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四十一章良師益友(下)


    第五百四十一章【良師益友】(下)

    張揚道:“沒什麼,我正想你呢,想不到你就來了。”

    “撒謊!”

    “那啥,你在哪兒啊,我去接你。”

    顧佳彤道:“不用,我開車了,你直接去舒雲街,我想吃那的小吃。”

    “好,我馬上就到!”

    夏伯達的心情極其鬱悶,他感覺自己被張揚這個小子給算計了,一肚子的火很想好好的宣泄一通,可張揚偏偏不給他這個機會,一想起張揚這兩個字,夏伯達恨得連牙齒都癢癢了。

    夏伯達自從踏入仕途很少遇到這麼讓他鬱悶的事情,被別人利用的滋味不好受。無處宣泄的夏伯達很想找一個人傾吐,此時他忽然發現,在南錫他竟然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夏伯達想起了過去,想起自己追隨在顧允知身邊的時候,他從未感受到現在這種壓力。

    也許是上天感受到了他的鬱悶,在夏伯達情緒最低沉的時候,顧允知竟然主動打來了電話,接到顧允知的電話,夏伯達整個人感覺到血『液』都要沸騰起來了:“顧***,你還好嗎?”

    連顧允知都感覺到夏伯達的異樣,微笑道:“好的很,最近你很忙啊,來東江都不過來看我。”

    夏伯達和顧允知之間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這是一種經曆多年方才建立起的感情,亦師亦友。夏伯達道:“顧***,我這周就過去看你。”

    顧允知笑了起來,他並沒有責怪夏伯達的意思:“小夏,我在西樵,會住幾天,這兩天有空的話過來陪我聊聊。”

    夏伯達激動道:“我這就去!”

    顧允知愣了,他沒想到夏伯達的反應會這麼激烈,他笑道:“不用,今天太晚了,有時間再過來吧。”

    夏伯達道:“顧***,我這就過去,我一肚子的話要跟您說。”

    一個小時之後,夏伯達就趕到了西樵,顧允知在知道他要來之後,讓兒子顧明健出去買了些酒菜,這會兒正在廚房準備。

    夏伯達雖然來得匆忙,還是帶上了一箱上好的太雕酒,一進門就親切的叫道:“顧***!”

    顧允知的聲音在廚房內響起:“小夏,來得正好,進來幫我把菜端出去。”

    夏伯達把酒放在院子,然後去廚房外的洗手池內洗了洗手,這才走進廚房。顧允知正在燉雞,香味誘人。最近顧***學習烹飪的熱情高漲,幾乎每天都親自下廚,這從另外一個角度也說明顧允知離休之後還是空虛的,他需要寄托,需要有些事去消磨時光。

    夏伯達把小桌上的涼菜端起,顧允知頭也不回道:“你把涼菜端到堂屋,我馬上就過去。”

    夏伯達心透著溫暖和親切,顧允知還是過去那樣,和自己沒有任何的距離感,在顧允知麵前,夏伯達覺著自己始終都是他的秘書,被他差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幸福。

    夏伯達把四道涼菜在小桌上擺好,顧明健也從外麵走了回來,他買了當地特『色』鹽水鵝,和他一起的還有一個女孩子,是他的助理柳延,這次跟著一起過來西樵遊玩,顧允知對這個女孩子很有些好感,不過聽顧明健說他和柳延之間隻是普通朋友。對兒子的婚姻大事顧允知是不用擔心的,在過去顧明健的身邊從來不乏漂亮女孩兒陪伴,京城風波之後,顧明健整個人變得沉悶了許多,或許應該說比過去更加深沉內斂,社會交往比起過去也少了許多,顧允知反倒有些懷念起過去那個『性』格外向的兒子來,人很多時候真的是充滿了矛盾。

    顧明健看到夏伯達,笑著叫了聲夏叔叔。

    夏伯達道:“明健,坐下一起喝兩杯。”

    顧明健搖了搖頭道:“不了,老戲院今晚有演出,我帶柳延過去看看,你陪我爸聊天。”

    顧允知端著燒好的蘑菇雞進來,聽說兒子不在家吃飯,點了點頭道:“也好,陪小柳到處轉轉。”

    顧明健和柳延走了之後,夏伯達小心問道:“明健的女朋友?”

    顧允知笑道:“他的助理,目前還不是。”

    夏伯達跟著讚了一句:“女孩子挺漂亮的。”

    顧允知解下圍裙,在桌旁坐下,夏伯達忙著開酒,顧允知道:“我去切點薑片把黃酒煮一煮。”

    夏伯達道:“顧***您坐著,我去!”

    顧允知也沒和他爭,夏伯達出去把幾瓶黃酒倒在茶壺一起燉熱了,拎著茶壺走進來。顧允知道:“怎麼來的?”

    夏伯達在顧允知麵前的青花瓷茶杯中倒滿熱騰騰的黃酒,自己也倒了一杯:“我自己開車過來的。”

    顧允知哦了一聲,笑道:“居然沒用司機?”

    夏伯達笑道:“來見老領導用不著那麼興師動眾。”

    顧允知笑了笑,想起上次夏伯達來見自己的時候,把這一帶的官員都驚動了,他應該是看出自己不喜這些事,所以知道保持低調了,卻不知夏伯達今天前來見他,很想傾吐心中的鬱悶。

    兩人喝了杯酒,夏伯達吃了口顧允知燉的蘑菇雞,味道還湊合,就是雞肉燉的不是太爛,頗費牙口,顧允知笑了起來:“在烹飪上我還是個小學生,你湊合著吃點。”

    夏伯達道:“能吃到顧***親手做的菜是我的福分,味道很不錯。”

    顧允知道:“盡會說好聽的,我還以為你當上了市長,習慣了別人的奉承話,自己反倒不會說了。”

    夏伯達道:“在您麵前我說的都是真話。”

    顧允知緩緩落下酒杯,深邃的目光穿透夏伯達的雙目直視他的內心,低聲道:“你的情緒不高啊,急急忙忙跑過來見我,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不順心的事情?”

