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三十九章天橋的月光(下)


    第五百三十九章【天橋的月光】(下)

    張揚微笑道:“崔主任說來聽聽。”

    崔國柱道:“一開始的時候規劃地塊中的違章建築並不多,可後來有人聽到風聲之後就在那兒突擊蓋房,周圍的老百姓看到有人蓋,他們也跟著蓋,這種現象越演越烈,市城建局和規劃局也過問過幾次,可法不責眾,上頭三令五申不能違章違建,可真正到了執法的時候,就推行不下去了。”

    副主任劉剛道:“去年年底的時候有過一次大規模的清理整治,當時是聯合***部門一起工作的,也的確拆了一些違章建築,可到後來街坊鄰居都出來阻止,很多執行公務的警察都被罵的抬不起頭來,最後這次行動也是雷聲大雨點小,不了了之了,清理整治行動過去後沒多久,那些拆除的建築又搭建起來,所以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張揚道:“這件事我們必須要解決,市既然把新體育中心的建設指揮權交給了我們,我們就必須要做好。”

    幾位黨組成員都沒說話,可誰心都在想,這件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像這種曆史遺留問題,誰都不好解決。

    黨組會議結束之後,張揚收拾好文件,向辦公室走去,剛剛回到辦公室,副主任李紅陽就找了過來。

    幾個副主任中張揚對李紅陽的印象還是不錯的,看得出李紅陽是個務實的幹部。張揚笑道:“李主任坐,我給你泡杯茶。”

    李紅陽道:“不用,我過來是說兩句話,這就走。”

    張揚點了點頭,示意李紅陽在他的旁邊坐下,李紅陽道:“那些違章建築的事情我聽說過一些,這些人突擊建房的目的就是想『政府』賠償,如果『政府』不願賠償,他們也沒什麼損失,以後新體育中心搞起來,他們的那些房子就會隨之升值。”

    張揚冷笑道:“升值?違章建築談什麼升值?”

    李紅陽低聲道:“有些房子已經通過關係辦好了手續,從違章變成合法了。”

    張揚兩道劍眉擰在一起,李紅陽是在提醒他其中有暗箱***作,張揚道:“我不喜歡多管閑事,可是別人硬要把腳踩到我的地盤,我卻不能不管。”

    李紅陽歎了口氣道:“不好管,這是個地雷陣,誰也不想輕易去趟雷,隻要踩下去可能會引爆一連串,張主任,其實體育公園大還是小點沒多少分別,何必招惹這個麻煩呢。”李紅陽想不通,他認為張揚去抓這件事沒有任何的必要,表麵看上去隻是幾間違章建築,可事實上背後牽涉到的關係和利益盤根錯節,搞到最後十有***把人得罪了,事情還沒做成。

    張揚道:“不把這些地雷清掃幹淨始終都是隱患,就算不炸我們,還會詐別人,咱們***員不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後嗎?不能隻喊口號不做實事兒。”

    李紅陽雖然肯定張揚的工作魄力,可是對這件事的最終結果並不抱任何樂觀的期望,他又道:“張主任,我整理了一份國內各個體育項目優秀教練員的名單,你看看,有些是用高薪能夠請來的,還有一些是花錢都請不來的,我都分門別類的列出來了。”

    張揚笑道:“李主任辛苦了,等我看完,咱們找個時間商量一下,怎麼把這些優秀教練員請進來。”

    李紅陽點了點頭,小聲提醒道:“如果大範圍的聘請優秀教練,可是一筆相當驚人的費用。”

    張揚道:“不就是錢嗎?好辦,你隻管聯係,錢的事情交給我。”

    李紅陽半信半疑的看著張揚,張揚不禁笑了起來:“怎麼?對我沒信心?”

    李紅陽也笑了:“不是我是覺著咱們這次的步子邁的很大,心又是期待又是沒底。”

    張揚道:“我也沒有做這種事的經驗,不過什麼事情總得有個開始,要不怎麼有開拓者這個詞兒,無論咱們成功還是失敗,咱們這幫人都是當之無愧的開拓者。”

    當天下午,張揚叫上副主任臧金堂去了一趟規劃局,臧金堂打心底是不想去的,可張揚非得把他給叫上,有點趕鴨子上架的意思,身為副主任他也不好拒絕。

    規劃局局長霍廷山之前和張揚打過交道,上次被張揚和梁成龍『逼』著簽了一份同意書,直到現在心還耿耿於懷,後來他聽說張揚在新體育中心門口蓋板樓,和徐光利唱對台戲,最後竟然還唱贏了,霍廷山更加感覺到張揚這個年輕人不好惹,幸虧上次執法過程中沒有和他撕破臉皮。

