他向關芷晴道:“你朋友啊?”

    關芷晴差點沒被他氣暈,這廝今天怒發衝冠暴打記者的勇氣哪兒去了?該不是害怕這個什麼石公子吧?關芷晴負氣道:“不認識!”她心想,如果今天張揚不給自己一個說法,什麼勞什子形象大使,她才不會擔任呢。

    張揚又笑眯眯衝著鍾海燕道:“你朋友啊?”

    很普通的一句話反倒把鍾海燕給問住了,她和石勝利不是朋友,可當著石勝利的麵這種話不好說,如果她承認石勝利是她朋友,那麼現在的情況怎麼解釋?鍾海燕道:“這位是石公子。”

    石勝利看到張揚出現仍然沒有放開關芷晴,他充滿敵意的看著張揚道:“你誰啊?”

    張揚道:“回家問你爹去!”

    石勝利愣了,還沒有人敢對他這麼說話,他放開了關芷晴,指著張揚道:“這兒沒你事啊!”

    張揚道:“鍾海燕,他是你朋友啊?”

    鍾海燕從張揚臉上的笑容中察覺到某種不妙,她咬了咬嘴唇,還是沒敢說話。

    張揚望著她道:“跟我做朋友的,必須要懂得尊重我,隻有懂得尊重我,我才會尊重他,鍾海燕,他是不是你朋友?”

    張揚的聲音雖然不大,卻把鍾海燕嚇得一個激靈,她完全被張揚的氣勢鎮住,慌忙搖了搖頭:“不是……”

    張揚道:“不是啊,我和關小姐在這消費,遇到了流氓滋擾,你們海天應不應該負責?”

    鍾海燕沒說話,關芷晴在這受到了滋擾,於情於理他們都該負責。

    石勝利冷笑道:“你他媽誰啊?這兒有你說話的份嗎?”

    鍾海燕道:“張主任,誤會,石公子他喝多了……誤會……”連她自己都覺著語氣蒼白無力。

    張揚向關芷晴道:“是誤會嗎?”

    關芷晴搖了搖頭,她也不說話,心火著呢,誰遇到剛才那件事都不可能保持心平氣和。

    張揚道:“叫保安還是報警你自己選!”

    石勝利聽他這樣說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會子,他的一幫朋友都出來了,跟在石勝利身後慫恿:“勝利哥,他誰啊,哪來這一傻『逼』啊!讓他報警!”

    石勝利趾高氣昂的向前走了一步,用手指點了點張揚的胸口:“知道我是誰嗎?你他媽去打聽打聽,我叫石勝利,你報警啊,讓公安來抓我!”

    張揚歎了口氣。

    關芷晴也歎了口氣道:“想不到南錫的治安這麼『亂』。”

    張揚道:“個別現象,滿大街就這麼幾個孫子剛好都讓你遇到了。”

    石勝利怒道:“你他媽罵誰啊?”

    張揚道:“我真不想打你。”他向關芷晴道:“關小姐,我要是打人,你不介意吧?”

    關芷晴搖了搖頭道:“無所謂啊,反正你給我的印象一直都很暴力。”

    張揚道:“那你往後讓一讓啊,別讓血崩到你身上。”

    鍾海燕知道要壞事了,她這會兒忙著撥電話呢,找誰?找董事長段金龍,眼看要出大事了,可段金龍的電話卻打不通,那邊石勝利的兩個朋友已經朝張揚『逼』了過去。

    鍾海燕慌忙攔住他們:“別啊,千萬別動手,都是自己人!”

    石勝利道:“鍾姐,你讓開,拳腳無眼,別傷著你啊!”

    鍾海燕被一名大漢推到了一邊,兩名壯漢一左一右向張揚衝了過去,他們手都朝著酒瓶,想把張揚給開瓢兒,酒瓶舉起,聽到蓬蓬兩聲,根本沒機會揚起酒瓶,張大官人就一拳一腳把兩人給放倒了,酒瓶隨後方才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碎裂聲。

    石勝利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張揚已經來到他麵前,石勝利揮拳想打他,被張揚左手穩穩拿住,然後聽到啪!地一聲脆響,他的腦袋猛然晃動了一下,立時感覺到天旋地轉,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這才意識到自己被人家一耳刮子給扇暈了。

    張大官人的右腳跟了上去,鞋底蹬在石勝利的胸口,石勝利的雙膝貼著地麵向後滑行了五米多方才停下。

    酒店保安聞訊後趕到了地方,張揚道:“來得正好,給我抽他!”

