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三十七章有事相求(上)


    第五百三十七章【有事相求】(上)

    任文斌的確是有求於張揚,確切地說,應該是南國山莊的新加坡老板李光南有求於張揚,任文斌和張揚幹了一杯酒後,將自己的目的說出:“張主任,我們集團早就準備在南錫投資一家酒店。”

    張揚笑道:“好事啊,現在南錫市領導對一切的外來投資都很歡迎。”

    任文斌道:“張主任,咱們是老朋友,有什麼話我也不瞞你說,在你去南錫之前,我們就在府東街和倉西路之間拿下了一塊地皮,在那兒修建了一座現代化酒店。”

    張揚微微一怔,府東街和倉西路之間,那豈不是和他們的新體育中心工地不遠?他想起來了,那片建築已經封頂,正在進行裝修,搞了半天居然是李光南投資的酒店。

    任文斌道:“我們當初看中那塊地皮,是因為知道了一些消息,南錫市新體育中心的規劃我們也看過,我們酒店的後麵就是你們規劃中體育公園的位置。”

    張揚笑道:“果然會打如意算盤,我們的體育公園建起來,你們就等於不花一分錢就改善了環境。”

    任文斌歎了口氣道:“張主任,如意算盤我們打得不錯,可我們沒想到南錫的新體育中心建設這麼慢,到現在體育公園還八字沒一撇呢,我們酒店都快建成了。”

    張揚樂道:“你別急,現在市領導已經把新體育中心工程建設指揮權交給了我,我正在著手解決這一係列的問題,目前新體育中心的工程已經拆分成兩部分,同步進行施工,我可以向你保證,體育公園項目一定會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張揚說這番話的時候感覺到一種權力帶給他的快感,這種感覺是無法替代的。

    任文斌道:“張主任,我一直都在關注南錫的事情,這些事我都有所了解,我找您不僅僅是為了這件事。”

    張揚緩緩落下酒杯道:“任經理直說嘛!”看來任文斌還有其他的請求。

    任文斌道:“當初我們拿下的這塊地皮,規劃中是有綠地麵積的,在我們計劃的綠地範圍內,如今有不少違章建設的民房至今無法清除掉,我們想盡辦法,也為此付出了一大筆賠償金,可如今還有七八戶賴在那不願走。”

    張揚笑道:“這件事不應該找我,你應該去找規劃局、建設局也行。”

    任文斌拿出一張照片出示給張揚,這是酒店正門處通往倉西路的大道,任文斌道:“這條道路計劃修建為四車道,可是道路東側有一棟五層樓房,這棟樓房是違章建築,過去隻有兩層,我們開始建酒店的時候,他們聽到了消息,對樓房進行擴建,向前伸出了六米,整個凸出在路麵上,我們的道路如果從這邊過去就必須要繞行,當初我們的設計,這條道路和通往體育公園的道路在一條中軸線上,如果改變施工,不但我們的建築成本會增加,也會嚴重影響到整個新體育中心的麵貌。”

    張揚看了看那張照片,矗立在道路邊緣的那座樓房的確顯得有些突兀,他低聲道:“既然是違章建築你們為什麼不找相關部門去反映?你們應該找的是城建局,甚至規劃局。”

    任文斌道:“張主任,這件事很不好辦,這座樓是新世紀建築公司建造的,樓房的所有人是李長峰。”任文斌停頓了一下,他認為不需要向張揚解釋李長峰的背景了。

    張揚也明白任文斌為什麼找到了自己,他去南錫之後把新世紀建築公司搞得灰頭土臉,這件事早已經傳開了,所以任文斌隻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

    張揚道:“你們可以直接找李長峰商量嘛!”

    任文斌道:“他張口就是三千萬,沒有三千萬免談!讓我們拿出三千萬顯然是不現實的,我們集團內部商量之後,決定實在不行就改變方案,可是在李長峰的帶動下,周圍其他的老百姓也不願走了,他們不走,我們的門口綠地景觀就無法建設,我們幾次去談,他們隻丟下一句話,要搬也得李長峰先搬,隻要李長峰把樓拆了,他們什麼條件都不提,全都走,徐光利不走,他們都不走。”

    張大官人雖然很強勢,可是他也清楚自己的權力範圍,違章建築並不是他分管的範疇,張揚做每件事都是有目的的,在體製中混久了,他首先考慮到的是符合大眾的利益,在符合大眾利益的前提下盡量不和自己的利益相衝突,真正讓他衝發一怒的事情,都是有足夠必要的,他和任文斌雖然有些交情,可兩人的交情還沒處到那個份上,這件事涉及到南錫市委***徐光然的親外甥李長峰,張揚去南錫之後的一係列舉措已經讓徐光然甚為不爽了,他並不想加深和徐光然之間的裂痕,這並不是因為他害怕徐光然,而是因為他覺著沒有必要,為了任文斌沒必要去讓他和徐光然之間的裂隙繼續加深。

    張揚笑道:“任經理,你說的這件事屬於城建局!”

    任文斌道:“我知道,城建局局長吳昌樓那邊我也找過多次了,規劃局局長霍廷山那我也沒少打招呼,可他們一聽說是李長峰的事情全都紛紛搖頭,誰都知道李長峰是市委徐***的外甥,這塊骨頭不好啃,他們也不敢啃。”

    張揚笑道:“他們都怕得罪人,難道我就不怕得罪人!”

