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四十五章再打臉


    第五百四十五章【再打臉】

    龔奇偉道:“我們這不是見麵了嘛,其實我最樂於見到的就是你把工作搞好,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小張啊,你最近的幾把火燒得不錯,給體委爭光了。”

    張揚道:“龔市長,也就您這麼說,別人都說我惹禍了。”

    龔奇偉道:“隻要是想做事,就得有被別人戳脊梁骨的準備,小張,你放心,我會全力支持你的工作。”

    憑心而論,張揚還真沒把龔奇偉這個副市長放在眼,他在南錫市副市長中排位屬於靠後的,根據張揚聽到的一些消息,過去龔奇偉曾經負責過工業生產,因為和常淩空的理念不合而受到排擠,所以始終得不到重用,但人家畢竟是副市長,能夠說出這種話還是讓張揚有些感動的。

    張揚把今晚請吃飯的事情說了,如果單單是張揚邀請他,龔奇偉肯定會好好斟酌一下,可聽到紀委***和組織部長都去,他就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同時他對張揚這個年輕人又高看了一眼,能夠請動兩位常委喝酒,這小子的臉麵可不是一般的大。

    張揚打算先回體委去準備,向龔奇偉告辭,龔奇偉道:“我跟你一起過去。”

    張揚有些詫異,龔奇偉為什麼不跟何英培和李培源一起走?可沉下心來一琢磨,龔奇偉選擇跟自己一起走是有道理的,在市委市『政府』這種特殊的場合,這些領導的一舉一動都深受關注,誰和誰走在一起,誰和誰多說了兩句話,誰和誰見麵互不搭理,對周圍人來說都代表著某種深層次的信息,龔奇偉這樣做是為了避嫌。

    徐宏宴對張揚這位新來的體委主任相當的買賬,年底臨近,到現在招待所的事情還沒定下來,已經有多家蠢蠢欲動,準備和他競爭承包權,隻有處好這位體委的一把手,才有可能順利續約,所以張揚給他打過招呼之後,徐宏宴馬上把最好的包間留了出來,然後又親自出去采購,山珍海味全都齊備,隻等張揚到來。

    徐宏宴並沒有想到張揚這次要請的是副市長龔奇偉,更沒有想到紀委***和組織部長也隨後而至,徐宏宴對張揚更產生了一種敬畏,別看人家年紀輕輕,可本事大得很,能夠和市的***打成一片,這就不是一般的能耐了。這種場合,徐宏宴是不敢去湊熱鬧的,他一頭紮進了廚房,親自盯著廚師做菜,務必要保證他們拿出最好的水準,務必要讓各位領導滿意。

    李培源看到桌上的十二道精美涼菜,不禁皺起了眉頭:“小張,用不上這麼隆重吧,咱們隻是四個人吃飯,不要鋪張浪費。”

    張揚心中暗罵徐宏宴小題大做,剛才還專門囑咐他不要搞太多菜,要少而精,張揚也理解領導作秀的心理,你準備豐盛了他們嫌鋪張浪費,要是準備的太寒磣,他們又會覺著你對他們不敬,所以這個尺度很難把握,張揚笑道:“沒多少,隻準備了涼菜,熱菜一個都沒準備。”

    何英培和李培源對望了一眼,都笑了起來,龔奇偉也樂了,他們都知道這小子在撒謊,可誰也挑不出他的『毛』病。

    張揚道:“幾位領導放心,今天這頓飯是我私人掏腰包,絕不占公家的便宜。”他這邊說得冠冕堂皇,聽者誰也沒把他的話當成一回事兒,私人掏腰包,才怪!

    張揚開了一瓶清江特供,這酒是前兩天劉金城讓人捎來的,清江特供江南一帶還沒有打開市場,所以幾位領導也很少喝到,張揚並沒有拿茅台、五糧『液』之類的招待他們,就是怕他們說自己鋪張浪費。

    二十年陳釀打開之後,酒香四溢,李培源是酒國高手,一聞酒香就讚不絕口:“好酒!真是好酒!”

