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四十一章良師益友(上)

  
  第五百四十一章【良師益友】(上)
  夏伯達微微一怔,他馬上意識到徐光然的這句話是有備而來,今天是強製執法的日子,難道新體育中心工地出了什麼事情?夏伯達一直以為拆除新體育中心的幾棟違章建築並不是什麼大事,他沒打算將這件事在常委會上進行說明,可徐光然既然知道了,他就有必要說明一下了。
  夏伯達微笑道:“徐***,我正想說這件事!”官場之上講究一個虛虛實實,夏伯達這句話透著虛偽,如果徐光然不提起這件事,他不會主動在常委會上作出說明的,關於這一點,他和徐光然都是心知肚明。
  徐光然淡然一笑,示意他接著說下去,作為一個市委***,他必須表現出一定的容人之量,在常委們麵前,徐光然這個人一直都表現的很謙和。
  夏伯達道:“根據有關部門的反映,新體育中心規劃用地被非法占用,有人置市媥蒛曈W劃於不顧,私自建房,搭建違章建築,我到現場考察之後,發現違搭違建的情況極其嚴重,已經影響到新體育中心的正常建設,大家都知道,新體育中心是我市重點工程,隨著明年省運會召開,這一區域將會得到全省人民前所未有的關注,大家想一想,如果省運會開始之日,千家萬戶的電視屏幕上出現的是那些違搭違建的畫麵,將對我們的南錫造成怎樣的影響?”夏伯達說到這堙A故意停頓了一下,他是給常委們時間,來消化自己剛才所說的內容。
  市委***徐光然道:“倉西路也屬於新體育中心的規劃範圍嗎?我怎麼不知道?”
  夏伯達被徐光然的這句話說得有些『摸』不著頭腦了,新體育中心整頓違章建築幹倉西路什麼事?難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張揚並沒有按照常理出牌,這小子十有***利用自己給他的尚方寶劍又胡作非為了。
  徐光然道:“拆除違章建築,整頓市容市貌是好事,我舉雙手讚成,可是我希望大家在做工作的時候,需要考慮到老百姓的感受,考慮好用怎樣的方法才能讓老百姓樂於接受,讓大家理解,強製拆除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做出的選擇,不可以利用這種方式揚威立萬!”徐光然說到這堙A臉上再不見絲毫的笑意,他站起身道:“在我的任期內,我不希望有一位老百姓受到委屈,也不希望出現任何的不公平事件,雖然很難做到,可是我會盡自己的努力去做。”說完他就離開了會場,甚至沒有說散會。
  所有常委都看出徐***生氣了,而他生氣的對象就是夏伯達,可多數人都不知道徐***為什麼要生氣,夏市長究竟做了什麼,觸怒了這位市委***。
  徐光利看到大哥的身影出現在前方,便起身迎了上去,滿腹委屈的叫了一聲:“哥……”
  徐光然並沒有停下腳步:“我很忙,沒時間招呼你。”
  徐光利道:“哥,我有要緊事。”
  徐光然怒視徐光利,大吼道:“有事情回家去說,這堿O市委辦公的地方,我有這麼多事情要去處理,沒時間管你的小事兒!”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進了辦公室。
  徐光利目瞪口呆的站在那堙A不知大哥為什麼會衝著自己發一通無名火。
  徐光然走進辦公室內,扯掉領帶,然後鬆開了襯衫的兩個鈕扣,他真真正正被張揚激怒了,還有夏伯達,他認為張揚之所以敢跨出新體育中心,越界去整治倉西路的違章建築,其根本原因就是夏伯達在背後支持,是夏伯達想挑起爭執。徐光然雖然認為張揚有些能力,也認為張揚很不聽話,可他從沒有把張揚當成一個級數的對手,他從心底對張揚是藐視的,夏伯達則全然不同,雖然從夏伯達來到南錫一直沒有什麼動作,這並不代表著夏伯達會對他服氣,也許夏伯達一直都在等待著機會。徐光然默默想著,借著整頓違章建築,第一刀就砍在他親戚的身上,根本沒有考慮到他的麵子,這一次他不能忍。
  曆經八個小時的艱苦奮戰,拆遷隊終於將吉星超市涉嫌違章建設的部分全部拆除幹淨,這棟五層樓如今就像一個敞開大嘴的怪獸,麵對著倉西路張開大嘴,欲哭無淚。
  張大官人自始至終堅守在現場,城建局的孟士衝、規劃局長霍廷山都走了,張德放也沒堅持到最後,看到現場沒什麼異動,把維持秩序的任務交給***副局長孟允聲,自己也借口局埵釣ぁ走了。這些人心堻ㄡM楚,別看今天把吉星超市給拆了,這事兒沒完,李長峰兩口子不會那麼算了,他大舅,市委***徐光然也不會咽下這口氣,就算拆也得徐***親自發話,你張揚算老幾?一個處級幹部就公然打市委***的臉?
