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四十四章信不信(上)


    第五百四十四章【信不信】(上)

    張揚也很客氣的和他握了握手,伸手不打笑臉人,今天的事情還是爭取和平解決。

    孟士衝笑道:“大哥,今天來得都不是外人,你也別緊張。”

    孟士強笑著在霍廷山身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他直截了當道:“你們叫我過來是為了新體育中心工地上兩棟房子的事情吧。”

    張揚點了點頭,把事情挑明了更好,他微笑道:“孟經理果然有先見之明啊。”

    孟士強道:“這並不難猜,整治違章建築搞得轟轟烈烈,老弱病殘『婦』女兒童全都知道,我一做生意的,平時關注的就是信息,再說了我那兩間房也在拆遷範圍內啊。”

    張大官人喜歡跟明白人說話,從孟士強目前的表現來看,他應該是個明白人,張揚道:“孟經理,你既然這麼爽快,我也沒必要兜圈子,你那兩間房處於新體育中心的規劃範圍內,出於工程建設的需要,我們必須要將你的兩間房拆除。”

    孟士強道:“我的那兩間房和其他人不同,我手續齊全,不屬於違章建築。”

    張揚道:“我知道,所以才請你過來當麵談話。”他心中暗想,要是你沒有手續,我根本用不上那麼麻煩。

    孟士強道:“拆遷沒什麼問題,但是你們要給我合理的補償。”

    規劃局長霍廷山笑道:“大家都是老熟人了,賠償方麵好說,隻要是合理範圍內,我們是會答應的。”

    張揚道:“你要多少?”

    孟士強伸出一根手指道:“一百萬,去年一位香港商人出一百五十萬我都沒賣,你們怎麼都得出一百萬。”

    張揚還沒說話呢,一旁的臧金堂吸了一口冷氣,一百萬!孟士強還真敢要,那兩件破平房按照相關政策最多也就是賠償四五萬塊錢,他竟然要一百萬,真是獅子大開口了。

    孟士衝始終保持沉默,涉及到他大哥,他不方便開口。

    張揚看了看霍廷山,這會兒霍廷山也裝起了啞巴,張揚道:“一百萬太多了,我們也不能開這個先例,如果給你一百萬,以後市的整治行動就沒辦法進行下去了。”

    城建局局長孟士衝總算替張揚說了一句話:“大哥,你也得體諒市的難處,賠償方麵你再考慮一下。”

    孟士強道:“既然你發話了,那好,我讓十萬,九十萬,不能再少了,這是我的底線。”

    張揚笑眯眯望著孟士衝道:“孟局,他是你大哥,不知道我們市的拆遷政策?”

    孟士衝顯得有些尷尬,他低聲道:“這件事我不太適合介入,你們談。”

    張揚道:“我來此之前已經讓人算過,你那兩間房,如果配合拆除的話可以一次『性』補償你六萬塊錢。”

    孟士強笑道:“張局,你在開玩笑。”

    張揚道:“沒開玩笑,最多就是六萬塊,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條件,六萬塊都沒有!”

    孟士強差點就拍案怒起了,可想想這畢竟是弟弟的辦公室,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還是需要顧忌一些,他搖了搖頭道:“六萬塊,門兒都沒有,說過九十萬就九十萬,少一分我就不拆,我手續齊全沒什麼好怕。”

    張揚也不多說,站起身向城建局局長孟士衝道:“孟局,你幫我做做他的思想工作,最多六萬,我給他半天的時間考慮,明天八點鍾如果不同意拆遷,六萬都沒有。”他說完轉身走了,臧金堂跟他一起來的,看到張揚走了,自己也不好留下,向幾個人笑了笑,跟著張揚走出門去。

    孟士強等到張揚離去,怒道:“這人怎麼這麼猖狂?一個體委主任,他當得了你們的家?”