    張揚笑眯眯幫他們把酒杯都滿上,應他的要求徐宏宴並沒有安排服務員,所以倒酒的任務就落在他身上。

    何英培端起酒杯道:“來,咱們一起喝一杯,感謝小張同誌的盛情款待。”

    張揚道:“幾位領導能夠蒞臨指導,已經讓我們的體委蓬蓽生輝,我感動都來不及呢。”

    李培源笑道:“你這張嘴巴還真是能說!”他一口幹了杯中酒,品了品,唇齒留香,閉上眼睛回味了一下,低聲道:“這酒至少十年陳。”

    張揚道:“二十年!”

    李培源道:“真是不錯,口感不比五糧『液』差!”

    張揚笑道:“江城酒廠出品的,廠長劉金城和我是老朋友,這次省運會,我打算讓他們來當酒水的獨家讚助商。”

    龔奇偉笑著問道:“花錢嗎?”

    張揚道:“花錢還叫讚助嗎?他讚助酒水,我們幫著廣告宣傳,借著省運會的平台給他們做廣告,他們穩賺不賠啊!”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

    何英培道:“小張來到體委之後,體委馬上變得生機勃勃,龔市長強將手下無弱兵啊!”

    龔奇偉聽到這句話不免有些汗顏,他承認張揚絕不是弱兵,可自己也絕非強將。龔奇偉道:“我一直都希望我們的年輕幹部有衝勁有活力還要有擔當,現在總算來了那麼一個,小張,以後一定要好好幹,我會不遺餘力的支持你。”這已經是龔奇偉今天第二次做出這樣的表示了。

    何英培笑道:“張揚,聽到沒有,以後隻管大膽做事,出了什麼事,有龔市長給你撐著。”

    李培源也微笑點頭。

    龔奇偉焉能聽不出這兩位政壇老將正把自己往上架,上去容易下來難,以後張揚真要是鬧出什麼事,自己恐怕就得負有連帶責任了,不過龔奇偉表現的相當爽快,點了點頭道:“隻要是有利於咱們南錫發展的,我都會支持。”

    李培源道:“我們也會支持,真希望看到你們這些年輕人盡快成長起來。”

    張揚端起酒杯首先敬龔奇偉,人家是自己的直接領導,又說了這麼夠意思的話,怎麼都得敬兩杯,龔奇偉酒量不錯,很爽快的喝完了。

    張揚借著敬李培源,敬酒的時候笑道:“李***,我反映的情況您可得趕緊幫我解決了,不然會耽誤工程進度的。”

    李培源笑道:“我已經派人去了解情況了,這件事有希望,但是你也別報太大希望。”李培源畢竟是政壇老將,張揚來找他的時候,他就看出張揚的真正目的是要『逼』迫孟士強把房子拆了,也沒有把孟士衝兄弟倆趕盡殺絕的意思,真正要調查一名處級幹部涉及到的方方麵麵很多,李培源不能因為張揚的舉證就大張旗鼓的進行調查,在他看來,這其中的違規行為是肯定的,但是真要是徹底調查,不知要牽涉多少人進來,有錯誤,也不是什麼大錯誤,隻要讓關鍵人物知道利害就行。

    龔奇偉聽得雲霧,他不知道張揚求李培源什麼事,雖然同在一桌,他卻不好問,畢竟他和李培源的關係沒到那份上。

    張揚接著又向何英培敬酒,他笑道:“何部長,這頓酒是我欠你的,說過請您,可事情一直都太多,才拖延到現在。”

    何英培道:“你有心就行,沒必要請客!”

    張揚道:“說到就得做到啊,何部長,是你把我送到體委來的,在古時候,您就是我恩師,我就是您門生。”

    何英培聽著有些味道不對,他笑道:“我可不是你恩師,你恩師是夏市長,是他把你爭取到南錫來的,我隻是負責宣旨的。”這樣***蛋的門生他可不敢認。

    李培源笑道:“負責宣旨的不是太監嗎?”