    聽說張揚和臧金堂來了,霍廷山主動起身去門口迎接,換成過去他是不會這麼做的,可現在的張揚已經在南錫體製中有了些名氣,在霍廷山的印象中,這種人就是***流氓,對於一個這樣的人物,最好還是別輕易得罪,所以霍廷山在禮數上做得很周到。

    張揚剛剛走入霍廷山的辦公室,霍廷山就迎了過來,滿麵笑容道:“張主任、臧主任,什麼風把你們兩位給吹來了。”張、臧本來就是同音,聽起來仿佛他喊了兩遍似的。

    張揚笑著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手道:“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天我們兩個是過來求你來了。”

    霍廷山也是個***上的老油條,笑道:“張主任這話說的,咱們都是兄弟單位,有什麼吩咐隻管說,隻要我能夠做到一定盡力而為,絕不推三阻四。”霍廷山嘴上說的痛快心卻並不那麼想,小事當然沒問題,如果張揚提出了什麼棘手的事情,他肯定不會幫忙。

    張揚道:“霍局,新體育中心的原始規劃圖你應該有的。”

    霍廷山點了點頭,他這是規劃局,這些本來就是他分管的範疇,霍廷山笑道:“有什麼問題?”

    張揚道:“是這樣的,新體育中心的承包商向我反映,新體育中心規劃用地被非法占用嚴重,在規劃範圍內,有許多違章違建。”

    霍廷山道:“好像有這種現象,不過應該算不上嚴重吧,在工程開展之前已經進行過清理整治工作,不然也不會順利開工。”

    張揚道:“我已經實地勘察過,初步計算了一下,涉及違章建築二十三戶,共計七千多平米,因此而非法占用的土地將近七畝。”

    霍廷山笑道:“不可能這麼嚴重,張主任真的實地勘察過?”

    張揚拿出一遝照片放在霍廷山的辦公桌上:“這些都是違章建築的照片。”

    霍廷山看到那些照片,沉默不語,他一張張拿起來仔細的看,全都看完之後方才放下照片道:“規劃和實際建設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有些時候還是要考慮到實際情況。”

    張揚道:“這麼說規劃豈不是成了一紙空談?”

    霍廷山歎了口氣道:“張主任,你反映的這些情況我多少也聽說過一些,可這並不是我們規劃局能夠改變的,違章違建的問題應該由城建局負責。”他看到張揚抓住這件事不放,馬上開始推卸責任,官場之上推卸責任最常見的手法就是踢皮球,別看國足踢球的水平不行,可國內官員踢皮球的水平卻是世界一流。

    張揚對霍廷山踢皮球的做法早有心理準備,他微笑道:“我沒說這件事要霍局負責,我隻是想霍局說一句話。”

    霍廷山也笑眯眯道:“說什麼?”

    “霍局認為這些屬不屬於違章違建?這些建築是不是搭建在了我們新體育中心規劃的範圍內?”

    霍廷山明白了,這小子是『逼』自己表明態度,隻要自己表明了態度,他下一不就是要自己出書麵證明,他不是讓自己來解決這件事的,卻是要從自己這找依據,想不到他考慮的倒是周到,先做到有理有據,然後才向這些違章建築開刀,這根本是想拖他下水啊。霍廷山在官場中混了這麼多年,一眼就看出了張揚的小九九,他心中暗笑,小子,想把我給拖進去,沒那麼容易。

    霍廷山咳嗽了一聲,開始打官腔了:“張主任啊,你說的這個情況我已經知道了,這樣吧,你把這些照片留下,我盡快安排局的同誌過去,到現場考察一下,看看到底有沒有違搭違建,和當初的規劃究竟有多少出入的地方,你看怎麼樣?”

    張揚望著霍廷山,踢完皮球又給自己來了找拖延戰術,到底是老政客啊,老油條,難怪體製內的工作效率低下,全都是這種人給鬧的,當初我蓋板樓的時候,你他媽怎麼來的那麼快?那時候查違章建築怎麼這麼積極?張揚道:“霍局什麼時候能給我一個答複?”

    霍廷山道:“如果真的存在違章違建,我會第一時間向市領導反映。”霍廷山這句話答得很巧妙,你張揚隻不過是個體委主任,充其量也就是和我平級,我憑什麼要給你答複?就算是交代我也要去找市領導,你小子最好把位置給擺正了,這些話如果直接說出來搞不好是要翻臉的,可霍廷山說的巧妙,即避免了針鋒相對的衝突,又把自己的意思充分表『露』給了張揚。

    張揚今天的耐『性』還算不錯,他點了點頭道:“霍局,既然這樣,我就等你的消息!”