    霍廷山笑道:“你們哥倆聊聊,我得去開會了。”他希望矛盾都是別人的,自己躲得越遠越好,張揚是個混世魔王,孟士衝哥倆也不能得罪,霍廷山心想,三十六計走為上,我躲得遠遠的,你們鬥你們的,幹我屁事!

    辦公室內隻剩下孟士強、孟士衝兄弟兩個,孟士強罵道:“他算老幾啊,在我麵前耍威風!”

    孟士衝歎了口氣道:“哥,知道吉星超市被拆的事情了嗎?”

    孟士強當然聽說了,他不屑道:“那是李長峰自己沒做好,什麼手續都沒有,別人拆了他也沒話好說,根本站不住理啊。”

    孟士衝道:“差不多就行了,你要九十萬,的確有些太多了。”

    孟士強道:“我蓋房子不花錢?辦手續請客不花錢?我知道你身在官場怕牽連,我不怕,我就是一平頭老百姓,我怕他做什麼?有種他就來拆我的房子,我放狗咬死他!”孟士強有個愛好,喜歡養狗,而且特喜歡養大型犬,為此還專門開了一個狗場,所以平時一說狠話就是要放狗咬死某某。

    孟士衝道:“你再考慮考慮。”

    孟士強琢磨了一下,終於鬆口道:“七十萬吧,不能再少了!他要是不答應,那就讓他來拆,我倒要看看他有多牛『逼』。”

    張揚回到體委辦公室沒多久,就接到了孟士衝的電話,電話中孟士衝告訴張揚,他大哥已經把賠償金主動降低到了七十萬,再少他就無能為力了。

    張揚的回答也很簡單,你不用覺著難做,這件事跟你沒關係,七十萬,門兒都沒有,六萬塊,還隻限於明天八點鍾之前,過了那個時間段,一分錢都不會賠給孟士強。

    孟士衝聽他說得如此堅決,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動氣,這廝太狂了。

    張大官人最討厭別人要挾自己,現在孟士強自以為他的兩套房有了所謂的合法手續,就敢於和張揚叫板,卻不知早已觸及了張揚的逆鱗,張揚知道這件事孟士衝也沒有起到積極地作用,如果孟士衝能夠做到以身作則,對他大哥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拆遷問題應該不難解決,可目前的情況是,孟士衝對孟士強的行為聽之任之,還刻意強調自己不方便介入,根本就是理由。

    張大官人決定對孟士強下手了,說服教育既然沒用,隻能采取懲罰措施,他正準備出門的時候,卻接到了一個意外的電話,電話是冰公主關芷晴打來的。

    張揚壓根沒想到關芷晴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他又驚又喜道:“關小姐,你還在南錫啊?”

    關芷晴道:“後天回去!”

    “找我有事?”

    關芷晴道:“我仔細考慮了一下,決定出任你們省運會的形象大使。”

    這對張大官人來說不啻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他強忍激動道:“真的?”幸福來得太突然,連張揚也不敢相信了。

    關芷晴道:“我沒必要騙你,你準備一下相關的手續,明天上午我有時間,可以簽署具體合同。”

    張揚道:“報酬方麵,你期望一個什麼價錢?”

    關芷晴道:“身為南錫人,為家鄉做出一些貢獻也是應該的,我不需要任何報酬!”

    張大官人這會兒真有些暈了,突然之間怎麼就改變了呢,難道真的是自己的魅力對任何女『性』都有著通殺的能力,冰公主也被自己的翩翩風采所折服?不過好在這廝還有點自知之明,自己應該沒牛『逼』到那份上,他穩定了一下情緒道:“關小姐,明天上午九點半,我們在市『政府』一招簽約怎麼樣?”

    “好,你安排就是,明天我準時到達!”

    張揚道:“你住哪兒,我派車去接你。”

    關芷晴道:“不用,我自己過去!”

