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四十二章激發矛盾(下)


    第五百四十二章【激發矛盾】(下)

    夏伯達道:“咱們這些人真是不容易啊,國家利益、黨的利益、人民利益,都說這些利益是統一的,可現在看來,其中也有矛盾的地方,徐***,你說是不是啊?”

    徐光然笑了起來:“趕緊去開會吧。”他加快了腳步,很快就拉開了和夏伯達的距離。

    市長辦公會定在上午九點半召開,夏伯達其實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去徐光然那說話,可他不想去,自從昨晚和顧允知一番深談之後,夏伯達對現在的形勢已經有了明確的認識,顧允知並沒有教他怎樣做,其實他也根本不需要教,很多的事情他早就看清楚了,隻是夏伯達缺乏擔當的勇氣,***上的謹小慎微讓他在處理事情的時候變得優柔寡斷。

    此時的夏伯達已經意識到,自己應該在南錫的體製中表現出更多的積極主動,市長辦公會召開之前,夏伯達特地走到會議室的窗口看了看大門的方向,讓他惱火的是,堵在大門口***的人群非但不見減少,反而越來越多了,現場也有不少的警察在維持秩序,至少在目前看不出矛盾激化的苗頭。夏伯達又給張德放打了個電話,張德放表現的也頗為無奈:“夏市長,正在說服教育。”

    夏伯達怒道:“你管什麼吃的?現在整個市委市『政府』上上下下全都在盯著你看。”

    張德放道:“夏市長,你放心,我馬上解決,馬上解決。”

    幾位副市長已經陸續到達了辦公室內,常務副市長陳浩點燃一支香煙,也來到夏伯達身邊,看了看大門外的情景,不由得歎了口氣道:“咱們大門口好久沒這麼熱鬧了。”

    分管政法的副市長曾東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尷尬,今天***辦事的效率的確有些太差了,他來開會之前已經將張德放很罵了一頓。

    夏伯達揮了揮手道:“不管他們,大家坐下開會!”

    市長們在小會議室內坐定,夏伯達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我們會議的主題是……”他停頓了一下,然後加重語氣道:“如何徹底整治城市違章建築。大家都知道,全國範圍內都在創建衛生城,創建文明城,我們南錫作為平海省內重點城市,絕不能落在其他城市的後麵。昨天體育中心範圍內的整治行動隻是第一步,接下來,我們整治的力度將更加大,範圍將擴展到整個南錫。”

    常務副市長陳浩道:“夏市長,我們不是應該以經濟發展為主嗎?上次的會議上你曾經之處我們今年的工作重點是深化企業改革。”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夏伯達在不久前的會議上提出最近的工作重點就是深化企業改革,這才過去了幾天,居然又換了一個主題,作為一市之長,不能興之所至信口開河。

    夏伯達道:“兩邊都要抓,兩手都要硬!”他今天的風格變化很大,每個人都感覺到夏伯達仿佛換了一個人似的,前所未有的強勢。

    主管工業的副市長王海波道:“夏市長,兩邊都要抓也得有所側重,我們的工作重點究竟是企業改革還是城市建設?”

    夏伯達笑道:“海波同誌,這兩件事有矛盾嗎?”他知道王海波向來都和陳浩的意見一致,他們都是市委***徐光然一手提拔起來的,他們走得很近,在夏伯達看來,這幾個人是***上的一個團體,從來都是相互幫襯的關係。

    常務副市長陳浩道:“任何工作都需要財政的支持,我市的財政形勢嚴峻……”

    夏伯達打斷他的話道:“我始終認為財政投入要有前瞻『性』和計劃『性』,預先製定的財政計劃,不能因為某些突發事件而改變,任何領域的改革建設從長遠的觀點來看都擁有同樣的重要『性』,絕不能厚此薄彼。”

    陳浩皺了皺眉頭,他聽出夏伯達的這番話似乎在影『射』深水港占用了市財政大部分的支出。陳浩從心底是對夏伯達不服氣的,在他看來夏伯達從來到南錫之後沒幹過多少的實事兒,隻是一個擺設而已,過去深水港工程由常淩空主抓,常淩空走後,工程的指揮權又落在了他的身上,從這件事就能看出徐***對他的排斥。陳浩道:“整治城市違章建築是一件好事,可是任何事還是需要考慮老百姓的感受,我看這次整治的手法有些過激,聯合工作組欠缺和老百姓的溝通,所以才造成了目前的狀況。”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目光向窗外望了望,明顯是在提醒所有人,目前民眾***仍然在繼續。

    夏伯達對這次的整治開始是很不爽的,因為張揚指東打西,利用這次機會把他拖到了徐光然的對立麵,事實上他和徐光然從來也沒有處在同一立場上,隻不過之前雙方的矛盾都被隱藏了起來。矛盾一旦被激化,夏伯達反倒沒有了這麼多的顧忌,你徐光然不是認為我指使張揚那麼幹的嗎?既然事情已經發生,我也不怕承認,自從明白省委***喬振梁想要在南錫做文章,夏伯達的底氣變足了。他轉向副市長曾東道:“老曾,今天的事情,***係統負有很大的責任。”

    曾東苦笑道:“夏市長,其實***係統已經盡力了,昨天配合整治行動搞了一天,今天又要疏散這些老百姓,我承認社會秩序要靠他們來維持,可是你看看這兩天他們都成救火隊員了,哪兒燒起來就讓他們去哪兒撲火,拆除違章建築本來就是一個很敏感的事情,夏市長,我認為這種事情應該以疏導為主,做通老百姓的思想工作,下麵的事情就好進行了,市的政策是好的,意願也是好的,可我們的有些幹部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之過急,根本不給老百姓消化的時間,明明可以溫和處理的事情,非得要把火燒起來,現在火燒起來了,責任全都推到***係統身上,我覺著並不公平。”