    夏伯達知道自己跟在顧允知身邊太久,什麼事都瞞不過他的眼睛,他歎了口氣道:“顧***,我這次是找您幫我指點『迷』津來了。”他將張揚去南錫之後發生的事情簡略講了一遍,說到張揚借著整頓體育中心違章建築拆了吉星超市的時候,不禁『露』出苦笑,感歎道:“這小子居然打著我的旗號幹出了這種事情,這不是要挑起我和徐光然之間的矛盾嗎?”

    顧允知聽到這唇角泛起一絲微笑,他抿了口黃酒,雖然他沒有親自經曆這些事,可是聽到這些***鬥爭,心中還是感覺無比的親切,他想起自己不久以前曾經和張揚的那場談話,想起自己曾經奉勸過他不要當倒黴孩子,可看起來張揚這小子並不聽話,雖然如此,他過得卻仍然滋潤。

    夏伯達道:“我真是有些後悔了,當初為何要把他弄到南錫來。”

    顧允知微笑道:“誰給他這麼大的膽子,敢公然和徐光然作對?”

    夏伯達道:“您又不是不知道,他生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夏伯達對顧允知和張揚之間的關係十分清楚。

    顧允知笑了起來:“你以為他是個愣頭青?一個愣頭青怎麼可能在官場中走到現在?在春陽、在江城他和不少領導之間有矛盾,可他也處好了一批人,而這批人恰恰是執掌實權的人物,如李長宇、秦清、如杜天野,證明他並不是到處樹敵,他也有他的***智慧。”

    夏伯達道:“也許他感到體委主任這個位子責任太大,所以想觸怒徐光然離開這個崗位吧。”

    顧允知道:“一個體委主任越級去挑戰市委***,你覺著正常嗎?張揚雖然膽子很大,可他並不是沒有頭腦的小子,他不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

    夏伯達虛心道:“顧***,我真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顧允知道:“你雖然到南錫當了市長,可你的眼界不能隻局限於南錫範圍內,你要站在更高的高度,隻有那樣你才能全麵的看清現在的情況。”顧允知對夏伯達有些失望了,他發現夏伯達並不是欠缺做官的技巧,而是欠缺一種勇氣和魄力,這對一個『政府』領導人來說並不是好事。

    顧允知知道張揚被調往南錫當體委主任的時候,認為隻是一個普通的調動,可現在他忽然意識到,原來張揚的調動也是這場***布局的一個重要部分,顧允知低聲道:“常淩空調往嵐山當市長對你沒有什麼啟示?”

    夏伯達道:“是不是省對南錫的***現狀不滿?”他一直都有懷疑。

    顧允知道:“小夏,處事圓滑,滴水不漏是你的長項,可是真正要成為一方的領導人,沒有棱角就意味著沒有風格,就會是一種缺點,黨政間的配合並不意味著要一味的盲從,任何官員都是有特點的,他們的特點不僅僅要表現為優點,缺點一樣可以,一個過於完美的人領導是不會用的,有缺點並非是一件壞事。”

    夏伯達隱約覺察到了什麼。

    顧允知停頓了一下又道:“有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領導層的更換,並不限於一兩個職位上,同樣的食材,不同的廚師會烹飪出不同的味道,喬振梁是個很有主見的人,他不會按照我過去的***方案原封不動的走下去,他有他的想法,看到平海不合意的地方他會進行改革,這改革並非一日之間,卻涉及到每一層麵,常淩空的調離已經給出了一個明朗的信號,振梁同誌對南錫的領導層現狀並不滿意。”

    夏伯達點了點頭,自從自己來到南錫,徐光然表麵上對自己很客氣,實際上卻一直都在排斥他,夏伯達對此也頗為惱火。

    顧允知道:“現在你好好想想,張揚為什麼敢跟徐光然唱對台戲?”

    夏伯達抿了一口酒,他忽然想明白了,張揚是省委秘書長閻國濤壓給他的,閻國濤的後台是省委***喬振梁,策劃這件事的十有***就是喬振梁?一個省委***居然會過問一個處級幹部的去向,這件事就不由得他不去深思了,夏伯達很快就得出了一個答案,張揚敢和徐光然唱對台戲是有所依仗的,這個後台就是省委***喬振梁,喬振梁把張揚派來南錫也不是想讓他老老實實的當體委主任,他是想讓張揚過來攪和的。夏伯達想到這,他意識到自己在***上的悟『性』真的不怎麼樣,如果不是顧允知點撥他,他到現在還沒看清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局。如果他把握適當,完全成為這個布局中最大的獲益者,可他的覺悟和反應實在是太慢了。從喬振梁布下這個局就能看出他對徐光然是不滿的,他把張揚送來的目的就是要攪『亂』南錫的平靜。是夏伯達自己沒有把握住這個絕佳的時機,如果他保持和喬振梁站在同一立場上,他這次會從中獲得巨大的***利益。

    顧允知把整件事看得很透,喬振梁對南錫的官場現狀不滿,他意圖改變南錫的權力分配。早在顧允知擔任省委***的時候,他對徐光然這個人就有所了解,徐光然是個很成熟的官員,有能力有魄力,不過徐光然是個專注於城市建設的官員,南錫的市政建設是所有城市中步伐最大的,顧允知離開領導崗位之後,他很少去評論平海的政局,今天如果不是夏伯達過來,如果不是看在夏伯達是自己老部下的份上,顧允知才不會說什麼。

    

Snap Time:2018-07-18 08:48:18  ExecTime:0.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