    何英培笑罵道:“你才是太監呢!”也隻有他們兩人相互間敢開這種玩笑。張揚和龔奇偉雖然聽得有趣,可誰也不敢笑,張揚從這件事看出何英培和李培源之間的關係非同一般。

    此時熱菜上來了,第一道菜就是紅燒穿山甲,這幫領導雖然反對鋪張浪費,可誰也不過度堅持形式主義,菜都做好了,不吃也是一種浪費。

    張揚再次給何英培敬酒的時候,***病又犯了:“何部長,那啥……我正處啥時候能批下來?”

    何英培聽他問到了點之上,市委***徐光然專門交代要壓一壓,自己可不好輕易承諾什麼,何英培自有他的推脫之道,他微笑道:“什麼批不批的,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啊!”

    張揚道:“那就是說沒問題了?”

    何英培道:“當然沒問題啊!”

    張揚大喜過望:“那啥……什麼時候才能正式發文?”

    何英培喝完酒放下酒杯道:“小張啊,不要心急嘛,你也知道的,最近針對你的非議太多,要是在這個時候下文,別人還不知要說些什麼,反正都是定下來的事情,早一天晚一天還不是一樣,總之你放心,你的正處包在我身上。”何英培這番話初聽很夠意思,可仔細一品,這句話根本就是搪塞,糊弄一會兒是一會兒。李培源和龔奇偉都是政壇高手,一聽就明白了,肯定何英培遇到了某種不可抗拒力,所以暫時把張揚的正處給壓下來了。

    張揚卻被糊弄住了,最近他的幾把火的確燒得天怒人怨,何英培的說法也有些道理。

    李培源和龔奇偉喝了一杯酒,李培源道:“龔市長,省運會明年就要召開,你肩上的擔子很重啊。”

    龔奇偉微笑道:“有張揚擔著,我關鍵的時候搭把手就行。”

    張揚道:“龔市長,我一個人挑不動,關鍵的時候,得需要你跟我抬。”

    龔奇偉很爽快的答道:“需要我抬的時候,我不會拒絕!”

    這些領導人的酒場不會持續太久,兩個小時後,李培源就起身告辭,何英培跟他一起走了,張揚把兩人送上車,又送給他們每人一箱清江特供,領導們對送煙送酒一般也不會拒絕。

    汽車啟動之後,李培源禁不住回頭看了看,張揚和龔奇偉還站在招待所門口。

    何英培感歎道:“奇偉同誌有些想法啊!”

    李培源笑道:“還記得魯迅先生說過的一句話嗎?”

    何英培向李培源看了一眼。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

    何英培笑了起來,龔奇偉在南錫的政局中屬於相對沉默的一群,在體製中,沉默分為兩種,一種是無力向上安於現狀,一種是胸懷大誌,積蓄力量,尋找機會,恃機爆發,龔奇偉應該屬於後者,一位***好手要擁有敏銳的***嗅覺,當機會來臨的時候絕不放過,因為機會本來就不多,稍縱即逝。

    龔奇偉並沒有讓張揚送他,而是讓司機過來接他,他的專車到來之後,張揚也往後備箱放了一箱酒,龔奇偉同樣沒有拒絕,他上車前向張揚道:“有機會,我請你去家喝酒。”

    張揚樂點頭,龔奇偉今天留給了他深刻的印象,這位副市長的身上並沒有太多的官架子,也許和他在***上不慎得意有關,張揚看出龔奇偉和自己有個共同點,都憋著一股勁兒,都想要證實自己。如果兩人都朝著一個方向而努力,那麼他們就有了合作的理由。張大官人已經計劃著,要將龔副市長變成自己在南錫的堅定盟友。