    保安看到被打的是石勝利,一個個都愣在那,石勝利是這的熟客,誰不知道他的厲害啊,不過平時都是看到石勝利欺負別人,見到他被欺負還是頭一回。

    鍾海燕總算撥通了張德放的電話,電話剛一接通,她就驚慌失措道:“你快來啊,張揚和石勝利打起來了。”

    電話那頭張德放也是愣了一下,他實在想不透張揚和石勝利是怎樣碰上的,不過以這兩個人的『性』情,遇上了發生衝突也很正常,張德放沉默著沒有說話。

    鍾海燕道:“張揚發飆了,已經打倒了好幾個。”

    張德放還是沒說話,斟酌了好一會兒方才道:“你打110!”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鍾海燕氣得差點沒把手機給摔了,她是覺著張德放和張揚的關係很鐵,所以才打了這個電話,指望著張德放出麵平息這件事,可沒想到張德放竟然當了縮頭烏龜。身後又是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石勝利一方又有一個人被張揚拎著領子從一旁的窗戶中扔了進去,落在包間內的大圓桌上,杯碗碟盤落了一地,好在客人都出來看熱鬧了。

    張揚指著幾名保安罵道:“全他媽都是廢物,海天養你們這幫人幹什麼?一點用處都沒有。”說話間,一拳將一名想要偷襲自己的壯漢擊倒在地,走道上已經被他放倒了六個,石勝利那邊一共來了十個人,看到這種情況誰也不敢向前了。

    石勝利跪在走道上,捂著肚子,半邊麵頰高高腫起,到現在都沒能緩過氣來。望著張揚慢慢走近,一雙小眼睛中『露』出恐懼的光芒。

    張揚道:“你現在知道我是誰了?”

    石勝利搖了搖頭:“『操』你大爺,你他媽給我等著……”都慘到這份上了,他居然還說狠話。

    張揚向一旁的保安招了招手,那保安有些忐忑的走了過去:“啥事兒?”聽口音是江北的,有些像江城一帶的。

    張揚道:“你哪兒人?”

    保安老老實實回答道:“江城春陽縣的。”

    張揚笑道:“老鄉啊,你認識我不?”

    保安點了點頭。

    張揚道:“你在這兒幹一個月給你多少工資?”

    “兩百!”

    張揚指了指地上散落一地的錢,估計大概有兩千多塊,張揚道:“你幫我點點數,抽他一個耳光,一百塊就歸你了,你要是全都想要,就多打幾個。”

    保安看著滿地的錢有些動心,可他又不敢動手。

    張揚道:“你放心,海天要是把你辭了,我給你找工作,南錫、江城隨你選!”

    保安咬了咬嘴唇,內心一橫,nnd,老子就是個臨時工,在這幹一年還不知能拿幾個錢,這種保安的活原本沒指望長幹,他走過去,揚起手就給了石勝利一記耳光,他畢竟有些膽怯打得不重。

    鍾海燕叫道:“別……”

    張揚卻笑道:“打輕了!”

    保安拾起了一張鈔票,然後又走過去,啪!地一個嘴巴子,這下用上了力道,打得石勝利哎呦一聲,這廝被張揚踹得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保安成功撿到了第二張鈔票。

    其他保安看到他賺錢如此容易,一個個都開始羨慕起來,心說不打白不打,這麼容易就把錢給撿了,好事都被他趕上了。

    張揚向另外一名躍躍欲試的保安道:“你去,我發現沒有競爭,你們就出工不出力,從現在開始誰打得重,誰拿錢,而且誰拿得多,最後我再多給一萬。”

    兩名保安一聽都來勁了,隻要拿到一萬,拚著不幹這份工作了,拿錢走人,去別的地方再謀一份職業。

    有了競爭,就有了幹勁,兩名保安你一巴掌我一巴掌,打得石勝利大腦袋如同撥浪鼓一樣來回搖晃,轉眼之間地上的二十多張鈔票被兩名保安給撿完了。

    張揚道:“表現不錯,明天上午去體委找我拿錢!”他拍了拍老鄉的肩膀道:“你一萬,他五千!”

    剛才沒敢衝上去的保安聽到這,不禁都後悔起來,自己剛才怎麼就沒衝上去,揍石勝利一頓,拿錢走人多好。

    現場很多人都在看熱鬧,可看著豬頭一樣的石勝利沒人敢笑,石勝利惡名在外,可今天看來他遇到的這個主兒比他更凶,把石勝利折騰成了這幅模樣。

    外麵響起警車聲,警方總是有些後知後覺,事情發生了這麼久,他們現在才反應過來。

    張揚回到關芷晴身邊,歉然一笑道:“不好意思,今晚讓你掃興了!”

    關芷晴道:“沒關係,看到了除暴安良的英雄事跡,讓我對國內的治安開始有信心了。”

    兩人都是會心一笑。

    

Snap Time:2018-06-18 23:14:07  ExecTime:0.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