    關芷晴掛上電話,一旁的表姐曹米莉忍不住道:“真是搞不明白你為什麼要答應他,一分錢的報酬都不收取,你是世界明星,當一個省運會的代言是不是太委屈了。”

    關芷晴淡然笑道:“嫣然是我的好朋友,瑪格麗特對我就像親孫女一樣,沒有她,我就不會有現在的成就,嫣然發話了,我怎麼可能不幫忙呢?”

    曹米莉道:“這個張揚有什麼好?又野蠻又粗俗!真不知道楚小姐為什麼會喜歡他?”

    關芷晴淡然道:“感情這件事很難說,別人的事情輪不到我們過問。”

    張揚馬上把體委的黨組成員召集起來開了一個小會,首先將關芷晴已經答應擔任省運會形象大使的好消息告訴了大家,聽到張揚宣布這件事,所有人都覺著不可思議,當初張揚提出要請關芷晴擔任形象大使的時候,大家都覺著他癡人說夢,後來果不其然的被關芷晴拒絕,可沒想到這件事又峰回路轉,關芷晴突然同意張揚的要求。

    多數人的反應都是一樣,副主任李紅陽率先表達了出來:“真的?”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道:“真的,關小姐被我的誠心所感動,她親口答應我會擔任我們平海第十二屆省運會的形象大使,並配合我們做出一係列的宣傳工作,明天上午,我們在市『政府』一招簽署正式合同。”他向蕭苕敏道:“蕭主任,合同方麵你今天必須要準備好。”

    臧金堂問出了一個比較現實的問題:“她要多少錢啊?”

    張揚微笑道:“一分錢都不要,她這次出任省運會大使完全是義務的。”

    副主任劉剛激動了起來:“想不到關小姐擁有這樣的愛國之心,真是值得所有運動員學習啊。”

    張揚笑道:“我也這麼認為。劉主任,你和電視台方麵聯係一下,讓黃慶準備一下,做好明天的宣傳工作。”

    劉剛連連點頭。

    張揚又向崔國柱道:“老崔,你明天在這坐鎮,因為整治違章建築的事情,最近經常有人前來***,要和***方麵加強聯係,確保我們體委最近的治安穩定。”

    關芷晴答應出任省運會形象大使對他們來說是一個重大的突破,以後的宣傳工作也會因為關芷晴的加入變得容易了許多。

    張揚分派完工作,離開會議室準備去市委一趟。

    臧金堂在後麵追了上來:“張主任!”

    張揚停下腳步,笑道:“臧主任有事啊?”

    臧金堂點了點頭道:“張主任,剛才城建局孟局給我打了個電話,說孟士強已經同意在原有的基礎上減去二十萬,七十萬就可以拆遷,您的意思是……”

    張揚道:“七十萬?讓他直接去搶銀行!”

    臧金堂笑了笑道:“他有合法手續,要不這件事再商量商量,我看能不能再往下壓一壓。”

    張揚道:“商量什麼?明擺著他站不住理,跟他商量就是給他臉,他都不要臉了,你非要給他臉幹什麼?”

    臧金堂道:“可是,如果達不成共識的話,孟士強選擇對抗,受到影響的會是體育中心工程啊!”

    張揚道:“老臧啊老臧,你怎麼總是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他孟士強算什麼東西?無非是仗著有個城建局局長的弟弟,越是這樣,越是要懂得進退,麵子我也給他了,政策我也給他說清楚了,你都在場是不是?”

    臧金堂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現在他明白了,搞了半天,這廝凡事都拽上自己是幫他作見證啊。

    張揚道:“我給他六萬已經是最大限度的讓步了,他找我要七十萬,你說這不是犯賤嗎?我代表誰?代表南錫,代表『政府』,他要七十萬是在敲詐『政府』,狗日的什麼東西?膽兒挺肥啊,老臧,你信不信,我讓他跪在我麵前求我去拆!”

    

Snap Time:2018-01-18 06:04:10  ExecTime:0.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