    夏伯達道:“我想大家首先要搞清楚一個問題,我們的整治對象是違章建築,這些人違章違建本來就損害了南錫的利益,他們現在還跑到市『政府』門前***,這就是執『迷』不悟,明知故犯,保障老百姓的利益,不是保障這部分人的利益,他們為了一己之私損害城市形象,對於這種人說服教育沒用就隻能采取強製措施。”

    分管文化體育事業的副市長龔奇偉道:“我覺著夏市長說的沒錯,新體育中心的違章建築問題存在已久,過去整治過幾次,一直都是雷聲大雨點小,見不到太大的效果,這和我們的幹部顧慮太多有很大的關係,這次的行動雖然引起了不小的反響,可總體來看,聯合工作組的整治行動還是以集體利益為先,在這次整治違章建築的行動中,我們一定不能妥協,既然做了就要堅持原則,把這件事做到底,既然點燃了這把火,就要把不符合市政規劃的東西全都燒幹淨。”

    王海波道:“奇偉同誌,咱們整治的對象不是階級敵人而是老百姓,誰也沒說放棄整治,而是要注意方式方法。”

    常務副市長陳浩道:“整治違章建築也應該由相關部門負責,我實在搞不明白,這次聯合小組怎麼會是張揚負責?他一個體委主任對市政規劃,城市建設也很熟悉嗎?”

    會場忽然靜了下去,陳浩終於將矛頭指向了張揚,而大家都清楚張揚是通過夏伯達的關係從江城調來的,打狗還需看主人,陳浩這句話等於公然向夏伯達發難。

    夏伯達道:“聯合小組是張揚、孟士衝、霍廷山、張德放四個人聯合負責,聯合行動,談不上張揚負責。”

    陳浩道:“可每次拆除的時候都是他發號施令。”

    曾東也跟著道:“是啊,我問過張德放,他也勸過張揚要三思而後行,可這個張揚,太喜歡出風頭了,根本不考慮其他同誌的意見,一意孤行,現在好了,搞成了這個樣子。”

    王海波道:“當幹部的最怕的就是自身職責分不清楚,體委一攤子事情還不夠他忙活的?”

    幾個副市長對張揚的怨念都很大。

    從組織結構上來說,副市長龔奇偉是張揚的直接領導,龔奇偉在南錫市的領導層中並不得誌,分管的也是一些不輕不重的工作,龔奇偉雖然和張揚沒有什麼深交,可是聽到這幫同僚這樣說,他也坐不住了,他並不是想為張揚出頭,可別人紛紛對他的下屬指手畫腳,他實在有些聽不下去了。龔奇偉道:“現在這個社會,會說話的多,會幹事的少,聯合小組四位負責人,為什麼隻有張揚說話?不是張揚想出風頭,是因為其他人害怕承擔責任,論級別他們都是平級,做事情應該商量著來,張揚發號施令,其他人為什麼不反對?他們不反對就代表著都同意,如果這次拆除違章建築順順利利,這件功勞,我看一定不會張揚一個人全占了,可現在鬧出點風波,馬上就把責任都往張揚一個人身上推,什麼叫公平?這就叫公平嗎?”

    夏伯達沒想到龔奇偉會為張揚說話,微笑望著他:“奇偉同誌說得很有道理。”

    陳浩道:“咱們誰都想事情往好的一麵發展,可是我們的意願是好的,最終的結果未必理想,今天門口集會的事情,徐***很生氣,肯定會追究。”他把徐光然抬出來明顯是對夏伯達的不敬,你夏伯達在南錫充其量不過是個二把手,徐***才是真正的掌權者。

    夏伯達再好的脾氣也不禁被陳浩的話觸怒了,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嗎?現在召開的是市長辦公會,你把徐光然抬出來作甚?用他來壓我?你也太囂張了,夏伯達麵『色』一沉:“整頓違章建築是我下的決定,出了任何事情我來擔當!”

    陳浩見到夏伯達生氣了,心底也有些後悔,剛才自己的那句話的確有些過了,在市長辦公會上把市委***抬出來,這是對市長夏伯達的不尊重,人家生氣也是正常的。

    夏伯達道:“我實在是不明白,現在想做一些實事怎麼這麼難?自己不做,別人去做了,心還會感到不平衡,還要說三道四,說別人的時候,為什麼不看看自己都做了什麼?南錫這兩年市政建設高速發展,可是違搭違建狀況卻得不到根治,一幢幢高樓大廈拔地而起,相應而生的是一棟棟歪扭七八的違章建築,我們口口聲聲要建設現代化的都市,建設花園城市,可這些違章建築如同一塊塊的補丁,就打在我們南錫的臉麵上,考慮老百姓的感受?我不相信廣大的老百姓都樂於見到這種現象,少數人把個人的利益建立在損害南錫市形象的基礎上,這種行為我們絕不能姑息,我再次強調,這次的整頓違章建築行動,將全麵徹底堅決的執行下去,整頓的範圍不僅限於新體育中心規劃範圍,而是南錫全市,不管違章建築屬於誰?不管有怎樣的後台,我們都將毫不留情,一整到底!”

    

Snap Time:2018-01-19 13:56:12  ExecTime: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