    和龔奇偉相比,何英培和李培源兩人做事更圓滑一些,在官場之中最常見的就是他們這種人,他們雖然表麵上對張揚不錯,可實際上他們最看重的還是自身的***利益,想讓他們不遺餘力的支持自己,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從今晚李培源和何英培的說話中,張揚多少能夠看出一些端倪。這兩人都是玩弄***的高手,想要他們站在自己這一邊,就得表現出足夠的實力。

    第二天上午,張揚一早就來到了市『政府』一招,從昨天下午蕭苕敏就負責在這準備,布置會場,第三會議室內花團錦簇,各方媒體也已經提前到達,在這準備報道,很多記者對此並不相信,冰公主關芷晴要來擔任省運會形象大使,這聽起來似乎有些不靠譜,一位世界冠軍,一個多次登上時代封麵的風雲人物,怎麼會看上這種低級別的省級運動會,可體委既然放出了這個消息,肯定不是毫無依據的『亂』說。

    南錫市電視台體育部主任黃慶親自帶隊前來,他看了看時間,忍不住問一旁的體委副主任劉剛道:“劉主任,關芷晴真的會來嗎?”

    劉剛道:“張主任說的,我想應該會來吧。”他也沒把握。

    蕭苕敏正在現場做著最後的布置工作,此時她又接到張揚的電話,張揚讓體委幾個副主任全都出門,在門口列隊準備歡迎關芷晴的到來。

    不知不覺中,張揚已經在體委建立起了一定的權威,他來到南錫之後的幾項舉措,已經讓南錫市體委擁有了越來越大的權力,這一點上所有人都不能否認。

    幾位副主任來到門外,這才發現,不但張揚到了,連副市長龔奇偉也到了,他們一個個上前去和龔奇偉打招呼。

    張揚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經是九點半了,此時門外駛入了一輛出租車,關芷晴果然如約而至,張揚快步迎了上去,為關芷晴拉開車門,蕭苕敏很有眼『色』,從另一側過去,搶著去結車費。

    出租車司機看到這麼多長槍短炮瞄準了關芷晴,鎂光燈閃個不停,這會兒方才意識到自己載了一位名人,他居然沒去接錢,繞到另一頭湊到了關芷晴的身邊,這廝想沾沾光,在報紙電視上『露』一小臉。

    關芷晴戴著墨鏡,雖然對現場情況有所準備,可她還是沒想到這麼隆重,張揚為她拉開車門,很親切的將一束***送給她,關芷晴望著這束***忍不住笑了,當初在東江機場沒接他的***,想不到終究還是要接,她伸手將***接過,意味深長道:“你送花的精神還真是鍥而不舍。”

    張揚笑道:“寶劍贈壯士,***送佳人!”

    關芷晴一邊向前方走一邊道:“場麵隆重了一些。”

    張揚道:“宣傳的需要,你放心,我盡量不會讓媒體影響到你在南錫的正常活動。”

    兩人一邊說一邊向前走去,那司機很喜歡出風頭,也跟著關芷晴向前走,被蕭苕敏一把給攔住了:“我說師傅,錢都給你了,你還跟著幹什麼?”

    司機笑著道:“她是哪位大明星啊?”

    蕭苕敏道:“跟你沒關係,涉及到***,你趕緊走啊,不然小心***抓你。”司機停下腳步卻仍然有些依依不舍道:“大姐,晚上電視新聞播出嗎?”