    任文斌道:“張主任,我真是沒辦法了,我們集團在南錫投資這麼大,如果門前綠地景觀和道路出了問題,對我們以後的星級評定和未來經營都會有著重大的影響,其損失是不可估量的,張主任,咱們認識這麼久,你也知道,我不會輕易開口求人,這次你無論如何得幫我想想主意。”

    張揚道:“涉及的事情太多。”

    任文斌知道他還在猶豫,馬上拿出了一個信封交給張揚,張揚當然明白麵裝的是什麼,他並沒接,微笑道:“這樣吧,等我回到南錫,幫你想想辦法,如果能夠把這件事解決了,你得給省運會做點貢獻。”

    任文斌道:“如果張主任把這件事辦成了,我會在省運會期間***提供部分客房給組委會使用。”還是送禮,不過信封麵是私人的,現在送出的這份禮物是公開的,也是張揚樂於接受的。

    關芷晴第二天醒的很早,這和她時差沒有完全倒過來有些關係,洗漱之後,換上一身黑『色』的耐克運動服,這是她代言的今秋最新款式,外麵雨已經停了,天蒙蒙亮,因為空中『蕩』漾著蒙蒙的晨霧,所以光線不好,雖然如此,關芷晴還是戴上運動帽和墨鏡,沿著南國山莊的小路開始跑步,一個運動員到了任何地方都不能放鬆鍛煉。

    關芷晴跑了沒幾步,就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她轉過身,看到張揚穿著背心褲衩追了上來,現在已經是深秋時節,早晨的天氣很冷,這廝的身體素質應該不錯,穿這麼點衣服居然還滿頭大汗。

    張揚搭訕道:“這麼巧?”

    關芷晴沒說話默默往前跑,張揚緊跟她的步伐,他笑了起來,『露』出一口整齊而潔白的牙齒,連關芷晴也不得不承認,他的笑容很陽光,很燦爛。

    張揚道:“你戒心真重!”

    關芷晴仍然沒有說話。

    張揚一邊跑一邊道:“是不是以為我在盯你的梢,所以總能及時出現在你身邊?”

    關芷晴道:“我沒這麼想過,我們又不熟,很少想這些無聊的事情。”

    張揚聽出她在婉轉的指出自己很無聊,張揚不以為意的笑了笑道:“我這人沒什麼『毛』病,就是對工作敬業了一些,你知道的,南錫明年十月要舉辦平海省運動會,缺少一個有影響力的運動員充當我們的形象大使,有名氣的長得慘不忍睹,長得稍微過得去的,又沒多大名氣,我們綜合考慮了一下,隻有關小姐最合適,那啥,你是世界冠軍,長得又漂亮,按照過去的說法那就叫『色』藝雙全。”

    關芷晴一直冷冰冰的麵孔,可聽到這句話卻忍不住想笑,輕聲啐道:“你拐著彎兒罵人是不是?”

    張揚看到自己的話起到了一些效果,心中暗暗得意,他笑道:“沒,絕對沒有,我對關小姐絕沒有任何冒犯的意思,你不是入選過時代封麵,還當選過全球最美五十人嗎?”

    關芷晴道:“中外審美觀點是有很大差異的,你說的那些全都是美國人評選的,我可不符合國人的審美觀點。”

    張揚笑道:“不是啊,我看你就挺美的,雖然從見你真人到現在都沒見到過你的真容,可你氣質挺好,讓人感覺不食人間煙火,一點人間的俗氣都不沾染。”

    關芷晴接觸這麼多人,還沒遇到過這種毫不掩飾大拍特拍的,聽著都是奉承話,可怎麼聽感覺都不是太對,關芷晴道:“你挖苦我!”

    張揚道:“沒,我真覺著你挺符合我的審美觀點的。”

    關芷晴道:“你說了這麼多的好話,有什麼目的?”

    張揚道:“關小姐,你不妨再考慮一下,你是南錫人,南錫舉辦省運會,你要是能擔當這個形象大使,也算是為家鄉做出了貢獻,我知道你在西方生活的時間比較長,可能思維方式上有些變化,可畢竟還是炎黃子孫,咱們中國人都講究衣錦還鄉光宗耀祖,宣傳省運會的同時,你自己的健康形象也得到了宣傳,這是一件共贏的大好事。”

    關芷晴停下腳步,藏在墨鏡後的一雙明眸盯住張揚,她很認真地說:“對不起,張先生,我不需要宣傳,我這次回國的目的是想祭拜我的父親,我希望在國內期間,我的清淨不要受到打擾。”

    張揚道:“給省運會代言是有報酬的,具體數目我們可以商量。”

    關芷晴道:“我沒興趣,南錫這個城市也沒有留給我太多的記憶,除了我已經去世的父親……”她停頓了一下又道:“張先生,希望你不要為難我!”

    張揚點了點頭,望著關芷晴漸行漸遠的倩影,終於決定不再追上去,關芷晴已經把話說得足夠明白,既然她對家鄉沒有感情,不想擔任這個代言,自己又何必去勉強她。

    當天中午,袁波在望江樓請客,把張揚、梁成龍、丁兆勇全都召集到了一起,主題就是恭賀張揚當上了南錫市體委主任。

    張揚把寶馬車的鑰匙交給梁成龍,梁成龍道:“怎麼樣?事情搞定了沒有?”

    張揚歎了口氣道:“遇到了一劉胡蘭,寧死不從啊!”

    梁成龍笑道:“用你的美男計『色』誘她!再不行就來個霸王硬上弓,把生米做成熟飯,到時候由不得她不從。”

    張揚罵道:“你小子越來越卑鄙。”

    梁成龍道:“我哪卑鄙了?為了南錫市人民的利益,你應該有點奉獻精神,偶爾犧牲一下『色』相也是可以的。”

    張揚道:“我這『色』相不值錢,就算想賣都沒人買!”

    

Snap Time:2018-06-19 16:20:07  ExecTime:1.326