    霍廷山已經率先站起身來了,客人說走,然後站起來這是送客,客人還沒說走呢,隻是流『露』出一些意識,他就搶先站起來了,這叫逐客,雖然霍廷山的臉上帶著親切的笑意,可表『露』出的意思卻沒有太多的友善:“張主任多坐一會嘛!”

    張揚真是服了這個老油子,麻痹的,你趕我走就明說,非得做出這種口是心非的事情,張揚也懶得跟他計較,你不想跟我談,老子還不想跟你談呢,張揚道:“那我走了,有了結果,霍局一定要跟我聯係。”

    霍廷山笑道:“一定!”

    望著張揚和臧金堂離去的背影,霍廷山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他回到辦公桌旁坐下,拿起電話撥通了城建局局長孟士衝辦公室的電話,那邊的電話剛剛接通,霍廷山就笑道:“老孟啊,我是霍廷山!”

    電話那頭響起孟士衝爽朗的笑聲:“老大哥有什麼吩咐?是不是又想約我打牌了?”

    霍廷山道:“剛才體委張主任到我這來過,詢問新體育中心違章建築的事情。”

    孟士衝的笑容突然收斂了:“張揚?他問這件事幹什麼?”

    “市把新體育中心的建設指揮權交給了他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他認為工程現場和前期規劃不符,要求我出麵處理這件事。”

    孟士衝有些緊張道:“你怎麼說?”

    霍廷山道:“我當然推給你了,我估計他肯定會去找你,所以提前跟你說一聲,讓你有個準備。”

    孟士衝道:“找我幹什麼?我跟他又不熟?”

    霍廷山因為孟士衝的這句話而笑了起來:“你會跟他熟起來的,這個年輕人很倔,認準的事情肯定會幹,那塊地上違章建築也是事實,老孟,你得想個穩妥的對策。”

    孟士衝道:“我懶得理他!”

    孟士衝采取的辦法就是回避,你張揚不是想找我嗎?我跟你不熟,我不見你。

    張揚和臧金堂來到城建局,局長孟士衝不在,副局長倒是有幾個,可人家都很坦率,自己說了不算,張揚找他們要孟士衝的手機,一個個都搖著頭,局長孟士衝沒有手機,傳呼倒是有,可打了他也不回。

    臧金堂被張揚拉著跑了半天,心原本就不情願,這會兒又在城建局吃了閉門羹,忍不住道:“張主任,孟局長不在,咱們還是回去吧,呆這兒也沒用。”

    張揚點了點頭,心中琢磨著這孟士衝是不是故意躲著自己?從規劃局到城建局的經曆表明,這些中層官僚也不好對付,想讓他們老老實實的辦事,難!雖然市委***徐光然把新體育中心的建設指揮權交給了自己,可在別人眼自己隻不過是一個體委主任,處級幹部而已,想起這件事張揚不由得有些惱火,這都來了快一個月了,組織部還沒有把正處的事情搞定,看來有必要去市一趟了。

    張揚和臧金堂在城建局門外分了手,臧金堂返回體委,張揚則直奔市委市『政府』而去,他沒那麼多時間陪著幫人耗著,他得盡快想出一個對策。

    張揚首先去找的人就是市長夏伯達,夏伯達剛開完市長辦公會,正坐在辦公室生悶氣呢,剛才會議上陳浩幾次都有些喧賓奪主的味道,一個常務副市長就算有市委***徐光然在背後挺著,也得分清尊卑,他隻不過批評了陳浩近期工作不力,陳浩就叫起了委屈,弄得一幫副市長都為他說話,夏伯達氣得當時都想拂袖而去,南錫的工作真的不好開展,這些副市長全都把徐光然奉若神明,眼根本就沒有他這個市長的存在。

    張揚在這個時候去找夏伯達,夏伯達本來不想見,可說完之後又改變了主意,讓秘書把張揚叫進來。

    張揚走進來一臉的鬱悶,他心的確不爽,可表情上拿捏的多少有些誇張,他就是要做出這個樣子給夏伯達看。

    夏伯達心情也不好,可看到張揚的臉『色』比他還難看忍不住就好奇了,夏伯達道:“怎麼了?誰欠你錢了?臉都黑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夏市長,我準備辭職了。”

    夏伯達聞言一驚,指了指對麵的沙發道:“先坐下,好好的怎麼突然就想辭職了?”