    張揚引著關芷晴走向會議室的方向,副市長龔奇偉站在大門前等著,看到關芷晴過來了,龔奇偉主動迎上兩步,微笑著伸出手:“關小姐,歡迎你的到來。”

    張揚剛才已經低聲把龔奇偉的身份告訴了關芷晴,關芷晴微笑道:“市長大人親自迎接,我很榮幸。”世界冠軍就是世界冠軍,舉手抬足之間都流『露』出一股明星風範。

    南錫市的這幫媒體記者這會兒都是眼見為實了,手中的照相機攝像機一起動員,圍著關芷晴拍個沒完,因為張揚事先有約在先,在正式簽約之前,媒體記者不可以提問,在簽約儀式後會安排專門的記者招待會,今天記者們也都很守規矩,表現的相當配合,現場雖然記者眾多,但是秩序井井有條。

    龔奇偉道:“關小姐能夠擔任我們省運會的形象大使,勢必會推動我們省運會的影響力,掀起全***動的高『潮』。”

    關芷晴笑道:“龔市長,我個人的能力畢竟是有限的,我雖然身在美國,可是根在南錫,為南錫的發展盡一些綿薄之力也是我的本分。”她的回答十分得體,不過關芷晴並不喜歡這種***味道太濃的秀場,可是既然答應了出任省運會形象大使,就得做好。

    眾人落座之後,首先由副市長龔奇偉代表南錫市委市『政府』致了歡迎辭,並對關芷晴答應出任省運會形象大使表示感謝,之後關芷晴講話,關芷晴的話很簡單,她微笑道:“我希望通過我的努力可以將南錫的嶄新形象傳遞到更遠的地方,我是南錫的女兒,我會為家鄉盡力!”

    現場響起一片掌聲,原本蕭苕敏還安排了張揚講話的環節,可張大官人拒絕了,今天他不是主角,而且他也看出關芷晴並不喜歡這樣的場合,還是盡快縮短簽約儀式的進程。

    簽約儀式由體委主任張揚代表南錫和關芷晴簽約,關芷晴瀏覽了一下合約基本表示滿意,在空白的報酬欄上象征『性』的填寫了一元人民幣。

    媒體記者聽說關芷晴這次出任省運會形象大使僅僅象征『性』的收取了一元人民幣,都覺著不可思議,在現在的時代,尤其是關芷晴這個美籍華人,竟然把金錢看得如此之淡,這是讓所有人都感到不能置信的,關芷晴的行為也感動了他們,很多人心都存在著一樣的想法,一個美籍華人都可以為家鄉的體育事業做出這麼大的貢獻,他們是不是也應該做些什麼?

    簽約儀式過後,會舉辦一場記者招待會,張揚提出讓關芷晴休息十分鍾,陪她來到隔壁的休息室,蕭苕敏已經讓人準備好了茶水飲料,關芷晴要了瓶礦泉水,她向張揚解釋道:“我很少喝飲料。”

    張揚笑道:“你們運動員最注重的就是這些,現在飲料中摻雜的成分太多,搞不好就有興奮劑之類的玩意兒。”

    關芷晴道:“記者招待會時間不要太長。”

    張揚道:“十五分鍾吧,主要是幫忙宣傳一下。”他擰開一瓶礦泉水灌了一口道:“你的經紀人和保鏢怎麼沒跟著過來。”

    關芷晴淡然道:“他們應該是害怕見到你吧。”

    張大官人不好意識的笑了笑道:“不打不相識嘛,以後有機會,我請那個史蒂芬吃飯。”

    關芷晴笑道:“他應該是怕了你了。”

    短暫的休息之後,召開了一個記者招待會,關芷晴專門叮囑張揚,讓這些記者盡量不要問她太私人的問題,最好圍繞這次的合作提問,張揚讓蕭苕敏把她的意思轉達了出去。

    記者招待會約定十五分鍾,現場的記者也很懂規矩,提的問題都和這次省運會有關,可到最後的時候,還是發生了一些不快。一位記者舉起手來,關芷晴看到他舉了好幾次,再說時間就要到了,她笑了笑道:“那位穿黑『色』夾克的先生。”

    那名記者站起來,他拿起麥克風微笑道:“關小姐你好,我是東南日報的記者,你在美國的奮鬥史早已為人所知,我想問一個問題,你的父母因何而離異?根據我所知道的情況,當初你的母親離開國內的時候,曾經兩度『自殺』,請問你的父親究竟做了什麼才令她如此傷心絕望?”