  張揚很滿意的看了看拆除後的吉星超市,周圍看熱鬧的老百姓也少了許多,畢竟拆遷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開始就是個新鮮頭,誰也不可能永遠在這兒盯著,再說了現場灰塵大,噪聲大,呆久了整個人心堻ㄦP覺煩悶的很。看客們看得是熱鬧,他們感興趣的是這位張主任是不是真的敢把李長峰的樓給拆了,現在已經得到驗證了,人家不但敢,而且已經幹了,看客之中不乏違章建築的主人在內,看到吉星超市都被拆了,他們都感覺到有些心虛了,李長峰什麼背景?那可是市委***徐光然的親外甥,連他的樓都被拆了,他們這些人更算不了什麼。
  張揚趁熱打鐵,讓工作人員馬上回頭去新體育中心工地給那群老頭老太太做思想工作,同時提出了一部分補償條件,讓他欣慰的是,竟然有百分之八十的老頭老太太都轉變了態度,願意接受『政府』的拆除條件。其實張揚也做出了部分讓步,這種違章建築根本是不合法的,屬於非法用地,而且多數建築都是在新體育中心開始施工後違章搭建的,從道理上無須賠償,可是考慮到老百姓的心理,還是給予了部分補償,隻要是接受條件,當場就按照建築成本給予現金補償,然後馬上拆遷隊進行拆遷。
  開始的時候不少人還存在著觀望態度,可一看同意拆遷的人真拿到了錢,他們也不由得動了心,這樣一來又多了不少願意拆除的屋主,最後反倒是堅持不拆的屋主變成了少數,除了兩棟房不同意拆除之外,其他的都簽字同意。
  黃昏的時候,拆除工作還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一輛奔馳600來到拆除現場,從車上下來了兩個人,一位是南國山莊的經理任文斌,還有一位是南國山莊的董事長新加坡人李光南。
  任文斌當初向張揚求助的時候,也沒抱有太大的期望,張揚當時也沒給他肯定的答複,可沒想到張揚回到南錫之後,馬上就著手解決了這件事,把一隻困擾他們的問題解決掉了,吉星超市這座攔路虎在一日之間被張揚鏟除,剩下的還有幾座違章建築,因為看到吉星超市的例子,也一個個答應了他們的條件,準備接受賠償,拆除走人。
  張揚看到他們兩個,不覺笑了起來:“兩位老板,你們也來湊熱鬧啊!”
  任文斌笑著點了點頭,李光南走上前來很親切的握住張揚的手,用力的晃了晃,什麼都沒說,可是感激之情盡在其中。
  張揚道:“別忘了當初對我的承諾,省運會開幕之時,要準備部分房間用於招待。”
  李光南爽快答道:“隻要有需要,所有的房間我都可以為張主任保留。”
  張揚微笑道:“放心吧,我們也不會白白使用你們的酒店,我和幾位同誌考察過你們的位置,如果軟硬件設施都可以達到要求,我們可以考慮把你們的酒店作為運動員村,費用會由大會支付。”
  李光南道:“張主任放心,我們的軟硬件設施一定會達到南錫一流。”
  張揚道:“現在南錫酒店中最亮的三塊招牌是海天、天嵐、君緣,希望你們的到來能夠促進海天酒店服務業的發展。”這句話就有些官方的味道了。
  李光南道:“酒店的名字已經定下來了,叫南星大酒店,按照五星級標準裝潢,預計明年春節之前我們就可以完成內裝修工程。”
  張揚點了點頭。
  任文斌望著前方熱火朝天的拆除現場,微笑道:“張主任做事果然雷厲風行,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你來到之後,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張揚道:“別給我戴高帽子,我幫你不止是因為咱們是朋友,為每一個投資商創造如意的投資環境是我們這些南錫官員的責任,希望你們也能為發展南錫做出切實的貢獻。”
  這時候體委主任助理蕭苕敏走了過來,她向張揚道:“張主任,電視台的記者想采訪您。”
  張揚搖了搖頭道:“跟他說我沒工夫。”說話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張揚一看是夏伯達的電話,馬上就意識到,夏市長十有***是找自己興師問罪的,他向蕭苕敏招了招手,把手機交給她:“就說我不在。”
  “這……”蕭苕敏麵『露』難『色』,猶豫了一下還是接通了電話。
  電話那頭已經響起夏伯達憤怒的聲音:“張揚,你搞什麼?”
  蕭苕敏怯怯道:“張主任不在……他手機落車堣F……”
  張揚向蕭苕敏豎起了拇指。
  夏伯達一肚子火沒處撒,怒道:“你是誰?”
  “我是他的助理蕭苕敏……”
  “我是夏伯達,讓他回電話給我!”
  蕭苕敏聽到是夏伯達嚇得差點沒把手機給掉了,直到夏伯達掛上電話,嘟嘟嘟的忙音才把她喚醒,她苦著臉把手機交還給張揚道:“張主任,是夏市長的電話,他好像很生氣,讓你回電話給他……”
  張揚笑了起來,夏伯達生氣實屬正常,今天他打著夏伯達的旗號把吉星超市給拆了,肯定觸怒了市委***徐光然,徐光然的怒氣總得有一個宣泄口,估計這個宣泄對象十有***就是夏伯達,他會認為是夏伯達指使自己這麼幹的。張大官人覺著很有意思,能夠讓南錫的兩位大佬爭來鬥去的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夏伯達這個人過於圓滑,始終想著獨善其身,怎麼可能?在體製中,你不想和別人鬥,別人還會想著跟你鬥,凡事都想作壁上觀,根本是不可能的。
  張揚才不會主動給夏伯達回電話呢,現在給他電話,不是主動找罵嗎?張大官人沒有受虐的愛好,看到今天任務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他向蕭苕敏交代了兩句,讓她調查清楚堅持到最後仍然不走的兩戶人家的背景,然後再考慮應對方法。
  李光南和任文斌本想請張揚吃飯的,可看到他工作這麼忙,也不好意思打擾,聊了兩句就悄然告退了。
  六點鍾的時候,張揚接到了顧佳彤的電話,卻是她來到了南錫,張揚十分欣喜,前兩天他去東江的時候,顧佳彤剛好去江城處理『藥』廠事情,兩人緣慳一麵,想不到她會主動來南錫和自己相見。
  顧佳彤道:“我剛把我爸送到了西樵,跟他說我回東江處理事情了。”
  張揚笑了起來,顧佳彤聽到他的笑聲,開始變得有些忸怩,輕聲啐道:“你笑什麼?”
  

Snap Time:2018-10-15 16:30:33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