    張揚在沙發上坐下,拿起一遝照片扔在茶幾上:“夏市長,你看看!”

    夏伯達來到張揚身邊坐下,拿起照片看了看,上麵全都是一些破破爛爛的房子,因為沒有什麼明顯的標記物,夏伯達也不知道上麵拍得是哪兒,不過,從現在張揚擔任的工作不難推測到這些房子一定和新體育中心有關,夏伯達道:“這些房子有什麼『毛』病?違章建築嗎?”

    張揚道:“夏市長真是目光如炬,一眼就看清問題的本質。”

    夏伯達不禁『露』出一絲笑意道:“你少拍我馬屁,有什麼事隻管說,別給我賣關子,我沒那麼多時間跟你兜圈子。”

    張揚道:“您看到的這些照片全都是新體育中心規劃範圍內的違章建築。”

    夏伯達道:“既然是違章建築,你可以連同規劃局和城建局一起解決這件事。”他已經意識到張揚肯定在處理這件事上遇到了麻煩,所以才來找自己,這小子是想自己出麵啊。

    張揚道:“我剛到南錫,誰也不會把我這個體委主任放在眼,人家要不就是給我踢皮球,要不就是給我玩失蹤,反正沒有一個真心幫助我去解決問題的。”

    夏伯達笑道:“牢『騷』不小啊,你剛來南錫不假,可說別人不把你放在眼就有些誇張了,徐***很重用你啊,否則也不會把新體育中心的建設指揮權交給你。”夏伯達這句話滿懷深意。

    張揚笑道:“夏市長您也吃醋啊!”換成別人是不敢在夏伯達麵前這麼放肆的說話的,可張揚敢,他的做事風格就是這樣,夏伯達也不會跟他當真,夏伯達笑道:“胡說,我吃什麼醋?隻是就事論事啊。”

    張揚道:“我是你調到南錫來的,我是你的人,徐***用你的人不跟你商量,難道你心就沒一點其他的想法?”張大官人善於把複雜的***鬥爭用簡單的話來概括,不過簡單中還是蘊含著一些道理。

    夏伯達笑了起來:“什麼你的人我的人?我們全都是黨的幹部,給老百姓打工,為的是一個共同的目標,建設好我們的國家,你這種思想要不得,把黨內同誌劃分幫派,我可要批評你。”說是批評,可一臉的笑容,夏伯達這個人並不古板。

    張揚道:“夏市長,咱們認識這麼久了,我什麼人你最清楚,當初我在江城新機場上遇到了麻煩,是你把我從江城帶到了南錫,如果說我真是什麼千馬,你一定就是相馬的伯樂。”

    夏伯達笑得很大聲,張揚這番話說的他心花怒放。

    張揚繼續道:“初來南錫,體委的那點事兒您也知道,我這個黨組***差點就黃了,我也不瞞您,自從徐***把省運會的擔子壓到我頭上,我就有點發怵,套用句時下流行的話,我是來***避難的,那啥,我可不是來背黑鍋的。”

    夏伯達並沒有阻止張揚說下去,相反,他想聽張揚說這些事,張揚能夠把心中的想法毫無保留的說出來,證明張揚沒把他當成外人,夏伯達道:“沒人讓你背黑鍋啊!”

    張揚道:“夏市長,我不但把你當成伯樂,我還把你當成長輩,不是我想跟你套近乎,我見到你心就是特親,感覺就是見到親人了。”

    夏伯達被這廝拍得有些哭笑不得,雖然明知道他在奉承自己,可心還是很舒服:“你小子少來這套,說正事兒。”

    張揚道:“南錫的財政遇到了困難,現在新體育中心建設同樣麵臨這個問題,有些話,我從沒在別人麵前說過,可你是我長輩,又是我的伯樂,我就大著膽子說一次。”

    夏伯達點了點頭,鼓勵他繼續說下去。

    張揚道:“我知道大家嘴上都恭賀我得了個肥缺,可私下都偷笑我掉到坑去了,在這種時候,拿到新體育中心的建設指揮權,等於背負了一個巨大的責任,徐***究竟是看重我的能力,還是把我推到前麵去頂雷,這事兒我說不清。”

    夏伯達心說你怎麼說不清,你小子看得很明白,看出徐光然是把你推上去頂雷的,既然明白了,又為什麼要接招呢?