    關芷晴愣了,她俏臉頃刻間變得煞白,然後緊緊咬住嘴唇,明眸之中晶瑩的淚光不住閃動,看得出她就要落下淚來了。她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冷冷道:“對不起,這是我私人的問題,我無可奉告。”

    那名記者還想說什麼,忽然感覺眼前一晃,張大官人已經衝到他眼前了,老鷹抓小雞一樣揪住他的衣領,然後扔了出去,那記者慘叫著,騰雲駕霧般倒飛了出去,身體撞在會議室的大門上,撞開了大門撲通一聲摔倒在門外。

    所有記者都愣了,都聽說這位張大官人該出手時就出手,今兒算是眼見為實了。

    張揚拍了拍手道:“誰還有問題?沒問題的話記者招待會到此結束。”

    現場記者就算有問題也不敢問了,誰都看到了那名記者『亂』說話的下場。

    關芷晴起身從小門離去。

    此時外麵方才傳來一聲痛苦的慘叫,那名記者大聲叫道:“我是記者……你竟然這麼對待我,我要告你這混蛋……”

    張揚大步走了出去,所有媒體記者一窩蜂都跟了出去。

    那名記者扶著牆正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

    張揚冷笑道:“你說什麼?”

    “我要告你……”這廝望著張揚殺氣凜凜的眼神終究還是沒把後半截話說出來。

    張揚樂點了點頭,轉向周圍記者道:“鏡頭瞄準我!”

    不用他說,記者已經把鏡頭都瞄準了他,張大官人龍行虎步跨上前去,一把揪住那記者的衣領子,揚起右手,正抽,反抽,再正抽,再反抽,結結實實打了他六個嘴巴子,打得那名記者麵頰高腫,然後一巴掌摁在他麵門上,將那名記者摁到在地麵上,大聲道:“不守規矩的,就是這下場!”他轉過身,環視那幫媒體記者,一雙虎目殺氣騰騰,不怒自威,這幫記者全都感受到張大官人身上彌散出的凜冽殺氣,一個個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卻。

    張揚此時卻『露』出陽光燦爛般的笑臉:“他不懂規矩,他罵我,現場還侮辱關小姐的名譽,這種記者是記者中的敗類,敗類中的人渣,該怎麼寫,大家掂量著,對了啊,打人的照片就別往報紙新聞上登了,影響不好,衝洗好之後寄給我,不然我上門去找你們要。”

    張揚說完轉身揚長而去,這幫記者一個個麵麵相覷,這什麼人啊,當著這麼多記者也敢打人,還讓大家把鏡頭瞄準他,不過多數人還是很快就明白了張大官人最後一句話的意思,今天前來采訪全都是有記錄的,誰敢報道他打人的事情,恐怕用不了多久張揚就會找上門來。鬼怕惡人,記者是無冕之王不假,可遇到這種凶神惡煞級數的人物還是繞著走為好。

    張大官人剛才之所以表現出如此的生氣,不僅僅是那名倒黴的記者提出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東南日報這四個字勾起了張大官人的一段舊恨,當年杜天野仕途上遇到的最大麻煩,就是東南日報的幾個記者掀起來的,張揚還記得為首的記者叫劉希文,東南日報社的社長叫李同育,當年清台山械鬥,陳崇山為了救兒子杜天野的『性』命,一槍打死了朱紅衛,東南日報跟進報道這件事,陷杜天野於困境之中,這件事給張揚的印象很深刻,所以聽到東南日報四個字他就很敏感,再加上聽到這名記者提問很不友好,嚴重涉及到關芷晴的個人隱私,張大官人暴怒之下打他的臉是正常的,他打的不僅僅是這名記者,他要借著打臉事件把東南日報給牽出來,你李同育不是牛『逼』嗎?惹了我一樣要倒黴。

    

Snap Time:2018-07-22 11:20:49  ExecTime:0.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