    張揚道:“我本來想一走了之,大不了就是辭職,我還年輕,我也不是沒有關係,換個地方一樣可以重新開始,損失點時間而已,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可我仔細想了想,我不能這麼做,我這麼做就是丟了你夏市長的麵子。”

    夏伯達強忍著沒說話,你怎麼丟了我的麵子?你自己丟人,幹我屁事啊!

    張揚道:“我是你帶到南錫的幹部,我要是臨陣脫逃了,別人會質疑你夏市長的眼光,會覺著你識人不清,我受點委屈沒什麼,我不能讓別人誤解您。”他這句話說得十分動情。

    可夏伯達根本沒有一丁點兒感動,他看出來了,今兒這小子是想盡辦法把自己往他的坑拖呢。夏伯達道:“你能有這樣的覺悟就好,別人說什麼並不重要,用實際行動去反駁別人的質疑才是最有力的。”

    張揚道:“所以我準備行動了。”

    這句話勾起了夏伯達的興趣,他低聲道:“你打算怎麼行動的?”

    張揚道:“我要清除新體育中心工地上的違章建築。”說完他又補充了一句:“一切違章建築。”

    夏伯達道:“這件事不屬於你們體委管轄的範疇。”

    張揚道:“我這不找您幫忙來了嗎?我想夏市長能夠親自去現場看看實際情況,最好能把相關部門的領導全都叫過去開一個現場辦公會,當即敲定整治違章建築的方案。”

    夏伯達沒說話,他的目光又落在茶幾上的那些照片上,看了好一會兒,方才道:“明天上午九點,我去新體育中心工地看看,到時候會把規劃局、城建局的幾個頭頭都叫過去。”夏伯達之所以答應的那麼痛快是有原因的,他並不是被張揚剛才的那些話觸動,而是因為最近夏伯達也在主抓市政建設,正在醞釀在全市範圍內開展一場清理整治違章建築的活動,張揚提出這件事正是時候,夏伯達找到了切入點,剛好可以借著新體育中心的事情,今兒將清理整治違章建築擴大到南錫全市。

    張揚當然並不清楚這一點,他還以為夏伯達終於被自己說動,卻不知夏伯達並不是一個輕易為別人付出的人,他之所以答應張揚的請求,是因為張揚現在想做的事情符合他的利益,隻有在自身利益相符的前提下,夏伯達才會有所行動,他的***理念就是以穩為上。

    第二天上午,市長夏伯達準時來到了新體育中心工地現場,規劃局、城建局、***的領導全都來到了現場,事情的始作俑者體委主任張揚當然積極參與其中,眾人到齊之後,首先陪同夏伯達一起視察了體育中心工地,張揚特地帶來了一幅最早的規劃圖,跟在夏伯達身邊指指點點。

    規劃局局長霍廷山看著眼前的情況,心頗為無奈,他向身邊的城建局局長孟士衝笑了笑,小聲道:“張主任有備而來啊。”

    孟士衝皺了皺眉頭,他也沒想到今天市長夏伯達會親臨工地現場,把他們這幫人全都叫過來開現場辦公會,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應該是張揚想要製造事端,孟士衝有些後悔了,也許昨天不該選擇避而不見,應該和張揚先見個麵,搞清楚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代局長張德放走在夏伯達身邊,他一直在留意張揚說什麼。當張揚終於把話題引向違章建築的時候,張德放知道,這位小老弟果然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南錫這一池平靜的水要因為他的到來而翻騰起來。

    夏伯達望著前方十多棟歪扭七八的建築,雙手負在身後,低聲道:“那些房子都是違章建築嗎?”

    規劃局局長霍廷山趕上來說道:“夏市長,那些都是民房,應該不在體育中心的規劃範圍內。”

    張揚笑道:“霍局,您沒看規劃圖啊?那些房子全都在規劃範圍內,圖紙上清清楚楚的標記著呢。”

    霍廷山被他當著市長的麵揭穿,臉『色』有些不好看,尷尬道:“我看看!”

    張揚卻沒把圖紙遞給他,又向夏伯達道:“我讓人調查過了,那些房子根本就沒有住人!”

    霍廷山道:“沒住人並不代表著就不是民房。”言語中已經流『露』出對張揚的不滿。

    夏伯達道:“不管是誰的房子,隻要是違章建築就要拆除,絕不能影響到新體育中心的整體風貌,這是關係到南錫市形象的一件大事,你們規劃局是怎麼搞的?新體育中心這麼重要的項目,工程已經開展到現在了,為什麼沒有切實的貫徹規劃?”夏伯達又轉向城建局長孟士衝:“你看到了沒有?”

    

Snap Time:2018-06-19 06:41:36  ExecTime:0.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